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九零后弟子该自己做好三件事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零年出生的青年大法弟子,在父母的带领下,风风雨雨的修到了今天,成长过程中,有心性提高后的喜悦,也有魔难中的痛苦与烦恼,太多的情况下是父母在提醒,我已经二十二岁了,该自己做三件事了。下面让我借法会的机会,将我在大法中修炼成长的经历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分享。

一、一家三口走進大法修炼

记得那是我六岁的时候,妈妈因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在到处寻医问药的过程中,有幸遇到一位修炼大法的医生,经其介绍,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妈妈奇迹般的康复了。我看到她天天早晨出去炼功,走到哪里就将大法的美好传到哪里。她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我,自己也给我做出了表率,引领我做个大法小弟子。

我是男孩子,比较调皮,记得上小学时,有一次上学时,我爬着墙走,从墙上向下跳时,不慎撞在一块石头上,就听那脚“嘎嘣”一声,不能走路了,几个同学扶着我到了学校,放学后,等同学们把我送到家时,脚肿的老高,鞋子也穿不上了,疼的我哇哇直哭。第二天我不得不请病假,做教师的妈妈上班前把我送到了楼上的同修老奶奶家,奶奶给我放起了师父讲法录像,看着看着,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发现脚不那么疼了,站起来能走路了。下午我就又蹦蹦跳跳的上学去了。知情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爸爸是一名领导干部,当时的他非常自我,不相信修炼的事情,开始的几年里,爸爸不是很支持的,后来爸爸身体不好,他很害怕,妈妈劝他修炼大法,他开始看书、学动作,随着学法,他明白了,渐渐的走上了修炼路,身体康复了,还看到了超常的现象,这更增加了他修炼的信心。

九九年七.二零, 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妈妈和同修们去北京上访,走的时候跟我说:“孩子,我要去北京上访,你相信大法好吗?”我说:“我相信,你去吧,我不跟别人说。”当时我明白妈妈做的是一件好事,我不应该阻拦。妈妈走后,全家人找妈妈,如果我说出来,妈妈就去不了了。直到妈妈在北京被非法关押的消息传回来,我才对爸爸讲了这个经过。在妈妈被非法关押半年多日子里,我跟爸爸相依为命,他不会做饭,还经常需要在单位里住几天,我就在姨妈家住。爸爸回家就把我接回来,就是从那时起,我主动跟爸爸学法。大法在我幼小的心里扎下了根。

怀念小同修学法小组

我生活在一个中等大小的城市,跟我年龄相仿的大法小同修有十几个。大法遭迫害后,每年暑假、寒假都在我家组织大法小弟子学法小组,一直坚持了好几年,妈妈带我们学《转法轮》和师父后期的新讲法,每天集体炼功,我们切磋时,都能找到自己的不足,我们一起比学比修。炼静功时,看到别的小同修不拿下腿,我们都坚持,记得有一次,一小时音乐停下了,一位小同修还没出定,大家都悄悄的,不打扰她。有时我们也有些摩擦,一旦发生矛盾,妈妈就提醒我们向内找,我们就互相谦让了。那个环境,真熔炼人,我们心性、境界得到了升华。那几年的假期集体修炼,为我们这些大法小弟子在日后巨大的邪恶迫害中、及学习压力下,能走过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零八年,我上高三,妈妈被非法劳教。这一年,爸爸一直督促我学法,以前无忧无愁的我,经历这艰苦的一年,懂事了许多,我深深的感受到父亲的不容易、妈妈不在身边的痛苦、同修们正法修炼的艰难。非常怀念大法小弟子学法小组。

只要有矛盾肯定是自己不好

上高中的时候,因为同班同学大多生活在乡下,我在妈妈的学校读书,很多老师都是看着我长大的,所以我有一种优越感,自我膨胀,经常用命令的口气跟同学们讲话。这个观念一直左右了我很久,直到我跟最要好的舍友因为一台电脑的事情弄的关系破裂,我回家跟爸爸发牢骚,满腹怨恨的说同学如何如何不好,如何自私,又如何不尊重人……爸爸耐心的听完我的话。说:“向内找,你好好想想,你刚才说的这些别人对你做的事情,不是你以前对别人做的吗?”这一刻,我沉默了,是啊,我以前对别人真是这样,做事情独断,经常跟同学发脾气,说话口气很恶劣,今天让我尝到了同样的滋味。我找到了自己很多执著心:自我、显示心、争斗心,而后又妒嫉别人,以前学法就象学了一大堆理论,从没实践过一样,碰到这种事情本来退一步,放下执著心就能解决,以至于弄成这样。从那以后,与同学之间,我少了一份强迫,多了一份忍让,我和舍友之间的关系,有了明显的好转。其实以前那些不和谐的很多问题,都与我有关系。我想当年的小同修们,大部份都刚刚走上社会或者还在学校读书,跟同学发生矛盾时,不妨退一步,你的心会顺畅许多,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

我接触的都是一些刚毕业的同学,有些工作一年后就小有成绩了,见面就说自己工作的事,炫耀自己,我心里就不平衡了,因为我还在继续学习,跟他们有一些差距。在学法学到“妒嫉心”的时候,我找到了我强烈的妒嫉心。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从那以后我学会了聆听,学会了分享别人的高兴,许多人对我的态度改变了,他们有了好事坏事都喜欢跟我说了。

大法小弟子在家中应该起到同修的作用

虽然说父母都修炼,但他们之间的心性摩擦常常发生,下面我就谈一下,父母发生矛盾的时候我是怎么做的。

以前,我爸妈经常为了一点事儿就发生口角,然后各揭对方的短,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在他们互相指责的时候,我有时候还偏心袒护一方,导致有一段时间爸妈经常发生摩擦。后来我慢慢的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他们发生摩擦的时候,我只说一句话:“你们是什么人?找自己吧!”然后他们就都住口了。

我认为,作为同修,不应该只把自己当作孩子,应该及时在法上提醒他们。从他们以前发生的摩擦中我也向内找自己,以前自己总是带有目地性的,谁对我好我就帮谁说话,后来想想我这是干什么呢?在这里挑拨父母之间的关系吗?还是自己的私心在作怪啊。

我长大了,该自己做三件事了

我经常跟爸爸出去散步做真相,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发发资料什么的,遇到人讲真相的时候我也不说话,甚至有时候还怪爸爸说话声音太大,都是怕心在作怪,我这样做正好是起了反面作用。认识到这一点,在爸爸讲真相的时候,我也经常插一句,因为我经常上网,看到网上一些常人揭露邪党的丑闻,在讲真相的时候配合爸爸讲,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上高中到上大学,在同学中我也劝退了许多人脱离了团队组织。从前几个月起,我经常自己带资料出去发。出去打篮球的时候,就带一些明慧期刊到朋友家小区发一个单元。说我们是大法小弟子,其实也不小了,我已经是成人了,应该独立的做一些救度众生的事情了。不可能让父母带着修炼一辈子。有一些修炼中的体会,还是要在自己以后的生活中慢慢去修才能悟到的。

我们这些青年大法弟子,多是在父母的带动下学法的,自己不能严格要求,因为学法少,在法理上,我认识的还不是那么太清楚,但我知道我们到了应该自己去做好三件事的时候了。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