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学法中我真正明白了大法是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看到同修们在法会投稿截止前的不断鼓励,我终于克服人心,提起笔来,共同见证这宇宙中神圣的时刻——大法法会的召开,也体会到在写稿过程中溶于整体的幸福与快乐,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下面,就把自己修炼点滴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以法为师。

一、学法中我真正明白了大法是修炼

在我这一世的经历中,很幸运的是从小得法,没受常人那么多的污染。但感觉小时候就是直接同化大法,知道大法好,并没有理性的思考大法到底是什么,我为什么学大法。以至于在后来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中,随父母同修在大法外游离了好几年。再回到大法中时,已经是少年了。现在回想起来,是学法太少,法理不明,被旧势力抓住了借口迫害。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大法的根牢牢的扎在了我的心里,再让我离开大法,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但修炼的状态一直时好时坏。

在此期间讲真相时遇到一位昔日的大法小弟子。当时他问我:你学大法为了什么?我愣住了,发现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明确。回家静心读师尊的讲法,我明白了学大法是为了返本归真,再后来,发现之前的明白并不是发自内心的觉悟,中间掺着实证科学和无神论及党文化的因素。旧势力就是利用这些因素对大陆青少年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切断我们与神之间的联系,让我们修不上去,从而毁了我们世界的众生。

在识破了这一层的时候,师尊让我感受到了另外空间的真实存在,再看那些曾经执著不放的表现都是在迷中不明真相的挣扎罢了。人生于世,几十年瞬间即逝,唯有修炼大法才是永恒的。

二、广传神韵,救度众生

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可是你们知道吗?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

读了师尊的这些法,我知道神韵对大陆人的重要性,于是在今年的神韵光盘出来后,利用机会,广传神韵。首先做准备工作,我去神韵的官方网站了解了神韵在各地区的最高票价,并记录下来。因为当今的大陆人普遍道德底线比较低,什么事情愿意用金钱来衡量,所以用最高票价来作为开场白是一个好的切入点。其次,我每次发放神韵之前都会检查光盘、包装的质量,并根据发放的人群阶层选择适合的种类。接下来就是发放神韵光盘了。

今年的光盘大年初五在我们这个地区就有了,刚好在第二天有个同学聚会,而有的同学已经十年没见了。我从同修那里请了足够数量的神韵光盘,每盘都仔细检查后,准备在见到同学的时候发给他们。然后我一直在家发正念,想到大法是最好的,神韵是师父亲自领着做的项目,也是最好的,既然是最好的,我把这么珍贵的礼物送给同学也一定能救他们。摆正心态后所有的顾虑都没有了,只剩下满满的慈悲。

当第二天来到同学面前时,又有些许顾虑了,但看到他们期待的目光,我知道是他们明白的一面渴望得救。于是简单的问候几句,我就开始把神韵一张一张的递到他们手中,同时告诉他们这是送给他们的珍贵礼物,纯善纯美的传统文化,把古老的中国再现在世界的舞台上,被誉为世界第一秀等等。大家都惊奇的看着,爱不释手。有的同学说,多不好意思,我们都没带礼物。有些明白真相的同学朝我理解的笑着,有落在后面的同学看到前面的有礼物探过头来问,拿到后也很珍惜的放進口袋。有个同学拿到后第一反应——新唐人,这不是国外的电视台吗……我很平和的朝他笑着,他也明白的点点头。还有一个来晚的同学,当我把神韵递到他手里时,他说大纪元?我说,新唐人。他说在国外的餐馆里经常看到大纪元的报纸,平时没事就翻墙出去看真实消息。还有的同学准备出国留学,旁边座位的同学就和她开玩笑,说你这叫肉体翻墙……看着这些十年前的老同学,十分感慨。十年前他们听到大法有的都十分害怕,而今经过大法弟子国内国外不断的讲清真相,很多众生都明白了,都在主动的找真相。民心的觉醒,是旧势力无可奈何的。

有一次带了一些神韵光盘去学校,但没想好怎么发。没多久班干找到我们寝室的同学说要给老师发请柬,谁去给哪个老师发自己挑。我当时就明白是师父在帮我发神韵创造条件。于是我把没人发的请柬都要过来了,然后借着给老师发请柬的理由约老师见面。由于当时还有怕心的因素干扰,就想能不能不一天发出去,结果这些老师见我的时间都错开了。真的是师父慈悲啊,看到弟子心性不到位又给了机会。

接下来就根据我要见的老师分别发正念,清除他们空间场中阻止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等我把手中的请柬发的差不多时,有的同学没时间送就让我帮忙。我心知是师父的安排,该救的众生一个也落不下。期间怕心不时的往外返,我就一遍遍不断的排斥它,让它越来越弱。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我是师父的法徒,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千万不要起人心。等到后来问起一个老师时,他高兴的和我说,太好看了,我天天看。后来,他见到我时主动和我打招呼,那阳光的笑容里表现出的是一个生命得救的喜悦。我们有多珍惜神韵,接到神韵的众生就有多珍惜!

