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医生张广宝在山东王村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牙科医生张广宝先生是山东省冠县斜店乡南满才村人,八四年开始在冠县县城开牙科诊所,由于技术精湛、医德高尚,上至卫生局局长下至平民百姓都乐意找他医治牙病。他修炼法轮功后,找到了“真善忍”宇宙真理,更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是冠县百姓公认的好人。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冠县“六一零”恶徒两次把张广宝先生非法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他不放弃信仰,在迫害中一直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遭受了多种酷刑。劳教所恶警折磨他时叫嚣“把他折磨死后扔到山上喂狼!”

在王村劳教所九大队遭多种酷刑

从九九年七月下旬开始,中共邪党在媒体上造谣诽谤法轮功,很多法轮功学员依法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张广宝在上访途中被城关镇派出所恶警李汉青拦截,非法拘留后恶警马国强用皮鞭和电警棍对他刑讯逼供,十月二十九日他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分在了九大队,这个队的大队长是恶警郑万新,副大队长是恶警李勤福。

冠县拘留所大门
冠县拘留所大门
王村劳教所
王村劳教所

劳教所打着“教育、挽救、感化”的幌子,干的完全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夜以继日的促膝谈心”,其实是“日日夜夜的不让学员睡觉”,“挽救”就是要人放弃“真善忍”,走向“假恶斗”,“感化”就是利用恐怖压力化掉追随真理的信念。那是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只要被劳教,不死也得扒层皮。那样的环境造就了一批折磨人的能手,警察越变越坏,恶警孟宪常歇斯底里的叫嚣:“我在这里干了好几十年了,一天学一个坏心眼,你说我有多少个坏点子?对付你们我有的是办法。”他们施展邪恶的迫害手段,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酷刑面前无奈的妥协,表面上放弃了信仰,这是假转化。而有的人却被洗脑走向了反面,帮助恶警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这种人是真转化,就象两千多年前迫害耶稣的犹大。在法轮功学员中,这些犹大往往是名人,他们过去的修炼很不扎实,被劳教后承受不住压力而被洗了脑。他们不是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提升心性,而是强词夺理为自己的转化开脱,致使思维错乱,在罪恶中越陷越深,迷失了心智而疯疯癫癫,最后完全丧失了人性。

劳教所最主要的是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恶警的监视下,郑万新要全队的人都来转化张广宝,过了一段时间没有一点成效,他就不让张广宝睡觉,令一伙犹大轮番上阵,围住他日夜灌输邪恶的谎言,拿着不是当理说,还美其名曰是“以法破法”。犹大们使出了浑身的本领,个个讲的满嘴吐白沫,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光棍不吃眼前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等荒唐的歪理都被张广宝轻轻松松的揭穿。犹大们又开始狡辩:“如果不放弃修炼,警察就用电警棍电击等手段施加暴力,这样警察就会造下罪业,为了不让警察造罪,我们才转化,这是放下了私心,修炼达到了高境界。”张广宝明确指出这恰好害了警察,最好是向警察讲清真相,让他们分清正邪,如果警察执意迫害,我们就承受这个苦难,好让他们反思……看到谎言的欺骗不能奏效,恶警们便撕下了伪善的面纱,逼张广宝坐严管凳面壁,企图摧毁他的意志。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那严管凳是用硬木头制作的小凳子,一般的有七、八公分宽,十几公分长,二十公分高,还有更小的。张广宝被迫笔直的坐着,两腿并拢、大腿与小腿成九十度夹角,两手十指平放在膝盖上,膝盖顶住墙面壁。这种酷刑表面上没有什么暴力,可时间一长受刑者身心会受到很大的挫伤。天天这样坐着看墙,张广宝心里非常难受,臀部坐骨与小凳子硬顶着疼痛难忍。恶警认为人的承受力是有限的,承受不住了就会妥协,所以,不断加重对他的迫害。郑万新给犹大们鼓劲说“你们可放手去干,只要能转化他,什么办法都可以用,出了事我担着”, 恶警李勤福在严管室恶狠狠的对张广宝说“你们师父不是说我们是流氓集团嘛,那我就用流氓的手段来对待你,把你折磨死后扔到山上喂狼”。

