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李鸿舒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白驹过隙,岁月长河中人们曾形容十年如弹指一挥间,可在这弹指一挥间的过程中,法轮功修炼者所承受的磨难与艰辛,所遭受的酷刑与折磨,却是世人不可想象的。

再见到李鸿舒已是十年后的秋天了,谁能想象又瘦又小的她曾经历了十年多的冤狱迫害。刚刚从监狱回来,她看起来面色苍白,瘦弱不堪,但神态依然很平和自若,微笑中仍可感受她对法轮佛法,对真、善、忍那坚定执着的信念,岁月在她的脸庞刻下的些微沧桑,更透露一种经历磨难后的成熟与理性。

李鸿舒于2001年11月被当地(辽宁盘锦市)派出所警察绑架,经正念闯出后,从此流离失所。又于2002年8月被沈阳铁西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在派出所审讯三天,因她不配合非法讯问而被打被电,左眼及脸部被伤的红肿瘀血,左眼几乎不能视物。而后,被送至看守所。她从被抓就开始绝食反迫害,在看守所被四名劳役犯强行按住灌食,从鼻孔插入胃管,导致鼻出血,因不配合邪恶迫害,在插管挣扎中险些窒息。因长期绝食,身体虚脱,手脚抽搐,进而被送到监管医院。回来后,她与被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们一起反迫害,不背监规,不穿号服,坚持炼功,还教那里的在押人员背大法的诗、唱大法的歌,使许多未曾修炼过的有缘人都了解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明白了真相。在看守所被关押5个多月后,李鸿舒被非法判刑十年,她不服从法院不分是非、毫无根据的胡乱定罪,就进行上诉,可是却被驳回。2003年4月,李鸿舒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继续遭受迫害。

被八监区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一共大约30人,每人都被两名刑事犯夹控,一天24小时处于被监视之中,一言一行,甚至一个眼神,都要往上汇报,不准闭眼,双手不准交握,法轮功修炼者之间更不允许相互对望和说话,在床上坐着也规定坐姿,不准盘腿,睡觉规定卧姿,人就象木偶一样被管制,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格。夹控李鸿舒的犯人中,有一人是三进宫的吸毒抢劫犯(郑秋)。她更是以恶劣手段对待法轮功修炼者李鸿舒,非喊即骂,尖酸刻薄,侮辱、谩骂之声不绝于耳,动作稍慢就连推带搡的,其他犯人看了都觉的很过份,可谁也不敢去说。因为恶警队长有交代,对待法轮功修炼者就得另类对待,他们为所欲为。对大法弟子非打即骂,干活产量少了,就会被恶警叫到办公室,用电棍施以酷刑,或者罚款、体罚、停细粮等方式迫害。每天从早6:30到晚9:00十四个半小时的劳动,经常加班到半夜十二点甚至通宵,有时一加班好几天不能回监舍,累了就在车间的机台上或案板上睡,从精神上到肉体的摧残,有一名法轮功修炼者马淑艳,因不堪忍受折磨,拿大剪刀自杀未遂,而后导致精神有些失常。

2004年3月,恶警加紧迫害。为使这些信奉真、善、忍的修炼者放弃信仰,恶警利用不明真相的犯人进行迫害,白天从事十四个多小时劳动后,回到监舍后,被恶警蛊惑的打手们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李鸿舒不服从挨打,他们就强行扒掉其衣服,让她光脚站在地砖上,时值春寒料峭,夜晚异常寒冷,犯人们又以恶毒的语言你一言我一语的进行侮辱,轮流折磨,不让她睡觉,第二天早上6:30又强行她正常出工干活。

恶警在迫害时搞株连政策,如停止夹控犯人接见家属,或给他们扣分、不给减刑等,这就更使被谎言毒害而不明真相的犯人们肆无忌惮的参与迫害。到了晚上又如法炮制,等李鸿舒进入监舍后,他们就一哄而上扒光其身上的衣服,当李严词拒绝时,就又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塞到床下,几个小时之后,解开绳子时,她的手早已麻木没有了知觉,手腕勒出很深的印痕。

同时被迫害的还有刘俊鹭,几个犯人把她拖到水房从头到脚泼凉水,又拽回房间暴打,双手因长时间背扣捆绑,很久以后才恢复知觉。把吕建华衣服扒光,不让她睡觉,在她身上写下诬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文字。还有个修炼者张丽娜,被打后恶人扒光其衣服,让她双脚站在凉水盆里,双手悬吊在床栏杆上。邪恶就这样残忍的迫害这些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

