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大法 了悟生命意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早就死了不知道有多少回了,在这个世上根本活不下去。是因为我修炼了,我才明白了我活着的意义,我存在的目地,我明白了为什么我要遇到这样的事情,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要怎么对待……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零八年又从新走回大法修炼的一名老学员,下面就我在正法修炼中的点滴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切磋。

提高心性,生命在大法中升华

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的“百苦一齐降”,我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几年前我公公刚刚过世后,婆婆就住院了,当时我的孩子还小只有两岁多,在我婆婆住院的三十多天里,我全身心的照顾婆婆,如果换作其他人会觉得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对于我来讲,如果我没有修炼,这样的事情我是万万不会做的。

婆婆从开始认识我就不喜欢我,我和我丈夫写给对方的信,我婆婆全看,只要我和丈夫在家打的电话全部监听,就连我和我弟弟通电话她也要听一听。我和丈夫订亲的时候,吃着饭呢,我婆婆人就不见了,原来是带着孙子跑到另外一个屋里睡觉去了。我生完孩子刚出院第一天我丈夫就去外地工作了,第二天我婆婆就到我房间里指着鼻子骂我。婆婆长年给侄子批的牛奶、饮料连一口都不给我的孩子,就连我的姨婆婆都看不过去。为了照顾生病中的孩子,我几乎四天四夜没有睡觉,实在太困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拉在床上了,我叫婆婆来帮我,前脚收拾完,后脚她就指着鼻子骂我。在我的记忆中婆婆很少与我说笑,我也记不清婆婆指着我连数落带骂过多少次了,到我公公过世时,婆婆到处说是我把公公气死的。婆家的亲属对我全是白眼。

单只是婆婆的事情已经够我受得了,可还有丈夫的事情掺杂在一起。丈夫从孩子四个月的时候就和一个女人好上了,直到我婆婆住院他们仍然有来往,并对我推推搡搡,到最后开始大打出手。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1〕我就按照大法的标准做,尽心尽力的照顾婆婆。依靠师父的法我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从开始的剜心透骨的背着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到后来逐渐的找到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指责心等等,家里的环境也开始一点点的归正。

有一次,丈夫又开始对我大打出手,我非常不理解,怎么又开始打我了呢,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呢?这时师父点化我“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1〕,我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为我前世曾经对丈夫做过这样的事情感到深深的愧疚。后来又有一次打的更凶,真的是往死里打我,我躺在床上一边哭一边想,这次又是为什么打我呢?又是我哪里做错了呢?想着想着想出来了(其实是师父点化我):“七·二零”时,我和丈夫还是男女朋友,那个时候因为旧势力看到我对男女情执著,所以就操控我丈夫问我:“你是选择作我女朋友还是选择大法?”当时我没有选择大法。在这件事情上是因为我有执著心被钻空子,造成我丈夫人的一面对大法犯罪,这罪是何等之大!可这一切是因为我造成的,我当时泣不成声,知道了他为什么那样对我。打那以后他再没打过我。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去人心那是一点儿都没有商量的。有一次,因为婆婆又开始说我,我就忍着,因为自己不向内找,人心不去,所以婆婆越说越厉害,越说声音越大,结果我就忍不住了,回了一句。这一回不要紧,我婆婆开始站起来大声吵起来,而且说的话根本不着边儿。我当时就知道错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没做到。后来我就想,怎么这么说我啊,我也不是你说的这样儿啊,把我这心气的啊,后来我突然明白了,这不就是师父法里面讲的“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吗?就这么一想,突然就感到身体里面一震,连整个身体都跟着晃动了。我知道我提高了,让我心里不舒服的那个物质一下子就消失了。再后来,“是我把公公气死的”这种说法不知道为什么又传起来了,我就开始想,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呢,我想啊想啊,一下想明白了,这不是我自己求名吗?希望自己有个好名声,自己的名声受损就受不了了,我越执著这个名,就越让我名声受损。哎呀,这一想啊,心里这个亮堂啊!我知道是那颗心又去掉了。

也有的时候去人心不是那么容易。一次我记不太清因为什么事情引起的了,但是到最后的时候,婆婆就当着我的面儿给我丈夫打电话,只说了一句话:“儿子,你知道你爸是怎么死的。”我当时真的是受不了了,人快崩溃了,承受力几乎到了极限。这时,有一个声音说“就找自己,就修自己”,另一个声音说,“凭什么啊?我没做错什么,我凭什么找自己!”我捂着嘴失声痛哭,听着这两个声音,最后我想到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就这样儿一边失声痛哭一边念着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这段法,那个物质消失不见了。