这样,犹大们个个都象疯了一样,那时正好是冬天,外面下着雪,他们攥了两个大雪球放在张广宝脖子上,他们要张广宝端坐在小凳子上一点也不能晃动,紧挨着他的两只脚放了两碗水,两腿间夹一纸条,如果水洒出来或者纸条落地马上就打,日夜不许他合眼,困了就往头上倒凉水、往眼里抹风油精、用笤帚苗儿捅鼻孔,昼夜不停的挖苦戏弄,侮辱其人格。同时,还限制大小便,烟台犹大赵微喝了水就把水杯放到张广宝头上,整夜整夜的用他的头当茶几,拿着小木棍,叫骂着专往腿上打,张广宝的两腿肿的黑紫闪亮。

劳教人员都想尽快走出那个黑窝,非常渴望减少劳教期限,开减期大会后,恶警郑万新趁机煽动大伙仇视张广宝,他说,“我们队减期少,是因为还有人坚持那真善忍”。当时,队里有一百五、六十号人,除了少数几个不转化的之外,大都对张广宝有怨恨之心,估计有一半以上的人打过他。

大雪天穿单衣被挂在楼道铁门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恶警郑万新逼迫张广宝抄写犹大写的揭批书,张广宝看到揭批书上满纸都是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可外表上又似有道理,极具迷惑性,就针对揭批书上的错误之处写了一点自己的认识。郑万新看后气的浑身发抖,用毛巾使劲抽打张广宝的脸。为了制造更大的恐怖,恶警马立新和刘基超把他劫持到六大队,用手铐挂在楼道的铁门上,扬言“不写揭批书,休想下得此门”。

劳教所没有取暖设施,盖两层被子睡觉还冻的不行,那天又下着雪,张广宝穿着单衣服,感觉全身就是一块冰,冻的只打冷战战。他脚后跟挨不着地,手铐勒进了腕子里,两脚心好象有万枚钢针在往里扎,这样一秒一秒的坚持着,熬到夜间十二点后才能睡两、三个小时。有一天,郑万新对他拳打脚踢后挂上去一整夜不让放下来。到下半夜非常难熬,张广宝有生不如死的感觉,犹大趁机劝张广宝假转化好喘喘气,张广宝真不想受那个罪,可是假转化也要编造谎言抹黑法轮功,“真善忍”是救度众生的根本大法,脑子里装进宇宙大法不好思想的人将被淘汰,身为法轮功学员,要对众生负责,昧着良心散发毒素使众生受害,这与法轮功学员普度众生的使命相背,事关重大,所以,张广宝只好拼命坚持着。到零一年元月六日,已经十二天了,郑万新只好找台阶收场,以让张广宝回队参加欢送会为由押了回去。原来,劳教所提前给少数犹大解除劳动教养,为巩固转化成果,九大队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

在严管室遭双盘打坐和两马分尸酷刑

犹大们完全丧失了人性却具备丰富的想象力,为了给法轮功学员制造痛苦,他们整天苦思冥想。炼法轮功有一个双盘的坐姿,是把两小腿搬到大腿上,时间一长疼痛难忍,很多人刚开始炼功时一分钟也坚持不了,犹大们都炼过功,当然知道那个滋味,就把打坐用于酷刑来折磨张广宝。打坐本来是神佛威严的一种表现,用于酷刑是对神灵的侮辱,这是天大的罪过。

当时,九大队最野蛮的犹大是张书忠、赵微、孙宝江、姜德友、宋某和王教河等,恶警把他们纠集起来成立了一个严管室专门折磨张广宝。在恶警李勤福的指使下,他们把张广宝的两腿盘上用床单捆住,每天一捆就是四、五个小时,赵微怕张广宝喊叫就把袜子扒下来塞进他嘴里。有一天,张广宝拷问李勤福的良心:“我信仰真善忍,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你们这样折磨我,不让我睡觉,你晚上能睡的着吗?”李勤福咬着牙说:“我睡的很香!”

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三,恶警郑万新来到严管室强迫张广宝蹲马步,恶狠狠的叫嚣“你不转化,只有两条路,一个是死亡,一个是精神失常”。然后用两只手铐铐住张广宝的手腕,把两胳膊拉开,挂到两张双人床上,再把床往两边抻开,呈两马分尸之势。恶警岳震宇用小木棍打他的头,用香烟熏鼻孔,连续折磨了七天七夜。这些天张广宝没有大便,小便由犹大用胶皮桶接着,吃饭也由犹大一口一口的喂,放下来时,两腿肿的很粗,手早不会拿东西。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酷刑演示:把床往两边抻开,呈两马分尸之势吊起

