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平稳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我们地区协调人(大姐)被绑架,我们悟到:一个是针对这个学员本身的,现在大姐在里面,我们不能去找她哪里有问题,这样找等于是和邪恶一伙的,等于给邪恶找迫害的借口,这些要等她出来后,我们一起学法,在法上归正;另一个是看我们整体上怎么动。我们现在就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被这件事情所带动,恶警以为把“知名”的绑架了,别人就被带动了、害怕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以为绑架了大姐,她以前协调的事情都没有人做了,整体就散了,不是的,我们要做的更好,资料点要遍地开花。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多少年来,我们这个学法小组一直坚持集体学法、切磋,做到了有事情、有问题一起在法上讨论解决,共同分担。可以肯定的说,正是因为我们持之以恒的坚持了集体学法,所以我们这个小整体才能一直平稳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借这次法会,把我们如何在法的指导下破除邪恶迫害的修炼过程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学好法

师父说:“功就是法,法就是功,精神本身就是物质。”〔1〕所以学法是很重要的。开始学法,可能悟不到更高的内涵,但最起码要知道表面的意思是什么。

我们学法小组经常的在一起学法。如果当天或者近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就集体学法,在法中认识,看看师父在法中是怎么讲的,我们会找出师父讲过的法,从多角度衡量这件事情,在法上达成一个共识,所有事情就都能解决了。逐渐的,大家就形成了一种机制,互相在一起,只谈怎么认识法,又背了什么法,探讨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用法衡量,不唠常人嗑。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不简单。当我们把我们小组是怎么学法的告诉其他同修时,他们都很受触动,说这么多年来,天天看书,《转法轮》保证一天学一讲,可是法是法,我是我,遇到问题不会用法去衡量,也就感受不到法的力量,一听到有迫害的消息就先怕了,炼来炼去的不知道炼的是啥,现在好了,知道怎么学法了,心里有了法,就有了底了,没有怕,讲真相更有智慧了。

营救同修中提高对法的认识

几年来,我们参与营救了许多同修,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下面讲的是我们营救一个地区负责人的过程。

这个地区当时被迫害的很严重,三天两头就有学员被绑架,我们接触这个地区不长时间,同修刚刚知道怎么学法,敢于出来讲真相,当地的负责人就再次被绑架了。我们接到这个消息是在傍晚,马上就驱车赶了过去。我们来到了同修A家,同修B在那里,负责人在外面被绑架时,B正好在她家。因为长期怕心没去,听到和自己经常在一起的同修被绑架了,各种不好的想法都反上来了,進了A家觉的空气都是压抑的。

我们在一起交流,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所有安排,我们也不承认,法中没有说大法弟子要被迫害,我们就不能被迫害,师父让我们对“魔难表现”都不承认,那我们还看它们干什么?我们还那么在意它干什么?这个过程中就看我们怎么去做,我们是被眼前的假相所蒙蔽,把自己当成人,把邪恶看的高大,把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在承受中艰难的前行,还是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就不承认迫害,把它当成锻炼我们功力的一次机会,它不正就解体它。

通过交流,A一家和B都稳定下来了,我们就说:走,我们去大姐(负责人)家看看去,了解了解具体的情况。到了大姐家,天已经很黑了,她的丈夫是常人,可能是大姐多次被迫害,造成他很害怕,见我们来,就小声说:走,我们去后院谈。我们中有人说:我们又不是坏人,去后院干什么?她丈夫就把我们带到屋里,压低声说:开不开灯?同修就笑着说:开呀!当然开灯了,大黑天的,不开灯干什么呢?把灯打开,她丈夫说:你们不怕,那我怕啥?!大姐屋里的柜子上面摆着一袋炒的杏仁,有同修就说:哟,大姐夫今天吃这么好的东西?然后拿起来一颗吃了:“挺好吃呀!”她丈夫赶忙说:那你们吃,你们吃!一下子屋里面的气氛就活跃起来了,和大姐丈夫的关系拉近了,她丈夫说:你大姐被抓,家里下午又被翻了,我出门都抬不起头……。我们就说:姐夫,你说大姐是坏人吗?她干啥见不得人的了?我们就是做好人,是邪党迫害我们,我们是好人受害,我们有什么理亏的,我们要堂堂正正的。迫害咱们的人都大摇大摆的,我们受害的还抬不起头了?再说了,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大姐嫁给你,就是把一生托付给了你,您呢,就要象个男子汉的样,得起来保护她,是不是?不能看着她被欺负呀,如果今天绑架她时,你站出来,可能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她多么希望你能保护她呀!她丈夫点头,告诉我们事情的大致过程,说明天和我们一起去公安局要人。

