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圆容师尊所要的 证实法的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经过认真的反思,向内找,我明白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是学法向内找、实修自己等方面的差距,决心学好法,扎扎实实的修自己的心,从迫害的阴影中走出来……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初有幸得法的,走过的艰难曲折的正法修炼路,心中十分感慨,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这次法会征稿,我知道时已经晚了,本想来不及了,就不写了吧!可是,又一想大陆网上法会是师尊为大陆大法弟子开创的一个互相交流,共同提高的环境,作为弟子怎么能够错过机会呢。下面我就将自己在助师正法中的修炼体会向师尊和同修们做一个汇报。由于时间仓促,文中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同修们指正。

走出迫害的阴影 见证大法的超常

二零零四年,我经历了三次劳教迫害,四次拘留迫害,两次死去活来,被邪恶迫害的身心俱疲,心灰意冷,迷失了方向。记得当我最后一次从劳教所回到家,那时的我心里很是迷惑,不知道前面的路该怎么走。在这种情况下,邪恶并没有放过我们这些迷路者,我在又一次被邪悟者拉扯着做了大错事,清醒过来后,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深深感到修炼实在是太严肃了,一个念头不对,走错一步,都可能被邪恶钻空子引到邪路上去,从而毁掉,邪恶真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哪!

我开始冷静的思考,反思自己走过的路。为什么会走错路?为什么会反复的在一个地方跌倒?自己被反复钻空子的原因在哪里?我从自己走進大法的第一念开始,深挖自己的根本执着,严肃的审问着自己的心,最后发现,除了根本的执着、求心、证实自己的心之外,还有许多的执著心,而最根本的原因,却是在学法和实修方面的不足和差距。人心太多,很多都是自己没有觉察到的。

在学法方面,虽然,当时在我和丈夫都失去工资来源,为了生活,只能在干活时用磁带听法,晚上学法,炼功。可是,由于不能静心学法,法学的不深,遇到魔难,在法上就悟不出来,从而走错路。在实修上就更差了,用人心对待法,对待这场魔难,把自己当成了常人中的英雄,用党文化中形成的思维方式与观念,思考、对待修炼中的问题,而且是不自觉的。意识不到错误,也就很难改正,也无从改正。

经过认真的反思,向内找,我明白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是学法向内找、实修自己等方面的差距,决心学好法,扎扎实实的修自己的心,从迫害的阴影中走出来,彻底否定迫害,反迫害、结束迫害。我调整自己的心态,认真学法,可是,当时我学法干扰很大,拿起书,困魔就来干扰,读着书就找不着哪一行了,眼睛再也睁不开了,有时就睡过去了。师父多次点化,我也着急,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发正念也作用不大。后来,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中谈到,背法的神奇效果,我就想背法。开始时,也很难,一句话反复念都记不住,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就是再难我也要把法背下来,刻到心里,绝不放弃。就这样,一句一句的背,一句一句的记,慢慢的,越背越快。而且我惊喜的发现,虽然背书很慢,却常常悟到法理。

当我终于把第一遍背完后,我发现自己完全变了,《转法轮》就象第一次看过一样,一下子明白了许许多多以前迷惑的问题,不清楚的问题,感到心里一下子亮堂了、踏实了。这时,我更加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接着,我马上再从头开始第二遍背法,就这样一遍一遍的背,也不知道背了多少遍,直感到越背越明白,心里越踏实,平稳,心中的迷惑逐渐消散,感到心里十分亮堂。

