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四十三年后的相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有一位小学同学在读五年级的时候随着父母转业去了南方,而我一直在北方生活,直到我所在的国有企业破产才来到南方打工,这几年小学同学聚会,2009年她参加了,而我没能去上,从那以后她得知了我的电话号码,我们才联系上。

这期间我给她寄过真相信和真相光盘及神韵晚会光盘,她看过后来电话说晚会节目真好!表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艺术水平高,欣赏性强。她说对大法不太懂,三退更是支支吾吾的勉强答应了,我听出来她还是没有从心里彻底明白。她中学没毕业就内招去当了女兵,复员后在机关里做行政工作,现在已经是处长,在小学期间我们都是年级和班里的学生干部,因此关系比较好。

前几天这位小学同学突然打来电话说周末要到我住的这座城市专门来看我,还说同行还有一个当时别的班的同学一起来,就这样我们整整四十三年才再次相见,见面后彼此打量对方仍都留有孩儿时的痕迹。我同学说:“小时候放学后就喜欢到你家听你讲故事,你讲的故事后来我还给我的儿子讲,什么《三打白骨精》、《三借芭蕉扇》等等。”

我说:“小时候我给你们讲《西游记》的故事,今天我给你们讲相信大法的真相。”当讲到××邪党的犯下的种种滔天罪行时,同来的另一个同学说:“××邪党是人间最残酷最血腥的法西斯。张志新作为它的普通一员,按照党章规定通过正常程序谈谈自己的看法,就被长期关進监狱,受尽各种酷刑,最后枪毙,临刑前还将喉管割断以防呼喊口号。××邪党是最大的骗子,既然是全心全意为自己服务的腐败党,就别既当婊子又立牌坊,天天跟老百姓讲反腐倡廉。××邪党的各级官员们天天说美国是反华势力,是资本主义,法轮功是被美国所利用,妄想颠覆社会主义,可他们都把孩子送到美国去,不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生长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吗?整天说北朝鲜是最亲密的战友,可他们怎么不把孩子送哪去?他们知道北朝鲜和中国一样是××邪党独裁专制的国家,知道这种群贪群腐的独裁统治即将灭亡。它树立的典型都是假的,电台播放的一个为群众修房而摔伤的党的好干部,就是我们邻居,他是给老丈人家修房摔伤的,谁都知道他是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贪官。”

这位同学对邪党及其官员认识的如此深刻形容的如此逼真,这使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因为人有自己明白那一面,同时哪,人还有先天那部份,先天的根基吧,因为多数人都是来得法的,多数人都是为这法来的,明白的那一面已经越来越强了,所以有时候你们在讲真相中,你听那个人讲的认识很高,都不是平时人能讲出的话,特别是在接受大法的真相的时候,那都不是正常人能够做的出来的,象修炼人一样。”(《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我问这位同学:“你对邪党认识的如此透彻,你也是炼法轮功的吧?”她说:“我不是,但我天天看新唐人电视台节目。”我的处长同学也说:“××党树立的典型真都是假的,每年我们地区所属局都要向省里提交先進人物事迹,这关系到局领导的政绩和给局里拨款的数量及每个人的奖金,要求在注重新闻效应的前提下可以虚构夸大,为了能评上,可不就得瞎编滥造骗人呗。”另一个同学说:“如今是看《新闻联播》笑,看被封锁的网站哭,一个是精心设计的虚假繁荣的骗局,一个是××邪党真实的曝光。”我说:“这样一个用残酷专制的手段维持统治,靠欺骗掠夺国民而执政的邪党能持久吗?它罪行累累,天灭在即,必遭灭亡,你是它的一员,为了避免祸及自身,退出它及其附属组织邪团邪队吧。”

另一个同学说:“我早就不是了,党费不交,活动从不参加,我就是想把它推翻。”我说:“这次是从心里退出,起个小名就行,”她说:“不,我用真名退。”我的处长同学也说:“我也坚决退!”

我接着说:“法轮功是信仰真善忍的,‘真、善、忍’是宇宙大法,也是最高的佛法,当大劫难来临时,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人就能得到大法的护佑,就能躲过瘟疫、地震、洪水等毁灭生命的灾难而進入到美好的新人类。”我的处长同学点头说:“这次我懂了为什么一定要相信大法,”另一个同学也表示一定相信大法同时还告诉我说:“××邪党对大法弟子都活摘器官往死里整啊!你要小心点哪!”我说:“我也被非法关押两次,但是为了救度你们这些有缘人,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因为你们都是本性善良的人,是值得大法救度的生命,才能听到真相,得到救度。××邪党之所以丧心病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就是阻止大法弟子给世人讲真相,当人类大劫难来临时都被淘汰掉。”我的两个同学听到后共同表示我们支持你。临走时我每人送了一套神韵晚会光盘作为留念。

师父说“不要对中共邪党抱有任何希望。这只恶魔是为毁灭人类而来。讲清真相中,一定要叫世人认清它的本质。大法弟子不要对它抱有任何幻想。这些年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使几百万大法弟子失去生命;一个世纪中,这个邪党共计杀害了全世界几亿人。邪党背后的邪灵是利用了世上的人在人害人。邪党政权中,能认清它的,就会有希望;不肯放弃的,都将在大淘汰中随其一起解体。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中,要保持清醒的头脑。”[1]

这次我对师父的最新讲法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同学回去后来信说:“再次感谢老同学的热情招待,我跟小学同学说,我就想找到你,终于见到你了。”其实我明白是师父让她们来见我,通过我让大法救度她们。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保持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