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安装新唐人中实修和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在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到来之际,写出十四年来的修炼历程与体会,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共同提高。

一、得大法的喜悦

听母亲说,我出生前,有一个修道的人在门前说“来了”、“来了”,别人都不知所以然。很巧,出生那天,接生婆的名字也叫“来了”。我出生后先会笑,懂事的时候问母亲,我是从哪儿来的,母亲说:“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一九九八年八月份,我喜得高德大法。那天早晨,还没上班,有三位姓郝的朋友来告诉我:“法轮功真好。”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我很震撼,当我拿到《转法轮》这本书时,心中充满无限喜悦。从那天起,我就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当看到经文《富而有德》和《溶于法中》,我至少背诵了几百遍。以前对名利看的很重,通过背诵《富而有德》,把名利看得淡之又淡,好象名利对我已不再起作用。我以前,打人、抽烟、喝酒等等好多不良的嗜好,逐渐的都去掉了。身边的人都觉得奇怪,怎么你突然间变样了,我就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了,这个功法太神奇了,爹妈没有改变我的脾气,但是炼法轮功却使我改变了。我当时主要是背法,上班的路上背、下班路上背、在家也背,就感到心中升起了喜悦,非常殊胜,每天都在祥和中,别人都说,你咋天天那么快乐。

以前骂孩子,打媳妇。修炼后,去掉了这些恶习,但媳妇却突然对我不好了,跟我突然发脾气,又骂又打,家里的活,都叫我干、做饭、洗衣,料理家务、照管孩子。媳妇突然清闲起来了,调了个个儿。一炼功,她就骂我,干扰我不让我炼。这些干扰对我并不起作用,我无怨无悔,坦然对待。

盘腿是很苦的,每次盘腿都翘的很高,象高射炮,每次盘腿都痛的直哭,但我想,当厨师,杀生造业那么多,一定要偿还的,这点苦算什么。当我能单盘的时候,我的元神便能穿越无数层天,看到殊胜的景象。在夜里,师父经常给我灌顶,身体不会动,浑身充满了电麻感,从头灌到脚。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无名的落泪。回到家中,就给师父磕头,心里说:请师父收下我这个弟子,我一定听您的话,跟您回家。

从那天开始,我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觉得和常人根本不一样了,觉得他们得不到大法,太可怜了。发生这样的变化时,我才得法两个月。

二、天安门前证实法

得法不长时间,邪恶的魔就开始了破坏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史无前例的迫害。我也和其他同修一样走入了正法修炼。大法蒙冤,师父被诽谤,作为法轮功学员,证实大法是责无旁贷的,我将用生命捍卫大法的神圣伟大,我给家里留了一张字条:“妻子女儿你们好:因为学大法,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好人,如今大法遭破坏,师父被诽谤,我要用生命去北京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的十月份,我去了北京。上午和另一同修,在广场上先转了一圈,想着用什么方式来证实法。当时广场上每天都有好多同修来证实法。我俩转了一会后,看到有的同修席地而坐,盘腿炼功、有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有的打横幅、有的发大法传单。偌大的广场顿时沸腾了起来,因为证实大法的弟子实在是太多了,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证实法。我当时正念突起,荡尽一切妄念,觉得自己顶天立地,高大无比,我下意识的两手撑天,高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好,还我师父清白!”我不停的喊着,对面跑来了四、五个暴徒,张牙舞爪向我扑来。我手指恶徒高喊:不许动我!他们瞬间被我的正念定住,双手举着好象投降似的。大约十几秒钟,从后面又有几个暴徒对我大打出手,把我拖到车上。我被带到广场附近的一个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后被带回当地非法劳教了一年。

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在欢喜岭劳教所,恶警购买了好几箱特大功率高压电棍,准备对大法弟子实行强制性“转化”。那天夜里,多名恶警喝的醉醺醺的对大法弟子進行轮番的电击酷刑。当时几个恶警把我架到顶楼密室(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進到里面特别阴森恐怖,我看到多名恶警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一脸杀气。到处都是用过的电量耗尽的电棍,桌上还有好多电棍在充电。墙上血迹斑斑。把一部份大法弟子强制关在隔壁的房间听被迫害的同修发出的惨叫声和啪啪的电击声,目地是让大法弟子妥协。当时几个恶警把我按到凳子上,上衣扒光,双手背铐,一恶警用脚踩到手铐中间,使我一动也动不了,苦不堪言。用电棍专打敏感处,眼睛、下体、腋下,被暴打时,我闭上双眼,心中背诵《洪吟》<威德> :“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瞬间恶警停止了对我的暴行。我当时没有害怕,心态坦然,只是感到他们太可怜,当架我出去的时候,心生慈悲,恶警呆呆的看着我。

还记得,一次邪恶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同修为了制止恶警诽谤大法,多名大法弟子关闭电视,喊:“法轮大法好”,制止迫害。恶警把我拖到迫害大法弟子的房间,一恶警对我拳打脚踢,打了二十多分钟。打我的过程当中,我不断的喊:“除恶、除恶、除恶。”恶警打累了,停止了行恶,不知从哪弄个苹果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形象特别狼狈。

