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念营救同修 在配合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邪恶最怕我们形成整体,所以它们就想把我们的整体间隔开,主要手段就是利用学员没有修去的人心来制造间隔。比如说在同修之间放大同修的执著,让彼此之间看到对方的不足,从而使同修之间起矛盾和间隔,认为都是修炼人你怎么这样呢,而不能向内找,从而就配合不好。不能形成整体,邪恶就达到了它的目地。我们通过学法,认清了邪恶的伎俩,再遇到事情时,都能够向内找,不互相指责。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值此明慧网召开第九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之际,我将近期和同修在整体配合中的一些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后来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炼,我们沐浴着师尊洪大的佛恩,在修炼的路上前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经历了劳教所、监狱非法关押的迫害,过程中跌跌撞撞,走得不是很平稳,即使这样,师尊也没有放弃我这个愚钝的弟子,启悟着我,呵护着我走到今天。

去年,我的丈夫同修在V城监狱遭受严重酷刑迫害致重伤,狱方隐瞒着迫害,我去找过多次,狱方都无理的阻止我见人。当时正值我地区同修遭受大面积绑架,营救的事迟迟未能展开。刚解除冤狱回来不久的我,受迫害的阴影和怕心挥之不去,所以营救家人同修对我来说,感到难度很大。但是情况不等人,我和一位老同修就离开家乡,去异地营救。

师尊加持,同修帮助,整体配合,展现正念威力

一开始,我们没有营救的经验,而且出现酷刑迫害之后,我们需要和律师联系,在请律师方面我们一无所知。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们结识了H地的同修,H地同修了解到我们的情况,就对我说:“你们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没有地区的划分。”H地同修帮助联系了北京的律师,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一路上冲破了重重的阻力来到北京,聘请了正义律师。后来H地同修又和我们及律师配合,到监狱、法院、省局发正念,讲真相,要人。

现在正法已经進入了尾声,在目前的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利用法律讲真相、救度众生势在必行。因为监狱、邪党公、检、法、司部门,是被邪恶操控最严重的地方,而且他们也是被邪恶的谎言毒害最重的地方。这里的众生往往认为他们是在执行法律,而不知道自己是在执法犯法,处在最危险的境地。而律师参与就能够从法律方面澄清事实真相,使他们认识到自己是在犯罪,对自己将来有多么危险。

律师和我们先来到了V城监狱,狱方表现非常的邪恶,为了掩盖真相,他们封锁了一切的消息,而且说根本就没有迫害的发生,剥夺我们会见家属当事人的权利,而且无理的说:“省局有规定,家属是炼法轮功的更不能见。”我们和律师从法律方面驳斥他们的无理规定,狱方还是一意孤行。于是我们和律师启动法律程序進行申诉,首先来到了这个城市的区法院和市法院,然而两级法院都往出推,说法轮功的案子是属于特殊的,法院不予受理。我们和律师又来到了省城,找到了省高检和省高法,但是都没有進去,最后我们只找到了监狱管理局,向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申诉了情况,讲明了真相。

在这个过程中,我想:“为什么案子没有進展,问题出现在哪里呢?”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打入了我的脑中:“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1]我想还是真相没讲到位,所以就萌发了再去市法院、区法院讲真相的愿望。事隔几天,V城市法院突然打来电话,让我再把申诉状从区法院至市法院从新递交一遍。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们救众生的机会。省城的同修得知我们的情况后,表示愿意配合到V城法院去,于是我们决定再次到V城法院和监狱讲真相,要人。

第二天,省城同修告诉我,他们可以去三十多人,当时我非常惊讶,因为在我们当地都不可能出这么多的同修到外地去整体配合营救。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得知这几年他们一直是坚持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有外地出现营救的事情,他们知道后也开车到那里参与,有被关押的同修要出狱时,他们就集体到外地去近距离发正念接同修。他们大部份都是退休的老年同修,谈起她们的故事,非常令人感佩,这些老同修曾在某监狱门外立掌发正念,监狱不放人她们就不停止发正念,直到把同修接回家。听到她们的介绍,我知道,他们今天能够有三十多人到异地参与整体配合,也是他们近几年一步一步坚实的走过来才能达到的。