在背法的同时,我时刻注意实修自己的人心执著,按师父的要求时时,事事对照大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实修自己。“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3〕。师尊的这几句法我牢记在心。我从小就爱看书,小学三、四年级就看了许多为邪党歌功颂德的小说和文艺书籍,工作后在岗位上又学了许多理论性的东西,党文化的东西在头脑里灌输的很多,以至于在看了《九评共产党》后,头脑里一时间竟然一片空白,感到话也不会说了,字也不会写了,写文章没词了,下不去笔了,就感到无法和人沟通了。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在坚持写完一篇揭露邪恶的文章后,才逐步的恢复了正常人的思维。可以想象头脑里邪党文化的东西灌了多少,中毒多深啊!要把这些不正的、邪的、恶的坏东西从头脑里清除掉,清洗干净,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时我学了师尊《转法轮(卷二)》〈佛性〉一文并背诵下来,师尊在这篇经文中的开示,使我明白了很多。我知道了,虽然被邪党灌输了很多后天的观念和坏思想,给修炼增加了难度,但是,我的本性是不会变的,只是本性被埋没了。就这样,我时时注意自己思想中冒出来的思想念头,时刻用大法来衡量,只要是不符合大法的思想念头,一概清除、排斥,有的不好的念头就直接灭掉,不让它在我的空间场中、头脑里形成;在清除它的同时,加强正念,加强主意识。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有许多体悟,真正的体悟到,师父讲的法确实是指导修炼的真言真法,只要真正相信遵照去做,就会见证大法的伟大和超常。我真实体悟实修的玄妙无比。

实修过程中的体悟和例子太多了,在此仅举一例;我当时,由于经历了很严酷的迫害,差点失去了生命,所以,思想中的印象很深,虽然离开了魔窟,可是所经历的一幕幕就象印在了脑子里一样,打下了很深的烙印,心并没有从迫害的阴影中解脱出来。走在街上看到警车或者是见到警察,就在思想中反映出一连串的联想和设想,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在思想中不自觉的想对策,如何应对等等,一下子就会想很多很多,表现的很敏感。加上对自己没做好深深的懊悔、自责和委屈,又觉得愧对师父,一提起这些就不由得感到悲伤,泪流不止,有时竟止不住失声痛哭,心里很压抑,很委屈,感到心口象压着千斤巨石,连出气都是长吁短叹的,常常不自觉的唉声叹气。这种状况严重的影响着自己做好三件事。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不是师尊要的,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目地是所谓的检验大法弟子,其真正的目地是毁人、淘汰人,消魔大法弟子的意志,摧毁大法弟子的正念,达到它们左右正法的自私目地。这是绝对不能承认的,绝不允许的。师父在讲法中多次明确指出我们不承认这场迫害,否定一切迫害。

法理明白了,但是怎么做呢?在学法中我认识到,不能等到迫害发生了再去反迫害,而应该在自己的思想中一思一念中清除迫害。确立这一正念,排除任何反映出的直接或间接承认迫害的想法和念头,清除一切不符合法的思想念头,使自己的思想中没有这种不正念头存在的土壤和条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容易。在修去它的过程中我才真正体悟到,这些不好的念头确实是活的生命体,我虽然看不见它,但却清清楚楚的感到了它的狡猾和顽固,它见缝插针的就是要变着花样把迫害强加给你,而且要让你自己接受,以找到迫害的借口。只要大法弟子按师尊要求做的,就可以否定邪恶的迫害,因为强加的迫害是绝对不容许的,正神都会将它消灭,师父也不答应,所以它也不敢这样做。所以,它就钻空子,如:学员看到在魔窟中反迫害的交流文章,就会在思想中反映出,如果是我遇到这样的事该如何如何做;见到别的同修被抓,就会反映出,如果是我,我怎样回答恶警的问话等等,先把你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去设想问题,如不注意,把它当成了自己的想法,它一下子就会给你反映出许多设想和联想,引导你上钩,落入它的陷阱;如不反对排斥,就等于是接受了,默认了;接下来它就会给你演化出许多假相,一步步的把你往它的圈套里带。而且,这种念头会不断的往你的脑子里打,让你厌烦、讨厌。只要你一动人心,它就会乘虚而入。开始的时候这种看不见的较量确实很是激烈,但我不放松,不懈怠,持之以恒的清除它。慢慢的,感到清除的越来越多,这种念头也就越来越少了。有时不等它露头,就感觉到这个念头不对头,马上一个“灭”字打过去它就没有了。我在清除这些坏东西的过程中确实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见证了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有时,正念一出,随即就感到有一块东西被师父瞬间拿掉的感觉,真的很神奇。