大姐被绑架,表面上是被村里的“干部”举报的,这个举报者和大姐家还是很近的亲戚。为了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我们连夜做了不干胶,直指这个人六亲不识,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亲戚,这样的人还能被相信吗?A一家和其他同修将这些不干胶贴遍了全村。据反馈,早上那个举报者一出来,看到人们都围着电线杆看,还以为看什么呢,也过去瞧,有人就说:快来看看,你上榜了!他们就读电线杆上的不干胶给他听,没读完他就在众人的鄙视中灰溜溜的走了。

次日去公安局要人时,我们没有怕,大姐的丈夫也不怕了,反倒是国保大队长和恶警都不敢在公安局里待,不知道从哪个门溜走了。

那段时间我们经常是上午和大姐丈夫一起要人,下午在一起学法、交流。大姐当时担负着许多的项目,许多事情都是她跑来跑去的,现在大姐被绑架,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是针对整体来的。我们学习《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发生这个问题,一个是针对这个学员本身的,现在大姐在里面,我们不能去找她哪里有问题,这样找等于是和邪恶一伙的,等于给邪恶找迫害的借口,这些要等她出来后,我们一起学法,在法上归正;另一个是看我们整体上怎么动。我们现在就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被这件事情所带动,恶警以为把“知名”的绑架了,别人就被带动了、害怕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以为绑架了大姐,她以前协调的事情都没有人做了,整体就散了,不是的,我们要做的更好,资料点要遍地开花。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时说:“作为大法弟子,有什么问题大家都要齐心合力的去做。它们不怕丑,我们就把这些丑事在全世界给它揭,叫全美国都知道美国公民被抓了。它不怕丑我们就做,它只要不放一天,我们就给它张扬一天。”同修一天不出来,我们就要揭露一天,一天不出来,我们就利用这件事情为切入点讲真相。

当时我们除了贴不干胶还从不同的角度做了多期单张、小册子。另外,我们排出了许多真相纸币的模版,简明的写出当地国保大队过去的犯罪事实,然后大批的印制,也写流通快的真相币,很快真相就铺开了,同修花钱时,常人接到钱看到真相后都骂恶警不是人。

邪恶受不了了。举报者来找大姐丈夫说如果再“闹”就找他单位停发他的工资。大姐夫害怕了。我们先在一起交流怎么看待这个事情,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人的理中出现了王者治国、兵征天下、强者为英雄。”我们理解人是可以用“强”的,如果他为了保护、营救大法弟子而用强,那神还会给他福份呢!明白了这个理之后我们赶到他家,说:大姐夫,你害怕呀?你怕啥?谁敢停发工资?你去他家找他:谁停我工资,我找谁算账!有啥?常人中有个理叫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谁怕谁?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大姐都这样了,还有啥怕的?人不能窝囊的活着呀!大姐夫就说:我不怕,他现在没停我工资呢,真停了,我就找他去,让他给我。

期间,同修B主动担起了给大姐丈夫做饭的工作,大姐夫和家人都非常感动,对大法有了進一步的好认识。

不久大姐就出来了,通过这件事情,整体都成熟了,知道怎么用法破除邪恶,大家都见证了法的威力,更坚信法了。

什么是真正的损失?

这是几年前的一件事情。同修C有个“老朋友”退休前是派出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后来身体不好,腿脚不便。同修C偶遇他,就跟他讲真相,他表现挺接受的,又三退,又表示要学法,同修就答应帮他买MP3,装上师父的讲法让他听。

那天正好是集体学法的日子。那天因故没有能按时学法,拖延了一些时间。学法结束后 C回家发现家被抄了。她家是打印真相币的资料点,打印机、几万元的现金(有一部份是资料点的,一部份是C个人的)都被抄走了。她丈夫讲:那个“老朋友”去他们家里取MP3,当时家里还有一个客人,他们正在聊天,有人敲门,“老朋友”就起来去开门,是恶警。恶警们進来就抄家,抢掠东西,还翻了客人的背包,查看身份证之后才让客人离开。恶警还图谋绑架C,可是等了很久也没见C回来,就先走了。C当晚就离开家暂时到别的同修家去住。

