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希望邪党权斗斗败大魔头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我几乎天天上明慧网,都是通过小鸽子破网软件破网的,破网的首页是动态网,里面有很多曝光邪党权斗、腐败、强拆等等丑行的新闻,所以有时我也顺便溜两眼,其中有些可以做讲真相的素材。

王立军出逃美国领事馆的消息,第一时间在大纪元网站曝光时,当时大陆还在封锁消息。我觉得大纪元是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可信,就和家人说了这件事。爸爸说:“瞎说!报纸说王立军改当副市长了,休假式疗养呢。”我说:“邪党报纸你也信,那玩意儿就日期是真的,咱们等着瞧,看谁的消息准。”过几天邪党报纸登出来王立军在美国领馆滞留了多少多少小时,我对家人说:“怎么样?休假式疗养?都到美国领事馆疗养去了?谁说的准?”爸爸没吱声。

我又说了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薄想杀王立军的过程。我爸说:“王立军是王立军,薄熙来怎么可能这样呢?”我说:“不信等着瞧。”不久电视宣布双规薄熙来,我对家人说:“真准啊,没想到这么快呀?你们知道吗?王立军、薄熙来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刽子手,他们是恶有恶报,罪有应得。”妈妈说:“这事我们在家里说说就行了,你可别到外面去说。”家人都早已退党了,可是党文化的流毒很难彻底清除干净。这点我也理解,我是修炼人,在这个社会环境中时不时还会受到党文化的影响呢。我以前被迫害过,因此,家人很怕恶党。

这件事让我起了欢喜心,开始每天上网都看大纪元网站发表的新闻,什么团派和太子党联手打击江系、胡锦涛大权在握、江系纷纷归胡、江大魔头已成僵尸等等权斗的消息,好象大魔头就要在权斗中被清算了。我看后莫名其妙的兴奋,不知不觉的起了希望团派权斗胜利,整治大魔头的心。大纪元一个著名评论人预测下一个双规的刽子手将是周永康,而且为期不远了。我兴奋的和家人显示,好象我知道的多,显示心起来了。我说:“周永康支持薄熙来谋反,想夺习近平未来的总书记大位,这个迫害大法的元凶也要被逮捕了。”这回家人谁也没有反对了,都相信了。这回就不准了,我还不悟,到快开十八大时,我又对家人说常委有七个人,都是谁、谁、谁,都是事前定好了的。我没意识到自己的显示心理,还不修口,对自己感兴趣的事越说越兴奋。

过两天,十八大召开当天,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保持清醒》,我意识到有了把希望寄托在邪党内斗的心。我知道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的法理,也知道大法弟子才是这场大戏的主角,可是这个心确实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我开始认真发正念,意念比以前集中了。可是昨天晚上六点发正念时,爸爸在大厅看电视,宣布邪党中央委员名单。我在隔壁房间发正念觉得心腾腾的跳,怎么也静不下来,这样好不容易坚持到发完正念。第二天快中午时回家,爸爸说:“一会儿十一点有常委见面会。”我本想准备中午发正念的,但又一想:看看到底是谁?到底准不准?等了半个小时还没出来,我想到了师父《保持清醒》的新经文,心想:这是不是执著?但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又想: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再等会儿吧。十一点五十分常委见面了,和网上预测的不一样,换了两个。我心想:这两个不知道对大法犯罪没有?是哪一派的?反正发正念时间已经过去了,上大纪元查查吧。网络封锁的很厉害,好不容易上了大纪元,看到有篇评论说这届常委有五个是江系。我有种失落的感觉,很懊恼,怎么能这样啊?

上明慧网,正好看到一篇学员的交流文章《建议同修看第九届法会交流 不看邪党宣传》,我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有失落感,还是没有把自己当作这场大戏的主角。谁是常委又能怎么样?都是一个味儿,邪党反正是改不了毁灭人类的本性,归根结底都是要淘汰的,这个结果不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吗?这方面的教训很多了,师父的经文也早已警示过了,可是自己的好奇心、欢喜心、显示心还是那么重。

平时觉得常人这些心已经去得不错了,通过这件事情全都暴露出来了。我个人认为,明慧网是大法弟子的网上交流平台,因为大方向要看明慧网的态度,弟子应该多看。大纪元也不是不能看,但是要抱着讲真相救人的目地来看,看了也不应该起好奇心、欢喜心、显示心等等的执着心。大纪元是大法弟子办的给常人看的媒体,里面有讲真相的素材,但也掺杂了许多常人的东西,作为大法弟子,个人认为还是少看为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