在劳教所,我先后被非法关押了三年,这三年却是刻骨铭心,因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太残酷,空气中都充斥着邪恶,真觉的度日如年。时间虽短,经历的事却太多太多,难于表述,略举两例。

三、在安装新唐人中证实大法

在二零零六年,我开始安装新唐人电视。我悟到,安装新唐人也是圆容师尊所要,师父在《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新唐人电视台发出的能量很强,收看的电视机都会接收到强大的能量,解体着邪恶的因素。”安装的过程,也是放下自我的过程,也是正法修炼的过程。新唐人如果能在中国铺开,一定会有更多的世人得救的。所以旧的势力,黑手烂鬼干扰的也很严重。在实践中,我理解,用常人的思维方式是做不了的。只有真正的信师信法,在做好三件事的实修中才能做好。

安锅算是个苦差事了,不管是刮风下雨寒风酷暑,也不管是楼多高,都要扛着五六十斤重的工具爬到楼顶,经常调试几个小时不下来。赶上安锅的多时,为了赶时间,也常常饿肚子。有时会干到半夜。而且又没有多少收入,能持平算是不错了。有时也想换个证实法项目做,每次这时我就想,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无论多么艰难,也别想挡住我。东北三九天是很冷的,一次在楼顶上安锅时,几个小时也收不来信号,手脚冻的也不听使唤。这时想起法中讲过,“有了这个身体之后,冷了不行,热了不行,累了不行,饿了不行,反正是苦。”[1] 我悟到,这是人的状态,而大法弟子就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当想起法时,一股热流通透全身。继续操作不一会,安装成功了。其实安装的过程,也是心性升华的过程。

发正念的重要性

一次,我和同修去郊外同修亲戚家安装新唐人。我选好了位置开始安装,用了一上午时间,换了几处,反复安装也没成功。向内找,也没有找到什么心。后来中午同修叫我发正念了。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一条黑龙,在窗前张牙舞爪的飞来飞去。我就对它发出强大的正念,但还是让它跑掉了。在发正念的过程中,突然刮起一阵邪风,还下起了黑雨。发完正念后,再去安装,只用了几分钟就收来了新唐人。这使我认识到安装新唐人也是正邪大战,发正念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一次,同修亲戚是信佛教的。他们家安装新唐人时,调试六、七个小时,地点、环境、心态都很好,但是就是收不来新唐人。后来就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后来几个同修发正念时,思想里加了一念:“全面解体旧势力与三界内一切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乱神”[2]。发完正念后,房主主动拿出几个佛像(饰品)问我们:“我家有这个干扰新唐人么?”后来我们把这些佛像(饰品)烧掉了。很快新唐人节目就收来了。

整体配合

一次,我们四个同修去外县给同修安装,刚要安装就停电了。问同修,经常停电吗?同修说,很少停电,于是我们盘腿发正念,一会就来电了。在安装的时候,同修没有正念加持,而是站在旁边闲聊,好半天也没有信号,我就说:“不要在这里闲聊,到屋里发正念吧,整体配合。”同修在屋里发了一会正念,就安装成功了。其实,安装的过程,也是整体配合的过程,整体升华整体提高,相互圆容的过程,也是放下自我的过程。

记得有一次,几个技术同修给一家安装时,用了很长时间,因为都觉得自己的办法好,都想按照自己的办法安装。结果很糟糕。想起师尊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所以后来,就放下自我,默默的配合同修,不再多说了,很快新唐人就收来了。

万物为法来

其实,只要是证实法的项目,在实修当中,都是玄妙殊胜的。记得有一回在楼上安装时,突然有一个声音问我:“你干什么呢?”问了两句,我环顾四周,在楼顶上没有人呢,再一细看,不远处一只喜鹊在叫。我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喜鹊说:太好了、太好了。就飞走了,不一会,又飞来了三只喜鹊,我同样又告诉它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高兴的飞走了。

还一次,到另一家楼上安装,找合适的安装位置时。突然一个声音向我传来,“我等你好久了。”我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只有一些常人的锅在楼上。我就自语:“谁跟我说话呢?”这时,从外观上看不起眼的一个锅,跟我说:“我是被抛弃的,主人已经人走家搬了。求求你,就用我吧。”我说:“你跟我还挺有缘份呢,那你就记住大法好吧,完成你的历史使命。好好播放新唐人。”安装好后,信号竟然特别好。

记的,刚开始给自己安装新唐人时,楼上压大锅的石头少,稳定性不好。一天下夜班的路上,在道旁拣到了一块大石头,放到了门前,由于石头太大,不好往上运,就没用它。连续几天,新唐人信号都不好。一天早晨外出时,门前的石头说:“还修炼人呢!说话不算数,把我运上去,新唐人不就好了吗?”我突然想起拾它的时候说过:“你和我有缘,你要好好证实法呀。”第二天,我便把它运到楼上,发挥了它的作用,新唐人信号就达到了最佳效果。真是万物皆有灵啊,一切都是为法而来,大法弟子的承诺是要兑现的。

这十四年来,在修炼的路上,风风雨雨。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在这艰难的岁月里,无论有多大的魔难,只要有师在有法在,只要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今后一定要勇猛精進,兑现史前大愿,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