之后恶警一直在C家附近蹲坑,图谋绑架C。同修们反响很大,议论纷纷,指责、抱怨C不应该放那么多的钱在家里,损失这么大,这可是大法的资源呀!C的压力非常大,打不起精神。紧跟着,当地的电视台报导了关于非法查抄资料点真相币的事,并说让银行、商家等等要注意不要收真相币,还说要如何如何(即加大迫害),一时间黑云压城。

我们赶快针对这个问题進行集体交流,许多同修都说这次“损失巨大”,什么是真正的损失?打印机、电脑、现金被抄是个损失,但是我们师父最看中的是我们能不能修上去,如果我们因为对物质的看重而把一个同修推出去,造成同修被迫害,他因此而回不去了,这才是真正的损失呀!

现在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观念,大家把精力都调转回来,拧成一股劲针对邪恶去,解体这个企图离间我们、迫害整体的因素。

电视上报导了,不管是哪里报导了,都是人的报导,都没有用,得看我们师父在这个问题上是怎么讲的,师父说:“有人说人民币上写上“法轮大法好”、“退党”,(众笑)我说这办法真好。(鼓掌)这钱扔又扔不了、销毁又销毁不了。”〔3〕师父说好,就是好。谁说不好,谁说不让这样做,都不行。

扭转了观念,没有了抱怨,C也没有压力了,大家心很齐,我们又在一起交流,找出是什么原因导致发生这样的事情。经过分析得出结论:就是这个“老朋友”恶告的。原因很简单:正常情况下,你去别人家做客,人家家里来人敲门了,你这个客人能去开门吗?而且为什么恶警不盘问他,只查客人的背包和身份证?而且轻易的就放走他?

他腿脚不便实际上是过去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对于他这样的人,必须告诉他这一点。要想保命就必须真正认识大法,洗心革面,挽回损失,而他并不是这样。所以说C是出于人情给他讲真相,听他说接受真相就赶快让他学,还往家里带,忘记了家里是干什么的,这都是不理智的行为,是用情在做事。有许多恶警都是这么干的,表面上认同你,实际上是为了和你拉近关系,然后达到他的目地。我们学了大法,为什么洞彻不出来呢?为什么没有看穿这人到底是要干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有情,这人曾是老朋友,看他好象认同大法了,还要学法,就有了欢喜心,因此不能冷静的对待一切了。

让C遇到这次迫害的另一个原因是:有一个学员是C的亲戚,原来是做技术的,被迫害后怕心很重,他知道C参加集体学法,家里又是资料点,很害怕,总是和C说不让C参加集体学法,说C家电脑上网被监控一年了(根本没有这回事),如果不停止就要出现危险。C觉的他是亲戚,他来家里不好意思拒绝,来了也不好意思不让他说话,无意之中受到了这位亲戚的变异的、怕的因素的影响。

我们每天都在学法,那为什么不能突破人的面子、人的情去制止不符合法的言论、纠正不正的呢?这不正是要我们去维护法吗?一面学法一面抓住人的东西,所以才会出现被非法抄家。如果不参加学法小组学法,这次C就会被迫害了,是师父安排同修把学法时间拖延了,让邪恶抄家时C没回家。

通过这次的学法交流,C明白了被迫害的原因所在,大家就这个问题也都从法上提高上来了,一起发正念,图谋绑架C、图谋迫害更多同修的邪恶计划就解体了。

另外,多少年来我们从没间断的花真相币,基本上买东西就用真相币,商家不收时,我们就讲真相,告诉他收真相币,再找给别人,等于是帮助传递真相,这样是有福气的,生意一定会兴隆,因为我们是用真念在说话,讲出的话就有力量,商家也真的见证了神奇——生意越做越兴隆,所以等我们去买东西时,许多商家都主动跟我们要真相币,有的还从我们手上换真相币,许多人因此得救了。

到底是谁在害怕?

