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青年弟子重任在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今借“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之际,向师尊汇报我这个昔日的大法小弟子十三年来的修炼经历。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叔叔、阿姨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底,和妈妈一块得法的,那年我刚上高中。记的在一个细雨霏霏的下午,一放学,我和往日一样,急急忙忙往家赶。一進门,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重病中的妈妈竟然在厨房里做饭,而且饭已经做好了。我赶快上前,把妈妈搀扶到客厅,一边扶她坐下,一边埋怨:“等我回来做,谁让你做呢,摔着了怎么办?”妈妈笑着说:“别说了,赶快盛饭,吃完饭我要到公寓去炼功。”“什么、什么?吃饭?炼功?”我更加吃惊了,几乎是语无伦次。要知道,我妈妈患有严重的胃病,吃什么,吐什么,喝一口白开水也得“哗哗”吐半天,已经到了茶、水不進的程度了,全靠药物维持着。半年多来,我一直这么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中午我喂妈妈吃药,她吃完药吐的那个惨状,把我吓的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这会儿竟然要“吃饭”?我疑惑的看着妈妈。妈妈微笑着点点头。

我赶快去厨房给妈妈盛饭。妈妈做的是龙须面打鸡蛋。我盛了小半碗,迟疑了一下又添了一小勺,添成了大半碗,满腹疑惑的端到妈妈面前:“她能吃吗?”我看着妈妈吃了一口。妈妈大概看我站着不动,就催促道:“你也赶快吃呀,吃完咱们一块去炼功场,别让人家等咱们。”“好、好。”我赶快盛饭陪妈妈一块吃。妈妈很快把大半碗面吃完,毫无要吐的迹象,看的我瞠目结舌。我也顾不的再吃了,赶快给妈妈拿双拐。妈妈一看,连连说:“不用、不用,赶快走,约好六点准时到,别迟到了。”说着,率先出了门。我扔下这伴随妈妈一年多的双拐(妈妈在一九九七年农历新年前遭遇车祸,造成腰二椎压缩性骨折,压迫下肢神经),快步追上妈妈,边搀扶着她,边说:“慢点、慢点,别摔着。”妈妈轻轻拂开我的手说:“别搀我,我好了。”“好了?”再看看妈妈下楼时稳健的脚步,我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一下子还真反应不过来。我快步追上妈妈:“妈妈,我不是在做梦吧?”妈妈说:“不是!”一会儿我忍不住又问:“妈妈,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妈妈说:“真的不是!”又走一会儿,我实在憋不住还想问时,已经到了炼功点。一位叔叔看见妈妈时间:“你是来学功的?”妈妈说:“是呀。”于是那位叔叔就教妈妈学功。

离妈妈学功的地方不远处,传来舒缓、优美的音乐声,有一大群叔叔、阿姨也开始炼功了。我看了一会儿,也该去学校上晚学了,就对教妈妈学功的叔叔说:“叔叔,我要上学了,谢谢您了。”那位叔叔说:“别谢我,要谢就谢师父。这也是你妈和大法有缘。”

我转身向学校走去。那位叔叔的话,我虽然不理解,但我就知道:妈妈那么重的病转眼间好了!这太神奇了!太神奇了!是什么“功法”能比“现代医学”更发达呢?职工医院的院长是我们“老乡”,也是胃病专家,曾对我千叮咛万嘱咐:“你妈妈的病,一次药都不能停,我开的这些药吃完,马上再来,我再观察观察。”

可是,妈妈现在好了——吃饭不吐了!我亲眼所见!我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我也可以和我的同学一样,无忧无虑、轻松愉快的学习、生活了!我不由高兴的跳起来。我会记住那位叔叔的话的:见了师父我一定当面感谢!当然也要谢这个“功法”了。

二、选择

妈妈开始炼功后,就不再吃药了;一周,饮食就完全正常了;一个月,就开始工作了。整个家庭又充满了欢乐。妈妈炼功一周后,在阿姨们的帮助下,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周末,我陪妈妈到炼功场上炼功,炼完功就和叔叔、阿姨们一块读《转法轮》。《转法轮》打开了我的视野、开阔了我的胸怀、教会我做人的道理、使我懂得了“失与得的关系”和“真、善、忍”这一宇宙最高法理;叫我知道了神佛的真实存在,从根本上清除了邪党强加给我的“无神论”的毒素。

