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四村长仗义相助 世人闻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过后的一天,(第三位)村长来到我田里,对我说:“现在上边经常来人询问你的活动情况,有一次深更半夜打来电话,要我们到你家去看看,说是法轮功标语大街小巷发现都有。我就对他们讲:这么晚了到他家去做什么?……”我接着他的话说:“‘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为了感谢你的仗义执言,我现在送你几个真相光盘,里面不仅有不少的精彩电子书,还有更珍贵的最新的破网软件。看完以后,觉得好,就传给亲友们也看一看,好不好?”他高兴的满口答应。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到我菜园,对我说:共产党必垮,活摘器官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退党,你就帮我也退了吧。这个村长我也不想做了。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时值无比神圣的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弟子对师尊慈悲救度之恩的感激无以言表,今生欣逢佛法,弟子才得以被救度,明白了真相,世人才能得以觉醒。大法在人世间洪传,弟子和世人见证了大法无量的威德,现在弟子向师尊汇报并与同修交流。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在外省省会城市的一所大学校园里,仔细看完一个炼功点所悬挂的法轮功简介时,我随即找了一张报纸,走入炼功点,学着双盘打坐,随后入道得法。一个月后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去上班的途中,莫名的发自心底的呼唤着师父,那声音响彻寰宇,我知道那是自己灵魂深处的呼唤。我泪流满面,整个的身心都被震撼着,感到自己好幸福好满足。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感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法同化着,每天都是那么喜悦,感受着大法是那么玄妙和超常。我的天目真切的看到了法轮在旋转,师父给我从头到脚净化身体,打坐入定那一瞬间,我深深的知道是师父推着弟子在飞速的超越。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因到省政府上访,复印和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多次非法拘留,后来又被拘役和劳教。我作为公司的一名骨干销售人员,有各阶层的客户群,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将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和我当时了解到的法轮功真相写成信函,非常熟悉的客户,我就将信函亲自登门送上,以便和他亲自交流,一般客户就直接邮寄。二零零三年的九月,当我将这个城市我所结识到的人,尽我所能都告诉了他们真相的时候,我决定回到生我养我的家乡。作为一个大法徒,我深知自己肩负的使命,那就是要让家乡的父老乡亲闻到大法真相,摆脱他们心中对共产邪灵的恐惧,给他们生命的未来带去光明和希望。

老村长边了解边讲真相

第一位村长,他担任村长和村支书有二十多年,村民有什么事找他,他都当作自己的事一样对待,所以大多数村民对他都比较敬重。我回家后不久,县“六一零”和“公安”就找上门来了,父母亲怕我又被他们抓去,将这事和村长提起。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我就向村长介绍过法轮功,我从劳教所出来后,在外地我又给他写过真相信。他当时对我父母亲说:不要怕他们,现在你儿子回来种菜,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并一再安慰我父母,要放下心,不会有事的。其实,村长作为多年的中共干部,对县各职能部门的负责人都比较熟悉,私下里,他把他了解到的法轮功真相向县人大主任提起。那个主任告诉他:“中央对法轮功施行的是灭绝政策,你还想当不想当这个村长?竟然还为法轮功说话。”后来,老村长虽然被免除了村长职务,但很快他被高薪聘请到一家公司做管理人员。

一天,他到我菜园的小屋旁,告诉我说:“法轮功传单公司员工收到不少,大家议论纷纷,对我提出了不少问题,有一些我也回答不上来,所以,我今天特意专门来问你。”我微笑的对他说:“是一些什么问题,慢慢说一说给我听一听。”

他说:“法轮功到处发传单叫人退党,是不是参与了政治?共产党确实很腐败,为什么退党才能保平安?”这时,刚好有一位我不相识的邻村的一位村民骑自行车经过这里,听到了我们之间的谈话,他骑出十多米远后,又转身回来,对我们说:“刚才你们提到的法轮功,我正好想了解一下,我很想再多听一听你们之间刚才的谈话。”后来,这位村民和这位老村长一样,都先后看过《转法轮》、《九评共产党》、法轮功的真相期刊和真相光盘,自己看完后,还转送给自己的亲友们。无意间,他们成为听到真相来我菜园最早的有缘人。

第二位村长:每天帮着到县公安局去要人

第二位村长,是一位退伍军人,他在一家公司任经理多年,后因公司经营不景气,他才回到村里,因办事能力强,他被村民选为村长。他任村长的第一年,当时,我县还没有自己的资料点。因我县是一个山区小城,学法的人不上三十人,其中又以没什么文化的老年同修占多数。我虽然有一些电脑的基础,但在我的印象中,要上明慧网太难了。在外地时,我就听到很多同修说过,中共封锁网络太厉害了。所以回家后,我也没买电脑,使用的真相资料都由外地同修提供。

一天,一老年同修约我见面,她给了我一份真相资料。同修说:“这份真相资料很好,只有两份,我先给你一份,这一份我还要传给其他同修。”回家看完这份真相资料后,我心想,要是能将我所有认识的人,每人都发一份给他们那该多好呀。我深信,这份资料威力强大,能让世人全面了解法轮功。我先到一家复印店,复印了几十份,感觉还远远不够。