那天,一路人马浩浩荡荡的奔赴V地,使我们感到另外空间更是一场壮观的正邪大战。我们首先来到了V市区法院,同修们发正念,我和另两位同修進去申诉、讲真相。这一次由于配合正念到位,操控世人的邪恶解体了,区法院的工作人员听了我们的陈述,了解了法轮功遭受的迫害,表示同情,她们说:“我们虽然不能命令监狱,但是我们可以打电话要求他们允许家属会见,因为这是法律赋予家属的权利。”法院的工作人员做出了他们正确的选择。

将近中午十一点半,我们来到了市法院,市法院的工作人员已经午休,我们打算等到下午一点半和他们见面。这时有同修说:“我们再等到下午,然后再到监狱,就可能后半夜才能回到家。”听到这里,我动了心,我想,外地的同修来配合太辛苦了,于是就符合了个别同修的想法,说:“不等了,那么咱们就直接去监狱吧。”当时有三辆车已经启程驶往监狱,我所在的这辆车怎么也发动不起来,司机急的用钥匙怎么也打不开。这时我和车上的同修都悟到,一定是我们哪里出了问题,我说,“师父说:‘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2] 咱们的车子被锁住了,是不是就是因为咱们不想救度这里的众生,想放弃。我们出发时的愿望是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而我们现在就要放弃这里。”同修们都悟到了,然后大家一致说,“那么我们一定要把这里的真相也讲到位。”于是就跟前面三辆车取得联系,前面三辆车同修知道后,立即返回来,说:“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一起来,一起走。”这样整个中午我们就在市法院发正念一个多小时。

下午工作人员来上班时,我们就進去配合讲真相,发正念。结果市法院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法律赋予家属的权利,监狱应该让我们会面。下午,我们就到了监狱,整个下午监狱所有领导都在开会,我们就来到了驻监狱检察院,在同修们的配合下,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讲明真相,提出要见我丈夫的要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听明真相后说:“你们可以直接去找监狱要求见人,因为他不让见人是违法的。”这样一直到了下午将近四点,监狱工作人员还没有开完会,我们一起在监狱外发了一个小时正念,我对省城的同修说:“我们共同定下一念,明天一定能够见到同修。”省城的同修就回去了。

第二天,我和老同修去要求见人,因为背后的邪恶因素清除了,这次狱警没有过多阻拦,就去请示领导,我和老同修不动心,坚定一念,我们师父说了算,一定能见到,到中午十一点,终于见到了狱中的同修,这是自同修被酷刑迫害后十四个月,才见到了同修。通过这件事,我深刻的感受到整体配合的威力。

在异地营救过程中,我深深的体悟到了正念的作用。有一次,我在V地遇到一位外地同修出狱,当时他们那里只来了两位同修和四位家属接人,四位家属都是不明真相的常人。我就和几个当地同修在附近的同修的家里配合发正念,监狱一直不肯放人,说九点放人,又说九点半,又推到十一点,最后又说下午一点半放人。

我们已经在同修家连续发了一上午的正念,这时我心里非常的着急,就通知了我所能认识的几个地区的同修都来发正念,而且告诉这个被迫害的同修所在地的同修来发正念,并及时上明慧网,告诉他们监狱现在不放人,请同修配合。

