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用技术证实大法 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得法并不象其他同修因为病业走入修炼的。而是在看书过程中,逐渐发现很多不好的常人思想削弱了,不好的情绪得到控制了,在内心深处,觉得大法的力量很大,以前读了很多古今圣贤的名著,都对自己影响很小,思想没有过发生本质变化,在常人社会还是我行我素,而刚读了《转法轮》表面平凡易懂的法理就把自己的思想改变了,这才深信自己刚刚走入修炼。

刚得法后不久,就在睡梦中梦到师父和一些新得法的弟子(包括本人)在一起,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从此更坚定了在大法中修炼。

建资料点 做技术支持

因为我在常人的工作就是电脑维护,所以在正法期间发挥了很大作用,我想这也许是历史早就安排好了。记得刚得法不久,也是邪恶迫害很猖獗的时候,就有当地很多同修需要建立资料点,我就帮助买电脑、安装系统。那个时候,很多同修对电脑还是不熟悉,很多技术掌握不好,我就来往各资料点帮助解决问题。就这样,刚得法不久、动作还不会炼完整,就走入了正法和个人修炼之路。

在帮助同修解决技术问题时,同修的一言一行包括对大法的坚定,发自内心的善念都深深影响了我,帮助他们解决技术问题时,正念、神通都在加强,五套功法都陆续会炼,对法的理解不断加深。因为经常需要出门维修电脑,我就在路上携带随身听大量学法,为在今后正法修炼打下一个良好基础。

其实,很多电脑故障问题都是邪恶干扰,有的时候我到资料点,还没开始维修,有些故障就消失了,为此很多同修都表扬我,我也没起欢喜心,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一切都是法给予的,因为无私为同修付出、不断静心学法,才赋予我一些能力,有什么好炫耀的。出了神通只能是鼓励我做的更好,发挥更大的作用。

只要有同修需要,我都会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无条件配合,赶往资料点维修机器。同时工作能力也得到单位的认可,在计算机维修方面一致评价我是专家、权威。一些常人也发现,很多问题只要我一去,机器就好用了,让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都请了一些专家费时费力都没修好,我也没怎么维修,故障就解决了,我用一些术语解释一下故障原因,从来不讲他们难以理解的事情,也不会炫耀、显示自己有什么特殊能力,常人怎么会理解修炼出神通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只要法学的好,正念强,发出善念为别人考虑,在维修现场很多故障的真正原因就会打入我脑海,让我一下就知道怎么维修、处理,同时我还发现维修同修的电脑更困难,要求学法、正念更好,很多情况都是同修向内找、修自己,电脑才会好用。

因为我刚得法不久,觉得自己和同修有差距,所以一些同修的问题都没给指出,只考虑自身提高和技术交流,很少做修炼交流和集体学法,记得有个二十八岁的女同修,我曾经教她一些技术,也配合做了一些事情,但是没在个人修炼指出她存在的问题,在后期听说她被迫害很严重,我心里一直很内疚。其实很多情况机器出了问题都是心性和修炼的反映,我给解决好了机器问题,却没能在修炼方面帮助同修得到提高,这也是别人指出我存在的问题,自认为得法不久没有老同修修得好,其实也是对大法的不坚定,没意识到师父赋予我们伟大的能力。

想想在这些年修炼,虽然没遭到邪恶的迫害,但也是有惊无险,在去往外地运送资料的时候,因为没找到运输车辆,碰到一伙诈骗团伙,在讲真相过程中,要被告发送去公安局,当时运用正念制止了,安全解脱。帮助同修买耗材时候,被便衣盯上,绑架了其他同修,而我和同修分手后,莫名其妙走了另一条路,没遭到绑架,避免了更大的损失。还有的同修被绑架了,承受不住邪党迫害,把我供出来,公安局根据描述画像要找我,我也没动心,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想到这段法,心里更加坦然:自己按照师父的要求走的是最正的路,没什么可害怕的,也没考虑为了安全搬家换工作,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了。

类似有惊无险的事情很多,但我都没停止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我悟到:不要过分强调安全问题而忽略要走的正法之路。师父说:“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 记得刚开始推广使用改串号手机的时候,有的同修说不安全,不敢用手机,我就查阅了很多资料,了解可以改串号的手机确实没有问题,而且自己也亲自使用过了一段时间,没发现被恶人定位,就把技术和手机推广开来,为同修解决了在手机通讯安全的问题。

在单位堂堂正正退党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在大纪元网站发表声明退出了邪党组织。因为我以前曾经是党员,我意识到在单位也要堂堂正正退出,所有单位类似“保先”的活动,唱红歌、交党费、社区义务服务等助长邪党气势的活动一概都不参加,全单位就我一个人这样做。当时我也有些担心,会不会遭到经济迫害,影响讲真相。但是想起师父讲法,师父说:“谁也不能带着全宇宙最邪恶所授的印记与认同它的心圆满。”[3] 参加它的活动不就是认同它了吗?这样做也是不符合宇宙“真善忍”标准的。

