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破除邪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六十三岁的我,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三日前,身体多病(食道长有异物,严重颈椎、腰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严重混合痔,肛肠多处长瘤,最大3×3cm),多少年来一直治不好。三月十四日,第一次看师父《济南讲法》录像,暗下决心,修炼法轮功。刚一出此念身体就有感觉。上午听讲法,下午炼功、学法。第三天学“抱轮”时看到一些景象,晚上睡觉闭上眼睛脱毛衣,有股热流通透全身,同时看见一个金光闪闪的佛像,身体轻松舒服,颈痛消减,弯缩的脖子伸长,我告诉丈夫,他也信。后来天天早上去公园学功。四月中旬,我参加了南京的一次心得交流会,恍惚间看见台上盘腿坐的十几个发言的都变成“佛”的模样……觉得神奇。相信师父所讲的话是从未听到的佛法。从此天天认真学法炼功,并加入了集体学法小组。此后一切病痛都消除了,走起路来一身轻。

师父说:“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1] 我用语言和文字无法报答师尊的慈悲救度恩,下面把我几次破除邪恶的经历写出来,敬请同修指正。

(一)派出所立马放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开始走出去证实大法。到公园讲真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功效。十一日被公安110非法抓住,关進遣送站。当时正是邪恶猖狂之时,大肆抓捕,已关押十多名大法弟子,叫我写保证并说“不炼”就放人,我拒绝,因此,十二日在看守所第一个被戴上手铐脚镣(二十公斤大铁镣),罚我们在十三个牢门口的走廊里来回走三圈,后面警察使劲推。

第二天,公安政保科长等人来提审,恶狠狠地对我说:“好好地回想、回想!”我回答:“我不需要再三思考,只希望你们新老警察实事求是把我们炼功者的情况向上级汇报,好让政府对法轮功有个公正的报道!”看到我脚上盖着毛巾,就不允许,继续罚我光着脚在外面走廊里快跑,每走几步钻心痛,脚后跟被镣箍出了一块肉丁子,我用手指把粘在镣上的血淋淋的肉丁弹到地上继续走,他们突然叫我站住,不许动,同时我看到左前方办公室门口有位年轻的男警察在流泪。

八月十一日,他们叫我在“取保候审”单子上签字,我看到“邪教组织”四个字,就用笔毁掉了单子,没能回家,被关進了遣送站,经常被非法提审,我说真话,恶警就打耳光、嘴巴,不回答就打头。有两次几十个特警用电棍、橡皮棍、木棒、粗竹竿、皮鞋等打,用脚踢。我一件新真丝衬衣背面被橡皮棍打烂,恶警把我推倒用皮鞋使劲在胸前踩,酷刑逼供、套供、诱供。八月十六日,要送我進精神病院,先骗我丈夫,只要交五千元住几天,不用写保证就可回去,后来又骗说,你不要出钱,公安出钱,只要帮送去医院就完事。我不允许家人配合迫害,因此被二次拘留。九月十五日把我带到派出所,叫写份“保证书”,家人写好保证书,我发现后立即撕掉了,我说:“不写!无条件放我回去,谁也代替不了我”。把被子等东西往凳上一扔说:“我就住这里”。于是派出所就立马放了我。

二零一零年四月,丈夫“脊椎病变”,上海大手术失败,差不多成了个植物人,只有眼睛能动,意识清醒,全身瘫痪,大小便功能全失去。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他从重症监护室逃了出来,在医院里我就让他听师父讲法录音。出院后,在求医无门,无药可治的绝望下,通过听师父讲法,集体学法,在明慧网声明对大法犯下的罪过,表示忏悔……。是师父慈悲把他从死亡线上救了下来。近两年来,丈夫不但生活自理,有时还能帮我做个饭,五套功法慢慢做到位,走几里路不觉累,气色比生病前还好看。街坊邻居、亲戚朋友都信“法轮大法好”,也知道“三退”保命、保平安,本地区影响蛮大,给我们证实大法讲真相救人带来一些帮助。