可是,好景不长,不到一个月,“四二五”事件发生了;三个多月后,“七二零”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红色恐怖,我们考虑了很多。我们是一个大型能源单位,局里红头文件规定:“炼法轮功的子女不得参军、不得接班、大学毕业不予安排工作。”妈妈说:“你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咱不回来,不找他们就业,有本事了咱自己干,说不定咱还出国,不在中国待了。”我们依然决然的选择了大法。不久的一个深夜,一个大法轮在我家客厅里飞旋。妈妈说:“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我和妈妈在家坚持学法炼功。

三、除恶

在我上高中三年级时,学校放寒假,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的东西。妈妈也在忙碌着,我一个人在看电视,突然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天安门”广场上燃起的熊熊大火,报导说是“法轮功在天安门‘自焚’”。我吓坏了,赶快喊妈妈来看。妈妈看了半天,也没说话。看得出妈妈心情十分沉重。晚上,妈妈跟着滚动播出看,一直看到深夜。整个过年期间,妈妈都很少说话。

过完年,有一天,妈妈骑自行车出去了,回来时妈妈带回来一大捆红纸,还有裁纸刀、墨汁、毛笔、碳素笔。妈妈心情不好,我也不敢多问。只见妈妈把纸铺开,裁成书本那么大,坐下来就写,写完后,递给我,我一看,上面写的是:“天安门自焚是人为造假,用谎言杀人天理难容!”还有一首揭穿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自由体诗。我看完后,小心翼翼的问妈妈:“天安门自焚真是造假?偌大一个执政党,不会卑鄙到这种程度吧?”妈妈瞅瞅我说:“我和你一样,不相信偌大一个执政党会卑鄙到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但这是事实!”妈妈愤怒到了难以自制的程度。妈妈接着说:“江××迫害法轮功,比毛××发动文革的后果更为恶劣!毛摧毁的是中国传统文化,江摧毁的是全民道德!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全民道德崩溃时,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彻底完了!如果‘真、善、忍’错了,世界就没有对的了!这个运动如不马上停止,江××将从内部摧毁××党。”妈妈叹口气接着说:“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无以相报。在政府这样肆无忌惮的诬蔑大法、诬蔑师父时,我必须站出来,凭着做人最起码的良知,揭穿这个无耻的谎言。全部国家机器都掌握在它们手里,咱们也有两只手,咱们就用最原始的办法,让老百姓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咱们尽力去做,虽然微不足道,但咱们尽力而为。”妈妈真不愧是老“运动员”了,她常说:“我们这一代经历的太多了。”我能理解妈妈。

就这样,妈妈写白色的那一面,我就在红色的那一面用隶书写上“真善忍好!”妈妈写多少张,我就写多少张。然后再用一张红纸一包,妈妈出去散发,我在家继续写。就这样,写两天出去发一天。一直写到开学。

开学后,就進入了高中毕业的最后冲刺阶段,我住校了。星期天,我回家就和妈妈一块继续写。一直坚持到高中毕业。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我们写的真相资料都变成了一个个威武的小精灵,手里拿着长矛,把许多恶魔给杀死了。

四、师父帮我选专业

高考结束,我用全部精力投入到配合妈妈写真相资料中。不知不觉该报志愿了,我把表拿回家,让妈妈给我当参谋。妈妈停下笔,认认真真的帮我参谋,填完一、二志愿后,妈妈说:“第三志愿你自己填吧,想填什么填什么。”我想也是,已经占用妈妈半晌时间了,第三志愿不就是凑个数吗,于是就自己找呀找呀,也不知当时怎么选的,把每个学校的最后一项全填成“土木工程”了。谁知那一年各大院校的“土木工程”专业都没报满,我的前景是可想而知了。报完志愿,我就彻底轻松了,什么也不想了,全力以赴配合妈妈写“真相资料”,一直写到开学。

后来听爸爸一位当科技副县长的同学说,才知道:“土木工程”专业竟是当前的“五大热门之一”。谢谢师父帮我选了个好专业!

五、师尊的呵护

师尊不仅帮我选了个好专业,而且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师尊真的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这是真的!