早晨我们在同修家里发正念时,我们就约定必须发一个小时正念,坐到将近一个小时的时候,有的同修腿疼的不行,坚持不下去了,我们就休息了一会儿,但是在休息的时候,就出现了干扰,有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大家都去逗他,结果都忘记发正念,我看了心里很着急,然后就提醒大家:“大家快来发正念吧,同修还没有出来呢。”这时候,只要有一个同修提醒,大家就马上能够集中精力发正念,同修们又坐到炕上,大家盘腿发四十分钟正念,然后再休息十分钟,然后再发四十分钟,这样我们一直坚持下去。到了下午三点,我的心有点动摇了,能不能放同修呢,已经快下班了,同修怎么还没出来。可是我忽然想到,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说了算,同修一定能出来,我和同修们互相鼓励又坚持发正念,到下午三点四十分,这位饱受迫害的同修终于出狱了。我们都非常激动,这时候,有开天目的同修说,看到整个过程,另外空间师父在落泪。在监狱门口接人的同修说,在监狱门外一直是飞沙走石,看来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非常的激烈。通过这次营救,我们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了整体配合发正念的重要性。

在整体配合过程中,我们也有配合不好的教训。记得第一次,我们去区法院讲真相时,有四位同修在外面发正念,我们四位同修進到里面讲真相,当时接待我们的庭长被干扰的非常厉害,我们两个人发正念两个人讲真相,但是不断有电话打来干扰,而且不断的有人找庭长让他出去办事,我们很苦恼,怎么发正念就不起作用呢,最后,这个庭长还是被人叫走了。

我们出来之后,见到了外面配合发正念的四位同修,他们每个人都拎着一塑料袋野菜,当时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外面的同修一边挖野菜,一边发正念,我们的整体存在多大的漏啊,另外空间的邪恶是把我们作为一个整体来進行考验,当我们整体中有一部份在开小差时,可想而知正邪大战的结果会怎样。最初我出于人情不好意思把问题说出来,但是我想我们都是修炼的人,要为同修负责,要为我们整体负责,于是我就坦诚的和她们交换了意见。刚开始同修也不理解说,我们边挖菜边发正念,也不耽误事呀,当我们从法上与她们交流时,她们终于明白了,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

解体黑窝 营救同修 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还有一次,有一位同修出狱也正赶上我在V地,我也参与了去接他出狱,在我们正念配合下,同修上午十一点从监狱里走出来。他的父亲也是修炼人,抱住九年未见的儿子,忍不住老泪纵横。这个同修是二十九岁進的监狱,三十八岁才出狱,当看到这个情景,我不由得从心中升出坚定的一念,绝对不允许邪恶用任何借口来关押我们的同修,想一想我们的同修当初发愿来救度众生,而正法十几年中,他都被旧势力塞在监狱里,完不成他的史前大愿,旧势力的安排多么恶毒啊,所以我想,从我的思想中决不能有任何一念允许旧势力这样迫害我们的同修,不允许这样关押同修,不允许阻挡正法,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干扰师父所要的。

V监狱这几年在邪恶的操控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严重,这几年连续都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我们和V地同修一起学习了师父《彻底解体邪恶》的经文和评语文章《去除魔性》,并進行了交流,大家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黑窝就在我们附近,而它却在猖獗的迫害大法弟子,毁灭着公检法众生,我们却漠然视之,清除邪恶,解体黑窝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哪。

师父在2006年发表的《彻底解体邪恶》的经文中,明白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证实法与救度世人的正念已经使起负面作用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处于完全解体中。目前只有少数邪恶的烂鬼被旧势力集中在劳教所、监狱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内,因此,使邪恶的迫害还在局部地方严重存在。为了彻底清除黑手、烂鬼与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别是中国大陆各地区的大法弟子,要向这些邪恶的地方集中发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救度世人,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

今天再学习师父的这篇经文,大家深感惭愧。六年过去了,狱中同修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恶性事件屡有发生。这不是师父要的!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众生,是来助师正法来完成自己的使命的,我们是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还是站在正法修炼无私无我的基点上看待同修的被迫害?众生的被迫害?