(二)被从看守所里赶了出来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邪恶又找上门来,强行抢走了我们的mp5、U盘、电脑、手抄大法书籍、师父的照片、《转法轮》,第五次对我非法拘留,非法劳教一年。当天下午四点,天下着小雨夹雪,气温零下七度,我被关在派出所,两个警察看守,我坐在长条凳上唱唱《法轮大法好》歌曲,背背法,五套功法炼一遍,之后我就盘腿打坐。一个警察说:“看你们一套一套还真不少,可以呀!”约六点多钟,有个警察到里面用电脑打材料,進门哼着《法轮大法好》,办好事出来,还在哼着这歌。我听了心里在笑,这时看我的一个人就讲:“你也唱这歌嗳?”弄得几个人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天亮后,我到门口高呼“法轮大法好”,又跑到马路上趁人多高呼几声:“法轮大法好”。

三月一日下午五点将我关進看守所监室,里面关了十八人,我对她们讲了我進来的原因,十五分钟不到,全监人用真名做了“三退”。晚上躺下刚合上眼就看到一朵大白莲花光芒四射的傲然开放……。我开始冷静的思考,向内找。师父慈悲普度,救了我老俩口,我不但以前许多病不治而愈,体重也由原来的一百多斤增加到一百三十多斤,白白胖胖的,人们都猜我五十多岁,如果不是坚修大法,也许几年前就不在人世了。为什么只知道得好处享受,不想想我是谁,什么身份,为何身体出现异常,“真修弟子没有病”,大法弟子证实法是使命,我就是要证实法!针对不同的问题、矛盾、迫害,都能用师父的法去破解,所以我们要认真学法,不断精進,这样才能真正的证实法。我明白了:我们虽然在人中,看上去和人没什么区别,却不能把自己混同于人中。在迫害面前,困难中想到法,就要坚信,不能犹豫,更不能怀疑,要坚定的证实这个法。

看守所的几次提审,我不与他们强辩,主要发正念,解体、销毁旧势力的安排,告诉他们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搞构陷我的材料,还要我签字,我拿过来就撕毁掉。警察用录像手机演双簧,做假口供,我就当场揭穿他们的邪恶伎俩,把手机摔掉。有一次强送我去看守所,我当众高呼“法轮大法好”。最后一次提审,警察上报我劳教,并威胁我说因我被劳教处分过,如果还是这个态度,还要重判。并欺骗说如果不炼,写份东西给我们,可以根据家庭实际情况放你回去,照顾生病的丈夫。我回答:“我不考虑我的现在与将来,只为你们及其你们的家人感到悲哀。我再苦、再难,也是走在神指引的路上。为证实法轮大法好,我愿付出我的一切。你们如果要想有未来,要命的话,就要立即停止这种邪恶的迫害。善恶必报是天理,世人才是真正被害的羔羊。你们不妨打开电脑看看”藏字石”上面写的六个字,就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教人退出党、团、队,只有三退,才能保命,才能保平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得福报!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长达十二年的血腥迫害,我选择刚直,面对生死我做到坦荡。因为我心中有对佛法真理的坚定信念——“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是正法。全世界都说好!你们威胁我,我不怕!我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你们说了不算。在里面,我不断的讲真相救人,算算已有一百多人听了真相。

邪党人员非法劳教我一年,四月十四日送我去劳教所时,名单还在身边,送不出去。到了劳教所大门口,我好象看到了师父,对着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進去,我要出去救人,我这里还有一百多人没有做“三退”呢。当时,我心很平静,就是想高呼一声“法轮大法好”,同时做好了思想准备,不管遇到任何环境,都不配合邪恶,零口供,更不会写一个字。只要师父的安排和救度,坚信到底。在量血压时,我请师父加持,血压竟达二百左右。我告诉医生说,我从来没有高血压,但曾有好多其它病,修炼法轮功后都好了。女医生又测量了一次,下不了诊断,又叫来了一个男医生,会诊了一会儿,对送我来的人说,高压二百多,不能收。我知道是师父救我,让我回去救人啦。这一来,看守所的人也害怕了,怕我出什么问题,时时拉着我,扶着我。回来后,看守所也不肯收留了,怕担责任。