过了几天,我又到另一家复印店去复印。这次的量是上一次的两倍,店主人专门从批发市场进了一大箱复印纸。复印了七、八个小时都没有复印完,天黑时,机器又出现了故障。这时,我的心开始不纯、不稳起来,思想中不时反映出各种人心杂念来,而当时却不能及时清理自己所处的空间场。后来店主发现复印的都是法轮功的内容时,他惊慌失措的拨打了举报电话。当地派出所的人和县六一零的人立马赶到。

在派出所的办公室,他们拼命追问我复印的原件从什么地方来的。从我这得不到任何答复时,一名公安就狠命扇我的耳光。当时,我感到奇怪:当店主人打举报电话时,我心里还有一些紧张,现在恶警扇完了耳光,不但一点都不觉得疼,心里反而变的越来越坦然和平静。

当晚,他们把我送到了县公安局拘留所,我知道这不是我应该来的地方,我决定绝食抗议。第三天,父母及家里亲人都来看我,他们都非常担心,母亲一直哭个不停,劝我还是吃一点东西,这样饿下去,身体会垮的。到了第五天,村长和县政法委书记进入监室来看我。村长对我说:“现在外边很冷,已经下起了大雪,你已经好几天都不吃不喝了,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你要炼法轮功,在家炼,没人知道,也没人管的到你,而你现在印的这些东西是国家不允许的,也是违法的,所以你现在不吃不喝,如果出了问题,后果都要由你自己负责。”

听他这么说,在地铺上,我坐直了身体,接着他的话回应道:“如果这次我复印的不是法轮功的东西,而是其它的资料,那我能不能复印?”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平静的看着他们,他们不说话。我又接着说:“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就为什么不能复印?到底是谁做了丧尽天良的事,到底是谁在害怕真相?复印法轮功资料和复印任何其它的资料一样,那都是我的权利和自由。我没有做任何坏事,更没有违法,现在应马上放我出去。”当时,我感觉村长被这番话给震醒了,他首先走出了监室。

到了第十天,家里亲人用车将我接回,母亲告诉我说:“村长从监室一出来,就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哪怕我这村长不当,我也要想尽办法保他出来。’”以后,家里亲人不再埋怨我,他们和村长每天都到县公安局去要人。

那件事情以后,我先后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安装好宽带后,同修也及时的给我送来了破网软件,这样我在自己家里也建起了一个小资料点。当我把刚做好的《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送到村长家时,我对他说:“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你,我觉得这两本书很难得和珍贵,今天特意送给你,因为你的人生阅历比我丰富,又这么能明辨是非,你看完后对我谈一谈你的认识,好不好?”他当即答应并表示感谢,对我说:做完这一任村长我也不干了,共产党太腐败了。

他送我出门时,对我说:“法轮功让我看到了希望,你要多注意安全,共产党为了自己的政权,什么坏事都做的出来。你娘对你很担心,我们对你也很关心啊。”

第三位村长

第三位村长,一天,他陪同镇各职能部门负责人来到我菜园,小屋一下就挤满了人。镇党委书记对我说:“现在炼法轮功的胆子,越来越大。法轮功传单家家户户的发,还发到我们办公室去了,太不象话了。今天我们专门来问你,今后要保证不要出去散发法轮功的东西。现在市里有一个学习班,你是我们县出了名的法轮功,所以你必须参加。”我站在他们中间回答到:“这不是什么学习班,这是和劳教所一样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你们知不知道,我在劳教所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吸毒和做坏事的劳教人员夹控着我,警察见我不转化,就用两根充足了电的电棍电我,后来又要夹控用手铐单手悬吊了我八个晚上。”说到这里,我将留有手铐伤痕的手腕举给他们看。

村长一直站在屋的角落里,这时他对我说:“老弟,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胳膊拧不过大腿,就表个态,免得他们天天来找你。”我接着他的话说:“我不会表什么态,也决不会参加什么学习班,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法轮功就不会发什么传单,现在法轮功洪传全世界,在香港就能见到‘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横幅,‘追查国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迫害过法轮功的人。”这时见他们开始议论起来,我就对他们说:“对不起,天干旱,我现在要给菜浇水去了,希望你们能多了解一些法轮功真相,法轮功传单可能关系到每个人的未来。”

过后的一天,村长来到我田里,对我说:“现在上边经常来人询问你的活动情况,有一次深更半夜打来电话,要我们到你家去看看,说是法轮功标语大街小巷发现都有。我就对他们讲:这么晚了到他家去做什么?他每天早上四点钟就要去卖菜,他父母都七、八十岁了,就他一个人一天到晚都在菜田做事,这是我们看到的,他比劳动模范还要做的好,又不当场发现他,现在到他家有什么用?”我接着他的话说:“‘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为了感谢你的仗义执言,我现在送你几个真相光盘,里面不仅有不少的精彩电子书,还有更珍贵的最新的破网软件。看完以后,觉得好,就传给亲友们也看一看,好不好?”他高兴的满口答应。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到我菜园,对我说:共产党必垮,活摘器官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退党,你就帮我也退了吧。这个村长我也不想做了。