我上大三快结束的那一年的五月四日,妈妈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我失去了生活来源,心灵上受到了很大冲击:从“天安门自焚”伪案,我已初步认识了邪党的恶毒,真担心妈妈在黑窝里会是什么样。在学校,这样的事连最要好的朋友都不能说,再大的痛苦只能深深埋在心里。白天我强打精神,晚上睡在被窝里我就求师父:“师父呀,我妈妈那么重的病,转眼间您就让她好了,这次我求您保佑我妈妈,让她快点出来吧。”心里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而且睡的还很香,我自己也觉的奇怪。

放暑假时,它们把妈妈又弄到了“洗脑班”。妈妈还是回不了家。它们让我劝妈妈放弃修炼。这不是要妈妈的命吗?我可不能这么做。它们让我去见妈妈,我当然想见呀。我告诉自己:“见了妈妈不许哭。”见妈妈的那天,我真的没哭,我不但没哭,我还告诉妈妈:“别担心我,我长大了。”妈妈问起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时,我说:“没事,我有奖学金。”我和妈妈的会面,恶警始终在旁边监视。

会见结束时,我走出黑窝大门,回头笑着和妈妈挥手再见。没想到,我的笑激怒了恶警,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威胁我:“你不配合我们,我们就把你妈妈炼法轮功的事告诉你们学校。”我愤怒的说:“你们真无耻!停车!我要下车!”他们真停下车,我从车上下来,他们的车开走了。我举目四处张望,还真不知道这是哪里。我站在路边冷静了一下。一辆客车停在我身边问:“去某某吗?”我一看,真是去我们那儿的车。我高兴的上了车,顺利的到家了。我一路在心里谢师父。

再开学就是大四了,我卡上的钱越来越少,交完学费吃饭就是问题了。怎么办呢?谁知一开学好事就来了:我连续三年成绩优异,拿了个最高奖学金。这一下,一个学期的吃饭问题基本不成问题了。接下来是“全市大学生演讲比赛”、“大学生辩论会比赛”等等,凡有比赛,系里、学校就通知我参加,凡是参加,我就拿一等奖。我真是好事连连呀,我的燃眉之急就这么轻松的,师父都帮我化解了。这还不算,更神奇的还在后边呢。

毕业时,同学们都在联系工作单位,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现状:大学毕业就等于失业,就业是非常难的。而我同时有三个选项:一、按我的学历,我完全可以回我们原单位上班;二、本省内一家路桥公司;三、是远在大西北的一家路桥公司。同学们都羡慕我。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从修炼自由角度和工资待遇考虑。我选择了去大西北,其实这也是师父的有序安排(这时,我和妈妈失去联系已经一年多了)。

到大西北后,工作方面就不说了,单说师尊对我的呵护:到西北路桥公司不到半年,师父就安排妈妈和我取得了联系。我的高兴劲儿可想而知了。妈妈经常鼓励我:“要听师父的话,按师父的要求做。”(我和妈妈有特殊联系方式,电话上是不能这么明着说的)

在西北一年多,我要回来过探亲假了。我和妈妈快三年都没见面了,真是归心似箭。回到妈妈身边,已是年二十九的中午。我在妈妈身边待了不足二十天,这期间,我和妈妈共同学法、看《九评》、一块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一块面对面劝三退,总之每一天都非常充实、快乐。

还没到正月十五,单位就催我回去,而且是十万火急,我就托郑州的同学、信阳的同学等,凡是能动用的关系都动用了,就是买不到那趟火车票。没办法,只好买下一趟吧。结果,当我回到单位,才知道,就在离我们单位所在地不远,被龙卷风卷翻了十一节火车,死了好多人。那趟车正好就是我买不上票的那一趟。我赶快给妈妈打电话,我和妈妈都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六、走师父安排的路

在大西北待了三年半,也有了一定的积蓄,环境也比较安定,我就打算把妈妈接到身边。又一个新年过后,我提前托郑州的朋友预订了两张火车票。妈妈也没有反对,只说:“是师父的安排,我就去;不是师父的安排,你也带不走我。这个事你还是问问师父吧。”我说:“不用。闺女养自己的妈,师父总不会反对吧。再说了,我一个同事的三妈也是炼功人,您去了,就和她们在一起,又不脱离修炼环境,师父不会反对的。”这个事,我特自信。

