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江苏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自二零零零年以来一直非法关押着很多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其中有六、七十岁的老年妇女,也有二十几岁的未婚姑娘,她们因坚持信仰被劳教所的恶警、打手施以各种酷刑,还要被强制洗脑接受所谓“转化”。中共劳教所利用电棍电、熬鹰、曝晒、冷冻、罚站、不让大小便、药物迫害等各种手段来摧残她们的肉体、精神,企图胁迫她们放弃信仰。

我在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一年期间,亲眼目睹了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曝光如下:

一.非人的迫害手段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就被强制剪发,把每个人的头发剪得男不男、女不女,同时安排了两、三个包夹,二十四小时夹控,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讲话,哪怕相互看一下对方,都要遭到包夹的训斥、辱骂、刁难;如果有敢于反抗的,恶警就会出面给包夹撑腰,加重处罚反抗者。

不让大小便是劳教所虐待、折磨法轮功学员最普遍和司空见惯的一种非人手段。我们经常被尿憋的肚子疼,脸色苍白,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尿在裤子里,如王文娟被迫尿在操场上,大便被迫便在裤子里;谢丽华大便被迫便在裤子上,并因此引来恶警的辱骂、包夹的讽刺;有的落下了尿急尿频的后遗症。

在邪恶的黑窝里,我们每天被强迫做早操、站军姿,还要没完没了的踏步走、正步走、跑步走。不管是在寒风刺骨的三九天,还是在烈日炎炎的酷暑,天天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我们被迫害得两腿水肿、皮肤破裂,脚肿得不能穿鞋,但魔鬼式的训练也不会终止。我们每天饭前、饭后、在吃饭的路上都被迫没完没了的唱红歌,碰到变态的警察会叫我们唱一小时的红歌。而我们吃饭的时间却只有几分钟,每次吃饭我们必须狼吞虎咽,要不这顿饭就吃不完等着饿肚子。

狱警秦玲有次在晚饭后强迫我们喊“领导好”喊了近一个小时,就是因为在路上遇见劳教所里不知名的一位领导,没有喊“领导好”,她就罚所有的人喊了一小时的“领导好“。恶警陈倩处罚普教的手段也极其毒辣,普教说一句话,被劳教所里的“楼岗”记到名字,陈倩就会加倍处罚,罚抄五遍“所规队纪”,五遍抄完后,一般都是深夜两、三点钟。

这是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对人权的侵犯,没有人性的管理,这种处罚在劳教所天天发生着。恶警不但自己变态,还培养了一批邪恶打手,她们在恶警的教唆下,变得非常凶残,经常口出粗话、脏话。她们自己都说:一个温柔的女人到了这里马上就会变成一个泼妇。

在这种高压迫害下,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血压升高,然后狱警强制我们吃降压药,有的学员被迫服三种以上的降压药,以此来毒害大法弟子。邪党劳教局恶徒唐国防出入在三大队期间,我们天天被逼看邪教碟片,做大量的邪教作业,每天被逼着写“思想汇报”,企图用歪理邪说来迷惑我们。

二、恶劣的居住条件

劳教所三大队的牢房里要住三十几人,高峰时住四十几人,一米宽的床中午睡四个人,晚上要睡三个人,我们那时只能侧着身子,人挨着人,人叠着人睡觉,夏天热的真是无法忍受。我们穿的牢服又脏又臭,劳教所为了节约用水,水龙头的水量很小,大部份法轮功学员住在四楼,水量就更是不用说了,每次洗衣服只有少量的水,几个人用一个龙头,有时衣服洗了一半就不让洗了,我们只能把全是洗衣粉泡沫的衣服去晒,一根不到三米的杆子要晒五、六十件衣服,全部叠在一起,冬天的内衣内裤是很难晒干的,洗过的衣服也是又脏又臭。我们经常把湿的衣服穿在身上。

碰上雾天,劳教所的狱警就不让我们去食堂吃早餐,她们叫组长用黑色的垃圾袋装上馒头和稀饭就在牢房里吃。垃圾袋是用来装垃圾的,而劳教所却经常用来装稀饭和馒头。劳教所披着伪善的面纱要我们讲卫生,我们被迫天天打扫卫生,必须把地抹得干干净净,地面上不能找到一根头发,窗户上也是一层不染,不能有一点灰,洗漱台上不能有一滴水,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但却不允许我们洗手、刷牙、洗脸。只有组长可以在洗漱台上洗漱。

对待其他被劳教人员也是非常残酷的,严管组有一个普教被劳教所迫害得精神失常。狱警徐剑秋指使陈亚静(组长)她们几个恶人用透明胶带二十四小时封住她的嘴,致使那个普教嘴的四周肿胀,全是水泡,我们在下面队训时,经常听到那位普教从牢房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她的身上全是被打的瘀血、紫伤,奶头也被她们这些恶人掐得全是伤痕,最后她精神失常被送去康复中心“治疗”。

三、狱警过着皇后般的生活

法轮功学员们在劳教所身心受到了摧残,肉体受到了折磨,可是女狱警过着皇后般的生活,她们精挑细选了两个能干的“保姆”,天天给她们打扫卫生,洗衣服,冬天给她们洗被子、晒被子,还经常给她们做饭、包饺子。狱警用的生活用品如卫生纸、餐巾纸、洗衣粉,打扫卫生用的拖把、抹布,都要保姆自己花钱买。保姆稍有差错,她们就处罚保姆。

四、劳教所的账目不公开

我们被迫害期间,一个月到底用了多少钱,就只有一个总费用,没有明细账的。我们的钱用到哪里去了自己全然不清楚。劳教所里卖出的物品比市场上的都贵,吃的大都是变质的物品,用的也是劣质的东西。我们法轮功学员平时不能买餐巾纸、卫生巾,不能去劳教所里面的“超市”买任何生活用品。就在二零一一年过年前,劳教所为了赚钱,我们法轮功学员就被允许买年货,劳教所把霉变的桂圆高价卖给了我们,我们吃到的也是变了质的桂圆。

以上所讲的只是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没有披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