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拿起神笔 学写文章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我上学时学的是俄语,女儿管我叫英盲,二十六个英文字母认不全,和汉语拼音对不上号,再说汉语拼音也忘差不多了,打字是我遇到的最大难题。

去年末,本地区发起倡议,倡议本地还没有写揭露迫害文章的同修,将自己的被迫害经历写下来,已经写过的也建议進一步将信息补充完善。这期间,我一个六十五岁初中二年文化的老年大法弟子拿起神笔,学写文章,在明慧上陆续发表了二十多篇。

——本文作者

* * * * * * *

自从二零零三年师父的评语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以来,越来越多的大陆大法弟子认识到了揭露迫害、曝光邪恶不是可做可不做的事情,而是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事情之一。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很多大法弟子还没有把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

去年末,本地区发起倡议,倡议本地还没有写揭露迫害文章的同修,将自己的被迫害经历写下来,已经写过的也建议進一步将信息补充完善。这期间,我一个六十五岁初中二年文化的老年大法弟子拿起神笔,学写文章,在明慧上陆续发表了二十多篇。

万事开头难

我是六十五岁的老年女大法弟子,只有初中二年文化,从未写过文章,上班时的工作也与写作无关。今年年初的一天,同修问我:“咋还没写揭露迫害的文章呢?”我说:“没写过,不会写。”同修说:“领你去一个地方,可以先学习。”

到那一看,是一个写作小组,基本上都是中青年有文化的。就我一个白发老太太坐那,心里觉得有点不自在,就想打退堂鼓。同修非说我行,我说你是“赶鸭子上架”。

一开始,同修给我们讲解了一下写揭露迫害文章的基本方法,然后给我两本明慧期刊让回家后仔细阅读体会,一本是《如何写好揭露迫害的报导》(之一),另一本是《做好新闻报道,救度更多世人》。我回家认真看了,很有启发。我又想起了明慧网上有篇文章《从锄头到鼠标》,不知激励多少同修学会电脑,我也是那时学会上明慧网的,从此女儿不再叫我电脑盲,什么事情都有个从不会到会的过程。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写文章是文化高的同修的事,明慧文章没少看,却从未想过自己也写文章,给我们自己的网站投稿。我向内找是什么心障碍着?拿年龄大、文化低当借口,掩盖的其实是一颗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的私心,是一颗最不好的心,是我该修去的心。再说揭露迫害是为了制止邪恶,救度众生,是师父所要的,这是多么神圣的事。

悟到后我拿起笔,先从自己写起,自己受迫害的经历自己清楚。我就写了一篇流水帐,拿给文化高的同修看,请她帮忙修改。同修在我的手写稿上认真做了批语:要有导语;要分段;最好每部份有小标题;哪里要详细写;哪里可以省略;把给家人造成的经济上、精神上的伤害也写上。我把手稿拿回来修改、补充完整,最后抄写工整,再拿给同修打字投稿。没几天,明慧网还真给发表出来了。这极大的鼓舞了我和身边的同修,我知道这是整体配合的结果。

大法弟子不怕难

大陆老年同修文化普遍偏低,很多还没有把自己被迫害的经历揭露出来。我学会一些基本写作技巧之后,开始帮助身边熟悉的同修、学法小组的同修写或整理揭露迫害的文章。

我上学时学的是俄语,女儿管我叫英盲,二十六个英文字母认不全,和汉语拼音对不上号,再说汉语拼音也忘差不多了,打字是我遇到的最大难题。

一篇稿一般五、六页,修修改改就乱了,要重抄,再修改,再重抄,往往要抄写三、四遍,因为字迹潦草怕别人看不懂,直到抄的工工整整的才拿给别人去打字。找谁呢?看到同修们都很忙,我不忍再给同修添麻烦,就找家人帮忙,把电子稿存到U盘里,再送给同修检查投稿。可是,女儿工作也很忙,还要辅导外孙学习,为了等她给我打一篇稿,往往要等上好几天,侄男外女的都帮我打过字,这样虽减轻了同修的负担,但也不是长久之计。一根笔芯写几次就用完了,我一次买回十根笔芯,真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式。