师父告诉我们:“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还讲:“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就象一个工厂的生产办公室、厂长办公室发出指令,具体各个职能部门各行其事。就象部队的指挥部门一样,司令部发出命令,指挥整个部队去完成任务。”〔1〕师尊在这段法里,十分明确形象的讲述了大法弟子运用正念除恶的法理,我过去没有深刻的理解,在实修中我实实在在的体悟到了法的内涵是如此的广大,真是法力无边!

师父在《精進要旨》中有一句话叫:“修内而安外”〔2〕,在实修中确实见证了其中的内涵。我就这样不断的实修自己,不知不觉中心性在实修中升华提高,加上遇事向内找,去执著,断欲,就感到心变得越来越平和,正念也越来越强,碰到什么事也不动心了,该干什么干什么。这些年来,一直在参与本地区协调、技术、资料点等项工作,平稳的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道上。

走师父安排的路 证实法的路越走越宽敞

我在自己家成立了资料点,学习上网、打印、刻录、编辑制作卡片等一切自己能开展的救人项目,一开始就全部独立运作,从买机器、买耗材,修机器、安装,学技术凡是自己能解决的就自己想办法解决,或上网查找,就这样开了一朵小花。当时,本地资料点很少,主要是依靠大资料点提供,不长时间,大资料点就出事了,参与的同修几乎都被恶警绑架了,损失很大。一时间,本地的证实法项目,几乎陷于停顿,同修们连《明慧周刊》也看不上了,经文也看不到了。接着,又连续出了几次迫害事件,邪恶很嚣张。同修们都等着、看着,怕心也上来了。面对这种情况,我也很着急。

当时,为躲地震人们都上外面住防震棚去了,我这个小资料点,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我当时,还没有能力满足大范围的需要,就想着尽力提供大家看《明慧周刊》和经文等方便。再根据情况做一些真相资料和光盘等。但是大家都想着救人,有的人知道了我这里能做,就跑到我这里来要。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有不少人知道了,也有的就想来这里拿,我看到大家想救人的心很急切,可我当时一台小打印机出不了多少活,再怎么干也解决不了大问题。就想要是有更多的同修都会做资料,都办家庭资料点就好了。可是,谁教呢?我也是才学会一点点。怎么办呢?当时正在地震时期,我也不管那些震不震的事,就想着赶快救人。所以,一个人就在家里做资料。余震把楼房摇得晃动,电灯晃来晃去的,可打印机一直未停的工作着。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心里没有一点害怕。

想办更多家庭资料点的想法一出来,师父的法身就帮我了,就有同修来问我这方面的事,我就向他们介绍我的想法,鼓励同修自己做资料,打消他们的顾虑。同时,自动承担了技术方面的指导,把自己知道的一点技术再教给同修,边学边干边教别人。不会的东西就自己琢磨,或问别的同修(不在本地),或上网查找,自学。就这样,周围的同修慢慢的都开始买电脑,买打印机、刻录机等,学习技术。 一朵朵小花开放了。

现在,本地同修已经大多数都买了电脑,自己上网,做资料,自己出去发。暂时没有做资料的也基本上自己上明慧网,自己在电脑上看资料了。不会电脑的同修已经很少了。而且,从中有许多同修逐渐的掌握了资料点技术,成为技术人员,对资料点遍地开花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从此,本地大资料点,再也没有办了。现在,已是基本上遍地开花了。这几年,随着学法小组和资料点的遍地开花,学员们心性提高得很快。