零七年,有一次我们去给农村资料点送耗材。当地的同修D说:最近我们那儿某某村,每天晚上都有人蹲坑,有人巡逻,说是要抓住发资料的人。白天村委会骚扰学员,现在他们怕心都很重,外面的同修也不敢去,如此下去怎么好?当时E同修说:那我们去那个村一趟吧!D不同意,说这样不安全。E说:你就去上你的班(当时D是请假出来的),找个人送我们去就可以了,等回来我们再一起交流。

D就找了一个会开三马车的同修拉我们去。天上突然下起了雨, E说这是邪恶弄来的,我们不要受它影响。雨越下越大,真是“倾盆大雨”,我们坐在三马车上,虽然打着伞,一点作用也不起,很快衣服都湿透了。这时,E看到空中出现一条巨龙,张牙舞爪的,向外不断的喷着水,知道就是它干的,立即让大家一起发正念,E很清晰的看到自己站在了云端,那条恶龙虽然很大,却象什么能力也没有,被捆绑一样,同修明白这是师父在加持,师父已经把龙定住了,它没有任何的能力了,就看我们有没有胆量,怕不怕,能不能认识到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E想着手中有把宝剑,马上手里就提了一把宝剑,他就上去砍恶龙。后来E说:以前看小说常说降龙伏虎,谁降龙伏虎?我们才是真正的降龙伏虎。师父说我们是有能力的,就看我们能不能真的相信,相信,就有一切能力!恶龙清完了,雨也就停了。

到达村子后先去了一个同修家,她说:村委会说了,不让我们出门,不让学员之间互相串门,晚上不能出去,要不就绑架。我们说去把同修找来吧,我们在一起学法、交流,从法上认识这件事情。因为我们曾有过几次的合作,一起见证过大法的神奇,所以这个同修很相信我们,听我们这样说,就把村里的几个同修都找来進行交流:

记得吧,七二零刚刚迫害时,邪恶说:好就在家炼,你们不在一起学,在家自己学,就不管你。许多人听信了,结果还是被迫害了。当时明慧上不是报导了很多例吗,在家偷偷学,仍被绑架、被劳教,为什么呢?不是邪恶厉害,是我们不符合了法。师父让我们“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会有一个场,强大的场,整体的力量很大,这个场自动就在制约邪恶、解体邪恶。我们不按照师父要求的“集体学法”就是在走邪恶安排的路,就只能被邪恶迫害。

是因为我们有怕,好象同修在一起是“犯罪”;家里有资料就是“罪证”。邪恶没有什么力量,是我们不正确的思想加强了它。邪党厉害吗?看了《九评共产党》我们知道它的厉害是吹出来的,抗日是国民党的军队打的,现在呢,大国小国它都怕,党魁们更是怕的要死,一个人都不敢出门,晚上睡觉都担惊受怕,生怕被人暗杀了。它发动了无数次运动,都是为了向人们展示它的假强大,它自己这么宣传那么宣传,人们都跟着说。有的修炼人之间也这么传,说邪党怎么厉害,怎么迫害学员,满脑子都是这些。师父说:“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2〕。那我们为什么要看它、说它呢?《转法轮》中说:“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我们在传播邪党邪恶时实际上就是在加强它,如果不怕它,看它什么样?

最终一切是由师父掌握着,在人中,如果谁的父亲有本事、有地位,那他的孩子和别人说话时就很得意:我父亲是某某某……我们的师父是造就宇宙、造就一切生命的,那我们有啥怕的!旧势力只是要达到一个邪恶的状态,先是虚张声势,白天让村委会通知不要这样不要那样,晚上呢在村子里、外巡逻,放风说要迫害啦,要迫害啦,让人觉的好象随时都可能被绑架。它为什么这样做,不直接绑架呢?因为实际上它是“虚弱”的,它的各种举动都是在吓唬人,修炼人看到、听到之后害怕了,说要注意了,就等于把它看大了,把自己看小了,就等于给了它迫害的借口,它就真的跳出来迫害,如果我们不怕,不随着它动,师父说了它“虚弱”,我就信我师父说的,它就真的虚弱,我们真能从内心认识到,邪恶就退却了,被我们的“正念所治”了。如果我们都能站出来,傍晚时出去清除邪恶,一、俩人一起,边走边发正念,看见监视的人,就盯着它发正念,你看是他们害怕还是你害怕?

