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神奇、超常也是正常的

一张五十元的电话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伟大的师尊好!
精進的同修们,大家好!

今天借第九届大陆网上交流法会,向师尊汇报我一年多来用手机讲真相的经历,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希望通过交流、切磋,能够达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一、信师信法 突破安全框框

刚得到语音手机时,我欣喜的不得了明慧同修语音真相资料编辑的面面俱到,每一条简练又全面,播音同修音色饱满、吐字清晰、语气柔中带刚,抑扬顿挫,适宜于各阶层人士接受。我戴着耳机和世人一块听,听了一段又一段,有的人接了电话,一听是免费电话就挂了,我真为他们没听到真相而惋惜。

按照安全操作规程,我每天背着手机在街上逛两、三个小时,发正念让世人都接电话、听真相、得救。

由于我自己的特殊原因,大多时间居家不出门。看着语音手机平静的躺在家里,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不就是一个广播电台吗?怎么能让她不发声呢?多少同修为插播真相遭受迫害甚至失去了生命,我现在拥有一个插播器,却让她闲置不作为,这怎么行呢!于是,我请师父加持,在家里打开了语音手机。从此,她每天欢快的工作着,俨然是一个宇宙卫士,向世人传播着宇宙真相。当人们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生活时,她就上岗了,只是比世人更辛苦,当人们结束一天的工作劳顿,她还在不停的工作着,一直到晚上九点半,为了不打扰世人休息,她才一同休息。每天辛苦工作十二、三小时。我即便外出办事,也不必带着她,只是出发前给她换上一张新电话卡和一块充足了电的电池,她就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每天可以让四、五百人听到真相,成为我助师正法的最好帮手。

这样,我突破了安全框框,在家堂堂正正的拨打语音电话。有时转给同修的手机在我这滞留两天,我也不错过机会,两台手机一屋一个的向世人传播真相。

按照安全操作规程,要常给手机改串号。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做到六、七天改串一次,后来我和手机配合的很默契,我悟到:信师信法,堂堂正正的做事是最安全的,从此再也没有为改串号而特意停机,只是下载或增加号段时顺便改串号,后来这也省了。想想这段时间已有几个月没改串号了。可我的手机每天照例努力的工作着。

这样,我不用特意背着手机逛街了,省下时间,该干啥干啥,同时还避免了不小心触屏造成的暂停状态。曾经有过,背着她逛了一大圈,回到家一看,手机处于暂停状态,记录显示只有十几个电话被接听,那个沮丧呀……。现在好了,手机全天候工作,有效的利用了资源。

二、整体配合 人人参与项目

手机拨了一个月,电话卡上的钱就用去了一千多元。我的经济条件很宽裕,可同修大多条件不太好,勒着腰带做讲真相的事也不是长远之计,更不是师父所要的。于是我一边拿出积蓄给身边积极拨打语音电话讲真相的同修使用,一边尝试各种电话卡,寻找一种最经济的。最后找出最适合拨打语音电话的电话卡以及适合发短信、彩信的电话卡,将这经验在同修内部交流,节省了大法资源,避免了手机因资金不足而闲置的问题,使更多的世人听到了真相。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一个家庭条件较好的同修对我算经济账不屑一顾:“救人还怕花钱呀?二百元救一个人你干不干?”我说:“别说二百元救一个人,就是两千元救一个人也得干!一个人得救了,他对应的天体宇宙的众生都得救了,这是无价的。问题是,二百元能救一百个人,为什么只用它救一个人呢?”统一了认识,一切都顺了。后来我们找到了渠道,批发了这款划算的手机卡,那位不算账的同修还帮着传递批发来的手机卡。

我和我的手机默契的配合着,每天乐此不疲的承担着大法一粒子的工作。见到身边心性到位的同修,我跟他们交流“突破框框,在家拨打”的体会,交流后有个同修也在家拨打,师父鼓励她,出现了许多超常的事情。

正在我自满自足的时候,同修A与我交流,对我自顾自的拨打电话很不满意。他跟我算了一笔账:按一台手机一天拨打三个小时计,我们地区的号段要五百台手机一年才能铺一遍,你一个人拨打的再好,你能顶十个人,还是百个人?所以,我们眼下应该全力推广手机。我说:“手机项目不是同修B在做吗?” A说:“是B在做,可是她做的很累,每天一个一个的手把手的教,撒出去的手机收不回来,内容升级、补充号段等,后续事情很多,这样下去会象二代手机一样,没有统一管理,大家各自为政,最终导致手机的闲置,耽误了真相的传播。”我说:“您说的在理,要我做什么?”“配合B。”“我一直在配合呀,积极拨打,推荐好的电话卡,联系批发电话卡……”A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军非要做士兵的事!请您把手机交给别的同修使用,腾出精力从整体上想想对策,出出主意。我们每个人的使命是不同的!耽误了救人的大事,你将来怎么向师父交代?”我语塞了,是呀,自从被迫害回来后,一直没有介入整体的事:各个项目都有同修在做,而且做的井然有序,自己以前忙于做事,个人修炼没有跟上,这段时间正好修整自己。前一阵子,还有个项目组的同修上门交流,希望能相互配合,被我以“不便抛头露面”婉言谢绝了。可A的一席话,触动了我,我也责问自己:怎么向师父交代?你想过为法负责吗?

