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实修以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个老弟子,十几年来,从根本不懂得什么叫修炼,到今天能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和有无比美好、殊胜的感受,是在师尊呵护下闯过来的。

由于修炼的需要,我要经常出外,时间对我来讲很珍贵。为了不影响学法、炼功,每天凌晨三点三十分起床炼功(想多炼会静功),发正念后就学法,每天必须学一讲才出门办事,有时路远来不及学完就在车上听师父讲法录音。这些年中已形成规律:出门要么发彩信、打语音电话,要么发正念,再就是听法。总之自己始终被三件事包着。虽然忙,也辛苦,但亦乐在其中。我知道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是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本文作者

* * * * * * *

伟大的师尊您好!
全世界同修好!

前几次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会都没参加,被自己修的不好这一念给挡住了,觉的大法交流会是我们的圣会,不能太随便的对待,要严谨,所以没敢写。当看到第九届法会网上征稿时,认识到这一次是该给师尊一个答卷了,否则真的不配当大法弟子了。

一、信师信法,反迫害

我是个老弟子,十几年来,从根本不懂得什么叫修炼,到今天能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和有无比美好、殊胜的感受,这期间能在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中走过来,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闯过来的。对师尊的感恩,弟子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开始走入修炼中时,不懂得修,只是炼,集体学法时总是很牵强,老是带有埋怨心:“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却要集体学一天法”,自己在家看不是一样吗?其实根本不一样,可惜当时根本悟不到。尽管不愿意可在爱面子心驱使下,还是坚持学下去了,但是那种学法可想而知,满脑子都是人心、执著,根本就没学進去,回家后想想今天学法,老师讲了些什么,一点印象没有,不知道。就这样一个下士,慈悲伟大的师尊都没放弃我,一直拉着我的手走在修炼的路上。那时虽然不会修,但却知道这个法好,可以使人类道德回升,可以净化人的心灵,又能祛病健身,这个国家有希望了。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我懵了,这么好的功法却不让炼,政府一定搞错了,上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到了天安门还没打听到信访局在哪儿就被绑架了。那一刻我明白了,这才是中共的真实嘴脸,这个邪党又一次让我看到了它的邪劲。

零三年由于学法、炼功不精進,我被邪恶钻了空子遭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三年中,我利用常人的法律反迫害,曾两次给纪检写信反映劳教所的黑暗:警察唆使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体罚,不让上厕所、睡觉等,并状告了几名恶警。

纪检来人找我谈话,我一点怕心没有,尽管她们千方百计的狡辩,我就用常人的法律与其力争,讲我们法轮功学员能做到真、善、忍,而警察却唆使犯人施暴,谁好谁恶不一目了然吗?这些好人却要转化,往哪转? 转成什么人?邪党造谣说我们师父敛财,我就用她们的饭堂卖菜:一根黄瓜卖十元钱,旧的劳教服,旧被褥一套就收我们七百元等事实進行比较。而我们的师父为了传这部大法救度世人,一本书只卖十二元钱,(当时书店里别的书哪一本都是二十元以上),我质问她们究竟谁敛财?她们一脸的不高兴,一名警察讲:你在这里受苦,你们师父在国外享福,买豪宅。我说:电视、广播里说的全是造谣、诽谤,一个天安门自焚漏洞百出,居然就有人相信,人要是不会用脑子思考问题,人云亦云,跟着一帮哄那就不是人,如同行尸走肉。他(她)们无话可说。但最终还是把那几个恶警调到其它大队了。

刚去时,每天早上集合时大队长一张口就骂法轮功,我就几次找她讲真相,渐渐的她不那么仇视法轮功了,其实她们也是受害者,而且受害不浅。终于有一天,她在早操后表扬了法轮功,那一刻真为她高兴。