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而且我早就死了不知道有多少回了,在这个世上根本活不下去。是因为我修炼了,我才明白了我活着的意义,我存在的目地,我明白了为什么我要遇到这样的事情,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要怎么对待。

家里的环境变的越来越好。丈夫由开始的大打出手到后来开始知道关心我了;由开始不认同大法到后来引导我婆婆、姨婆婆走入大法修炼,并说想让所有他认识的人都来学大法;由开始的不允许孩子修炼到后来给孩子念《转法轮》,当我告诉他我家有同修来学法时,他说:“这样的人来多少我都欢迎!”因为他支持大法,也得到了福报:单位老板一次性奖励他一万元钱(他单位是私企)。我知道不是我做的有多好,是法轮大法好!

在做三件事中实修提高

开始走出来证实法的时候自己真的是很害怕。我发的第一张光盘,是投到我家对门邻居的报箱里面。从我家门口走到对面门口只有两步的距离,可把我吓的都要背过气去了。因为害怕,有的时候真想放弃了,可是当我看到同修给我送来的一沓沓的资料的时候,我就会感到心酸,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流,我知道那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在说“这就是我的使命”。再后来我就发资料贴粘贴,有的时候会怕的快上不来气了,浑身上下全是汗,这时我都会停下来背师父的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3〕来加强自己的正念,就这样怕心在救人的过程中渐渐的去掉了。

记的有一期《明慧周刊》上有一篇文章专门提到特务,文中提到特务会坐在某个车里,但不会是警车里面,或者乔装成路人,还有的会雇用老人和孩子或者是妇女来监视大法弟子。我看过那篇文章之后,真的是草木皆兵了,看谁都象特务,就算是坐在家里也会觉得邪恶会从对面楼里用仪器监视我,我感到我说话、吃饭、走路甚至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感觉邪恶随时都会冲進我家把我抓走。我唯一想到的就是学法、看书,可是手里捧着大法书在看,却仍然感觉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发抖。当学到师父的“不是说你坐在这里,你就是个修炼者”〔1〕时一下就明白了,不是说捧着大法书看就能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而是要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修炼者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我真真切切的感到了自己在做三件事中不断的升华着。一次在给警察写真相信的时候,我一边写一边想:“让你迫害大法弟子,这回我们都写真相信,曝光你,解体你!”写着写着我明白了,不对呀,我是在救人,不是在与人斗啊,慈悲心出来了。

开始发资料的时候,我知道背师父的法来加强正念,遇到人的时候我会发正念,再后来一返出来“某人会举报我”的想法,我就排斥,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绝不允许众生对大法犯罪。

在打真相电话的时候,一开始会莫名其妙的想:“恶警跟着我呢,马上就会拍我的肩膀,并对我说‘我可逮着你了’。”经过警察局就会赶快离开,到后来我就想这都是思想业造成的,转而背师父的法:“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1〕再后来就想警察是抓坏人的,不是抓大法弟子的,再后来遇到警察局就想:让我遇到警察局不是偶然的,那我就在这儿附近转,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也解体干扰那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得救的邪恶因素。

有一次我给一位亲属讲真相,可我话还没说几句就被顶了回来。我就找我自己,我也没有说错什么啊,说话的态度和语气也没问题啊,人家怎么不接受呢?噢,明白了,原来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丈夫还在睡呢,我当时想:“你当儿子的不起来做饭伺候妈,我这当媳妇的天天干,今天你在家休息,你不伺候谁伺候。”这一想就知道自己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所以讲真相的时候人家才不接受的。

还有一次同修提到资料点钱很缺,我就想给资料点捐点钱,当我把攒好的钱给同修时,同修的脸色极其难看,说话态度也不好,只说了“不要”两个字。我一看,一定是我不对了,不然别人怎么会是那种表现呢。赶紧找自己,原来自己的心不纯净。从前这位同修和我提过,生活很困难的同修如果拿钱出来做资料,师父都会想办法帮助的,所以我就想了,反正我确实生活也很困难,那我拿钱出来,师父一定会用另外的办法补偿我,就是这么肮脏的一念,所以同修才会那样对我。