回来三天后,又让我去市医院检查。我想那里也是讲真相的地方,曾经“三退”过不少人,今天再去讲讲真相,救救人,我就很乐意的去了。那个给我检查的医生我一看认识。我对他说:“医生,你还认识我吗?我的一个亲戚你曾经抢救过,钱花了近百万,还是没有保住命。我要是住院,你们检查下来,也不敢收我,以前我比她的身体还糟糕。可我现在却活的很好,我炼法轮功十三年,没去一次医院,没吃一片药。虽然吃了几十天的牢饭(那哪是人吃的东西),还是白白胖胖的。医生对送我来的人笑了笑,四目相望,相对无语。

五月六日,看守所搞什么省文明单位,各级各部门来了不少头头,拍录像。当我看到所长带领七、八个人站在我们监门口时,我双手合十,大呼:“冤!千古奇冤”!所长气的脸都绿了。关押期间,我天天给人讲真相故事,天天唱“法轮大法好”。没有一个不配合,所有人都作了“三退”,天天念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得是三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放风,有人说:天空出现倒挂彩虹啦!我抬头一看,大声说:这是大佛的七彩光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随后我周围的人都同时双手合十,九十度鞠躬,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值班人员看到也没说什么。

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表面对我客客气气,其实对我很不放心。背后经常打听我的情况,说我不穿号服,不遵守监规,不服管教,并撕掉号服,扔進垃圾桶,反宣传,与国家对抗,天天唱“法轮大法好”,还炼功。监友们说,她有时肠子大量喷血,吓死人,我们见过,炼功是她在锻炼身体。

刚進所,所里头头找我谈话,我就提出,我没犯罪,不能参加强迫劳动,不能分配生产任务,我要炼功。我们修炼人处处做好人。后来所长找人了解情况,问:法轮功好不好?所有的人都说:法轮功好,真好。有一次,主管干部开玩笑说:“你是刘胡兰,伟大”。我说:“刘胡兰哪能与我们比。因为我们的伟大,别说是世人公认,就是宇宙中的神都佩服,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嘛。”全监室的人都笑了。从此后,我炼功再也没人干扰了。

五月九日,他们以我有“病”为由,办理“所外执行”,也不通知我的家人,就连拉带拖的把我从里面赶了出来。七月份的一天,通知说省公安厅有人要来看我,我说:可以。我与我的丈夫挂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在新村大门口热烈欢迎。听我这样一说,吓的没敢来。

(三)讲真相、解体洗脑班

九月十九日,国保来了十几个人,绑架我。我不走就动手架我到车里。我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国共产党亡”,我说怪不得藏字石上有这六个大字,真是天意!

到了宾馆,架上二楼,开始问话,我始终不说话,他们自己搞了一份材料,要我签字,我不配合,更不签字。我向大队长要我的东西。我说,这些东西比我的生命都重要,可不能给你们毁坏了。他说,按照上面的规定,这些东西都得上交,保存,我也作不了主。这次对你是判重了一点,听他口气好像有点内疚。此时此景,我知道这些都是要救度的众生。我就跟他说,那就请你帮我多费费心,问一问。我等你的好消息,对我们来讲,不是判轻判重的问题,根本就是个冤假错案。他讲,我们的工作到此结束,下面是六一零的事。

六一零首先强迫我看医生,要抽血化验。六一零的人讲:啊,你的血压这么高,肠子喷血,医生分析,可能有生命危险。六一零的人诬蔑我们有病不让吃药。我说,我没有病,更不需要抽血化验、吃药打针。十三年都过来了,没進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片药,真修弟子不会得病。修炼十三年来,《转法轮》天天看,所有的大法书籍都反复认真的看过,没有看到师父说不准上医院看病。因为只要是真正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修,是一个真修弟子就不会生病,更死不了。再一个,我们全家人都看到我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的变化,都很支持我炼功,都相信法轮大法好!这是我的亲身体验,以前许多病都不治自好,你们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你们都安的什么心?

