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把我的幸福与众生分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医生,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一九九四年得法的时候才二十多岁。能够在我生命最美好的时候走入大法修炼,并能有幸参加师父的讲法班,那是我人生路上最幸运、最自豪也最幸福的事,这种幸福感一直伴随我走到今天,也使我在修炼路上从未有过半点动摇。

一、抓紧学法

得法之初,因为认识到大法的珍贵,一直努力学法。刚开始还没有《转法轮》,因为在班上听师父讲抄书功德无量,就抄写《法轮功》,抄完觉得收获很大。然后背下《法轮功》第二章“修炼心性”,后来宝书《转法轮》出版后,又开始学、抄、背《转法轮》,也因一直没有放松学法,在修炼路上一直走的坚定平稳。

我虽然天目看不见,但当我坚定去修的时候,师父还是给我显示出奇迹。那是一九九七年一月,我正看《转法轮》,我的主元神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师父在往上拽我,不是用天目看的,而是我的主元神在那面清清楚楚的知道的,师父就象从房顶上又或象悬崖边往上拽悬在半空中的我,而我身上不好的东西太多了,身体太重,师父累的满头大汗。我当时泪流满面,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父为了救度弟子所付出的,那真是弟子难以想象的,也真的更明白自己要是不好好修,真的太对不起师尊的苦度。所以后来有弟子开天目看到师父为弟子们承受的许许多多,我是发自内心的相信,因我有亲身的体验。

还有一次,也是在一九九七年一月,那时师父还没讲要把弟子们已经修好的一面和没修好的部份隔开 ,有一天也是在看《转法轮》的时候,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我已经修好的那面是那样的纯净美好,一个单纯的“善”字都无法形容,就是纯净美好,那种美好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当时这种美好的感觉持续了也就一、两分钟吧。我当时还想,我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这种心态,我就修成了。后来明白那是我修好的那面,师父鼓励我好好修,让我更增强修炼的信心。

二、面对迫害 心态纯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发动对大法的迫害,我那时也正好在北京,也因为上访证实大法受到派出所的骚扰。但当弟子正念足把一切都放下的时候,很快就平静过去了。当时身在北京,真的能够感受到从宇宙中下来的铺天盖地的邪恶,我一层一层的冲破它,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现在想来也很感慨。很多的过去,很多走过的路真的象师尊说的再也不能重复,唯有珍惜已经走过的路,继续走好现在和将来的路。

当时对大法弟子各种心的考验,也真的不少。记得有一天邪恶在电视上造谣说师父从国内往国外拿走多少钱,有同修问我怎么看这件事。我当时不假思索的说:“师父有钱我高兴。密勒日巴的修炼传记里说:以充满三千大千世界的黄金,比之于成佛的事业,实在微不足道。以咱师父的无量威德,全世界的钱都是师父的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咱们当弟子的没机会孝敬师父,师尊通过正当的途径有收入维持在人中的正常生活那不很好吗?师父在人中也要维持人的正常状态,出门坐车、坐飞机也要钱,如果师父需要象民工那样扛麻袋来赚钱,那不是弟子们的耻辱、众生的悲哀吗?师父有钱我高兴。”

也许因为我从来没认为师父来度人应该受穷、没认为大法修炼者应该受穷,我一直属于在经济上过的比较好的,现在在国内也属于住大房子,家里有保姆,出门有私家车的那种,在证实大法需要钱时,自己不愁资金,同修需要时也能拿出相当的部份。

三、家里家外 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在家里,我按照大法要求自己,修炼就修自己,而不是去改变别人,对丈夫温柔体贴,因我对他真的无欲无求,只要求自己做好,我们俩也很少有摩擦,家庭气氛温馨,孩子也很温顺。我有一阵子见到丈夫,都是“老公辛苦了”,“工作辛苦了”,“带孩子辛苦了”,甚至“啥也没干也辛苦了,等老婆等的辛苦了”。我见到他总是笑眯眯的,我很少愁眉苦脸的,因为修炼让我内心总是充满幸福和喜悦,这种心态也经常能让很多人包括家人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的职业是私人诊所的医生,中级职称,工作负责。我一方面努力提高专业水平更好的为患者服务,另一方面严格要求,一定站在患者的角度做患者需要的诊疗,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做不应该做的事情。同时借着工作的便利向周围的医护人员和患者讲述大法的美好和三退的重要性,我周围的医护人员绝大多数都做了三退,走進诊所的患者也有很多明白真相和三退的。

四、针对不同的人讲清真相

零一年的时候,为了世人能明白大法的真相,我就想做真相资料、发真相资料,但那时我是不会上网。有了这颗心,就有人帮我、教我。我就学会用邮箱形式接收每日明慧,自己整理、发放。再后来,就直接用明慧网的资料了。记得有一次我发完一份资料,又去发另一些资料的时候,再转身就看到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坐在小木凳上看资料,应该说是师父在鼓励我。那时我基本上是发单张,能发好多。

在给一个小同事面对面讲三退的时候,她不理解: 为什么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我说:共产党是无神论的,法轮功是讲有神论的。她打断了我一下,说:别讲有神无神,其实我家就有信神的。我说:好,就从这儿讲。共产党以无神论为基础,用国家机器做后盾强制十几亿人不信神。她当时一震,后来就一下子明白了,再讲什么就容易接受了。我说,人不信神,不信善恶报应,什么坏事都敢干,那最后就得下地狱。只要真相讲明白了,就容易三退了。

有一次,我跟出租车司机讲真相。我说:我听一个公安警察讲(确实是警察跟我讲的),自来水公司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写劝善信,被警察抓去了,他单位领导亲自去保他,只有他干这个工作领导放心,就是负责進设备的,那设备都是十几万、上百万,贪污太容易了,只有他干这份工作,领导放心。

总之就是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我的这个工作,接触各种人,有人问我:“你学多少年了?”我自豪的说“十八年了”,他们就是“这个功就是好,要不怎么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有的人向我诉说身体不好,我说:有一个妙法,不花钱、不吃药又祛病健身,她忙问:什么妙法?我说: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有点不相信,我就讲:我到过香港,到处都有炼法轮功的,法轮功真好。佛家讲缘、人各有命、现代科学讲的基因,说明人的生命带有先天的东西等,一点点就能打开人的心结。

我还经常根据患者的情况,给他们讲正教与邪教的区别:正教为人好,不叫你做坏事,相信善恶有报,做好事积福德。邪教叫你为它献身,不让你相信善恶有报,什么坏事都敢干。无论它把牺牲、献身说的多么美,结果是死了白死,最后还得下地狱。共产党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还讲大法是末法时期救人的正法等等。他们也信任我。

我通常都是先做个铺垫,然后再根据情况讲的很细;最后给神韵(单独)、小册子、光盘、《九评共产党》等搭配着给,几乎是讲了就明白。我之所以讲的流畅都是大法开启的智慧,想讲什么就有什么,思维广阔。有对法轮功不理解的人,与我接触后,说没想到象我这样的医生也学大法,原来法轮功在社会各个阶层都有啊!从他们的话中,我知道了师父对我的鼓励:要多讲真相救人。

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替别人着想、替众生着想,就能把真相讲好,就能救更多的人。我在讲真相过程中,几乎没有什么顾虑,一发现有顾虑心往上冒,我就不断的清除它,所以在修炼的路上走的平稳。

我就是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把自己得法实修的幸福告诉众生,让众生得救同时也分享这份喜悦与幸福。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