于是,我和A、B交流,整体布局。A编写了《语音手机操作使用说明》,从开机到拨打,图文并茂,还制成了光盘,简单易学。把B从原始的填鸭式教学中解脱出来,专心管理号段。为了B发放号段、通知更换语音内容等,我们在内部信箱建立了地区网络,使每个上网同修在地区网络有自己的位置,不但手机项目在网络中张弛有度,营救同修项目、安锅项目等在网络中通知、联络迅速方便。大家都在整体中,每个修炼者个体不再有孤雁单飞的寂寞感,的确是达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我们推广手机的使用范围,按片或学法组为单元,发放号段、改串号、更新语音内容、收集ok号、购买电话卡等。不方便人手一机的,组内协调,有出钱的,有出力的。这样面铺开了,原来的手机来源供不应求,我们又开辟了另一渠道,满足了当地手机需求。

电话号段是全地区的,为了避免重复拨打或不佳号段漏打情况,我们联系了近郊县、市,协调号段分配。现在我地区手机铺打已接近尾声,同时跟上彩信、短信,使接受方没有时间听的,可以找闲暇时间看,给每个世人充分的得救机会。

为配合营救同修,我们还对关押同修的监狱所在地拨打语音电话,让当地民众了解真相。当某位同修被绑架或非法关押了,我们就制作语音真相资料,对同修被关押的所在地的座机拨打语音真相电话,让民众了解发生在身边的迫害,解体邪恶。

三、用心做事 大法神奇超常

参与整体协调后我并没有放弃我的语音手机。她是我助师正法的有力法器,她乖乖的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从不打扰我,而我常常只是忙中偷闲的去看看她,以便了解世人的接听效果。有时我会被语音真相所折服,流连忘返,听了一段又一段,这也给我面对面讲真相提供了很好的素材。我把接听效果好的语音提供给同修们,让我们的语音真相最大限度的最有效的广泛传播。过程中我发现有许多无人接听的电话被错过了,后续的彩信、短信也就漏掉了。对于我们拨打者来说,号段一个接一个,源源不断,区区一个电话号也可能是无所谓的,可对那个没接电话的主人,就是错过了一次得救的机会。出于对生命的尊重,我常常多找时间听电话,把无人接听的号码记录下来,回笼收集二次拨打,并编入ok号里,留作发短信使用。

有人说:语音电话是用钱救人。的确,拨打语音电话费用挺高,需要用钱,但我们不止是用钱做事,我们是用心在做事。在听电话中,我还找到了最佳拨打时间,晚上比白天好,下午比上午好,早晨刚上班,忙忙呼呼,接听效果不太好,我就九点左右再开机。有的同修只能拨打两、三个小时,我就建议他晚上七点到九点半拨打,或下午三点到五点拨打,避开午休时间。我全天候的拨打,就发正念让对方刚好在我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有时间接电话。

拨打时间长了,就知道一个卡大约能打多少个电话了,也能估算出不同的号段每小时的接听数,就知道什么时间该换卡了,一般我都是按照估算时间提前点,以便听听语音,免得因卡费余额不足,跑号耽误众生得救。

有一次,该换卡了,我提前戴上耳机听语音真相,听着听着我竟投入的忘记了时间,等回过神来,已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不对呀,话费早该用光了,怎么还能打呢?我不忍心打扰她传播真相,就陪着她,结果一个下午搭上了,她还在不停的播着,我只好由她去了,自己做该做的事。那张卡又用了两天才停歇,最后查余额,透支三百多元。真是意外的收获。发彩信可透支,是因为它的计费是滞后的,这个我们都知道,可语音电话计费是即时的,竟然也透支了。我知道一定是师父看我是用心在做事,鼓励我。谢谢师父!

自那以后,时常有“超值电话卡”出现,超额三、五十元的,四、五百元的都有,还有过千的。那是二零一二年元旦的一张卡,一连打了十二天,透支一千二百三十多元。停卡后向内找,是我没做好造成的停卡现象,因为我按自己的使用量,常常储备一些电话卡,一般都富裕一些,以备同修过来顺便带回使用,而这些卡一般都是有期限的,到期不用也就浪费了,这张电话卡一连用了十二天,等于让我省了二十多张卡。我盘算着要送给同修,再留两张给姐姐,因为她的工作业务多,能用上。谁知,第二天早上开机,被告知:话费余额不足。我明白,是我昨晚的念头没在法上,这些为法来的生命,谁愿意把自己的一生耗在常人事上?

