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市关学植等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攀枝花市今年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关学植,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之前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三年,历经残忍迫害。年近六十的杨德安与妻子也多次遭受迫害。下面是他们的遭遇。

(一)关学植老人遭吊铐毒打、三年冤狱

关学植,男,仁和区布德镇农民。二零零八年七月,向世人讲清真相中,有同修被邪恶绑架,在刑讯逼供中说出来了关学植(被诬判三年)、黄秀英(被非法冤判四年)、韩应成(被诬判三年)、杨德安(非法拘留一个月)、钟义芳(被枉法诬判八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多,仁和区公安分局崔福利、姓苏等八人开着两辆警车,恶警在山坡上连推带打强硬把关学植按在河边稀泥浆里双手反绑,气氛十分嚣张,很邪恶,象土匪一样强行绑架了关学植,然后就押着他到家里抄家,乱翻,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一本《九评》书、《九评》及讲真相光盘、DVD一台、MP3一个、《解体党文化》书一本、还有未发完的真相资料,讲法录音带、炼功带一套、一个小录音机。绑架时,村民十多人围观。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恶警们又是吼又是叫很疯狂,把关学植押到仁和区公安分局吊在窗户上拷打,刑讯逼供、问资料从哪里来的,不回答,看到关学植被吊的大汗淋淋快不行了,就放下又绑在椅子上一只手被铐着和双脚被捆绑,又打又骂吼叫失去理智没有人性的迫害关学植,折磨直到晚上十点过,就押到市看守所,把关学植和死刑犯(陈运富)关在一起,陈运富提一桶冷水朝着关学植扑过去,刚受过酷刑折磨他感到特别的冷。关学植老人就给周围的人讲真相,陈运富就对他拳打脚踢不准他讲,他还继续讲,周围的人都愿意听,很多都明白了真相,陈运富多次暴打他,关学植被诬判了三年劳改,押送到五马坪监狱后,听说陈运富被枪决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关学植被非法诬判了三年劳改,劫持到五马坪监狱,经历黑窝残酷的迫害。在四监区整天被罚站脸贴着墙,一天要被罚站十七、十八个小时,手脚全是肿的,不叫吃饭或吃一点饭,不叫睡觉或睡二个小时,强行军训跑步折磨,关学植流着泪说:没有师父的保护根本就无法走过来。他看到了攀枝花同时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耿德新,当时他把判决书丢了,同修捡起,告诉他不要丢,有一天要对邪党清算时这是迫害你的证据,并鼓励他说:“我们一定会有光明的那一天”。

一个月后,下到七监区劳动磨宝石,被两个犯人包夹,一个彝族(欧之吉古日)、一个汉族(刘光明)包夹,关学植在不断给他们讲真相。明白真相后,他们有时在生活或劳动中帮助他。半年后,又转到后勤,关学植看到了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泸州罗庆生因坚持炼功,被强行拷打捆绑(犯人打)、杨振明喊:法轮大法好!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都喊:法轮大法好!包夹暴打他,头上被打了大口子在淌血,被打昏过去,送到医院抢救两天;乐山的徐世斌坚持炼功被他们残酷折磨,绑在刑床上八天,只能吃饭上厕所。法轮功学员徐浪舟在第二队,繁重的劳动及残酷的肉体、精神上的折磨,使他身体很消瘦;郫县杨志、刘贵根、何运超、陈炼、陈永和等法轮功学员。

关学植看到同修被残酷的折磨,他不能袖手旁观,就流着泪反复给狱警、犯人讲真相说:你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否则你们犯下的罪是偿还不清的;从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讲到自己炼功后身心的变化,按真、善、忍做好人,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是江氏集团栽赃、诬陷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伪案,在国际上都备了案,是中共邪党政府一手制造的,故意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中共邪党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出售给国外;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有一块巨石,断面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巨石有二点七亿岁,崩裂于五二零零零年前,断面的字是天然的化石纹理,没有任何人工雕凿的痕迹。《九评》曝光了中共的累累罪行,历次运动造成了八千多万同胞死亡。神是慈悲的,神会在危难来时慈悲救度世人。善恶有报是天理。

