明慧法会| 珍惜修炼中的每一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

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十几年来,在伟大慈悲的师尊的呵护下,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心中道不尽对师尊慈悲救度的感恩。值此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之际,特将我这十几年来的修炼做一总结,向师尊和各位同修汇报。

得法

我是一名教师。一九九七年春,处在人生道路中迷茫的我,已经在周易、算卦这个领域苦苦钻研了六年。六年中,古今所有的卜筮、气功之书,只要能找到、接触到的,我全部都涉猎。书攒了整整一箱子,长年苦读,却不得门径。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一打开书,书中的机理犹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多年来对人生的诸多迷茫被一扫而光,在我心中引起的震撼纵有千言万语也不知如何说起,真是如获至宝。回过头来再看看那些周易及各种气功,简直就是太微不足道了。整整一天,我手捧宝书,除了上课之外,就连吃饭时间也舍不得放下。原来,修炼并不单在千年之外的远古时代,也不在结庐而居的深山密林,修炼就在当今社会,在任何一个地方啊!我毫不痛惜的把这几年研究的厚厚的一箱子算卦书、气功磁带等全部处理、烧掉。我从心底里发出呼唤:我要干干净净的修炼了!

初入大法修炼,我那种欣喜与幸福感心里装不下,洋溢在眉目间,布满在脸上。工作之余,除了学法就是刻苦炼功,经常一晚能把动功炼上两遍。法虽然也学,却并不特别入心,不经意间,把炼功当作了修炼。也许是根基的缘故吧,生活中偶尔碰到心性上的考验,一般也能悟到,从而比较轻易的过关。人生有了方向,心里踏踏实实,心中充满对大法的感恩,身体充满活力。

不久,师父相继发表了《洪吟》,《法轮大法义解》、《北美首届法会讲法》等著作。由于我不懂修炼的殊胜和严肃,并带着以往学习其它理论的心对待学法,此时,学习了之后心中一时竟产生了一种浅薄的认识,觉得师父的著作讲来讲去不外就是六个字:“真、善、忍”,“向内找”。一次切磋中,同修语重心长的说:“你干什么来了?你有问题来找我切磋,难道我比师父讲的还清楚吗?”一番话语,犹如当头一棒,敲醒了头脑发昏的我。我惭愧万分,并为自己的浅薄和无知深深的向师父忏悔。我明白了敬师敬法的道理。我痛下决心改正以往的对学法的态度,一定多学法、学好法。

迷茫

转眼到了九八年冬,随着大法在大陆的洪传,人们未泯的良知越来越清醒,更多的人加入到修炼中来了。随着修炼人群的不断扩大,终于引起了邪党的恐惧,修炼的形势有了微妙的变化。我们原来的炼功点——单位的礼堂对我们关闭了。理由是,上边有了指示,不让给法轮功提供炼功场地;国家工作人员将不得再修炼法轮功;相信这个指示很快会传达到所有的公务员。这个“上边”是哪一级呢?不得而知。政治敏感迟钝的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只是在迷茫和不解中,继续自己的个人修炼。

九九年“四·二五”之后,修炼环境進一步恶化,大法弟子普遍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七月,我县部份大法弟子决定去省政府上访,讨回正常合法炼功的环境及权利。但在省政府得到的答复是:“你们去北京吧,我们管不了。”然而同时也传来另一消息:通往北京的所有车站、公路、班车、火车等都被公安封锁和监视了,不准去北京上访。出于对最高当局的信任和对自身合法权利的维护,好多大法弟子义无反顾的骑自行车、步行、绕路等通过各种方式踏上了去北京护法的道路,而我当时由于法理不清,并掺杂各种人心,進退两难,犹豫不前。

两天后,邪党通过电视广播向全世界宣布了对大法的迫害。一时间,乌云压顶,暴雨肆虐,每个修炼者的心灵都被触及了。与此同时,还没来得及反应,我的工作就有了变化——由一所国办中学调到了一所县内的私立中学,進入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