终于,李鸿舒在威逼下写了转化书,可修炼者的信念是摧不垮的,邪恶势力耍弄着古今中外最邪恶也最愚蠢的招数,但是,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同年7月,她彻底否定了所谓的转化,解体了邪恶的阴谋。

2004年12月,李鸿舒因不背监规,被恶警焦玲玲停细粮,每日三餐一顿只给一个窝头和一根手指粗的咸菜条,食品箱的东西都被没收。家里亲人探望时买的食品、日用品,没等到自己手里就全部收走。她被折磨的脱相,全身没有气力,白天还强迫长时间的劳动,有明白真相的犯人就偷偷塞窝头给她充饥,后来经过抗争,恶警允许她吃饱,可以喝菜汤,但是仍然不给细粮。同时被停细粮的还有修炼者刘俊鹭、张华萍、王红等,这样的迫害长达半年之久。

2005年8月,李鸿舒揭露八监区的迫害,曝光其阴暗残忍的酷刑折磨,当时在任监区长左晓艳气急败坏,用两根电棍施以酷刑,揪起头发拳打脚踢,致使她的脖子、后背、胳膊等处伤痕累累,红肿瘀青,并将监舍内的棉被、褥子全部扯开搜查,命令只准铺盖散开的被褥,并严密监视其言行,不准任何人靠近,同时停止家人探望。李的母亲郭妈妈已经六十多岁了,因丈夫与女儿都坚持法轮功修炼被非法判刑,精神已受到严重打击,长期思念女儿和丈夫而终日以泪洗面,左眼已经失明,也因为一股火,牙齿全部掉光。来了见不到亲人,已是非常担心,不知女儿安危,而恶警焦玲玲又恶语相向,令老人心急如焚,苦苦哀求也打动不了恶警,郭妈妈抱着一线希望,等啊等啊,直到监狱下班也没有等到接见的机会,才无望的缓缓离开。

夹控李鸿舒的犯人(郑秋),曾因恶警的株连政策而被扣分,还经常挨训,所以总想着伺机报复,就故意刁难李鸿舒,不让她上厕所,还恶言恶语,常引起有良知的犯人的不平。2007年9月,因李鸿舒写的思想汇报中有所谓不认罪的字样,且还不背监规,夹控犯就恼羞成怒,仗着有恶警队长撑腰,就煽动同寝的室长吸毒犯(孙丽萍)把李拽到走廊尽头的小屋(常有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在此受到迫害,如刘俊鹭、王金萍、张丽娜、宋彩虹、张华萍、李春晓等),关上门后就大打出手,用绳子把李的双手反绑吊在暖气管上,仅仅脚尖刚刚能挨着地面,还用脚用力的碾她的脚趾,用手抠、掐她的胳膊,边打边竭尽所能的侮辱、讥讽、谩骂,觉得还不够劲,就拿来一根长约一米半、直径3.5cm的圆木棒用力抽打她的臀部、大腿,因用力过猛,木棒都打折了,当李大声叫喊并制止时,她们就恶毒的把李自己垫的卫生巾塞在其嘴里,并狠踢阴部。待解下绳子后,李已经不能动弹,她们还强行让其站立,后来便虚弱的昏倒在地上。次日,李的臀部、大腿、阴部黑紫瘀青,走不了路,也坐不下去。恶警刘屹立故意躲避不闻不问,继续纵容并指使几名犯人站班看着。白天又把李反吊在装货的车子上,晚上把她的双手双脚铐在小屋的床栏杆上,几个犯人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稍一闭眼就打,就这样持续半个月才停止。郭妈妈又一次来看望女儿,又一次的被拒之门外,无助的她便去找监狱长却投诉无门,后来,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代她询问监区后打发她两个月以后再来。

恶警刘屹立又以停细粮、罚站的方式加以迫害,每天让李早上3:30站到6:00,然后出工,晚上收工后又从19:30站到23:30,有时甚至站一宿,因长期站立,小腿及脚肿胀疼痛、血管曲张,而恶犯还故意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

2008年1月,恶犯王健迫害另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张桂香,把她拽到水房猛泼冷水,同时又把被罚站的李鸿舒弄到水房,联合郑秋、孙丽萍、刘丹、王欢、郑金萍几名恶犯拿起水盆、水管对李从头到脚的浇凉水,折磨一个多小时后,把她拖到小屋,打开全部门窗,让刺骨的寒风吹向早已湿透冰冷的她,她整个人几乎被冻僵。罪恶就在这黑窝中阴暗的进行着……可它能永远被遮盖住吗?历史早已记下了这一笔笔一幕幕。