明白真相后,狱警就收敛了很多。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关学植老人从监狱回家。

(二)杨德安与妻子遭受的迫害

杨德安今年59岁,妻子汪开容(王开容),56岁,仁和区布德镇。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汪开容,身体上有多种病,头疼、体弱、经常感冒等都麻木了;学法、炼功,身体得到了很明显的变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向世人撒着弥天大谎栽赃、诬陷迫害法轮功。杨德安与妻子汪开容向世人讲真相。二零零一年三月七日,市仁和区布德镇镇政府办所谓法制学习班(洗脑班),强行洗脑,还罚款150元钱。

二零零二年(左右),在贴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仁和区公安分局崔富利、陈虎等人到家里绑架,还抄家,把她押到镇政府审讯,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没问出来,就放人了。隔一个星期,公安再次到家里绑架,这次没找到人。第三次又到汪开容干活的田里,绑架正在田里干活的她,又劫持到镇政府非法审讯,问资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又把资料弄到哪里去了,汪开容说捡来的,贴出去了。

二零零四年,市仁和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警崔富利等人非法抄家,拿走大法书,还罚款一百元钱。

二零零七年七月,在讲真相中被邪恶举报,市仁和区公安分局恶警崔福利、宋起安、陈友强和同德派出所恶警共十六个人,开三辆车到杨德安家,绑架大法弟子杨德安。

恶警捡起院子里堆的砖头砸杨家的门,叫嚣:“开不开门?不开门就把你家门和锁砸烂,我们不负责的。”在那种形势的逼迫下,杨德安把门打开。门一开,恶警就象土匪一样冲进杨家,到处翻东西,最后他们把大法师父的法像和经文、周刊、真相资料全部抢走。

恶警把杨德安非法带到仁和公安分局。下午两点半,恶警崔福利用手铐把杨德安铐起反背吊铐在窗子上,一直吊到六点半。崔福利问杨德安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叫他签字、按拇指印,杨德安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又没犯罪,我不签。”崔福利说:“我们专整好人。”

杨德安一直到最后都没有配合邪恶,坚决不签字,当天就堂堂正正走出了仁和公安分局大门。

二零零八年七月,同修被邪恶绑架,在刑讯逼供中说出了杨德安、韩应成、关学植、黄秀英、钟义芳。市仁和区、六一零,恶警崔富利、宋起安等人,强行抄家,绑架杨德安,他被绑架到市仁和区公安分局,吊铐与拷打,刑讯逼供,然后就非法关押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杨德安讲真相,不背监规,不打报告,明白真相的警察说:谁也不准打杨德安。

就这样非法关押了一个月。邪恶要非法罚款五千元,并说如数退还,妻子汪开容说,没有钱,邪恶说就交一千元如数退还。后来只给退五百元钱。

一到中共邪党的敏感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中共邪恶之徒就抄家,乱翻东西,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有一次镇政府正、副镇长、治安室人找到家里,强迫写保证书,转化书,妻子汪开容说: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它们又劝说,练其它功吧,汪开容说,练什么功都没有炼法轮功好,因为我是亲身受益者。邪恶就强制叫写转化书,她说:怎么转化,往哪里转,好人转成坏人?到底怎么转化?不懂你们的意思。他们吼道不给你说了,就走了,之后就再没来了。

(三)王兴玉老太太遭受的迫害

王兴玉,女,今年72岁,仁和区布德镇农民。一九九九年得法,从小身体就比较弱,体重72斤,晚上睡不着觉,浑身难受。大跃进期间,浑身浮肿,正在读初中就停学了。成家后,身体多病,颈椎第七节骨质增生、腰椎盘骨质增生、乳腺增生、糜烂性胃炎、严重风湿浮肿等,天天都在吃药。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后,学法、炼功,身体上的病都神奇般的好了,真感到无病一身轻。感恩师父救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一时间邪恶散布的谣言蒙蔽了很多人。王兴玉向世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同德派出所、布德镇治安室共计五人,晚上闯进她家里,非法抄走大法书七本、炼功带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共计九讲、罚款200元。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七年大小节日、敏感日都到家里骚扰。二零零三年仁和区公安分局和同德派出所闯进家里骚扰、惊吓,罚款50元,没有收据。

有一次还开着三、四辆警车到家门口,闯进家里乱翻,真象土匪一样。一到敏感日还强制叫到镇政府报到,王兴玉就拒绝去报到。中共恶徒强制叫写保证,王兴玉老人说,写什么保证,保证什么,不会写。炼功我身体好了,学法我思想好了,按真、善、忍做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