过去,由于怕心,在本地有学员一出事,承受不住就把别的同修说出来了,一个人往往牵扯出许多人,让邪恶钻空子迫害。现在,大家都参与進来了,怕心去掉了不少,戒备心理也去掉了不少,同修间互相配合,“三件事”做的很平稳,大家基本上都成熟了,整体上提高很快,邪恶也找不出空子钻,很少出现大的迫害。近年有几例迫害案例,被迫害的同修,基本上没有人出卖同修,一般都是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中很快的就回来了。当然还有很少一些同修被劳教迫害,但情况也比较复杂,有自己修炼方面的原因,也有整体的原因。

在正法修炼中,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只要按照师尊要求的去做,用大法衡量自己,正念正行,信师信法,修炼的路就会越走越宽敞。反之,就会走邪道,走弯路,处处碰壁,觉得没路可走。

找回昔日同修 共同精進

慈悲的师父一直都非常关心那些掉队的同修,多次指示弟子找回昔日同修。我自己就是在同修的帮助下回到大法中来的。所以,对于那些还在迷途中的同修,发自内心的希望他们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刚开始我花了不少精力,到处去找昔日同修,不厌其烦的给他们写信,或亲自去找他们,可是发现收效甚微,有的人干脆拒绝,有的人回避不见。在找回同修的过程中,有苦涩也有甘甜,那是在经历了碰壁,不理解,心理的正邪交战等等。等待和坚持终于使同修回到大法中来,那一刻心中的甘甜和感动,真是由衷的为同修高兴啊!这时会觉得过程中的酸甜苦辣,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

本地有一个同修在十年前邪悟了,我当时也曾写信劝他不要在学员中散布邪悟的东西,他后来就不再和同修接触了。我后来还去找过他,可他不见我;再后来就没有了他的消息。我在前几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他就在我家附近打工,马上就去找他,他还在邪悟的状态中,但是没有排斥我给他的神韵晚会光盘,也没有拒绝和我见面。后来,我和几位同修几次约他见面。虽然,他不接受我们讲的,当给他东西时他还是没有拒绝。就这样我一直不间断的去找他。可是,由于他脱离大法时间长了,见了面就是在一些问题上争论不休,他思想上不接受我们说的东西。有一次我请他来,他来了,可坐下刚说了几句,他就站起来说他不想再和我们接触了。这些年他也看了《九评》和许多真相期刊等,但是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认识,这次来是打个招呼,觉得不来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才来的。当时看他就要走了,我赶快走到门口,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说,你先别走。虽然我们暂时还不能谈到一起去,这也许是我太急于让你明白真相了,没考虑到你的接受能力。这是我的错,但我们都是为了你好,没有别的意思,无论如何,我们遇到一起也不容易。我希望你一定要常来我这里,不能不来啊!我也相信我们一定会谈到一起的。我说着眼泪都要出来了,说不下去了。他看我这样,也很感动,说我会来的。接着他把我给他的书和光碟都带走了,说回去再看看。

就这样,我与其他同修继续和他谈,最后,他终于改变了态度,明白了真相。他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后来又发表了严正声明,从新走入了修炼。同时,他还和自己的母亲一起走了回来。原来,我们不知道他的母亲也是迫害开始以前就得了法的,后来不炼了,但心里没有放弃大法。为了让他们尽快的赶上来。我们在他家办了学法小组,又帮他们买了mp4。经过历时几年的接触,现在,这两位同修变化很大,提高很快,现在“三件事”都能主动的去做,还主动要求学电脑,安装新唐人电视。今年他们厂厂长的儿子结婚,同修带了许多神韵晚会光盘去参加婚礼,给每张桌子的人都发了光盘。还给厂长和工会主席都讲了真相,发了光盘。他母亲在学法后经历了几次病业关,都走过来了。看到同修的变化,我们都感到欣慰,为他们感到由衷的高兴。

