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钱包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真实的故事,过去已经几年了。在此写出来,希望那些不明大法真相的人对法轮功能够有个正确的了解。

那是2003年的一个冬天,中午时分,我骑自行车从小镇往家赶,路上铺满了几天前下的大雪,马路上的雪被汽车碾过后又硬又滑。我小心翼翼的向前骑着。走到半路,发现不远的前方,在路边半坡上静静的躺着一个黑色的皮包。深黑色的皮包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特别显眼。

“咦,是谁把钱包丢了?”我一边想,一边翻身下车,四下环顾,没人也没车,四周静悄悄的。我走到坡下把钱包捡了起来,打开一看,里边有存折,存折内标有单位名称,是一个兽用药店名。存折上有人名、电话号码,黑包内还有几串钥匙,有不多的零钱。由于我还忙着赶时间上下午的班,回家后,把包放在家里就去上班了。

到了班上,我和身边的同事说了这事,他们问我怎么处理,我说:“存折上有单位名、人名和电话号码,打个电话确认后,让失主来领不就行了吗?”一同事说:“你真傻,你这是捡来的,又不是偷来的,我看你还是别声张,放自己家里得了。”另一个笑着对我说;“让他来取的时候,跟他要点好处费,我们也好搓一顿。”我说:“我学法轮功好几年了,你们也知道我们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好人,做事首先考虑别人,你说失主丢了东西肯定着急,我下班后就打电话跟他联系,我也不会跟他要一分钱好处费的。”

下班后刚到大家,我就照着存折上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问清存折上的单位确有其人后,我让他本人接电话,接电话的人说:“她本人好几天没来上班了,你找她有事吗?”我说:“今天中午,我捡到了写有她本人名字的一样东西,麻烦你转告她,让她给我回个电话。”他稍停顿了一下,“你等会。”电话里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奇怪的是,这个人把我的姓名、家庭情况、详细住址,甚至干什么工作,问了个详详细细,约好了第二天早上,在我上班前来取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一个戴着大沿帽、穿着深蓝色制服的人领着一个小伙子到了我家。我招呼着让他们坐下,他们也没坐。穿制服的人用提防的目光四周环视了一下问我:“家里就你一个人吗?”我微笑着告诉他们说:“老公在外打工,俩孩子念书住校,家里就我一个人。”接着穿制服的人详细的问了我捡钱包的全过程和包里所有的东西,我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他们一直在观察着我,表情也随着我与他们的谈话缓和了下来。接着我问他们:“包里的钱不多,可里边有存折,还有几串钥匙,我看那钥匙也不象是普通钥匙,都应该是贴身带的东西,怎么弄的给丢了?以后可马虎不得。”

听完这话,从進门到现在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个小伙子(按常理失主找到东西应该高兴)叹了口气说:“你不知道,我媳妇遭抢劫了!”我吃惊的看着他,啊,怪不得他们从一進门就怪怪的。

这时,穿制服的人才慢慢地把事情的原委道了出来:“这事已经过去两三天了,他(指小伙子)媳妇在药店上班,在下快班时,结好帐,把现金(好象当时说是有几万元)、还有存折、保险柜钥匙、自己家里的楼房门钥匙一块放入了皮包内准备回家。就在这时,门外疾驶过来两辆黑色轿车,从车内走出七、八个男人,一進门就嚷嚷着要快点提货,说是赶时间。他媳妇赶紧张罗着给他们取货,货物还不少,顺手把包放在了一边。取完货还没等清点,这七、八个人连包带货一块抢走,钻進汽车一溜烟跑了,他媳妇哪能追着。都好几天了,可怜那孩子成天在家哭,都哭成个泪人了。被抢钱抢货不说,保险柜钥匙、房门钥匙都被抢了,家里人成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强盗到家来个第二次抢劫。”

接着,他双眼充满感激的说:“谢谢你,谢谢你打电话把包还给我们,这回家里人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也不用提心吊胆了。”我跟他说:“要谢你就谢我师父吧,是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好人的!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

临走出门时,那个穿制服的人高声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

在这个物欲横流、人人为钱而奔忙的金钱社会里,许多人道德沦丧,为了金钱利益不择手段,不顾他人死活偷抢,黄毒赌到处都有,贪污腐败成风,而法轮大法的传出使人心归正,道德高尚,亿万个修炼者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身心健康,好人好事、拾金不昧的事比比皆是。而中共江氏集团制造天安门自焚案栽赃法轮功,迫害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天理难容啊!

劝那些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停手,那些相信邪党谎言的人快些清醒吧!善恶有报是亘古以来不变的天理。用你们的良知善念,认清正邪。选择善良,摒弃恶党,在将来的大瘟疫淘汰人来临时,神才会保佑你,让你平安度过劫难,做一个拥有未来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