几天后,市里的六一零头头来了,一進门就说:“范大姐,你气色很好,比在零五年我见到你的时候还好,还年轻”。我说:“谢谢。你真有眼光,夸我身强体胖”。在座的几个六一零头头互相笑笑,坐在那一声不吭。那几句话就算是“市级通过”。

一次所谓的学习班,就是我一个人,每天十五个警察、保安陪着,忙了十二天,陪吃陪喝了十二天,反正是老百姓的钱,不花白不花。来的第二天,六一零的副头头讲:“你是我们这里唯一没有写过保证的人,你的帮教是与省公安往下各级一把手直接挂钩,并影响到居委干部的年终奖,这次一定要配合我们的工作”。我说:不管怎么样我都坚信到底,今生不改。我说你们花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都是在造业,执法犯法,做了不少坏事,到头来白忙一场。你们不相信可以看看明慧网,上面有多少个所谓被你们转化了的人,不都是用真名实姓发表声明,所有在里面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签字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别再枉费心机了,没门!

最后一天,市六一零正头头来了,谈到这次办班的目地以及我的情况,还是那老一套吧。他在讲话时,我就发正念。他说完后,我就问他:主任,你说“真善忍”的反义词是什么?他倒也明白,说是“假恶斗”。我说:对!主任你想想,咱们都是中国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却背道而驰。你再想想,是我们修炼“真善忍”能和谐社会,还是象你们搞“假恶斗”能和谐社会?中共邪党对我们这样善良的人实行了长达十多年的血腥暴力迫害,这种邪党不解体行吗?听说你二零零八年才到六一零,你从一言堂的谎言宣传中知道的东西都是假的,真的东西你知道多少?你凭良心说句心里话,象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弱势群体,十多年的迫害,害死了几千个大法弟子,活摘了多少大法弟子的器官,在这样的独裁武力迫害下,都没有屈服。你想想是怎么回事?只有让良知冲破偏见,才能真正了解法轮功真相,走出谎言带来的迷茫,不要助流推波把己坑,善恶正邪人自选,辨明是非有希望,心中“三退”能保命、保安康,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美好到永远。“真善忍”能使人类道德回升,能使人类有美好的未来,世界需要“真善忍”。我还告诉他,在关押期间,我曾向监察官,警官写过三份“询问”,要求面谈,他们没有和我见面。我在第三份中直接写上了他们不敢见面的原因:怕!他们更知道邪党的整死人的流氓手段,吓破了胆,宁可成为历史的千古罪人,也不敢做当今邪党的“犯人”,宁可背着良心同流合污,也不肯说一句良心话!真是中国人的耻辱与悲哀!

我一边讲,一边观察他,发现他的神色变了,说话的语气也不强硬了,谈话也基本结束了。这时,记录员把写的东西递给我,要我看一遍,然后签字。我说:不用看,我也不能签字。因为这些都是你写的,不是我写的,因为你与我的思想,观念和目地不同。同样一句话,实质是对待宇宙大法的态度,认识的理念、观念不同,差距太大了。当今的事,我们自己会写的,我们就是要告诉未来。

最后本地六一零头头宣布提前结束这次所谓的学习班。原来定好下午四点钟省里来人见面,结果三点半就送我回家了。

又一次证实了只有信师、信法,诚信、坚信才能坚定的证实法,才有法的威力,才能解体邪恶,灭尽邪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