到了郑州火车站,我把妈妈事先准备好的真相信投進邮箱,心里很坦然。离上车还有几个小时,我准备把包存一下,然后带妈妈逛街。到了存包处,才发现:安检人员让存包的人把包打开,每一个包都翻个底朝天。我忽然不安起来,小声问妈妈:“妈妈,您的包里没装什么吧?”妈妈说:“没有。《转法轮》在这个小包里,我随身带着,不用存。”

可我心里还是不踏实,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呆呆的站在大厅里,心里默默问师父:“师父,我该不该把妈妈带走,如果我做对了,就从外边進来两个女士,如果我不该把妈妈带走,就从外边進来一男一女。”刚想完,就从外边進来一男一女。我的眼泪唰一下流了下来。我趴在妈妈的肩上,哭着对妈妈说:“妈妈,我错了,我不该把您带走。”我把求师父的过程给妈妈叙述了一遍。妈妈说:“别哭、别哭,师父不让去咱就不去,退票去。”我顺利的把票退了。

回到姥姥家,我对妈妈说:“师父不让您去,我也不去了,我就在家和您一块修炼。”妈妈说:“师父不让我去,没说不让你去呀。”我说:“票全退了,十天之内的票是买不到的。”妈妈说:“如果是师父安排你去,乘飞机你也得去。”我说:“我可没那待遇。”妈妈说:“看师父咋安排吧”。

隔一天,单位打来电话要我赶快回去。我说:“十天之内的火车票是买不到的,我怎么去呀。”领导说:“你乘飞机来”。妈妈在旁边听着笑了,我也笑了。我一边上网订机票,一边对妈妈说:“也不知道机票好不好定。”妈妈说:“是师父安排的,最后一张机票也在给你留着。”我们当天坐夜车赶往机场。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到售票大厅取票时,售票员告诉我们:“这是飞往乌鲁木齐的最后一张机票”。我和妈妈都笑了,在心里感谢师父。

这件事情使我感触很深:作为大法弟子,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才会越走越宽畅,否则真是寸步难行。

今年大年三十中午,西南一家路桥公司高薪聘请了我,我当即就回绝了,因为我就想和妈妈一块修炼。妈妈说:“你不加考虑就回绝了,如果是师父安排的,你不又犯错误了。”我一听,急了:“我已经回绝了怎么办?”妈妈说:“不要紧,如果是师父安排的,他们还会给你打电话的。师父慈悲,不会生你的气的。但是以后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先问师父,形成自然就好了。”我记住了妈妈的话。下午,他们真的又打电话过来。我就答应了,因为这是师父安排的。

七、昔日大法小弟子 今日重任担在肩

回首十三年修炼路,我深深的感到师尊的慈悲,修炼的严肃和每个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和妈妈虽然是母女,也是同修,但是,修炼的路是截然不同的,各自都有自己的使命,师尊安排的非常有序。妈妈常对我说:“师父给你安排这么丰厚的经济收入,可不是让你在人间享福的。”我说:“我知道。”

今年新年期间,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内容是“否定旧势力的经济迫害”,说是一个资料点在运作过程中,资金不足的问题。我当即拿出一个一万七千元的活期卡交给妈妈,我对妈妈说:“这笔钱你掌握,哪个资料点资金不足,你就往上补。不够,我再给你打。我还有一张快到期的卡。您不是常说:咱的命是师父给的,咱倾其所有也报不完师父的救命之恩吗。现在,我郑重宣布:您闺女挣的钱,全是大法资源。”妈妈看着我的自豪样,开心的笑了。

前几天我还打电话问妈妈:“要不要再给您打点钱”?妈妈说:“暂时不用”。

文章写到这儿,我真的很自豪:我工作六年了,第一年就不说了,自从和妈妈联系上以后,我陆陆续续给了妈妈好几万元。我知道妈妈把钱都用在了证实大法上。我妈妈说的对:师父给我安排这么丰厚的经济收入,就是要往证实大法上用的。其实,这也是师父借妈妈的嘴在点化我。我一定听师父的话!