08年过年前夕,郭妈妈终于见到了做梦都想的女儿,可见到的却是骨瘦如柴、面无血色的女儿,顿时,悲从心中来号啕大哭,李鸿舒经历了各种酷刑的折磨,从没掉过一滴眼泪,因为她知道她坚持的是真理,是正信。但是当她见到白发苍苍,走路哆哆嗦嗦的母亲,用一只尚可见光明的、满含期盼的、心疼无助的泪眼望向她时,她心如刀绞,再也抑制不住了,流下了异常辛酸的泪水。在中国大陆的监狱和劳教所,不知还有多少象她们这对母女有同样遭遇的法轮功修炼者。

八监区的修炼者王金萍也因坚持信仰惨遭酷刑折磨。恶犯王健等几名打手把她拽到水房浇凉水,有两名犯人把住其大腿,专用水管冲浇小便处,导致尿不出来,小便失禁,两小腿黑紫浮肿,之后又被关在小屋不准睡觉,把她绑在暖气管上,嘴上缠满胶带,还多次被关进小号。修炼者齐向儒被罚坐小板凳,臀部都坐烂了,之后被迫害致子宫肌瘤,月经血流不止,还被罚蹲,从事超时超体力劳动。修炼者张华萍被停细粮,曾被反绑在小屋,几个人站班轮流看着不让睡觉。修炼者李春晓被泼凉水、被打,胶带缠在嘴上,恶犯用缝纫机针往手指甲里扎。 宋彩虹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打、被电,嘴上缠满胶带,被关在小屋里,不让睡觉。高曼丽、程玲、王世媛、高桂荣、高艳霞、金顺女等都被体罚、被打、被电棍施以酷刑。孙艳、韩凤珍、张桂香都被迫害的不让睡觉,拽到水房泼冷水。

监狱邪恶的环境没人敢讲真话,说实话就挨收拾、受处罚,所以都说着违心的话,做着违心的事,昧着良心以自保平安。2010年3月的一天,58岁的法轮功修炼者史迎春因坚定信仰不放弃,被八监区恶警指使的数名犯人高凤、方丽丽、姚圆圆、杜秀云、王桐、王秀娟、黄叶青、吕晶污辱、殴打、泼凉水,在夜间2点多钟,生命危在旦夕,恶警怕罪行暴露,赶紧将她送往监管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一个善良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迫害致死,含冤离世。狱方来调查做笔录时,那几名被指使参与迫害的犯人(所谓的目击证人)就拿出恶警编好的谎言,说史迎春是心肌梗塞猝发致死。恶警竟厚颜无耻的造假到如此地步,史的家人也拿不到相应证据去追究。可事实的真相能一直掩盖的了吗?善恶有报是天理,罪恶的一切终将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接受正义的审判!

其实那些犯人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劳动时动作慢了或完不成产量就会被打、体罚,有时也用电棍、胶皮棒施刑,一天只准吃一顿饭,饭菜一桶一桶的倒进厕所也不让吃。在车间干不完的活,只好偷偷带回监舍干,往往熬到半夜十二点、一点、二点才能睡觉(那时还没有监控设备,2012年才安装)。2007年的正月十五半夜1-2点左右,有一名刑事犯人刘亦赤因承受不住折磨,被逼上吊自杀。上面下来检查时,只看到其虚伪光华的外表,体现了所谓的人性化、公开公正化,私底下却阴暗无比。犯人们的思想也处于被蒙骗之中,被灌输着恶毒的谎言。有的犯人主动的助纣为虐参与迫害,但更多的是在长期接触中被法轮功修炼者感化,有着善念的她们也明白了真相,对修炼者都或是抱以同情、或是惋惜、敬佩,或是认同,或是在心中埋下真、善、忍的种子成为了有缘人。修炼者们就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中默默传递着大法的真谛,诉说着大法的真相。

李鸿舒经历了十多年的冤狱迫害,终于回来了。可还有那么多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还处于被关押迫害之中,她们的生命朝不保夕,但她们仍然坚信严寒的冬天即将逝去,光明最终要战胜黑暗!

现在越来越多的民众正在觉醒,他们用正念,用理智在分析,在识别,他们也看到了在逆境中仍顽强坚定信念的法轮功修炼者已成为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在洗刷荡涤着人们尘封已久的心灵,唤醒沉睡的良知,在迫害中法轮佛法修炼者屹然走在神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