刚到新的工作环境,我没有公开我的法轮大法学员身份。一方面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先在工作上干出一番成绩,站稳脚跟之后再说;另一方面当时多少也考虑到大法被迫害的形势的因素。但我认定:大法是对的,真善忍是对的,这一点没错。

几个月之后,全国陆续传出各地办洗脑班和大法弟子被暴力折磨致死的消息,同时也不断的有大法弟子通过各种方式向上面反映情况,直至越来越多的人去北京上访。我心里一直在矛盾:大法无疑是受冤枉的,但大法弟子不停的上访,我不理解。显然,我完全把这场邪恶对大法的迫害看作了人对人的迫害了。而一段时间以来师父再也没有新经文发表。我不知如何以待。矛盾中,就这样在时断时续的学法炼功中,一天天迷茫着。

走出人来

一年过去了,二零零零年七月,我的认识有了变化。

“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转法轮》)一位多次去北京上访过的同修回来后痛心的说:“那么多大法弟子无辜的被抓,被判,被抄家,甚至被打死,连师父都被恶毒的中伤,就为他们修炼了法轮功。作为同修,你真就能坐的住吗?”同修的话振聋发聩,一瞬间,我意识到自己真的错了。那时还有同修说梦到师父在天安门城楼,通往北京的火车只有一列了,并且已在启动了,再不去北京,就赶不上末班车了,“就无法圆满了”等等。

我知道,自己应该去北京为大法讨还公道,而且也必须去,但扯不上圆满的问题。去北京固然能去掉自己不少执着心,但扪心自问,自己就是再去十趟北京,也去不尽自身的执着而达到圆满的标准。只为圆满去北京似乎不是我去北京的动力和动机。

回家后,和家乡的同修学习《精進要旨》。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想去北京护法的心,不愿放弃我,就为我开启了智慧,以前学过多遍而不明白的法理,一层一层的展现在了我面前。大法的法理象重锤一样重重的震撼着我,尤其是《为谁而修》、《挖根》和《大法不可被利用》等经文。我明白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不为自身的圆满,不为去自己的执著,只为师父的清白,只为大法的公道,还为那些正在被迫害的同修。我必须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如果大家都能站出来共同抵制,那这场无理的迫害当初可能就发动不起来。

進一步切磋之后,我们更加明确了,也更加坚定了。不等不靠,不是大帮哄,纵然只有我一个,我也要上北京为大法尽我一份绵薄之力。

决心既下,临行之前,我回家看望了年迈的双亲,告别了妻子、儿子和刚出生的女儿,然后静静的返回学校。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把钥匙锁在了屋内,带着踏出这个门就没想再迈回来的一腔豪气,毅然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两天后,我被当地公安人员劫持回来,以所谓“违反治安条例”被刑拘十五天,勒索三千元。从此,我的身份公开了,我成了整个行业的“名人”,但我知道自己走的是什么样的路。我以大法而自豪,我以自己是大法弟子而自豪。

锤炼

随着身份的公开,一系列的迫害也接踵而至。当时的修炼环境是严酷的。教育局、六一零不时的以工作和洗脑班相迫。因我当时还是邪党党员,所以,县里也不时的以所谓“组织名义”谈话,给单位和个人施压。居所被监视,住、行被限制,随意被从课堂上叫出去谈话,正常的工作被无理打断,经常受到将被拘留和经济处罚的威胁,连学校都被迫每天向上面“汇报”我的行踪。但正如师父所说:“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精進要旨二》〈我的一点感想〉)低层想否定高于其层次之上的生命是徒劳的。一段时间以来,我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之外就是抓紧时间学法,用法来充实自己,以跟上正法進程,抵御不断来袭的邪恶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夏,邪恶把我关進了洗脑班。为反迫害,我绝食九天。邪恶的六一零把我的父母、哥嫂、妻子儿女及一些亲属都召到洗脑班,鼓动他们以亲情和暴力强迫我转化。那一天,太阳异常的毒,天异常的热。面对白发的父母、下跪的妻儿、痛苦的哥嫂、哭泣的儿子,还有不谙世事、不知爸爸正遭受迫害还向爸爸告状哥哥不做作业的刚满三岁的女儿,面对这一切,浑身瘫软的我心如刀割。多日绝食、一整天的折腾,再加上天气的炎热,使我吐出的都是带血的东西。痛苦惊悸之下,父亲突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被紧急输氧;母亲浑身抽搐,血压升到了二百三十,双双被紧急抢救。然而邪恶还不放过,几十名邪恶工作人员一下围上来由两个人架着我,烈日下逼我在他们写好的决裂书上签字。当时,我虽然腿站不稳,但头脑异常清醒:师父就在我身边,在看着我,眼前这一切都是假相,师父不会让我的父母真的有事,这是旧势力设的考验我的关。我猛的挣脱,一把抓过决裂书,两下撕成碎片,奋力的向前跑去。随即,邪恶的工作人员一拥而上把我按倒在地,眼看一场恶毒的迫害在所难免,没想到六一零头子却说了句:“他又臭又硬,算了,放了他吧。”在师父的呵护下,这次我没再受到進一步的迫害。