不知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恶警和犹大们个个筋疲力尽,虽然轮流睡觉,可都瘦了一圈。而张广宝舌战群犹大不费吹灰之力,好象不需要睡眠似的,两眼炯炯有神,整天坐在严管凳上也不知道痛,吃不饱饭可一点也不消瘦,这使恶警和犹大们大惑不解也成了他们的一块心病,他们说张广宝“胆大包天,敢在老鼠洞里卖耗子药”。“老鼠洞”本来是个贬义词,把劳教所说成是老鼠洞,这是他们理屈词穷的自我嘲笑,可是劳教所恶警都乐意那么说,他们长期颠倒黑白导致自己思维错乱,就是郑万新也常说劳教所是个是非之地,在那黑暗龌龊的地方很多事情都不合常理。

被劫持到另外两个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遭受迫害

劳教所于二零零一年八月把法轮功学员拉出西宝山押往章丘市官庄乡关押,当时九大队在监楼的中层,楼上和楼下还有两个队关押法轮功学员,楼上那个队的大队长是臭名昭著的恶警赵永明,楼下那个队的队长是恶警靖绪盛。

张广宝坚定修炼不转化,九大队恶警和犹大们黔驴技穷,他们就把张广宝押到那两个队实施迫害。那两个队的犹大们当然又是卖足了力气,谁要是转化了张广宝那一定会露一手还会得到很大幅度的减期。押到楼上那个队时,恶警赵永明虎视眈眈,挑选了二十名最野蛮的犹大组成了严管班,他对张广宝说:“你尽管说出自己的见解,如果你把他们说服了,说明我们的转化工作做的不彻底。”这样,张广宝就有机会背诵大法经书原文,很快就有两个学员写了严正声明,表示要从新走入大法修炼,这可急坏了赵永明,他勒令犹大们加大严管措施,不许张广宝说话,逼他每天坐严管凳在走廊里面壁,并延长劳教期限四个半月。赵永明抓住劳教人员想尽快走出劳教所的心理,每每以延长劳教期限来制造恐怖,这次加期是想以此来打击张广宝的锐气,看到张广宝依然如故,他知道这次加期迫害又失败了。

有一天,两个恶警拿着几张白纸放到了严管凳上让张广宝坐下,张广宝看到他俩的表情非常怪异就要站起来,他俩一人按着一个肩膀不让站,张广宝奋力站起,翻开白纸看到里面夹着李洪志大师的照片,他怒不可遏,喝斥他们这种不道德的欺诈行为,那俩恶警灰溜溜的走了。

张广宝被押到楼下那个队后,恶警靖绪盛有自知之明,知道没有能力转化他,可是,一伙犹大一定要张广宝放弃修炼。其实,迫害至此,恶警和犹大们的招数早用光了,可是,他们不允许信仰“真善忍”,张广宝就是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事也不做,静静的坐在那里他们就受不了,犹大们嗷嗷叫着冲上来把张广宝的头打出了血……

使“包夹人员”写严正声明要从新修炼大法

修炼的事情是平常人很难理解的,神真的在宏观上控制着人类,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李洪志大师每发表一篇经文,劳教所的环境就随之一变,在《北美巡回讲法》发表后,一天午后下雨,一个霹雷在劳教所上空炸响,大有把劳教所劈碎之势,恶警和犹大们好象一下子丢掉了魂魄,恶行收敛了许多,张广宝几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成效也越来越大。

半年后,那两个队也都把张广宝当成了负担,九大队就把他押了回来。这时,最邪恶的犹大陆续减期回家了,包夹张广宝的人再也没有那么邪恶,张广宝就教他们背诵大法经文,他们脑子里装进了真理,慢慢就会清醒。有一个包夹人员叫张国栋,跟随张广宝不长时间就写了严正声明,表示要从新修炼并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急的恶警郑万新语无伦次,他说;“让张国栋监视张广宝,我瞎了狗眼。”

罢工抵制奴工迫害

劳教所规定劳教人员进队部要立正打报告,待允许后才能进入,警察点名时要答“到”,答的不响亮还不行,为了预防劳教人员袭警,警察和劳教人员谈话时也时常要劳教人员蹲下。法轮功学员都不愿意受这个侮辱,他们打报告时故意口齿不清,恶警和犹大就把耳朵探过来看谁没有打报告,大伙对此非常反感。

