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叫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没上过学,没有文化,是师父点化让我写心得体会。

照师父的话做

我原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等,满身都是病。一九九八年冬天,一个朋友告诉我法轮大法祛病健身很好的,让我来修大法。这样我就走進了大法的门。

第一天去炼功,我拉着老伴儿到炼功点。从那天开始,我天天去炼功点炼功,几个月后,我身上所有的疾病都没了,走路一身轻。由于我不认字,学法时老伴儿就一句一句的教我,现在我能够通读所有的大法书籍。

邪恶迫害开始后,师父让我们救度众生,我就按照师父的话做。我刚开始讲真相时,只是叫接触到的有缘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听、都念。随着学法的深入,法理越来越明,我讲真相也就越来越会讲。

记得我第一天在市场上挨个门市去讲真相,当我正在一个毛线店讲的时候,外面進来三个女青年,我叫她们念“法轮大法好”,其中一人说:“我以前也是炼法轮功的。现在你还敢出来讲真相呀,打得那么厉害你还出来讲?”我没有害怕。我对她说:“我不怕,怕啥,我那么多病通过炼法轮功都炼好了,不炼法轮功我早都死了。我二十多年的病炼法轮功都好了。能得到大法,死都不怕。”那一排七、八个店,我挨个去讲真相。结果她一直跟着我、看着我讲。从那天起,我天天出去讲真相,上午、下午都去。

后来,师父让我们劝三退,多救人,叫世人都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那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劝三退。

救人风雨无阻

这八、九年来,我每天上午下午都去讲真相,我把时间安排的很紧,基本上没有空余时间。早上六点半出去讲真相,九点多回到家先学法,十一点煮饭,边煮饭边洗衣服;下午一点半又去讲,下午五点多回家,晚上再学一讲法。天天都是这样做,没有一点空闲时间,有时晚上还去讲。有时一天能退五、六十人,有时七、八十人。

我不会骑自行车,每天出去讲真相都是步行,但是不论走多远,我都不累,即使累了,睡一晚就好了。我没有怕心,无论是开奥运会,还是每次的邪党开会等敏感日,都没有阻挡住我讲真相的步伐。

师父让我们多救人,刮风下雨我都要出去讲真相,过年过节都去讲,从没有耽误过。过年时,同修要玩十天后才出去讲真相,我没有休息,照常一个人去讲真相。就这样每年过年这十天,我都能够劝退三百多人。

我觉得,你不去讲真相就学不進去法,你讲了真相,就能够学法入心。

九年来,我一直是一个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很安全,很顺利,我觉得讲真相一个人讲最好,这些年我都是这样过来的,我就一个人讲,什么都不怕,我没有怕心。

一次遇到公安的人,他说:“我是公安局的,你走吧。”也遇到过610的人,他也直接告诉我他是610的,让我走吧。我说:“你是公安局的人,我觉得你是个好公安,也得救你。”

师父呵护我

后来,有的同修想和我一起讲真相。我告诉同修,讲真相救人是多么神圣的事,一定要纯纯净净的抱着一颗慈悲的心去救人。

现在我讲真相,总是带着其他同修,让他们跟着我,有时带一个,有时带两个,告诉他们讲真相并不难。经过我带的同修,好几个现在都能够自己独立讲真相了。也有同修得知我讲真相的经历后,说自己再也坐不住了。

当然,在讲真相过程中也出现过干扰和迫害假相,但我们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六,我早上打坐,看到江泽民和毛泽东两个大魔头显现在我的面前。我心想这两个大魔头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空间场呢?后来才知道,是师父在提醒我有邪恶来了。只这一年就发生了好几件对我和身边同修的迫害假相。

正月初八,我带一个同修去发资料、讲真相。恶警看到同修发资料了,就搜我们的包,要我们上警车。我不上,坐在地上,心想:我是一座大山,你们拉不动我。结果他们搞了两个钟头也没拉走我们。警察开车走了。我们俩人安全的回家了。

第二次是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恶警看到我们发资料,追赶我们。同修先回家了,我还得二十分钟才能到家。恶警跟踪我,我不怕,一点儿怕心也没有。他们追上我,问我:你们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呢?我说只有我一个人。他们把我包抢过去翻找,又搜我身,结果什么都没有搜到,只好让我走了。当我走到车站时,他们又追上来了,还追问跟我在一起的人在哪,我说没有。这时我请师父救救弟子,心中默默问:“师父,您在哪里呀?”就听到师父说:“我就在你的身边。”当时我激动的直流泪。不一会儿,那辆警车开走了,我又安全回到家。第二天我照常讲真相,没有因为遇到邪恶而害怕。

我每天出去讲真相,老伴不是很理解,尤其是到所谓的敏感日,他更是天天嚷我,说我胆子大。他说:“谁像你这样,天天都出去讲,全国都找不到像你这样的。” 他嚷我,我也不听他的。我说:“我就听师父的。”他说:“你在咱们家属院都出名了,几年都这样天天出去,要是把你抓去,我可不管你。”我说:“我永远都没有事,我有师父保护。”

师父鼓励我

我们家属院中的人大多数都知道我讲真相,已经给大多邻居都讲过真相。但是还是有不明真相的人。记得一次敏感日,家属院中有两个人盯梢我。我也不在意,仍然讲真相救人。第二天早上打坐时,我看见他们两个人给我跪着磕头。

有一次打坐中,我坐在悬空中,下面来了很多众生,多的无计其数,都向我走来。我就叫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那么多的众生全部都给我跪下,跪得非常整齐。

还有一次,早上炼动功做随机下走时,师父把我天目打开了,我看见天上的那些神都跟我打招呼,满天都是神,都向我打招呼,激动的我直流泪。

有一次早上打坐,看到好多众生非常感谢我,他们把我抬起来往天上抛,不让我下地,那些众生对我高兴,谢谢我救了他们。

还有一次打坐,看到两边街道上都是众生,师父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那些众生都这样“哦——”的欢呼。

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让我们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听师父的话,什么都不用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