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剥夺法轮功学员走亲访友的权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空前绝后的,法轮功学员正常的走亲访友都会遭到迫害。我们结合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八两天的报道中所涉及到的这方面的迫害,对这一现象作一揭露。

《唐山市教师因探望郑祥星遭学校软禁》中讲,河北唐海县十农场法轮功学员郑祥星遭诬陷重判十年,八月份被劫持到保定监狱。十月二十八日,家属突然接到狱方通知,说郑祥星因摔倒做了开颅手术。唐山法轮功学员卞丽潮的妻子周秀珍,是唐山第十一中学的老师,周老师因为自己的丈夫和郑祥星有着相似的受迫害经历,所以对郑祥星的状况非常关切,遂于十月三十日前往保定第一中心医院探望。可是当周老师向大夫打听郑祥星时,被两个便衣盯上了。盯上后,这两个便衣就形影不离地跟着周老师。周老师在买返程的火车票时,那两个便衣打电话汇报说:“是唐山的。”

回到学校后,校长马上找她谈话,问她是否去了保定,周老师如实回答。校长问她为什么到那儿去,周老师说:“我丈夫被判了十二年,我不希望他成为第二个受害者。”校长无语,但同时宣布,从此周老师二十四小时不得离开学校,就这样被软禁了起来。

《曾资助贫困生十余年 李纪南再遭迫害》说的是,原昆山市政府部门公务员,曾资助山东沂蒙山区临沭县一名贫困学生十多年的法轮功学员李纪南女士,最近又遭严密监控。其中写道,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李纪南年过八旬的母亲千里迢迢赶到昆山探望女儿。不料,一下火车就受到惊吓,一大群人追着李纪南赶到火车站,来的人都是些610、国保、街道、社区、居委会等地方的工作人员。以后无论是母女一道出门买菜,还是散步,都有特务步步紧跟。四月二十四日,李纪南陪老母亲去锦溪散心,结果这群人开着小车追着。即使母女去浴室洗澡,警察也要派人跟踪到浴室。二十五日,老妈妈要去上海看望亲戚,李纪南陪着老人刚刚走到火车站,跟踪的特务早已电话进行了汇报,于是这群人惊慌失措地追到火车站,声称不许李纪南离开昆山,否则就抓人。无奈之下,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只好眼含泪水,一个人离开了昆山。

《头朝下被抬下楼 善良老人难中唤良知》讲的是,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孙颖,今年六十八岁了。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晚,她到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家做客。当晚八点半钟左右,佳木斯安全局、公安局、向阳分局、桥南派出所、建设派出所的警察开始砸张淑华的家门,恶警们手敲脚踹,来势凶猛,接着他们使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十几人一同非法闯入民宅,非法录像。接近晚十点钟,警察们要求孙颖同他们走,遭到她的拒绝,四个警察拥过来,分别拽着她的胳膊和腿,象抬动物一样大头朝下从六楼将孙颖抬了下来,扔在一楼地上。又从地上拽起来塞进车里,鞋都没让穿。

《广西防城港610叫嚣“法轮功就是没自由”》说,广西防城港市法轮功学员陈桂莲,今年九月初,她与两个姐姐到南京探亲,防城港市及钦州市610人员慌忙联系南京公安局对三姐妹进行追踪。南京秦淮区机场派出所警察以办暂住证为由,多次闯到三姐妹亲戚家骚扰。而钦州市及防城港市610人员也匆忙从广西追到南京。

十月十九日晚上,陈桂莲三姐妹乘火车返回广西老家,三人在柳州火车站下车,计划坐大巴回钦州。三人下车不久,便被柳州火车站派出所警察拦劫绑架。几个小时后,钦州市和防城港市610一行多人,驾驶几辆车赶到,将三人劫持回防城港市。随后又将陈桂莲投入洗脑班进行迫害。亲戚打电话质问防城港市港口区610主任兰红,兰红竟大叫:“法轮功就是没有自由,陈桂莲就是归我管。”

上述四篇文章揭露的迫害是一致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在走亲访友时所遭遇的骚扰和迫害。从这些迫害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达到了全国一盘棋的程度。一个政党连普通民众的走亲访友都恐惧到这种地步,正暴露出它凶恶外表下面掩盖着的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