在这期间我不断学法、加强正念,拒绝一切邪党造势活动,后来单位就真的用正式文件宣告解除了我的党员职务,什么活动再也不找我了。后来一些常人跟我说,“你胆子够大的,虽然谁都知道邪党不好,但这个时期没有人敢退出的、没有人敢不参加活动的,你是单位第一个。”在这件事情上我悟到,按照法的要求做,身边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解体、改变。

发送百万封电子邮件

二零零四年以后,师父说:“广传九评邪党退”[4]。我意识到应该更大范围讲真相,传《九评》。就研究怎么给常人发送电子真相邮件。因为周围同修很少做这个项目,没有相关经验,我就从少量群发邮件积累经验技术,先做好安全措施,确保IP不会泄漏,买了好用的群发软件、常人信箱,购买国外空间,用不断更换安全IP地址发送邮件,传送《九评》和《明慧期刊》,这期间,经常有发信信箱被封锁,真相信因为敏感字发不出去,还有各种干扰,包括邪党也在更新过滤机制封锁真相信,我就不断用更新的技术打破邪党的封锁,用两台电脑持之以恒大量发信,确保常人能看到真相资料邮件。

在这期间,安排好学法和发正念,同时掌握了更多的技术和安全措施,一直都很平稳的发送了大量电子邮件,这几年时间发送了上百万封真相邮件。

到邪恶黑窝发正念

有同修找到我,希望我们去监狱、劳教所附近解体邪恶,我们就开车到了黑窝附近。有的同修建议为了安全不在附近停留,开车绕一下就可以。但我认为这样不能集中精力铲除邪恶,达不到好效果,就在黑窝附近停下来,大家共同在车内发强大正念铲除邪恶。

在入静时,我天目看到很多烂鬼跑出来和我们决斗,还看到了正神帮助我们在黑窝内处决烂鬼,就不断发出强大正念铲除邪魔烂鬼。我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都不愿意离去,在运用神通除恶时,师父给我打开了天目,鼓励我做好这件事。后来我想到师父让我看到这些也不是偶然的,就把自己所见投稿至明慧,鼓励更多同修做好这件事。

开展语音电话救人项目

看到同修都用语音电话讲真相,我也开展了这个项目。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活体摘取器官”的录音,我就自己录音,用电话给常人播放。后来经过多次测试,掌握了另一种方法,可以不出家门,在网络直接就可以给常人播放语音电话。刚开始时,心态浮躁,当完成任务打电话,接听率就比较低,很多人刚一接电话就挂断了。后来我就大量学法、发正念都做好的前提下拨打电话,记得刚开始时候在电脑前刚坐下来,曾经犹豫,就想:有多少人会听语音电话,我这么做是不是浪费时间,能不能救人,也许有更好的项目救人更多,但是看到同修做的都很好,就想我也做下去吧,就在电脑面前经常坚持坐五、六个小时拨打大量语音电话。后来发现这种方法真好,很多常人还是很愿意接听真相,时间都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他们还是愿意听,在他们接听的同时,我针对每个人都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背后阻碍他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生命因素,这样接听率就比较高,很多人都是完整听完真相才挂断。

我发现这也是个自己不断提高的过程,在大量拨打语音电话过程中,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发正念,很多常人的事不去想了,也看淡了,做好三件事已经和我的生活溶为一体,单位和家庭的事情都减少了,工资和单位效益比以前好多了,也有了大量时间做这个项目。回想这些年修炼,很多情况下都是在看不到希望,经常伴随难耐的寂寞和常人的诱惑,自己下定决心、发正念排除各种困难、干扰,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和神通开创了救度众生之路,现在这条路越走越平稳、宽敞,已经没有技术障碍和资金匮乏等系列干扰问题,就是在如何学好法、发正念的前提下,利用有限的时间大量救度众生。

结束语:

以前觉得自己得法晚,修的不够好,从没在法会上投过稿,也很少写交流文章,总是从明慧交流中获取经验教训,从不想到为同修付出,其实这也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表现。这次写交流稿发现自己修炼还存在很多问题,虽然写出来这些年修炼心得体会,但也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束缚,要突破障碍走出个人修炼框框,不能再独来独往独修自己,要按照师父的要求走入整体正法的洪流中。师父说:“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5]。自身的修炼不符合正法标准,会阻碍更多等待的众生得救,在日后的修炼中,要时时向内严格找自身不足,加强集体学法、修炼交流,全心投入做好助师正法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向世间转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