八、工作与婚姻

自从走入社会,开始工作,我处处事事按照师父要求的标准去做:我到西北不久,有一个公司就给我打电话,以高出一倍的工资聘请我,我回绝了。因为我知道这是在去我的利益之心。我告诉对方:“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能接受,因为我现在走了,这儿没有合适的人接我的工作,现在的招标工作正是紧锣密鼓的时候,现在让这儿的老板现找人也来不及,我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大局。我相信您能理解的。”

谁知,这件事在同行中很快传开了,也传到了老板那儿,老板很感动,他说:“没想到现在还有你这样的人。”不久,老板以我“工作量大,工作效率高,人品突出”而给我破格加薪。以后年年加薪,去年,我已接近总工程师的待遇。那个公司的工程遍布疆南疆北,出差是经常的。无论是出差,还是工程量上,都有好处可捞。有的工程队长公开提出,多开多少土方或石方,给我多少好处,我都坚决拒绝了。我把“真、善、忍”这一宇宙最高法理,在工作中贯穿始终,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没有丝毫的弄虚作假,赢得了老板与同事的信任与尊重,就连曾经胡搅蛮缠要我给他多开土、石方的工程队长,也对我钦佩、尊重有加。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

截至去年,我已拿到国家“二级造价师证”、“工程监理资格证”、“工程安全施工监督资格证”等建筑专业从业资格证书。

本来,我今年哪儿都不想去,只想和妈妈一块修炼,我就想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没想到,我的好名声会在同行中,从大西北传到大西南,从未谋面的老板竟出“天价”工资聘请我。向这位老板推荐我的同事打来电话:“给你开天价工资你也不来呀?你不食人间烟火呀。”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

到大西南后,大西北的老板又给我打电话,邀我还回去,我歉意的说:“我已经到西南公司了。”大西北的老板惋惜的说:“放你走就是我的错。这儿的位置给你留着,欢迎你随时都可以回来。”我一再表示感谢。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都是大法给的。我会珍惜这一切,珍惜我身边的一切生命,才是珍惜我自己;善待我身边的一切,才是善待我自己。在我短短的工作阅历中,我体验到了“真、善、忍这一普世价值”对人类的真正含义。

说完工作,再说说婚姻吧。我的婚姻观很简单:顺其自然;一切交给师父安排。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婚姻也是这样啊。该有的就有,不该有的我也不强求。在我们亲朋好友中,我也算是大龄的了。我每次回来过年,几乎都有人给我介绍男朋友。

有一年,舅妈给我介绍一个志愿兵。交往中,我就以我的阅历,智慧的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退出了党团队,一个生命得救了。但我发现这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只是以这种形式让我救他而已。

妈妈曾给我讲过“月老牵红线”的故事:一个不修炼的常人,婚姻大事还有“神”在管。那么我们大法弟子的婚姻也一定有师父的“法身”安排呀,我们想多了不就是执着心吗?更何况我们都是“来自天上的客”。

在我很小的时候,也就是我和妈妈没修炼之前,妈妈就给我讲了我的故事:妈妈怀我的时候,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在一列火车上,车厢的地板上铺满了银币,人们都在拼命的抢钱;妈妈没动,只身站在车窗口,凝视着天上五彩缤纷的云霞。忽然,从彩霞的最亮处,飞出一只硕大的孔雀,迎着妈妈飞来。接近车窗时,大孔雀变成了小仙女,穿过车窗飞進妈妈的怀里,妈妈就醒了,后来妈妈发现怀上了我。那时哥哥只有一岁多,刚刚断奶,而且计划生育政策又紧,一人超生,全单位的奖金就没了。单位领导还要降职受罚,妈妈甚至会被开除工职。妈妈正发愁呢,单位领导通知妈妈外出学习一年。这下好了,妈妈在学校里孕育着我,等到妈妈学习结束,我也出生满月了。就这样,我平平安安的来到了人间。妈妈不但没受罚,单位领导还帮助为我报户口。他们说妈妈没有因为我而影响学习,“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圆满完成了领导交给的学习任务”。

得法后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师父给我们做了这么周密的安排,能是让我们来过常人生活的吗?“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千万不能“有辱使命”呀。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完成我们下世的洪誓大愿,才是真正的、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层次所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