好多次,只要我们想做,师父就把有缘人送到我们跟前。有段时间是请别人吃饭时讲真相送神韵,后来发现自己执著吃饭的地方时讲真相的效果就不好。明白后,再讲真相变成人家请我吃饭了。每当有顾虑心不想送神韵的时候,脑海中就不断的翻腾着,这一生可能就最后一次见这个人了,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呀。正念一强,神韵就送出去了。反之,就错过机缘,那种感觉是对救度众生没尽到责任的深深的痛悔。

在手中神韵光盘发完后,我去另一个城市的同修家继续请。在回来的路上,由于是订的票,所以要先去售票厅领取。大约是七点半左右的票,我从同修家坐上车就六点四十多了,于是一路都在着急。等到了售票厅已经七点十几分了,可离着售票窗口还有好多人,心里暗暗的求师父帮忙,但又觉的由于自己的拖拉总是给师父添麻烦感到很惭愧。心中着急,拿到票时已经快开车了。终于坐到座位上的时候,我开始反思自己。师父说:“大难前救人争分夺秒”[1],我这种吊儿郎当不负责任的心态怎么能跟的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呢,一定要清醒啊!大难真的要来了,我们和众生都要赶快醒来啊!

三、在与同修配合中为大法小弟子的假期修炼提供环境

在我们小的时候,同修顶着压力,在很艰难的时候开创了大法小弟子集体学法的环境。如今,我们成为青年大法弟子,看到我们的弟弟妹妹同修们,终日忙于常人的学习中,心中暗暗着急,也想象同修当年一样为小同修提供假期学法环境。于是我们先把小同修的放假时间归类,时间差不多的分在一个组。每个组最少有两个大人同修带着,几个青年同修再加上大法小弟子。

首先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大人同修的人选问题,既要法理明确,又要有耐心,在学法期间碰到的问题都可以帮助大法小弟子从法理上明白,同时对小弟子的特性如贪玩好动等有足够的耐心去正确引导。可大家都在忙着救人,几乎每个同修都有自己救人的项目,要想找出几天时间专门陪小同修学法真的不容易。经过交流后,大家都认识到这也是救人的一部份,就有一部份同修承担起这个责任。人选问题过后是场所问题。学法要求静心,所以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同时还要符合常人状态,不能给同修带来干扰等等。多方打听后,好几个同修无私的提供了学法的场所。接下来,就开始進入学法状态了。

在仓促的准备中,第一个小组开始了。第一天刚结束,两个小同修就找到我这里来了。她们觉的学法时间太紧凑,中午都不让休息,受不了,而且离家远,坐车不方便,就表示不想参加了。我不平衡的心马上返上来了,心里暗暗嘀咕,大家这么辛苦的给你们提供了学法环境,同修都放弃自己的事情去和你们学法,就因为不能睡觉,坐车不方便就不想参加了,实在是让人气愤。想当年,我们小时候学法无论吃什么苦都愿意,真是娇气等等。想了半天,才意识到这是对学法学习班的迫害,不能承认他们这些行为是真正的他们自己。同时我向内找,我是不是也有安逸心,不能吃苦,遇到事情碰侥幸,想不劳而获。想到了这些,分清不是自己,一定要归正。等心态平和下来,再与他们交流时就有比较好的效果了,再加上大人同修在一旁鼓励,他们答应继续学下去。

在第一个组还没结束时,第二个小组开始了。我去了两个上午,后面有事情就没再去参加。有一次路上碰到同修,说这个组不太好,让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到那里之后,这个组的大人同修就冲着我来了。埋怨我答应来了却不坚持,如何如何,所以现在这个小组这个样子。我当时也陷入了一种辩解中,忘记了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所以并没有实际解决小组的状态。回到家后,静心查找自己的问题。发现做事情不考虑别人的承受能力,只想到我这里是重要的,你们那里不重要,人为的把讲真相的项目划分了高低贵贱,还有就是觉得自己比别人强的心,潜意识中觉的没有我你们就不行等等。这种证实自己的表现,其实还是私在作怪。而作为要到新宇宙中去的生命,私是必须要去掉的因素。一定要时时提醒自己,摆脱私的束缚,做事先考虑别人。

前两个小组结束后第三个小组开始了。前面的几天都表面上风平浪静,等到学到一半的时候,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反馈到我这里来了。我当时就有了埋怨同修的心,想去把事情解决了,但冷静下来想想,我应该找找自己。我发现想证实自己的心,怕出现问题的心都出来了。分清不是自己以后,就默默的发正念解体这些因素,同时给这个小组加持正念,让他们越来越好。后来得知,他们真的越来越好了。

回首这么多年的修炼历程,无不是师尊的精心呵护才走到今天。弟子无以为报,只能催促自己不断精進,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所有帮助我的同修!谢谢全世界大法弟子!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实践誓约〉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