解体黑窝,营救同修是一个综合性的项目,它牵扯到解体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否定旧势力对同修的安排,否定旧势力对公、检、法人员的安排,正法到了今天,我们中国大陆还有十几万大法弟子被关押在劳教所和监狱,他们当初签下的誓约如何兑现,不能让他们在监狱中等到法正人间那一天,因为他们自身也有庞大的天体,他们在世上发的愿也要救度众多的世人,所以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解体黑窝,营救同修使他们完成史前的大愿,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通过交流,V地同修都愿意积极加入到整体配合的项目中来。交流之后我们都发出了这一念,一定要解体这个黑窝。另外空间的邪恶非常害怕,用各种方式在我们的身体上造成迫害,交流之后,很多同修身体出现了不同的疼痛、疲惫现象,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说这是怎么回事呢,后来大家意识到是邪恶害怕了,在向我们的身体和空间场中扔败物,想以此来顽抗。有一个开天目的同修说,我们这个交流会开始之前,他就看到另外空间正邪大战非常的激烈。同修问,你看到结果了吗?他说,没看到。我说,一定是正义战胜邪恶,邪恶只有解体的份儿。

在整体配合中,共同提高升华

我们本地当初很多同修一提到要到异地监狱去近距离发正念,就感到难度非常大,一方面感到黑窝附近非常的邪恶,有怕心,另一方面因为要面对家人的阻挡,所以没有多少同修能够配合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通过学法切磋交流,我把外地同修无私无我的配合过程讲给他们,本地同修深受触动。本地同修说:“我们的差距也太大了,这是我们的责任哪,这是我们提高的一个好的机会啊,我们一定要撵上。”所以,逐渐的我们小组第一次有两个同修、第二次四个同修和我们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后来我们这个小组越来越成熟,现在已经达到小组的全体同修都能够和我们到黑窝去近距离发正念配合。

例如,我们小组有一个女同修因各种执着心阻挡,一直不参与到监狱近距离发正念,有一回,我们又要到监狱发正念要人,去V城的车子上有一个空位置,有同修对她说:“这个位置就是给你留的。”她心想:“要是第二天早晨我起不来,我就不去了。”可是第二天凌晨三点钟她一下子就起来了,头脑非常清醒,她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去呀。”但是在去的过程中她还在犹豫,心想“出门打不着出租车,赶不到集合地点,我就不去了”。这时一辆出租车一下子停在她跟前,她上了车,车子飞快的赶到了集合的地点,这时候她想,“哎呀,是师父在推着我往前走啊。”一路上,她的很多人心都翻了出来,到了V地之后,她和大家一起发正念除恶,而且感到能量场非常的强,感到师尊的慈悲的加持,回来后她说,我这一趟,师父给我去掉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我自己也感到升华很明显。

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时,有一个同修看到另外空间激烈的正邪大战,整个监狱的办公大楼被罩在一片火光之中。另外一个开天目的同修,看到邪恶在商量说:“不行啦,我们快坚持不住啦,”它们在开会商量对策。还有一位老年同修在监狱外面发正念时,看到一群一群的黄鼠狼仓惶的奔逃。

在我们整体正念配合下,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经招架不住了,但是它们会钻人心的空子和我们整体配合上的空子進行干扰,例如我们上午到监狱去会见同修,然后到狱政处去要人。当地配合的同修以为我们只是上午去讲真相,要人,很多同修下午就没有参加发正念的配合,然而下午我们到监区去的时候,就感觉空间场压力非常大,在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感觉昏昏欲睡。监区的管教科长表现的非常邪恶,根本就不听真相,后来我们和当地配合的同修交流,同修说我们不知道你们下午也去呀,以为只是上午的事。通过交流,我们认识到,及时的沟通,及时的交流信息,在配合当中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我们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配合。

邪恶最怕我们形成整体,所以它们就想把我们的整体间隔开,主要手段就是利用学员没有修去的人心来制造间隔。比如说在同修之间放大同修的执著,让彼此之间看到对方的不足,从而使同修之间起矛盾和间隔,认为都是修炼人你怎么这样呢,而不能向内找,从而就配合不好。不能形成整体,邪恶就达到了它的目地。我们通过学法,认清了邪恶的伎俩,再遇到事情时,都能够向内找,不互相指责。