以前炼静功,每次双盘我都盘不过二十几分钟,经过这次魔难后我很轻松的双盘达到了一小时。感谢师父!

我被迫害期间,社会反响极大,多方家长表达同情与关切,学校也顶住各方压力坚持留用我。我回到学校时,学生们在教室的黑板上密密麻麻、字压字的写满了他们的心声:“老师,我爱你!”“我们盼你回来!”望着孩子们纯真的心,我被孩子们簇拥着,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千千万万的同修们前赴后继,无惧无畏,在救度众生、反迫害的壮举中谱写着一首首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同时,我也在正法的洪流中不断的被熏陶着、锤炼着,我的人的各种观念也在一点点的去除着。不久,我悟到为早日迎接师父法正人间的那一天,我不能再人为地使自己受到环境的局限。除了在学校做好之外,我还应该走出去,与校外的同修们连成一片,形成一个无脉无穴的整体。从此,利用挂条幅、发资料、写信、面对面讲真相等各种方式救度各方有缘之人,在与同修们一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各个项目的协作中,自己的境界得到了极大的升华,生命活的紧张而充实。

在学校,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严格用法来归正自己,严以律己,与人为善,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证实大法的清白、善良和美好,清除众生头脑中被邪党灌输的毒害。我班板报的内容是《洪吟》中师父的“做人”,班训是由“真、善、忍”演化的“慈悲善良纯正大忍,理性智慧祥和威严。”每日预备唱歌时必齐声高颂。一日三次,天天如此。一批批学生明真相后走向了社会或升入高一级学校。

一次,我班昔日班里的“团支书”回来说,在新的高中,学校要求全体同学入团,她们几个坚决不从,被停课两天,最后班主任只好通过班干部硬发了一枚团章给她们几个了事。

还有一次,我班学生明白了真相三退后,已入团的退了出来,而新发展团员的任务因班上无人加入而无法完成学校分派的指标。学校共青团的书记虽然没真正明白真相,但后来没再督促追究。几年来,大法弟子反迫害救众生中不断的清除着大量的邪恶。越来越多的世人在思考,越来越多的众生开始觉醒了,我为明真相而得救的众生高兴。

成熟

随着正法洪势的继续推進,大法弟子的修炼也日益理性、成熟。二零一零年,我的工作又有了变化——被调到了一所与邻县相交的偏僻小学。

由于地处偏远,当地环境不是很好,不明真相的人大有人在。全校七个老师外加一个保安,都不甚明白真相。大法的书籍及真相资料,就在宿办室的床头及办公桌上放着,可他们在取东西时似乎手指都不敢碰一下。此情此景,我更加明白救人的迫切。我知道,我必须用大法的智慧和慈悲开创出自己新的修炼环境并救度这里与我有缘的无论是校内还是校外的一切众生。

首先在校内,我从不避讳自己的大法弟子的身份,我以大法为荣。大法修炼中,我堂堂正正,待人祥和慈悲,大法的著作、《明慧周刊》、多种明慧期刊、光盘、精美的年历、台历等各种真相资料就在宿办室的明处放着,而我们的宿办室是课间全校教师的集散地――我就是要通过自身的纯正慈悲、所言所行向世人营造一个了解大法真相的窗口。

