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人中走出来 魔难中更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我的体会是,无论身处怎样的魔难,都要信师信法,师父真的就在我们身边,就看自己信还是不信。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下面交流的是一段信师信法、走出非法关押的经历。

我曾被国保恶警绑架,他们在明慧网上把关于我的文章报道都搜索到,其中一篇很详细的揭露了几年前对我非法劳教的迫害,还有照片,记的当时写文章时心态很纯净,真心希望警察们不再跟着邪党犯罪。他们把这文章读了一遍,沉默了。

后来他们到另一房间和一起被绑架的同修说:“那个咱们没办法,人家受冤屈了得让人找地方说理(指上明慧网曝光)。”国保恶警再也没在我面前露面,找了两个下属分局的警察看着我,告诉说:“注意点,她爱曝光。”我告诉这两个警察法轮功真相、迫害法轮功违法,他们默默的听,其中一个警察表现出很接受的样子。最后我问他迫害我们的国保头子叫什么名,他在同事警察离开后告诉了我,还骂了那个恶警头子一句,并表示他记住“大法好”了,还说:“我没迫害你吧?”

我被非法劳教,因为不吃那里的饭,被恶警灌食时怕心出来了,马上背师父《洪吟二》中的〈怕啥〉,不到十遍就不怕了。有一次,一位同修甲说她前前后后已经在这里被迫害了五年。我心想:是啊,我也被迫害了两个月,怎么还没出去呢?马上警醒:这想法是什么意思呢?好象有点失望、失去信心似的,这不是对师父不信吗?清除这思想,马上背法:“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1]。不知背了多少遍,不信的思想没有了。

晚上做了一个梦:同修甲和我坐在一辆车上,没到站我就要下车,同修甲到站了也不下车。我明白了是慈悲的师父告诉我差在了哪儿:现实中,同修甲总是想在这里反迫害,我总想要出去证实法,其实“求出去”的心很强,“证实法”排在其次了。这时再背《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的法:“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

如果没有了“我”如何如何,没有了私,只有“证实法”,那就是一个新的境界。想到这儿一下子很轻松,感到师父真的就在我身边,周围的环境也宽松了,发正念的时候没有了求心和气恨,慈悲除恶。本来劳教所派来两个男警察要对我们暴力迫害,他们两个刚来的那天,恶警灌食时他们按了我的胳膊,我保持证实法的心态发正念,同修和他们讲真相,以后他们在灌食时都躲开了、不参与了。一次灌食后女警们走了,其中一个男警察来到我身边,很难过的站了一会,什么也没说,拿出面巾纸把我的脸和头发擦干净走了(脸和头发上都是玉米糊糊)。

几天后,另一个男警察和一帮女警送我去监狱医院检查,需要先到一个地方办理检查手续,他说:“你们去吧,我看着她。”众警察离开后,他对我说:“我看了一个上面来的红头文件,对法轮功的人死了也不放,死了白死。”(后来才知道,他想告诉我两天前一位同修被这里迫害致死了,劳教所封锁消息。)他又说:“从你身上看到了法轮功的好。可是你要是出了危险怎么办呢?你要是能出去,我也为你高兴。”这时外面响起了嘈杂声,他说:“他们来了,什么也别说了,你想想怎么办好。”我心里对他说:邪党文件对我们不好使,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中;你同情、帮助大法弟子,也是给自己摆放位置,希望你以后远离迫害,有个美好的未来。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劳教所的上空闪电雷鸣,我躺在床上(当时虚弱起不来)一闭眼的时候,看到师父单手立掌从天而降(几年后看到的神韵晚会的场面,和此景象一样)。师父确实就在身边呵护着我们。第二天我被释放,没有所谓的“转化”签字、没有“保外就医”、也没给劳教所一分钱。劳教所给开个条子,上面写着:该人不与我们配合,鉴于表现,休假六天,到期归队。从此我回到家中。

后来听当时在劳教所的同修说,那两个男警察都觉醒了,一个退了党不参与迫害了;怕我出危险的那个警察知道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回家后,对大法更有信心了,还鼓舞里面坚定修炼的同修说:“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不久他调走了,远离了迫害法轮功的工作。

我的体会是,无论身处怎样的魔难,都要信师信法,师父真的就在我们身边,就看自己信还是不信。就如师父说的:“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

谢谢师尊!合十。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坚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别哀〉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