这几年我们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有一位同修当我们知道他病业严重时,已经吃不下去饭了,骨瘦如柴,但他对大法的坚信让人很感动。虽然,他最终还是走了,但是我们却找到了好几位同修,原来他的母亲和弟弟都在学大法。还通过他母亲找到了几位同修,其中一位在“七二零”以前才得法七天,就迫害开始了,可她自己心里一直都没有放弃。我们就到他们那里学法,给他们几个成立了学法小组。

对这些掉队的同修,需要付出坚韧的恒心和耐心,把他们当亲人,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付出真心才能真正的把同修的心结打开。但是有的难度很大。有几位外地同修在本地区影响很大,迫害开始后遭受的迫害也很严重。后来,他们相继走入佛教。为了把他们找回来,我花费了不少时间和心血,多次给他们写信 ,多次亲自去找他们谈。但由于不在一地,不方便见面,至今也没有把他们找回来。但我心中并没有放弃他们,最近还给他们写信,希望他们能清醒,回到大法中来。这其中有一位我在第一次去找她的时候,能清楚的感觉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很恐慌,它们很害怕我到她哪里去,当时我在火车站等车,就感到邪恶在极力的阻拦我去,它们演化出假相,让我在车站周围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站台,接不通电话,我感觉到这种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就发正念,正告它们我一定要去把同修找回来,绝不许邪恶迫害同修,谁阻挡就消灭谁,并请师尊加持。就感到很快的那些邪恶就消失了,我也很快的就打通了电话,找到了站台,顺利的见到了同修。到那里一看,她把另一位原同修也叫来了。见到她们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们明白的一面是多么希望我能帮她们走回来啊!那个原同修见到我就说她心里很难受,很多问题不明白,谁给她解开,给她说明白她马上就声明。可是,一说话就能看到有东西在控制她说话,胡搅蛮缠,面目表情变得很凶,不是她自己了。我一边发正念,对着那东西说:“你不要说话,你听我说!”她马上就象被抑制一样,不吭声了,也不凶了。一直到第二天我走时,她也不说话,我送她时,她才说了几句话。那天,我和她们讲了很多,她们很认真的听,就看着他们的脸色在起变化,一直说了半夜,第二天,她们要上班,就约我下一星期再来。可我当时不记得为了什么原因,提前赶回去了,在走前我和当地同修交代了这事,希望同修去找她们,给她们送些资料。我准备回去再来,回去后还给她们写了信,可是,等我再来时,打电话她说她很忙,没有时间就拒绝了。我很后悔,至今都很遗憾、内疚。是我没有认识到这是正邪大战,是在邪恶的旧势力手里“抢人”、“救人”而邪恶也在抓紧时间“毁人”啊!如果我当时能认识到这一点,我一定会趁热打铁,住在她那里发正念,和她学法,接着和她讲,一直到把同修救回来,抢回来。

师尊要求我们不要落下一个弟子,我们做得很不够,有很多同修对法很坚定,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大的罪,付出也很多,只是学法和实修方面,人心挡道,也有可能是有和旧势力签的约,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在大法中都会解决。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走错路后没有及时的否定旧势力,没有及时的回到大法中从新做好,就这样被旧势力间隔着,被邪悟者形成的小圈子包围着,最后离法越来越远,最后回不来了,很可惜,很可悲。想起师尊为弟子和众生的承受,想起那些被毁的人,他们天体里无量渴望得到大法救度的众生将被毁掉,心中就十分悲伤。

我写出这些也是希望同修们都能重视起来,不要放弃我们以前的同修,不要放弃能得救的众生,为他们负起责任来。救一个人也许就会救回更多的众生;而放弃一个人也许放弃了更多的人,影响到更多众生的得救。也希望能看到这篇文章的掉队同修不要自暴自弃,尽快回到大法中来。

十几年的正法路,辛酸苦辣甘甜都有,可是不管摔了多少跟头,走了多少弯路,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好事,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师尊呵护,修的是宇宙大法,能够一切坏事都变成好事。

回想起这些年经历的风风雨雨,我有很多东西要写,可是,时间有限,今天就写到这里了。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实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