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国少数民族民众和海外的原大陆民众的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名周末、节假日期间在海外景点派发法轮功真相报、讲真相、劝三退的学员,从传《九评》劝三退前就在景点发真相资料(报)、讲真相了。后来通过和其它国家劝三退有经验的学员的交流,逐渐的也能自己在景点劝三退了。

从去年开始,经过几次偶然的机会,也是师父点化,我发现了自己以前劝三退救度世人时,除可贵的中国人之外,有一批以往忽略的对像:那就是中国的少数民族民众(在海外,碰到最多的是藏族、维吾尔族和朝鲜族人)。今年春夏以后,又发现了另一个新的三退时容易忽略的人群,即自中国大陆赴港澳台定居后又加入当地公民籍的原大陆民众(因为定居时间长,已经溶入当地社会,不仔细问还以为是土生土长的港、澳、台人士)。这方面,以前三退交流时,没有听到有学员提醒和交流,故提笔写出我的经历,给大陆和海外劝三退的学员提个醒,平时只要留心一下这两个人群,多问一句话,劝三退救度的人数会更多。

多数海内外华人学员都是汉族,只在中土汉地生活过,对中国少数民族除了从书本、影视中了解的一点知识外,知之甚少,也从来没有机缘去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地。因此一大批象我这样的华人学员对邪党渗透少数民族当地的情况,拉少数民族人士入邪党的情况不很清楚,还以为可能是文革以后才大批开始的,更也不清楚中国少数民族上学时入团队是否普及。所以在反迫害游行、景点发资料劝三退时碰到他们,以为少数民族不懂中文,也不知道他们会英文否,就没有注意给他们三退,只是发资料,能交谈的就讲大法真相。

朝鲜族老妈妈三退

直到去年夏天,一件事改变了我的观念。我在火车站碰到一位来海外探亲旅游的朝鲜族老妈妈,她主动和我用中文打招呼,我知道是师父送来的有缘人,就把随身带的真相报给她,她很友好的收下,聊了起来。我听她口音不象我知道的中国任何地方的方言,倒有点象日本或韩国口音,一问才知道是东北朝鲜族的,母语是韩语。再交谈下去得知这位五、六十岁的朝鲜族大妈竟然也在学校被拉入团、队,让我有点吃惊,就给她劝退了。从那时起,我就留心少数民族中国人的三退了。

给一群维吾尔族人三退

在今年春季的一次请愿集会后,又是师父安排,我和几位同修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群在法轮功学员集会地点旁边集会抗议的维吾尔族人,约有十多人集会后回家。他们中的一个小孩先用中文向我们喊话,说要杀死汉人因为汉人杀维吾尔族人。我们一听这不是被邪党洗脑了吗,党国不分,邪党和华人不分,就上前和他们讲邪党真相,给他们《九评》。喊杀死汉人的小孩的母亲向我们道歉,说小孩不懂事请原谅,他们大人知道法轮功被迫害,让我们不要生气。

学员笑道,我们修炼人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1] ,不介意的,你们也是邪党迫害的受害者,中国人都是。不是汉人要迫害你们,是邪党迫害你们,再挑起民族矛盾,这个你们要清楚。一定要认清邪党不是中国,更不代表中国人。这些居住海外的维吾尔族人听了笑了,对我们讲:我们大人知道,我们也看新唐人和大纪元。这时他们中一半人拿了《九评》和真相资料后,先走了,另一半留下还和我们交谈。

突然间,我的脑子中打入了一个意念:问问他们知道三退吗。我当时还奇怪怎么他们海外维族人也会入党吗,但是为了保险,觉得还是问一下。一问之下,把我们几个学员都吃了一惊,剩下的这些和已经离开的维族人,不分老少全都入过邪党的党团队。留下和我们交谈这几个中,就有一个小姑娘是几年党龄的邪党党员,其他的至少是队员,两名团员。

开始一叫他们三退,有几个还害怕,有的认为不需要。学员就和他们讲,邪党讲无神论,你们信真主,你入邪党不就是否定你的真主,而且又发了毒誓把自己的命给邪党,真主能管你吗?你们去抗议邪党,可是一个个又都是邪党的徒子徒孙,邪党后面的邪灵看着你们抗议都捂着嘴乐,“党的儿女”来了,邪党操控你是轻而易举,你们是抗议呢还是给它能量呢?是不是这个道理?邪党怕什么,怕你抗议吗?这么多年你们抗议,邪党怕吗,不是照样迫害你吗,为什么呀?就是因为你入党团队时发誓把小命交给它,你的命都在它手里,它还怕你呀?邪党为什么最怕三退,因为你把你的毒誓废除了,神佛、天地就会帮你,你不再是邪党的人了,它控制不了你了,它才害怕。所以广传《九评》劝三退是最有效的,也是邪党最怕的,你们不该退吗?最后他们全退了,有的还用真名三退。

我当时感到既高兴又惋惜,惋惜的是由于自己没想到,那几个先离开的没能给他们三退,高兴的是这几个维族人都退了。我让他们一定回去和那几个说,让他们三退。这几个维族人答应一定,随后并告诉我们,他们在当地学校必须学中文,上课用中文,都要入团队,维语倒成了第二外语了,所以他们这代有的人维语都不太会写了。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讲中文,都入了邪党及团队了。此后,我也留心帮少数民族三退了。