那三年就凭着对大法坚信不疑,对师尊的苦度之恩感激不尽,我坚定的走了过来。

二、师父就在我身边

师父要求我们大陆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们就帮同修们装系统,教她们操作电脑,教同修的过程就是一个去执著心的过程。我教的都是年纪大的同修,记性差,从没摸过鼠标,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让我在这过程中修去许多的人心(如争斗心、傲慢心、瞧不起人的心、虚荣心等)。所以我在教她们时尽量保持耐心,让她们慢慢的学,每次我也不多教,只是我要多跑几次,有时要走几家,为了赶时间,连饭也顾不上吃,但我从不抱怨,尽自己所能,毫无保留的教同修,有时今天刚刚教会,第二天就来电话让我去“吃饭”(暗语意思就是又不会了或电脑、打印机有问题了)。

有一次在老年同修家修完机子已是午夜十二点,发完正念回家,一出门天空电闪雷鸣一场暴雨即刻就要下来。我一边快速骑车往家赶,一边心里求师父先不要叫雨下来,等我到家再下,在那二十分钟里天光打雷闪电,就是没有雨,等我到家一進楼口,天就象漏了一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我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谢谢师尊!

一次帮同修处理完电脑故障回家也是深夜十二点多,院中的大门已锁,我叫了几声开门,没人应声,这时我心里默默的求师父把门打开,门无声的开了,我悄悄的進去把门锁好,同时心里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悟到只要弟子正念足,任何时候都在法上,师父就在保护你、帮你。

三、修去怕心 走正修炼的路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在一次和同修贴真相不干胶时我被恶警绑架。当时为了让另一同修走脱,我就故意给同修包,恶警就过来抢包,我与恶警都抓住包不放,把恶警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这儿,我用摆头示意同修快走。

同修走后,我被送到看守所,在那里我放下了一切人心,没了怕,没了牵挂,只想到在那里救人,同时一概不配合邪恶,警察问什么都不回答,就是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黑手烂鬼,并发一念跟师父说:我不能呆在这里,在这里讲完真相我就出去。

在那十五天中,我坚持整点发正念,炼功,劝三退。把在里面的人全部劝退。期间来了两个人说找我谈话,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是宇宙大法,教人向善,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能使人类道德回升,这个社会就有希望了,这难道不好吗?全社会都好了你们警察就没那么辛苦了,这不好吗?你们不能参与迫害,告诉你真相是为你们好。他们说,共产党给你们吃、喝、给工资,你们还反党。我讲,你们不上班,不作恶(意指迫害法轮功),你看它给你们钱、工作吗?再说我们也没反党,只是告诉你们它是个什么党。共产党根本没有实体,它拿什么养活你?是全中国人民养活它。

他们又骗我说,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有病了,你们那些人围着他发正念、念你们的那本《转法轮》。后来这个老头死了,你们的人都跑了。我说我不相信有这事,我们大法弟子绝不会做这样的事。那个年轻的急了,大声说我去照的像。我一下明白了,他们是去抓人的,我就讲,应该说人是你们害死的,与大法弟子没关系。如果你们不去行恶,这位同修不会死,因为大家在帮他过病业关,他自己念一正,我们师父就会把他救了。

他们听了我说的,很生气。我问他们是国保还是安全局的?他们说是安全局的,我马上想到他们是特务职业,就想起师尊的法里谈到过特务也度,我被师父的博大胸怀、慈悲所感动,为自己的不善而惭愧,他们也被师父的慈悲给溶化了,一下没了凶像。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们说我们还会找你的。我说欢迎,心想:你们就是来听真相的。他们走后再没来,十五天后我回了家。这一次的魔难使我深深体悟到只要在魔难中保持正念,真正放下生死,魔难在你面前就什么也不是!