不久,女儿告诉我有卖手写板的,并立即为我买回来。原来还有这好东西,以前怎么不知道呢?最大的难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提笔忘字了,这好办,可以查字典。这样,我自己就可以把写好的文章存U盘里拿给同修审稿,再发往明慧了。

几篇文章陆续在明慧网上发表以后,就有同修给我一个地址或电话,叫我去“采访”不认识的同修,帮助整理揭露迫害的文章。有的路很远,坐公交车去,有时遇到不清楚的情节和搞不准的信息还得再去问,要往返几次,每篇文章写完后,还要拿去读给当事人听,不符合的地方及时修改,无疑义了,再送给同修检查投稿。

听说有流离失所从外地回来的同修,还有从农村来市里串门的老年同修,我就主动找上门去和他们在法理上交流、帮她们写出揭露迫害的文章。只要不嫌我水平差,我都愿意帮她们写,能为同修做点事,我感到很荣幸。

我每周有五个半天参加集体学法,四口之家有上班的、上学的,我要负责釆买、做饭、打扫卫生。白天跑很远的路采访、记录回来,只能在晚上等孩子们都睡觉了才能安静的写,常常写到后半夜。我肚里这点墨水写东西可不是一挥而就、一气呵成,用冥思苦想、搜肠刮肚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在采访和整理文稿的过程中,曾经为同修遭受迫害时的痛苦流泪,也为同修正念正行的壮举感到自豪。有的同修最近几年修炼不精進,在回忆迫害初期的正行包括去北京上访的艰难历程时,落泪了,从新找回修炼的决心,我在其中也得到了净化和提高。明慧网发表了,我就请同修打印出来给她们送去,让同修与我共享这份喜悦。

我没有因为常常熬夜而显的衰老,相反,很多同修看见我都惊讶的说我头发变黑了,人也年轻了。我只做了这么一点点事,师父就给我这么大的鼓励,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神的路上再向前

至目前,我已经帮助二十多位同修写或整理了揭露迫害的文章,也陆续在明慧网上发表了。我原来很担心自己的水平低,不能准确表现出同修受迫害的情形和同修的正念正行,我怕表达不到位。就向有写作经验的同修征求意见,好在有水平高的同修帮助审稿,更有明慧编辑同修把关,才没有出现纰漏。

学写文章的过程也是我心性提高的过程,过程中我修去了怕苦,怕累,怕麻烦的心。也通过看同修点评和明慧编辑帮我修改文章学到了很多知识:我学会把文章的中心浓缩成几句话,作为文章的开头叫作导语。还学会把重要的部份写在前面,次要的部份写在后面,不要写成流水帐。还有,比如:“一米六四的个子,体重只有八十多斤,人比黄花瘦。”编辑同修把“人比黄花瘦”拿掉了。因为体重只有八十多斤就足以说明问题,“人比黄花瘦”无疑是画蛇添足,也说明我们的文章不需要华丽词藻的渲染。

现在,我有了一个迷你的打印机ip90,既可以打印出稿件方便自己改稿,也可以做真相材料,我又学会了往明慧投稿,基本上独立了。

还有,我试着写了一篇不是揭露迫害的文章。有位从新回到大法中的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好。我发现这个素材很好就主动采访,投稿的题目是《师父,我回来了》,明慧编辑帮我加上两个字《师父,我真的回来了》,更贴切、更震撼。还有许多地方的修改,虽然字不多,却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真使我看到了差距,我也在一点点的学习,就不一一列举了。

最后,希望我的例子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让更多的同修都拿起神笔来学写文章,不仅仅依赖文化高的同修,把我们自己及身边同修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可歌可泣的事迹记录下来,给明慧投稿,既是维护我们自己的网站,也是维护我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修炼环境,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来。在此真心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