之后我们大家又在一起学习了关于正念的讲法。等我们交流完,大雨淋湿的衣服都干了,大家的心也都开阔了,压在头脑里的物质消失了,自然“蹲坑”、“绑架”这些东西也烟消云散了。

次日和同修D交流此事,他也在法上认识上来了。在之后我们经常接触的几年中,这个地区一直平稳的做着三件事。

正念解体邪恶,不让迫害发生

零九年的一天下午,同修F去另一个学法小组学法,刚去时间不长,学法小组就被警察包围了。恶警敲门,F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帮忙即发正念。

当时我们三个人正在一起学法,马上停下来发正念,一段时间后F打电话来说,恶警都走了。当时我们怎样发的正念呢?

师父说:“因为宇宙在改变,这么大的宇宙天体在改变过程中要救度无量众生,任何生命来干扰都是罪大恶极的。”〔4〕既然师父定它是“罪大恶极”的,它就是应该销毁的,它以什么借口迫害我们都不行,以什么借口干扰我们这个整体都不行,都必须清除掉。

当然了,不是这样一说就可以了,有时候会有一种无可奈何的物质阻挡着你,让你心里软绵绵的,发不出正念,不能相信师父,怀疑发正念会不会真正起作用,我们必须首先灭掉这种物质,不能承认它,不能把它当成自己,它阻挡我发正念,我就连它一块灭掉。不管乱七八糟的思想干扰也好,心上软绵绵的物质也好,我都不随着它动,把自己心稳住,“一个不动就制万动!”〔5〕随它怎么去,现在就是清除迫害我同修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就是要解体邪恶。

说来说去,还是能不能坚定的问题,师父法这样讲了,我们到底是信还是不信。我们能坚信法到什么成度,就能发出多么强大的正念。师父说:“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6〕就坚定在这个理上,就这样坚持着,一切都会解体!

晚上我们去了F家,她讲有一个被邪恶跟踪的学员也去了学法小组,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整个事情,我们一分析觉的很说明问题,首先说恶警把这个学法小组包围了,这家住的是一楼,房门是木头门,两个人用劲一推都能推开,恶警就是敲门,不破门而入,为什么?其实是师父保护,师父在给我们机会,看我们怎么做,看我们能不能站在法上,当我们没有怕的时候,哪怕这里面的几个学员中,只要有一个没有怕,就能稳定了这个场,邪恶就不敢动。

还有一次,恶警骚扰我们协调的一个资料点,去他们那儿敲门,同修G没有给开门,外面的恶人也没有离开。我们知道后,一部份人在家留守发正念,一部份人开车去了那个资料点,一路上发正念,学员到那儿时,恶人们已经撤离了。在学法小组上我们交流这件事情,我们发正念成功的解体了邪恶的迫害,这件事情就已经解决了,那为什么有的学员当时没有被迫害,可过后还是被迫害了呢?这是什么原因呢?其实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后怕:“这个学员当时也没有害怕,凡是遇到这种情况都不害怕,可能以后会后怕。”如果心里想:很险呀,如果怎么怎么样就被迫害了。其实是这样吗?师父的安排总是奇妙的,当时没有迫害到你,你还怕什么?这样想实际上就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是你求来的,你求迫害,那么旧势力就按照你要的来迫害你。

G家的资料点至今仍平稳的运作着,G的丈夫那时刚刚开始修炼,亲眼见到正念的作用,见证了整体配合的力量,从此跟了上来,积极的做证实法的事情。

后记

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们在遇到干扰、迫害时,如果时时想到法,就能破除邪恶的迫害。

我们曾经接触过一位学员,她给我们讲了她的一段故事: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她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大家知道原子核分裂,得有相当的能量撞击和相当大的热量才能使它发生聚变,才能使核分裂。”她想,身处邪恶的黑窝中,怎么才能发生“聚变”呢?就必须用法不断去“撞击”人的思想、观念,最后脑子中就剩法了,没有人的东西了。几天后别人都看她病的很严重了(她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劳教所恶警就开车把她送回家了。回家后她马上就又开始做证实法的事。

现在环境越来越宽松,邪恶都被清理没了,那为什么有的地区,有的学员还被迫害、被绑架呢?我们理解就是不相信师父的法,师父说“都被清理的没有了”[7],你信不信呢?信就真的没有了,现在就是全力救度众生了;不信,就还在迫害之中,在胆胆突突中、在无可奈何中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这些年,我们就是凭着对法的坚信,一路破除邪恶的迫害走过来的,证实了法的伟大。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日子里,让我们互相配合好,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道中〉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7〕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