电话卡的超常形式也不同。一般的电话卡,余额为零元就不能用了,超常的电话卡一般都呈透支状态(这和修炼状态是密不可分的)。也有不同的。七月三十日,我手里就剩一张卡了,别说这月还有两天,就是三十日当天一张卡也不够用。我正忙的脱不开身,下午一点多,估计卡用的差不多了,我查了余额,就剩两元八了,只好起身到附近的电话亭去买,谁知电话卡涨价百分之五十,并且我们常用的那款卡的容量也大大缩水了,这种突变我没有心理准备,不能接受,一赌气回来了。我想同修马上会送来下月的卡,可转念一想,明天也不能让手机闲着呀,就转身回去买了两张长途卡。返回到家,手机还在愉快的向人们诉说着真相,我又查余额,还是两元八。我知道这又是一张超常的卡,说了声:“谢谢!”就不管她,去忙自己的事了。

我身边的同修,在拨打语音电话中都有许多神奇的事,我们交流,相互鼓励。通过交流、切磋,我们认识到:大法是神奇超常的,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出现的事超常都是正常的。

用过的电话卡,我不舍得丢弃。可一段时间下来,太多了,这一个信封,那一个塑料袋,后与同修交流,大家都觉的家里留那么多的电话卡不合适,有的同修说:她们是大法的生命,不论在哪里,法正人间时都会回来的。我们统一认识,最后的做法是:把用过的卡用白纸工工整整的包起来,对她们说:谢谢你们救了那么多的世人,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到我的世界里。有时还在纸上写两句感谢的话语,然后再装到塑料袋里包好才丢弃。最近,我在家里给她们找到了一个好位置,是呀,偌大的一个家,怎么会没有她们的住留之处呢?

四、世人得救 交口夸赞大法

伴随着一年多拨打语音电话,我也跟着世人听了一年多的语音真相,没有修去的情也随着世人的百态喜怒哀乐的走了过来。

随着真相的广泛传播,大多世人都知道一些真相,拿起电话,就知道是法轮功的,便默不作声的倾听着。也常常听到里面问:“谁的电话?”“法轮功的。”有时听到里面的对话:“快吃饭呀!”“你们先吃吧,法轮功来电话了。”有时打过去,对方正在饭局上,边听边告诉全桌人:“法轮功的电话!”那边就有哥们说:“法轮功真了不起!”这一句正念话语就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想当对方放下电话,他们一定会议论收到的真相话题的,可能一桌的人因此会得救。

有的接到电话就说:是法轮功的,海外打来的。

也有的刚接电话就说:“谢谢,我在开会”;有的正在开车;有的回短信说:在上课……,这样的,我会记下电话号码找个合适的时间再拨过去。凡是给我回短信的,不论是赞扬的,还是不解的,或是没有接听的,我都把他们的号码记下来,再拨回去,特别是说不好听话的,我就换个电话卡拨过去,一次不行,两次,反正我就是要救你,从不理智的辱骂,到不言语的挂断,再到静心的倾听,“真相能解心中忧”〔1〕嘛。

最让人感动的是一位真诚的老爷子。他明知是语音电话,却一厢情愿的跟我的手机对着话:“你好!”“是,共产党不象样子了。”“好,退,我退。”“谢谢,再见!”象这样的事例很多,我曾尝试将听完整的电话号记下来,还把他们听的语音内容都记下来了,有针对性的再拨回去,直接劝三退。做了两天,放弃了,因为工作量太大,每天语音电话听全的有几十个,再说,我得做很多准备,可讲的再好可能也不如语音,况且一个人能完整的听了真相,就是接受真相了,就摆放了自己的位置,神目如电嘛。

一次收到一条短信说:“能不能再拨一次?”一定是他听了真相,还想听,我就赶快再拨回去,他听完说声:“谢谢!”

一位语音电话接受者回复一条短信,五个大字:“法轮大法好!”几次清理短信,我都没舍得删除它,现在还在我的语音手机里存着。

一位收到彩信的回短信:“太漂亮了,谢谢!”彩信都是十几条随机发送,也不知她收到的是哪条。我们大法的内容都是最棒的,我也没看过,我虽然不能象做语音电话项目那样做个行家里手,但起码也得知己知彼。于是我那刚过门的儿媳来家,我就发彩信给她,我们收一条,看一条,删一条,因为彩信很占内存,再发,再看,后来看到那个世人收到的那封彩信前面带有一个大“福”字,是镂空的,很美,很喜庆。

结语

我们有各种渠道传播真相,相比之下,手机传播的速度快,面又广,至今我们已经拨出数百万个电话了。我们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反馈的信息说:现在真相好讲了,许多人都说,听过真相电话,所以再一讲就退。语音电话我们还要一如既往的拨下去,一遍铺完,再来一遍,让真相深入人心,让世人躲过劫难,解体迫害,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人间!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真相能解忧〉

后注:一般来说,手机讲真相的同修建议按照明慧《手机短信群发实用技术手册》注意安全事项。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