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得法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我和父母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五个年头。十多年来,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点悟着我们。现在写出我得法最初几年的经历,也希望仍在犹豫是否要修炼大法的朋友,能够抓住这珍贵的机缘。

接缘

最早听说法轮功是在一九九五年。一天热衷气功的母亲带回家一本杂志,封面就是李洪志师父的照片。当时姐姐说这位大师看起来真面熟,好像认识很久了的感觉。尽管当时家里其他人并没被这句话所打动,可这句话却灌進了我的耳朵。

一九九六年春的一个艳阳天,我跟一位同样热衷于气功的同学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告诉了我法轮功师父在书中对另外空间的描述。当时我心生向往,非常希望修炼这个功法。尽管当时并没有看书,更没有开始修炼,但爱说话的我,逢人就讲:“你们有机会要修炼法轮功,法轮功的师父揭示着宇宙的奥秘。”

终于等到一九九六年夏天,同学借给我一本书──《转法轮》。可是拿回家还没看,就由于母亲的反对,让我把这本书放進书橱,让机会再一次擦肩而过。

这时,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刚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热心肠的我陪同学去学生处办理学生证。一進门就看到学生处老师的胸口别着亮闪闪的法轮章。我高兴地喊了一声“法轮功!”从此与这位老师相识。尽管受母亲约束,我不敢修炼,但很喜欢听这位老师转述李洪志师父对他们的教导。

一场车祸使全家走入大法修炼

等到放寒假回家,我整日向家人喋喋不休地讲,除了学校的新鲜事,就是那位老师转述给我的有关法轮功的一切。

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母亲遇上了一场车祸,这场车祸改变了我们一家的命运。

那天下午两点多钟,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一位妇人重伤正在医院抢救,因为暂时失去记忆,只记得这个电话号码,所以不能判断是否是我母亲。情急的我打电话催父亲赶快去医院,自己更是等不得迟迟不来的公交车,硬是跑步到了医院。

果真是母亲!当时她穿的棉大衣一半被血浸湿,头发被剪掉一大片,脑袋上包着纱布。出院后,母亲因为有伤不能出门,出于好奇,问我要《转法轮》看。我兴奋极了。看到母亲在客厅看《转法轮》,我就在自己房间安静的等待着她的反应,不敢打扰她。

“这本书太好了,这个功法就是我们要修炼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耽误你了!”母亲几乎是一口气看完了整本书,当时就看到我家客厅里有几个大法轮在转,这个转动的大法轮跟书里画的法轮图形一模一样。

很快,我俩找到了同修。正好同修要在自家连续九天晚上播放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像。父亲提出晚上回家晚,要去接我们,我就直接说:干脆一起去看录像,这样省得你那么晚了在外边等。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连续九天看完了师父的讲法录像。

过程中,再一次出现奇迹:父亲一向抽烟很凶,他常常跟我开玩笑,说当年母亲难产,用了十二个小时才生出我,这十二个小时,他抽了三包烟,所以我是他用三包烟换来的。从我记事开始,父亲常常宣布自己戒烟,但从没看到他真正的戒烟。从看录像的第四天开始,父亲突然开始咳嗽,咳的很厉害,大约从第七天开始,每天都会大量吐痰,痰中都是黑色的沉淀物。他震撼的告诉周围的亲友、同事、邻居:“法轮功真神奇,我没有想修炼,只是看了录像,老师就帮我清理身体,三十年的烟瘾轻松戒掉了!”

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真正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大约几个星期后,在我开学离家前,原来从头到脚都是病的母亲,突然可以不歇脚直接从楼下扛着重物上到三楼的家。从此,我们家飘出的都是欢声笑语。即使是在迫害最严重的时期,父母都惨遭迫害时,我们一家人都是积极、乐观,带给周围人们的都是美好与欢乐。

修大法有神奇

母亲因年轻时争强好胜,而且流产多次,四十多岁就一身病。脑血管痉挛、咽喉炎、胸闷气喘、血压高、腰椎间盘膨大、神经性肠痉挛、双膝骨质增生、左脚拇指关节膨胀变形,可以说打扮时髦靓丽的母亲,实际浑身没有几个好地方。修炼大法后,母亲常常会晚上发高烧,第二天就好了,可以正常工作。她也没把这些当作什么。但一九九七年年底和一九九八年年底的两次消业,让姐姐见识了大法修炼的神奇。

连续两年的腊月二十九,母亲突然吐血,大口大口的吐,之后全身乏力,难受。这两次碰巧我都被派到奶奶家作为全家人的代表在老家过年,而父亲则在单位值班。家里只有姐姐陪着母亲。第一次,姐姐很害怕,劝母亲去医院,但母亲不动心,反而告诉姐姐“真、善、忍”的道理和修炼的美好。两次母亲都是一天一夜不吃饭,却在年三十的晚上神奇康复;而姐姐跟着母亲修炼了很短的时间,就从乙肝病毒携带者(小三阳)康复为健康人。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帮母亲搓澡时,惊讶的发现,母亲原本因腰椎间盘庞大而塌陷的后腰,已经完全平复,好像从未患过那种病一样。

父亲也有很多神奇的经历,不过他每次只是在事后告诉我们他碰到过什么事儿,具体的却不讲。

我当时虽然年少,却也历经奇迹。一九九五年,那时我还没真正修炼大法。每天早晨住校的同学吃早饭的时候,我们这些走读生就在他们的宿舍楼下打羽毛球。一天,我在墙角捡羽毛球时,四楼的一块玻璃,被人推了下来,事后听同学说,那是一块三角形的玻璃,尖朝下冲着我的头冲下来,速度很快。当时同学们大喊我的名字,我则下意识的蹲下抱着头,就看到碎成花生粒大小的玻璃碎片在我四周散开,而我根本没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自己。同学告诉我,就在玻璃碰到我头的前一刻,似乎是一阵风把玻璃吹成平的,砸了下来。我知道是有神灵在保护我。修炼大法后,师父告诉我们这类事情在修炼大法的弟子中很常见,但都有惊无险,因为师父的法身在保护着弟子。

一九九七年暑假,母亲怕我一人在家贪玩,每天让我跟随父亲去上班,在父亲的办公室看书。一天我右膝盖内侧突然象被蚊子咬了一样,奇痒,而且伴随着发烧。父亲摸了摸我的头,让我回家了。爬回三楼的家,我已经精疲力竭,跟母亲说很累就扑倒在父母卧室的地板上。这时,母亲捧着《转法轮(卷二)》过来,给我念师父的法。当时我感觉字字敲進我的脑袋,之后就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已经是晚上家人吃晚饭的时候了。我的右腿略微有点儿瘸,整条小腿的皮肤因发烧被烧成黑褐色,但是不疼也不痒。母亲告诉我,在我一岁半的时候,右腿曾经生过一种病,中医叫“丹毒”,西医叫“急性肌肉炎”。当时西医大夫要给我截肢,中医大夫束手无策,是一位老爷爷用偏方给我治好的。读小学的时候,腿部也曾红肿过一次。这一次是修炼了,师父把我身体的业力推出来,消掉了。一周后,右腿不瘸了,一个月后,右小腿脱掉一层皮,恢复了往日的白皙。

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奇事,每一位修炼人都经历过很多。现在,我要想去找哪一位朋友,特别是不修炼的朋友,他们都会在前一天忽然脑子里想起了我。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我修炼大法的缘故。一次、两次、三次,事实面前,他们渐渐的都相信了。

还在犹豫的您,还等什么。抓住这个机会,修炼法轮大法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