找受迫害的西藏人三退

在今年的另一次集会上,我看到了许多西藏人,有了前几次的经验,我退完华人后直接拿着中英文《九评》三退的资料找他们三退。这批藏人都是早年来海外的,不会中文,说英文,所以我就发英文《九评》和三退资料。即使这样,还是找到了一位曾经入过队的年轻藏人,他年幼时和父母逃到印度,那时共匪还没有全部控制当地,就这样逃离中国前也在学校给戴上了红领巾。我问他入过党团队吗,他不是很肯定,我又做系领巾的手势,问他记得你戴过红领巾吗?他一看动作就明白了,马上肯定的说老师给他戴过领巾,是红的。我又问戴过团徽吗,他这时全明白了,用英语说他逃离时才上小学不能入团,我才放心,最后他用真名退了队。其他藏人有的在海外出生,有的逃离时已成年,不在学校了没有入过。他们得知三退人数和意义时都很高兴,仔细阅读三退资料,就连“西藏之友”的西方人得知三退大潮时,都很欢欣鼓舞,认为这是他们当天听到的最好消息。所以我想,以后集会游行时,我们要是碰到西藏人一定要花一点时间,问一下他们入过邪党、团、队没有,西藏人很善良都信佛,比较容易讲真相,讲明白三退的意义了,告诉他们不能入无神论邪党去否定神佛,一说就退了。

给定居港澳台的原中国大陆民众三退

今年夏天,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又发现了我三退的一个空白区:那就是定居港澳台后入籍的曾入过党团队的原中国大陆的民众。因为港澳台地区修炼大法受当地法律保护,相对大陆又是自由开放的地区,所以一直以来,我只对港澳台人士讲大法真相、发大法真相资料,从没有想过当地也有人入过邪党。

一般对港澳台地区以外的海外华人,学员是知道劝他们三退的。但是往往容易忽略港澳台的原大陆华人。他们中间有一大批是邪党大陆篡权后在各个时期逃离中共投奔自由社会的,有的已经溶入港澳台当地社会多年,能流利的说当地方言(台语、广东话等),言谈举止已经没有多少大陆做派了,很容易就以为他们是当地出生的港澳台居民。

就在夏天的这次偶然的机会中,我和一位六十多岁的香港老伯交谈,他是香港大纪元的读者,了解很多真相,主动问我要大纪元报纸。我给了他一份王薄事件《大纪元特刊》,大家很高兴就聊起来了,他告诉我香港到处都是三退点,他在香港也接过三退资料。他看上去完全就是香港人,我压根也没有想到他也可能要三退,因为他又了解真相也知道三退。但是阴差阳错的,我还是问出了他是早年大陆逃到香港定居的,又问出他当年入过团队,又得知在香港时三退的学员也没有告诉他要三退,可能以为是本地人。我就马上劝退,他还有些犹豫认为早年的事还要退吗,现在又很反共,有必要吗?

我就给他讲其中的意义,一个是入党时自己发的毒誓得本人否定才能解除,入党团队就是它的一份子,要替邪党背罪陪葬,因为自己发誓把一切献给邪党了,神佛要救你都没办法。另外加入邪党这个邪教黑社会就是干坏事了,加入邪恶了,那可能就要折寿折福,退出邪党就是支持正义,有福报、延阴福延寿,遇难呈祥。积阴德、延寿、改变命运的事,没有那个机缘、没有那个天象还很难做,可遇而不可求,不是随便就碰到的,还等什么?就用你过去的那张团票换来健康长寿,不好吗?最后香港老伯以化名退团队。

此后我们景点的同修就注意给定居港澳台的原中国大陆民众三退了,碰到港澳台的人士,不管看上去是否是当地出生长大的,都问一下是否从大陆去的,结果还真问到不少。我退过一个小旅行团,除了两三位是当地出生的香港人外,其余八个香港人都是大陆入过团队的,也在香港见过三退点,但没有香港学员给他们劝退过。他们有的是嫁给香港人后移民的,有夫妇逃难过去的,有从大陆正常去香港的。因为香港到处都供神佛供关公,就从邪党无神论否定神佛,入了邪党、神不护佑,入邪党发毒誓不吉利,要背罪陪葬等这几点去劝退,一劝就退。毕竟香港很多人很热衷于算命、看风水、烧香供佛,我就从这个角度劝退。

我们近期还碰到两位早年从大陆去台湾的入过中共团队的台湾老太太,一位是退休大学教授的夫人,一位也是很富有的,台湾当地学员碰到了都没有想到问她们一下入过邪党没有。结果她俩分别在万里之外的欧洲和美国,遇到我们三退了。

就在我挤时间写这篇交流的时候,偶然看到大纪元网站一篇报导揭露邪党今后的“工作方向”妄图垂死挣扎,其中有一句是“加强少数民族的入党工作”,我看了一笑。魔鬼害人真是铺天盖地的来呀,我们三退救人也不能有死角,人人都要救都要给机会。我要赶快成文,解体邪恶,同时给其他劝三退学员提个醒,不要遗漏人。

最后以师父《洪吟三》中的《济世》共勉,结束本文。

济世
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谎言
解开心锁
不信良知唤不回

[1] 李洪志师父,《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