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死回生 四代同堂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一、上天无路 入地无门

在八十年代的金钱社会里,当时我是一儿二女五口之家的领头雁,为了这个家,当过基层干部。跑过广州劳务输出,搞过建筑带工,下过煤井,干过砖瓦窑厂,养过猪羊等等工作,一心一意想多挣钱功名成就。

可是心比天还高,命比纸还薄;我儿子自幼虎背熊腰,白白胖胖,在我家是心肝宝贝;常言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儿子七岁那年,在一米多高的墙上玩耍,不小心滑落在地,起来就是不精神,腿手不灵活。住院三天,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嘴歪眼斜,失语,整个半身突然象死人一样,医生说是惊吓引起的中风偏瘫。此时此刻我和妻子放声痛哭,接着就是中西医治疗、祖传密法等各种治疗方法,汤剂、针剂、片剂、胶囊,形形色色的各种各样的广告信息、名医,无论多远、无论多贵、无论多艰难,只要能治孩子的病,都立即去办,成盒子、成袋子、最后成车子的药物用在孩子身上,南跑北下、东塌西磨,不知花了多少钱,跑了多少路,受了多少罪,三年的医院治疗过去了,使我五口之家变得一贫如洗,孩子的口、手、腿都留下了严重后遗症。当时我并没有心灰意冷,而是从医院治疗转为家庭治疗,一边打工挣钱,一边给孩子打针服药。

久病出良医,远近有名的医生、药店老板都成了我的好朋友,凡有新发明的良药、特效药物都与我联系,又过了一年多,收效甚微。四年多过去了,我家大人小孩的衣食住行都省吃俭用,都围着孩子的病费尽心机,天长日久,精疲力竭,我和妻子决定,为了这个家的生存,不再给儿子治病花钱了。

谁知寒霜单打独根之苗,一天夜里,有病的儿子突然浑身抽,咬牙翻眼发出怪叫声,此时又把我们全家吓得瘫在地上。后来送到医院,医生说是癫痫病,也是一种顽固疾病,后来经周口市红十字医院、郑州管城区医院癫痫病专家一年多治疗,又花去一万多元,说是好了,结果一停药,仍旧一般。这时我们一家彻底绝望了,下一步怎么办?谁知酸甜苦辣中又找到一线希望,烧香拜神,看阴宅阳宅、打童子、信主、聚会又折腾了三年,还是不行。

七、八年了,我和妻子由于过度操劳,四十岁的人瘦成骨头架,头发如白麻,阳间不象人,阴间不象鬼,浑身上下都是病,又无钱治疗,吃药长大的儿子也十几岁了,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当时我和妻子心里都明白下一条路是什么——死,死了又挂念孩子,哭,天不收,地不留,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二、得法

九七年的春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但我们的心灵深处仍然是阴冷的。一天,半身后遗症的儿子又犯癫痫病了,无可奈何。一会我母亲来了,一看情况,激动的说;“前天咱村几个人去东庄看了‘法轮大法’录像,我也去了,真好,不收钱,也能治病,你学大法吧。”我一听就急了,说:“我长这么大也没给您烧香磕头,是神我都烧香磕头了,啥名医仙药都用了,钱也花光了都不行,您说学大法能治病,也不花钱,天下没这好事。”也许是缘份到了,旁边的妻子说话了:他不信我带着孩子去学。这样每晚我在家看家,她带孩子去炼功点学法炼功。

后来母亲给我请了一本宝书《转法轮》,让我先看看。刚看二十多分钟,我就上吐下泻,认为吃饭不对劲,回来又看,师父讲法中讲了消业、净化身体的法理,就这样我半信半疑中走進大法修炼中。从此我家四人都成了大法弟子,也是同修,她们都说我根基好、缘份大,刚進门师父就给你净化身体;

三、得法后

九七年春天,我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在洪法大潮中修炼升华着。当时由于学法少,悟性差,认为多炼功就能好病,结果越求越不好,越求越犯病,后来和同修学法交流,才明白师父讲的“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的法理,从此不再追求,放下一切执著,实修自己,逐渐明白了什么是修炼,怎样修炼。

我儿子得病早,时间长,胳膊、手、腿、两侧,粗细高低大小都不一样,师父用神通法力开始给孩子消业、净化身体,真是玄妙无比。孩子全身上下、血管、骨头、内脏都有明显的感觉,不仅如此,精神上、体型上、心灵上都得到高度净化,境界也逐渐升华。儿子十八岁那年,我们把儿媳娶進家门,她也是为法而来的,在“佛光普照”的环境里,她同化大法,一心向善,不久,听力正常了,说话也好了,各种疾病不翼而飞,第二年生下了一个胖小子。孙子今年十一岁,也同化法。儿媳在大法的改变下,人胖了,个高了,一表人才,穿衣服也好看,人见人夸,各种各样的衣服一看就会做,近六年来,儿子儿媳在本村砖厂上班,收入可观。

得法之前,由于对孩子过度操劳,我和妻子也都弄一身病,特别是我的胃病,还有肝炎都特别严重,妻子也有胃病、妇科病、眼病,现在都好了,修炼十五年来,没吃一片药,全身无病一身轻。现在全家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以及两个出嫁的女儿都修大法,和睦相处,共同生活,不分家。常人都说大法好。

我老父亲今年80岁,老母亲78岁,是本村和邻村公认的身体超常健康,处处用大法衡量。在我们的影响下,兄弟五人和侄子、弟媳也逐渐走進大法修炼。有在内地的,有在外地的,每逢过大年聚会时,我们四代同堂、几十口,摆上果品燃上香,首先向伟大的师父拜年、合十,再向父母拜年。

得法十四年来,在修炼的路上,在邪恶疯狂迫害的岁月里,我家先后四人被中共非法抓捕、判刑、坐牢,有的多年流离失所,无论恶人多少次到家门蹲坑、骚扰、威胁,气氛多么恐怖,我们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从未有过丝毫的动摇。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救人,有时我们也做了证实法之事,自满时,想到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千辛万苦的付出,想起自己以前生不如死的往事,总是心酸的流泪,对不起师父。多年来在我们家庭的影响下,在大法的感召下,多少危重病人、绝症、癌症患者,绝处逢生,走進了大法修炼,每人节省了多少万元钱的医疗费,又获得了新生。多少世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内心深处明白了善恶、正邪,并退出恶党组织,不再受骗,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上述是我家起死回生的心声,感谢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