平时,在工作中我兢兢业业,与同事愉快协作;生活上,我先人后己,遇事向内找,主动为他人着想和提供帮助,并利用一切机会向众生介绍大法的真相和随机劝“三退”。由于我家离学校较远,同时当地也都是与我有缘的众生,所以,虽然下班早,我一般除周末外,平时并不回家而是吃住在学校。下班后,我利用业余及晚上时间,到学生及同事家里家访,为当地众多的有缘人讲真相、做“三退”。

为更好的肃清老师们多年来所受的邪党的毒害,后来,我买了EVD,在学校安上了新唐人电视台,一下把邪党内幕、世界焦点及大法的真相鲜活的呈现在了老师们的面前。通过观看新唐人电视、真相光盘及真相资料等,老师们包括校长都在逐渐觉醒,对大法的态度有了明显变化。现在学校的同事基本都做了“三退”。

另外,学生们虽然年龄不大,但同样是我救度的对像。在课堂上,我透过课本把“真、善、忍”的理念讲给学生,生活中对待学生就象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我严格把握一条:慈悲对待每一个同学,决不体罚学生,努力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事事体现大法的美好,使“真、善、忍”的种子在他们幼小的心里生根发芽。一次课堂上,我拿起一根扫把枝条想吓唬一个犯错误的同学,刚一举起,不料那学生却调皮的抓住我的手,喊:“真、善、忍不打人!”一下把全班学生全逗乐了。

现在我的环境相当宽松,学生们对我也非常爱戴。学生们遇到头疼、肚痛等都知道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然他们也都因此而获益,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另外,在与当地同修协调方面,当初,初到当地时我就想:既然师父把我安排到了这里,我就应该走出去与当地同修熔为一体。所以,来后不久,我便设法与当地同修取得了联系。原来,当地确实有两个同修,只是一向不被常人所知。虽然他们是同一个村的,但却不在一起集体学法,并且三件事也很少做。我们三个切磋后达成共识:为跟上正法進程,我们必须形成一个真正的整体,从今以后每天集体学法,遇事向内找,珍惜正法中所剩不多的时光,努力做好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这两位同修确实难得,他们对大法、对师父的心象金子一样的纯。这两年,他们无论在大法中还是在个人生活上都给予了我无尽的帮助,在此我深表谢意,同时也非常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我们都很珍惜在大法中结下的圣缘,修炼中不分你我,遇事主动向内找,从不互相指责。实修中,大家在法理上升华很快,也都更加明确了当前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每个人都很快的突破自我,走了出来,真正的担负起大法弟子的使命,无论是发资料还是当面劝“三退”,每个人都在实修中切实的提高着自己。两年来,我们的足迹遍及周边十几个村庄,真相资料、《九评》传遍了乡村的各个角落。

现在,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我们也盛开了一朵小花,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我们走地更加稳健了。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无阻〉)。作为教师,一年中除工作时间外,休息时间相对较多。但正法路上,谁能懈怠?双休日、节假日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好时机。去年冬,同修们提前做好了精美的年历、台历、真相对联等真相资料。我与家乡的同修们结成小组,深入村庄的家家户户,把这些精美的礼品和大法救度的福音一并传给有缘的众生。我和家乡的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共同兑现着大法弟子的使命。

师父正法已二十年,大法弟子的修炼时间也所剩无多。作为一个修炼人,在正法行将结束的当前,我深知时间的珍贵,而且,一个成熟的大法弟子也必须修出堂堂正正、慈悲度人的觉者风范来。我深深体会到了放下人的东西后,修炼者身心的简单、轻松、充实、洒脱和自在,在神的路上也更加坚定。暑期两个月的时间,我拒绝了别人的办班挣钱邀请,每日走上街头救度有缘之人,晚上回来总结不足,并学法向内找,同化自己。当前,在人类的舞台上,大法弟子是主角。我一定珍惜师父通过巨大承受为我们延续来的每一天,用心做好三件事,在兑现自己的誓约中走好最后圆满的路!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向师尊合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