第四位村长

第四位村长,刚上任不久,他到我田里对我说:“现在是敏感时期,你最好莫乱出去,也不要和炼法轮功的聚集在一起。”我对他说:“难道原来就没有敏感日?可他们还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些,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见他没回答,我接着说:“人一定要分清善恶是非,共产党现在草木皆兵,对法轮功这么多年的迫害,我为什么要承认什么敏感日,你也不应该承认它呀。今天既然提到了法轮功,你不介意的话,我再和你讲一讲我知道的法轮功,行不行?”他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连续三年,从明慧网上选取好真相对联后,我就用毛笔亲自书写,不仅自家用,还送给亲友,并还亲自给他们贴好,后来,我改用了喷墨打印机来打印对联。那年大年初三,母亲告诉我说,她看到有人来一一抄了这些对联,并一一拍了照。

大年刚过,县六一零和公安几次到家进行骚扰,母亲很害怕。当这位村长了解这一情况后说:“一副对联又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是谁在心虚,谁在害怕。如果不是冤枉了人家法轮功,又怎么会这样害怕法轮功?他们是吃饱了没事干,尽做这些吓唬老百姓的事。”

从我刚到家的那一两年,有一个时期几乎有十多人轮番到我家来,就连镇里管计划生育的也来过两次。还有一个从镇里来的住村干部,他是专门看管法轮功的。近些年来他们已悄然离开了我的视线。在邪党“保卫十八”期间,我县发生了两起劫持与绑架事件,好几个学员家受到骚扰,而我这里却一直风平浪静。我想,这和四位村长仗义执言,还有大法的威严有关吧。

一九九九年,那时我刚好三十岁,终身大事本可能在这一年完成,因中共对法轮功的狠毒迫害,对我多次残酷的迫害而变故。除了母亲力所能及帮一下忙以外,三亩多的菜园就全靠我一个人又种又卖。有好多人问过我,“这么大的年龄还不结婚,你到底图个啥?”“一个人种这么宽的地,又种的这么好,天晴下雨都没有休息过,你到底感到累不累?”“一个上过大学的人,原来在单位上班好轻松自由,现在种菜这么辛苦,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到底值不值得?”我回应道:“我真是幸运,修炼法轮功前途一片光明,我再苦再累,只要让世人看到炼法轮功的人和电视宣传不一样,能够知道法轮功真相,我就满足了。”

可我心里更明白,今世的修炼道路已有师父安排,无论是做什么,我都应该无怨无悔尽力做好。作为大法弟子就是应该纯净自己,直到现在我没有结婚还是不结婚的想法。每天卖菜,我都三点起床,炼功和学法各三十分钟,四点发正念。带上真相币和真相资料,就手拉一车菜到两公里外的农贸市场去卖。一路上我都反复默背《转法轮》和《精進要旨》,直到背熟为止,我才背下一节。现在已经进行到第三遍了,整个大街静静的,法也就背的格外入心,一路上,除了背法,没有任何杂念。我常想,这就是师父带我走在神的路上吧。

记得一回我站在农贸市场的人潮中,当时,感觉自己真是神清气爽,心中只有无比纯正的一念,愿所有的人都能得到大法的福音,都能够走出劫难。那一刻,我感到自己作为大法一粒子是多么的荣耀,我仿佛能调动市场上来来往往所有人的思想来听我讲真相,都能接受我的真相资料。

我牢记师父教诲,我时常想,怎样才能更深入有效的救度更多的人,从走街过巷的散发和张贴,面对面讲与给,到每次花钱使用的真相币,和向世人赠送的破网软件。了解了越来越多真相的世人,还是那么渴望得到更多的真相。

二零零七年的时候,我想到了新唐人卫星电视。从一开始我就全身心的投入,我下载了所有相关的技术并反复学习,在我反复调试都不成功的时候,在我快要完全失去信心的时候,我想到了师父,我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我,解体一切邪恶干扰因素。我感到调动锅的手有了灵性,手轻轻一摆,信号质量急速上升,欣喜和感激瞬间油然而生。当时,我发了一个心愿,我要全力推广新唐人,要让更多的人看到新唐人。

我真的感到自己太幸运了,在这生死攸关的历史关头,能做这么殊胜的事。当我给一个世人安装了新唐人后,这个“活传媒”把一个又一个世人带到菜园小屋和我约好又要去安装新唐人。我和他们相处是那么的融洽,交谈是那么的愉悦,不管他们意识到还是没意识到,大法弟子却深深的明白,那是大法无边的福泽,我们才能得以在这菜园小屋相逢和相知,是大法缘才得以使我们走到一起。

越修,越深感大法无边。弟子清楚的明白,我离法对我的标准还差之甚远。弟子再一次叩谢师恩!谢谢可敬的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