当时九大队还有初立文、陈学凯、钱法君、陈言国等几个学员坚定修炼不转化,对他们单独严管很浪费人力,郑万新就成立了一个严管班,把他们几个集中到一起强迫奴工劳役,迫使他们除了那十几分钟的吃饭时间外,每时每刻都在劳作中,逼张广宝和初立文一人干两个人的活,完不成定额,晚上别人睡觉了,就逼他俩在走廊里加班。有一天,他们声明不打报告并同时罢工抵制迫害,郑万新就罚他们坐严管凳。为制造恐怖,恶警岳震宇提着手铐,故意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张广宝等不为所动,坚决抵制奴工迫害。几天后,恶警们妥协,郑万新派李公明和张广宝谈判,张广宝抨击了劳教所践踏人权的种种恶行,要求免除法轮功学员打报告的规定,李公明为难的说:“过去我都是坐在办公椅上和你谈话,今天我有椅子也不坐,这么胖也坐在小凳子上,你让我修改劳教所的规定,这不是难为我吗!”最后,他答应不转化的可以不打报告并免去劳动任务。

在劳教所办公室怒斥恶警

零四年正月初四,劳教所组织了揭批法轮功大会,有几个犹大上台念诽谤法轮功的谎言揭批书,有一警察通知张广宝参加,张广宝不从,他随口说“你忘了你是什么人了”,张广宝说“没有忘,我是法轮功学员”。这个警察本来是警告张广宝,不要忘了你是劳教人员,要服从劳教所的管理,张广宝“我是法轮功学员”这句话象一把利剑一样直穿他的心,他汇报了值班大队长李勤福。

李勤福把张广宝传到队部,喝令蹲下,张广宝不从,他和恶警杨澍上来就拳打脚踢。恶警长期的压榨使张广宝忍无可忍,他就象那暴跳的雄狮,冲到桌子前拍的啪啪直响,喝斥李勤福和杨澍不配当警察,要撕他俩的警服。这突如其来从未有过的震慑使李勤福一时还不过神来,躲到队部外走廊里发愁,杨澍早吓的没了踪影。由于声音太大,惊得楼下那个队的恶警靖绪盛和楼上那个队的值班警察都往九大队跑。张广宝坐在队部办公椅上严厉喝斥恶警的犯罪行径,靖绪盛立在旁边一个劲的承认错误,劝张广宝息怒。

在解教鉴定书上撰《回龙表》赞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

解除劳动教养前要填解教表,写个人鉴定,张广宝就在解教表上写了一篇《回龙表》,赞颂了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对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进行了尖锐的批判。他说:“昔日耶稣被钉、释迦蒙难,犹如猛虎落入槛阱又似神龙困于蛇蝎。今日世之奸凶又将锒铛加身法徒,恶集古今,罪大弥天……”那篇文章文笔犀利,字字珠玑,九大队警察都拍案叫绝。郑万新把张广宝请到队部,让张广宝坐下,他躺到床上念了一遍,骗张广宝说这样写一定不会解教,让从新写。张广宝说不解教也得那样写。这样,他们就又造假材料企图再给张广宝加期,恶警李公明攥着张广宝的手按的手印。加期迫害没能成功,张广宝于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走出了劳教所。

在冠县看守所被铐到铁椅子上毒打

张广宝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冠县“六一零”恶徒视他为“眼中钉” ,总想再次把他劳教,苦于找不到任何借口。张广宝的哥哥张广才也是法轮功学员,在河北省沙河市开牙科门诊。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将要过年了,张广才携儿子张华龙回到冠县和张广宝一块过年,那天,沙河市公安局勾结冠县恶警陈月芝,跨省追到冠县来绑架张广才。这些年“六一零”恶徒的无理骚扰严重影响了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张华龙早就对此愤愤不平,那天他怒不可遏,跑到厨房拿起菜刀要力劈恶警。陈月芝为了报复,就把这个“罪名”加在了张广宝身上,二月七日,她捏造了持刀妨碍公务的罪名将张广宝绑架,张广宝在看守所过的年。

看守所对犯人有很多严厉的规定,法轮功学员没有犯法,当然不会配合狱警的无理要求,他们点名时张广宝不答“到”,大年初二上午,狱警刘书信将张广宝绑在铁椅子上折磨,张广宝高呼“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假案”等真相,看守所里所有的人都听到了那洪亮的声音,有的在押人员还好奇地跟着喊。刘书信气急败坏,用胶带封住张广宝的嘴,用鞋底毒打面部,张广宝的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他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十几天后,喊着“法轮大法好”,走出了黑牢。