师父在法中肯定了真相币救人的作用,所以我想我也要用真相币救人。开始的时候是别人给我提供,再后来我就自己做,到现在我提供给别的同修,每月大概六万元左右。到现在为止做了能有六十万元真相币。我看见明慧网上登出新的真相币短语,就及时加入新的内容,比如正法進程到了让众生都认清中共是邪教这一步了,我就把网上关于这方面的真相币短语排到版里面去,调好颜色,再用钱打印出来,看看真相词语打的位置对不对,如果不对要从新调整。位置不对的真相币要用84消毒液全部处理掉。我还做反复调整,设置好每个真相短语要打印的张数(通常我设置五张),这样五张之后就是下一个版的真相短语了。我发现这样不太好,应该尽量让真相币不重样,让众生了解更多的大法真相及“三退”的必要性,我就每次一个版设三张,再后来发现还是不合适,最后我就自己设了一个版,这个版是一次打印出来一百张,这一百张每一次几乎都不一样儿,这样儿如果我们花出去的是三张真相币,那么这三张就是不同的真相内容。我新钱和旧钱都做成真相币。开始有同修提建议太旧的钱就不要再做真相币了,可我觉得每一张钱能到我的手里都不是偶然的,他们也想证实大法啊,我就尽量的能用上的旧钱都做成真相币。

后来我觉得钱上面印着大法的真相,就要让这样的真相币流通的更久,太旧的钱的确不太适合,我就不用了。因为我没有打印机打旧钱会费打印机头的观念,所以我的打印机从来没出过毛病。有时钱也会卡在里面,我就从上面拽,下面拽,手伸到進纸器里面拽,什么事也没有。直到我做事做的多了,出了做事心,而且学法开始跟不上了,心性关也过不好的时候,机器开始出毛病了。我知道是我不对了。后来换了打印头,也开始认为同修说的打旧钱打印头爱堵有道理了,就把旧钱全部给了同修,结果同修和我说那些旧钱费了好大劲儿才送出去,没人愿意要。我一听就知道自己错了。认为旧钱费打印机头就送给别人,这不是自私吗,打那儿开始我又开始在旧钱上打印真相了。

做真相币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有的时候同修会给我提建议,有的觉得字不应该太大,有的却觉得不应该太小;有的觉得应该在空的位置上打,有的觉得应该在隐蔽点儿的位置打;有的时候又说颜色不太好等等。因为同修也是出于证实法的目地,所以有的时候我真是不知道到底应该听谁的了,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就学法吧。一学法的时候师父就点化我了:“师父在这个世上啊,碰到的魔难,这个压力,每天有多少万件不止,谁也没有动摇了我,动摇不了。”〔4〕结果我把心一放,同修也不再说什么了。

给同修送真相币的时候,同修都比较喜欢要一元钱的真相币。后来只要我去同修就和我说,开始我也没理会,可是说的次数多了,我就有怨气了,因为一元的真相币特别少,我一般都是和同修们说好,让同修们帮我攒一元的纸币,然后我再做,我当时就在想,为什么每次都和我说呢,难道就不能自己攒一点儿一元的纸币然后我来的时候跟我换吗?每次都只想着要,为什么就不能帮帮我呢,而且我就这么大的能耐,再多我也没有了啊。师父见我不悟就借用同修的嘴来点化我。一次另一位同修对我说:“我发现我们地区的同修互相不配合,各自为政。”我一听还觉得很有同感,可是听到这句话的一位同修对我说:这不对啊,这不是典型的向外找吗?怎么是互相不配合呢,什么叫配合啊,是当有一件事情出现时,我们去圆容,那是不是我们有一件什么事情需要别人配合的时候,而别人没有配合就叫不配合了呢?我一听,对啊,是把自己要的看的太重了。我就放下心来,就想,不管别人配不配合,在这件事情上我能做到什么样就做什么样。后来就再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了。后来我做的真相币很精美,同修们都很喜欢。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那天在公共汽车上买票的时候,售票员找回了一张一元钱真相币,这张真相币很旧,用我的眼光看不适合做成真相币,而且上面是用戳扣的“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几个字,字是黑蓝的,而且字很粗,印油浮在上面的感觉,这时旁边的一位常人阿姨看见了,要和我换,我见她把我觉得“不精美”的那张真相币非常珍惜的小心翼翼的叠好,认认真真的放到钱包里。我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5〕。我是在用心在救人,当自己没有用心的时候,再“精美”的真相币众生也不会认同的。

