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派出所所长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去年四月一天上午,我原住地的派出所的指导员打电话说:你现在还在户口本上的地址住吗?人如果不在那儿住了,请你把你的户口迁走。我说你是谁?贵姓?他说他是某派出所的,姓某。我说某所长,电话里一语半句说不清,你在办公室,我找你。

我悟到证实法讲真相的机会来了,让同修帮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大大方方的去了派出所。片警将我带到某所长办公室。

我说你好!我是某某,刚才和你通过电话!我的户口不能迁,因为我没有固定住所,再说今天我来了,还想请你耐心的听听我的肺腑之言:我的家庭走上离婚这条路,属非正常离婚;我被非法判刑后,我家有辆轿车雇了一位山里的姑娘卖票,那姑娘常去我家,后来我前夫就和那姑娘私通,那姑娘就像主人一样住在我家。左邻右舍都很反感,单元里的住户都在说不好听的话,特别是给我孩子造成的心灵伤害那是无法形容的。

我对所长说:自从我修炼法轮功后我们单元的卫生我从一楼扫到六楼,有时提上一桶水拿上拖把从六楼拖到一楼,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这样干过。丈夫脾气暴躁常打孩子,经常无理取闹,有时我忍不住和他对着干,自从信仰了真善忍从不和丈夫吵;处处为他着想,按真善忍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记得九八年年三十晚包饺子,我说了一句:肉饺子给你们包,我再给自己包点素的。“砰!”的一声丈夫将刀直直的扎在板上,吓了我一跳,我说你咋啦?他说我想杀人。要在过去我会和他论是非,但现在我不吭声还不生气,按我师父教我的忍来宽容他。丈夫的性子爆,他到任何地方都是战争的挑动者,曾经用铁榔头砸他同事的太阳穴,大冬天将炉子上的开水踢向他的同事,烫伤他人住進医院。小打小闹是家常便饭。

自从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后,受益最多的是他,他原来好几种病都好了,过去他发火我忍不住时有时和他也吵;有时觉着吵也是我吃亏、干脆不理他;有时几天都不理他,他说好多好话,我才和他说话,可现在不和他较真、也不生气和往常一样一日三餐他想吃啥饭就做啥饭,他不理,我主动找他说话,他上班,我也上班,我下班还另外干别的挣钱,家务活我一手包了,孩子他从来不管,家里大小、里里外外的事都是我来办、原来身体弱的打点滴有时都过敏,一年二次住医院,中西药排着队吃。自从炼了法轮功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宁静、身体好了、心不烦了,工作干的更好了,整天乐哈哈的,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原来的身体非常糟,自从炼了法轮功后都见了说我身体看着很健康,脸色红润精神。他每周四晚上都爱看足球之夜,为了让他高兴给他备上几个小菜,他想喝果啤或啤酒或饮料都给他放好。

你说如果不按真善忍做好人,我能这样对他好。我比他辛苦,他啥心都不操,他下岗后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三个月挣七百块钱;我任劳任怨,炼法轮功后他也明白了善恶有报,在外边和人也不吵架了,他有时说今天本来想骂人,一想骂人要失德我没骂人;有时他说今天碰上一位老人没有挡车我拉上了他,他看着很可怜没收车费。

所长,你说真善忍好不好,人心向善、道德回升、邻里和睦、婆媳关系溶洽、妻贤子孝,无私无我,做事替别人着想。社会上好人越多,你们警察不是更好管理吗?你说法轮功冤不冤?我们的师父冤不冤?政府迫害不下,编个“天安门自焚”骗老百姓,你说中国老百姓可怜不?心里知道法轮功好,在共产党的迫害下还违心的说:好就在家炼,别出来说。不说?你不冤枉人家,人家说好,叫更多的人得福报没错,何况还冤死、打死、致残、逼疯,使好好的家庭妻离子散,还叫人家不说实话,谁在摧残生命,谁在搞社会不稳定,谁在拆散家庭制造仇恨?

就像我这样法院黑判离婚,我不但不生丈夫的气,不记不恨,多次找丈夫劝他回头,多次找那姑娘替她着想,不吵不闹、心平气和的和她谈。我对丈夫说她要啥给啥。法轮功修炼者不离婚,我只想一家人团圆。如今我住无定地,你们让我把户口迁到哪儿去?就像我丈夫与她人非法同居,曾经也将我打残,我不但没有告他们,在这么艰难的生活状态下还以善心感化他们,这种宽容、理解、不吵不闹、理性祥和的心态、全来源于法轮功。

谈话间,片警和所长多次说真善美好!我不停的纠正是真善忍好!他们说好!好!我讲的过程中,一派祥和!他们不停的点头,我不停的讲,他们一直在听;我的声音很大,走廊上有的警察也出来听,我走时他们把我像送客人一样送出门。

感谢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配合,使我在派出所顺利的讲了真相。后来前夫说该派出所所长将他训的很厉害,他自己也说是他错了。愿这些善良的警察能退出邪恶的中共党团队,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