恶警薛连春编造了假材料再次将张广宝收监

张广宝回到家中,向聊城市检察院、纪检委等有关部门写了控告信,指控恶警陈月芝制造假案陷害良民,聊城市有关人员过问了此事。其实,邪党的上下级官员没有一个是公正执法的,他们不过是拿着“工作”的幌子黑吃黑来捞取好处。陈月芝等恶警伺机报复,但是找不到张广宝的任何把柄,难以捏造其他“罪过”,挨到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半年多过去了,他们急不可耐,仍以“持刀妨碍公务”的“罪名”再次将张广宝绑架,到看守所入监时因关押手续不合格值班狱警不收,恶警薛连春就从新编造了假材料,看守所狱警只好收下,第二天天刚亮张武等恶警迫不及待的将张广宝劫入王村劳教所。

第二次劳教后绝食身遭残

劳教所为了给新入所的劳教人员一个下马威,纠集最恶毒的警察设了一个新收严管队,新入所的劳教人员要在这个队经受残酷的训练,一个月后才能转入别的队进行奴工。劳教所让臭名昭著的恶警赵永明任大队长并在这个队设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攻坚组”,由迫害法轮功富有经验的恶警王新江、李勤福、冯文平具体负责,他们把少数不“转化”且影响较大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这里实施最残酷的迫害。张广宝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恶警如临大敌,急忙把他关进“攻坚组”,不许说话,强迫他每天坐严管凳面壁。

一天清晨,张广宝正打坐炼功,恶警王新江带着一伙犯人把他抬到队部,伙同赵永明、冯文平、张涛等进行群殴。王新江叫嚣“你师父不是说我们是小鬼,要下地狱吗,咱就看看谁下地狱,你现在与下地狱有啥区别?”冯文平喊着“我是流氓我怕谁”来为自己壮胆。张广宝高呼“法轮大法好”的声音象炸雷一样的响亮,恶警非常恐惧,王新江就用手铐把他铐在窗户上。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铐铁窗

张广宝以绝食的方式抵制劳教所对人权的践踏,恶警把他劫持到医务室实施了残忍的灌食迫害,给病人鼻饲用的不锈钢开口器和胶皮管在这里就成了凶器。恶警用两只手铐把张广宝的两臂固定在椅子靠背上,两个人按住肩膀踩着腿,使他一动不能动。恶警插管时插进去拔出来,插进去拔出来,一个劲的戳咽喉,累的满头大汗。张广宝的号啕声震撼山谷,其上腭被撬烂,一颗牙齿碎裂。有一次,姓朱的那位“医生”插管时插到了肺里,致使张广宝受内伤呈肺结核、胸腔积水症状。期间,张广宝的家人和冠县法轮功学员担心他有生命危险,开着三辆面包车到劳教所来探视,恶警残忍的拒绝他们会见,他妻子吴国敏带着两个孩子站在劳教所高墙外的山峰上高呼“法轮大法好”并呼喊张广宝的名字,闻者动容。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冠县“六一零”恶徒继续迫害,张广宝的牙所再次停业

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张广宝保外就医,在聊城医院做了大手术后身体很长时间没能恢复。就是这样,冠县“六一零”恶徒对他的监视一刻也没有放松过。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恶警王勇、张振珍等再次窜到张广宝的牙所,抢劫了他的现金、电脑等个人物品,因张广宝当时不在诊所,他们就绑架了张广宝的妻子吴国敏,张广宝的诊所再次停业。

附一:
回 龙 表

我乃李洪志大师弟子,三载冤狱期满又延期囚禁百日仍坚信法轮大法,此则坚定正信无意抵抗中共,实因“真善忍”为宇宙真理,强制不改我心,安能因求肉体一时之安逸而欺天哉? 迫害愈剧则邪恶之罪愈大矣!

夫法轮大法,万物生息之根本,宇宙产生之源泉也。事至末法,大难将至,若我师不正法则众生无望矣。而西来幽灵逆天叛道、暴毁苍生,致使中土神州生灵涂炭。此诋毁天法恶贯满穹宇之大罪,岂能等闲视之。我等赋天命临凡,于十恶毒世冒邪灵之大不韪助师正法,非唯求自我之解脱,乃为青天扫尽乌云拯救芸芸众生于坏灭也。师命要旨,安能辱使?此开创朗朗乾坤之洪愿、拯救无量众生之大慈,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壮举,岂世之势利凡夫所知焉?昔日耶稣被钉、释迦蒙难,犹如猛虎落入槛阱又似神龙困于蛇蝎。今日世之奸凶又将锒铛加身法徒,恶集古今,罪大弥天。天不悔祸,谁为荼毒?尔等如不悬崖勒马必将万劫不复!