修炼路上师父时时都在呵护

我是属于闭着修的。在“七·二零”之前我只能看见师父的法身,而且看的也不是很清楚。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以后我遇到了两次病业关,每一次师父或者以梦的形式点化我,或者把我的天目打开点化我加持我的正念。

一次我发高烧最高三十九度七,最低三十九度五,脑袋象浆子一样,法也看不進去。第一天夜里我梦见师父的身体巨大无比,大到看不全师父的整个身体,只能看见两只手,我和少数几位同修站在师父的手心里,那几位同修也和我一样出现关过不去的现象。醒来后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时时都在保护着、看护着我。第二天夜里我梦到有两个小鬼把我往地狱里拽,这时我想起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曾经讲过遇到魔难要求救师父帮助,我马上大声喊“师父救我!”这时师父的大手出现了,师父用手指一拨拉,那两个小鬼就掉到地狱去了。

还有一次由于亲情的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身体出现病业状态,去医院做了手术,在手术台上还没有做手术之前,我突然看见师父看着我哭了。我也忍不住哭了,知道自己做错了。后来在发正念的时候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我看到在天空中有一条只有两掌宽的一条银白色的路,这条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十字花,这个十字花一边朝向路的尽头,另一边朝向银白色路的边缘,可是没有延伸,这条路有起有伏,到路的尽头时,一下子这条路就冲上了天,只能看见这条路冲上了云端,最后这条路冲到哪里我看不见。我明白了,师父是点化我,修炼的这条路很窄,必须走的非常正才行,才有路可走,否则没有路可走,修炼中也有起伏的时候,或者是你状态好,或者是你状态不好,这都是修炼中的过程,都是很正常的,而且修炼中会有考验,那些十字花就是,可是在遇到考验的时候必须在法上才能走过去,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这样儿修到了最后,才能回到自己真正的天国世界。

在修炼的路上时时都有师父的看护,加持,每一个真修弟子都有很深的感受,真的是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无以为报,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才能让师父多一些欣慰。

大法显神奇

七二零之前我请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磁带,可是有一本磁带的B面是师父讲的关于用牛舌兰花接上测谎仪的那一段法却出现每隔三四分钟就重复讲牛舌兰花这段法的现象。这怎么听啊?后来有一次,我非常想听,我也没管那些,重复的地方我就还倒到开始的地方听,等我放到第七遍的时候,突然间磁带正常了。还有一次,我想请师父“七·二零”以后的新经文。我借来了电脑,打印机,开始打印。打印完毕,我一检查,发现少请了一本,于是又开始打印,这下糟了,电脑显示墨盒无墨水,提示继续打印会弄坏打印头的,我就点继续打印,提示“错误”,我也没管那些事,继续从新点文件,点打印,然后提示还是“无墨”,我点确定还是不行,我就再点文件、点打印,还是提示无墨,等到我第四次点文件、点打印的时候奇迹出现了,打印机开始打印,而且打印出来的非常好。打印完毕我就把打印盖打开,拿出黑色墨盒一看,只在墨盒角的地方只有一滴墨水了。等我再去检查我请的大法书时,发现还是少请了一本,我就又按照刚才的步骤打印,前三次还是提示无墨,最后一次我一点确定,打印机开始正常打印。这实在是太神奇了,没有墨的墨盒用常理来讲根本不可能打印任何东西的。

还有一次,我的打印机出毛病了,我很着急,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心想这可咋办啊?这时我想到了明慧网上的资料点基础,我马上打开明慧网,查找资料点基础里的信息,可巧了,在资料点基础里的最上面的一条信息就是我要找的。这条信息是“佳能喷墨打印机常见故障及维修视频等”,我马上按照上面的说明把打印机处理了一下,结果打印机马上好了。等到第二天我再打开明慧网的时候,再一看资料点基础里面的第一条信息并不是我昨天看的那条啊,这根本不可能,我就点开资料点基础里的更多来查找,这一找真找到了,不过看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我一下就明白了,是师父在帮我。

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有些认为自己以前关过的很好,可是写出来的时候发现原来我还是有人心在。能够参加这次法会投稿,我真的是很高兴,因为这是一个证实法的项目,同时通过交流,对于我来讲会深受启发。

感谢师父每年都给大陆大法弟子安排的法会交流机会,也感谢写文章的同修们将自己的体会写出来与我们分享。

我修炼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无存〉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