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修炼,一路走的跟头把式,跌跌碰碰全靠师父慈悲呵护才走到今天,借明慧网这一平台,把近年来修炼中正念解体旧势力迫害的几个故事,向师父和同修作个汇报。

二零一零年邪党准备召开世博会,我们镇六一零恶人展开规模行动,有二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派出所,其中有一名是刚刚走出来的大法弟子,怕心重,把我送资料的事全部供出来了。镇派出所、六一零主任亲自出马带几个恶人到我家楼下,我当时从外面回家正面碰着,六一零主任假惺惺的说,到你们家看一下,要我上楼开门。我郑重对他们说,我不会开门的,我不欢迎你们。恶人们立即上来抓住我,说:“不配合我们的工作,就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我严厉对他们说我哪儿也不去!恶人说:“你们家有资料。”当时是晚上六点多钟,二栋楼房的人都在家休息,我对楼上大声喊我老公:“某某,恶人要到我家抄家,还要绑架我到派出所。”我老公听我嚷就大声喝斥恶人:“谁敢到我家来,来一个砍一个!”两栋楼房的人都下楼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说现在警察和社会都变了,抓好人、不抓坏人。我和周围邻居说:“到了该吃饭的时间,我要去吃饭,他们不准我吃,要绑架我到派出所。”邻居围上来说,这是吃饭时间,谁说不让吃饭。恶警说派出所有饭吃。我对他们说,我家有饭吃,我是不会去派出所的,我没有犯法!乘群众围住恶人时,我正念闯了出来。

二零一一年,在同修家里集体学法,由于平时对安全问题不够重视,被邪恶了钻空子,被恶人告密到公安局,说谁谁家里开会。中午十二点发完正念后,县国安大队、六一零恶人六人,两辆警车将我们围住,恶人把持院子大门,气汹汹在房间里上上下下柜子、抽屉,床上床下全部翻个遍,同修的书都被抄走。我手里有一本师父各地讲法,第一念求师父加持,决不允许邪恶把宝书搜走,我乘邪恶不注意顺手把书往被子一收,一直默念正法口诀,结果恶人就是翻不着这本书。恶人把我们四个同修分别绑架到公安局,到了公安局我第一念就是决对不能配合邪恶,我们炼功做好人,没有错,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讲真相救人。来到公安局三个同修都坐下了,却没有我的位置,我马上悟到师父要我走,我看他们几个恶人到后屋说话,没注意我,就立刻转身走出了公安局邪窝。

那段时间邪恶几乎是每二~三天到我家里骚扰,叫我老公交人,要我老公到派出所把事情说清楚。我老公说凭什么跟你们到派出所去,公民有信仰宗教自由,宪法也没有说炼法轮功犯法,你们把我家里人吓跑了,我还要向你们要人呢,你们是知法犯法!恶人自讨没趣,只好作罢。

二零一一年我流离失所到深圳,和同修合租一间房子,我们俩人常结伴出去讲真相,发光碟。公交车上,公园,店铺只要是有缘人,我们面对面发光碟。由于学法放松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一二年夏天在农贸市场发光碟时被恶人诬陷,我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我当时一念:放下生死,信师信法。我就堂堂正正和他们讲真相,法轮功炼功做好人,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迫害好人,要被清算,善恶有报是天理等。有个警察听我这样一说完全改变态度,又是叫吃饭,又是拿水给我喝,很客气让座,后来一直没有露面。

晚上当地恶警问我名字、身份证,我一律不配合,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并在心中念正法口诀,他们问什么,我一句话也不说。从晚上九点多钟,一直到凌晨二点多钟,他们见没有结果就叫我按手印。我严肃的对他们说,我不是犯人,我们炼功做好人,没有错,我不会按的。第二天早上十点多钟我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進去一律要按手印,我求师父加持叫机器坏了,结果真的就坏了,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时刻发正念,三件事正常做,劝犯人做三退,讲真相,在看守所被非法提审二次,我一句话也不说。恶人威胁我说,你就死在牢里!我心里说,你说不算,我师父说了算,邪不压正。到二十九天晚叫“无名氏”出去了,这样我凭着对师对法的正念正信走出黑窝。

回想起这几次被迫害,虽然能正念闯出,但也是因为自身有漏才被邪恶迫害的。今后一定要多学法,遇事向内找,在正法修炼路上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