三年多来,我忍辱负重,讲清真相,历尽魔难,铸就金刚。此念此行,天地有知,圣师垂鉴!今铁笼破矣,龙将回天,虎欲腾栏,临行书之,善哉!妙哉!

张广宝
壬午隆冬于王村劳教所

附二:冠县恶警及犹大电话号码(经逐个拨打,都在使用):

王勇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13706355998 0635-5233509(宅)
任广民 原“六一零办公室”主任13188757288 13562095970 13326356777 0635-5238998 0635-5235169(宅) 0635-5238988(宅)
薛连春 公安局政委13906355008 13963525866 0635-5231938(宅)
马秀芝(薛连春之妻)13963502168 0635-5233703 0635-5231938
陈月芝 公安局国保大队长13963595677 13706355897 0635-5266056(宅)
张武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13869595111 0635-5283969(宅) 06355233934(宅)
张振珍 国保大队主任13869595111 0635-5263365(宅)
冯书河公安局指导员13906355754 0635-5281754(宅)
王俊朝 刑侦大队队长13906355333 0635-5231586(宅)
韩洪光 公安局副局长13869515111 0635-6156003 0635-5281111(宅)
魏禄建 公安局副局长13906355326 0635-5234156(宅)
马文昌 “法制学校”校长13969554451 0635-5233105(宅)
石学增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13563555067
孙秀敏 “六一零办公室”值班主任13969595562 0635-5266267(宅)
何书侠 国保大队大队长13906355891 0635-6156079(办) 0635-5830033(宅)
岳希获 国保大队出入境科长 13561295928 13969515918
李汉青 城关派出所副所长 13869555199 0635-5280697(宅)
马国强 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13508935956 0635-5233615(宅)
王勇 原斜店派出所所长 13963575686 13287531985
任书坤 原斜店派出所所长,现烟庄所长13806355616 0635-5233644(宅)
王凤增 斜店派出所指导员13963575996
付德良 斜店南满才村支书13561210008 0635-5730059(宅)
马昌新 冠县看守所所长13806355856
李云善 冠县卫生局局长13806355259 0635-5288166(宅)
石永亮 冠县卫生局人事副局长13863545490
郭洪彦 冠县卫生局业务科科长 13869578339
王玉河 犹大0635-5717665(宅)

附三:冠县恶警照片:

薛连春
薛连春
陈月芝
陈月芝
冯书河
冯书河
王俊朝
王俊朝
马文昌
马文昌

石学增
石学增
孙秀敏
孙秀敏
张珍珍
张珍珍
田东奇
田东奇

附四:劳教所及政法部门有关信息:

王村劳教所位于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西宝山,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迁移到济南章丘市官庄乡济王路二十九号,现在是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邮编是250217。
以下恶警均为男性,经逐个拨打,其电话都在使用:
孙即银 原所长,0533-6689509(宅)
郑万新 莱芜市南部山区人,山东劳教学校毕业0533-6688911(宅)
李公明 教导员,警号3731239,滨州市惠民县人,家住王村83医院附近,其妻是女子劳教所警察。手机号15866613796 13964477926 0533-6688793(宅)
王新江 警号3731215,德州市临邑县人,现住王村,0533-6688789(宅)
靖绪盛 警号3731210,0533-6688051(宅)
马立新 手机 13808942607 0533-6682834(宅) 0533-6688858(宅)
刘琳 警号3731130,滨州邹平县人,现住淄博周村。
岳振宇 警号3731252
刘基超 警号 3731247, 四十多岁,爱人在八三厂幼儿园工作,现住周村。
孟宪常 电话:0533-6680419
罗光荣 警号3731229,淄博市桓台县人,现住王村,手机号:15866613798 0531—83809767(办)
宋男 现住王村,0533-6688121(宅)
毕洪涛 0533-6691081(宅)
彭绪标0533-6689453(宅)
苗军 手机 13656433613
杨清利 手机 13969392861
山东省劳教管理局办公室 0531-88197882
负责人:张圣中 0531-88197998(办)0531-88195288(宅)
管理处:0531-88197910
山东省司法厅厅长 厅长 程辉
山东省司法厅秘书科 0531-82923119 转厅长
山东省劳教管理局 局长 王洪涛 邪党书记 王本群
李仲兴 0531-8932229-3012
山东省检察院 举报中心 0531- 83011280 (不必询问是否是举报电话,可直接讲真相,因为他们会否认,并推脱)

附五:劳教所恶警照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