出来后反思自己:为什么会被绑架?是因为自己有怕心,虽然也在做三件事,但念不正,胆胆突突的,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当你能在法中归正自己时,邪恶就啥也不是了。同修们说在奥运前被绑架这么快就出来的很少,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修去了怕心后的几年中无论我是搞电脑技术还是做真相资料,只要需要我就去做,我知道我走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我要无条件的服从。所以一直都很顺利。

四、真正实修

我的争斗心很强,性格急躁,一急就大嗓门高八度的喊起来,不管不顾的由着性子来,从骨子里有一种瞧不起人高高在上的劲。长期以来一直以为自己修得不错,把名利看淡了,妒嫉心也没了,争斗心也修掉了,可是一经检验却发现自己修的太差了。

如在陪伴一老年同修的日子里,虽然帮她打扫卫生、洗衣都在做,(此同修八十多岁,眼睛看不清东西),可要她学法她就说看不见,一起学法,我读她听,她却睡过去了,等等,按理修炼是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当发现同修在某些方面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我告诉她应该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她一时还做不到时,我就起了人心,瞧不起她,认为她不实修有漏,才被旧势力抓住進行迫害。时间一长,怨恨心又出来了,对她也没耐心了,甚至对她发脾气,真是恨铁不成钢,没有一点善心、耐心,更谈不上慈悲了。写到这真是汗颜,不但没帮了她还去伤害她。

师父教育我们:“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 [1]

对照师尊讲的法,就知道自己修得如何了,向内找是什么心促使自己这样对待同修?深挖一下找到了,是一颗为私为我的心,一颗肮脏的人心。同时也猛然惊醒:修了这么多年,遇到矛盾就没有善心了,怎么修的?一切人心都渊源于私,这个私心要是不去,是永远也修不出来的。我在对自己的修炼过程做了深刻的反思后,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可不是走形式、做给别人看的,是要实修那颗心啊。看来自己对“实修”这一概念还没有理性的认识,要做到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言谈举止都要像个修炼人,才配称之为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心性提高了,考验又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苦心的安排,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师尊操太多的心了。经同修介绍认识一位老同修,这位同修要学习做资料,希望我教会她,我很高兴的答应了。在关于注意安全的问题上有了误会,是我讲话的语气不善,嗓门又高了,使同修受不了,一气之下不要我教了,撵我走,而且话说得很难听。说实话,长这大年纪了,我也从没听过这么刻薄的话,简直不讲理了。

我知道考验来了:不管怎么难听的话我都要守住心性,做到无怨无恨,更不能争辩。这时师尊的法打在我的脑海里:“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2]。我没有走,而是平平和和的做着该做的事,没有因为她撵我而动气或扔下手里的活不管了。

她要装双系统,我一直默默的帮她装好并教会她操作。虽然一天没有饭吃,但我也不觉得饿、也不生气。说实话还真的感激她,是师父借她的嘴给我提高呢。同时我一直在找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好、语气不善,并向她道了歉,可她还是不依不饶的。看到她那样我心里很不好受。最后她也认识到了,我们都向内找,消除了间隔。总之,我还是非常感谢她的。

后来我们都悟到:建个资料点没那么容易,一旦有漏,旧势力就会抓住把柄来干扰,如不及时归正,就可能有更大的魔难,所以念一定要正。同修之间一定要相互配合好,不能人为的制造间隔,那样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损失。

五、只有学好法才能走正修炼路

由于修炼的需要,我要经常出外,路途近的就走路,远的就坐公交车,下乡时就住在同修家,所以时间对我来讲很珍贵。为了不影响学法、炼功,每天凌晨三点三十分起床炼功(想多炼会静功),发正念后就学法,每天必须学一讲才出门办事,有时路远来不及学完就在车上听师父讲法录音。这些年中已形成规律:出门要么发彩信、打语音电话,要么发正念,再就是听法。总之自己始终被三件事包着。虽然忙,也辛苦,但亦乐在其中。我知道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是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我有时在学法时就会有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现象出现,这是思想业的干扰,也有时是心不静,做事心强造成的,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及时的归正自己,修去它!

在与同修交往中发现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有的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在炼五套功法时,动作不准确,有的差距太大,根本就不是师父当年传出的五套功法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陆大法弟子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都各自在家里炼,有的人还没掌握好要领,自己炼也不知道哪是对哪是错,就稀里糊涂炼下来,结果现在改起来非常的难。我在此提出这一问题,想提醒同修在集体学法时,可以互相之间演示一下功法,以便相互纠正动作,帮帮那些老年同修。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在这里也谢谢明慧编辑部的同修们:你们辛苦了,双手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少辩〉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