例如那一次,我们和省城同修去V地,车上的一位司机,一开始就埋怨另一位负责协调的同修,一路上全是指责她的毛病,这位同修当时很不理解,心想:“我们俩平时也不是很熟悉,怎么一上来对一个不熟悉的同修就满嘴的指责呢,但是这是我们在整体的配合,我决不能被这些心带动,不能和他争辩,虽然他说的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回事。”这位同修守住了心性,一直到配合这件事情结束,她也没有被同修的指责而带动。在回来的交流中她说,“如果我当时被人心带动,我肯定去不了了,在车上只会和他争辩,那么我们这次的除恶整体配合只能是落空。”

还有一次,我们在与监狱一个部门交涉中,有一个同修说了一句话,从那个部门出来之后,别的同修指责她说,你这样说不善,当时这位同修信心受到了打击,就出现了消沉的状态。回去后,我们坐在一起交流,这个同修还是心里过不去。这时候通过向内找,我们大家认识到,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是要互相包容和圆容,要以鼓励的语气来对待同修,决不能指责和埋怨同修,否则就会在我们整体的空间场中出现裂痕,出现间隔,整体的效果就达不到。无论出现任何事情,回去后大家都坐下来互相探讨,找出我们的不足,找出人心在哪里,下一次共同做好,这才是一个精進的向内找的状态。

师父从二零零七年对澳洲学员讲法之后,一直在教诲我们,整体配合。所以在配合当中,我们只有放下人心,放下自我,攥成一个拳头,才能共同完成好我们要做的事情。每个同修都有在法中悟到的理,每个同修也是来自不同天体的王和主,那么在配合当中每个人都有好主意,过程中如果各执己见,只能争论来争论去,师父说这本身就是干扰,所以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也发生了几次争论当中被干扰的事情。后来通过学法,我们认识到,师父说天上的佛他们遇事也是要互相商量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里有这一段:“其实你们知道吗,那些大觉者呀,他们在天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要互相协调、商量的。”“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通过学法,我们能从原来坚持自己的意见,而达到互相商量补充,这样整体的力量就更大了。

虽然我们这件事情还没有進行完,但是通过几个月的不懈的努力,黑窝里的邪恶已经解体了很多,明显的感觉它们招架不住了。原来的狱政处长由对律师恶狠狠的连指带骂,到现在一脸的无奈,而且调离了狱政处长的职位。有一次,我遇见他,他说:“不要再找我了,我已经调离了。告诉你们的那些人,也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受不了了。”还有一个负责监区的管教大队长,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碰到了他,他非常惊讶的说,“我已经不管他(同修)了,你怎么又找到了我。”因为他当时已经被调到了另一个监区。当时看到这,我心里非常的难受,感到这些警察被邪恶利用是多么的可怜啊。

虽然,我们走过了比较长的又很艰难的路,但是现在还有很多的公检法人员和监狱的警察不明真相,还在做着危害他们自身的事情,所以我们前面的路还是要坚定的走下去,在这个过程中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在这个过程中,使我们的整体更加协调一致。我们在与几个地区的同修的配合当中,都感到这些地区的整体状态都在好转,包括省城的同修也说,通过这件事我们整体又凝聚在一起了,V地的同修也说:“我们当地本来没有形成整体配合,通过参与你们这件事,我们整体也走到一起了。”我想,师父通过这件事的巧妙的安排,使所涉及的地区,整体都在凝聚,最终能够达到百脉连成一片。

从这几个月的修炼中,我有一个深刻的感受,过去在修炼中对待麻烦,对待魔难,自己总是有想躲开它、要回避它的想法,有时被求安逸心带动,不能知难而進。但是经过几个月的锤炼之后,我从内心真正认识到了,“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3]魔难能够使我们提高,魔难能够使我们成熟,当然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变得更加理智,更加成熟,在救人的路上走的更加稳健。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