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糟到最好

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走过风雨十年的修炼历程,凡是听闻过我们家遭遇的人无不感叹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师父告诉了我什么叫做“重生”,教会了我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最糟糕、最无助的环境也会变成最好。

美满幸福的家庭猝然濒临破碎

在我十七岁那年,母亲因突患脑血栓而住進了医院。开始她还能够走动,她是自己走進医院的,可住院治疗几天后就陷入时而昏迷时而痴呆的状态。她得的是脑血栓当中非常罕见的小脑部位的血栓,因病情急剧恶化,医院还叫我们有“心理准备”。那时我才上初中三年级,弟弟则上小学。

经过一番抢救,虽然把命捡回来了,但是母亲的智商从此变的像几岁的儿童一样,不是哭就是笑,什么正常的意识都没有。初期大小便几乎都拉在床上,后来能稍微走路的时候,整天在外面披头散发,大小便也根本不管场合,见了人又笑又哭的。

父亲为了还清因给母亲治病而欠下的庞大的债务以及支付我和弟弟的学费,拿着借来的几千元钱毅然去了外国打工,这一去就是十年。

美满幸福的家庭一下子面临濒临破碎的境地,家里只剩下我、幼小的弟弟以及哭笑无常的母亲,而我才刚刚经历中考。我从一个被父母疼在手心里的娇娇女一下子变成了得承担这个随时面临倒塌的家庭的“顶梁柱”。

为了让妈妈和弟弟吃饱,我不知道饿过多少回肚子;中午没有在学校吃过饭,一是节省钱,二是要回家看妈妈是不是好好在家呆着。妈妈若到外面,就怕她走丢了;在家里,又怕她碰了、磕了,出现危险。有几次在上学的路上,担心没关好煤气或门,就再跑回家看了才放心;睡觉时把手伸向妈妈的鼻孔,看她还有没有气息。初期家里的经济来源只有妈妈每月200多元的病退金,我为了填补家用晚自习结束就去当家教。然而带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等着我的是那时还不懂事的弟弟的不回家以及妈妈哭天喊地的哭叫……

比起心灵的困苦,身体的劳累根本不算什么。迷茫、无助、不安、恐惧、怨天尤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些连大人都难以承受的魔难。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那段日子的,到我家呆过一天的朋友说如果是她早就疯了……

走進大法 师父救了我全家

二零零一年,家里一位修炼法轮大法的亲戚来我家帮忙打扫屋子。她告诉我,她是在一位五百年前家族中的一位高人的指引下得大法的。家族中的这位高人,常人的眼睛看不到他,但是他会在我这位亲戚的耳朵边告诉她过去、现在以及将来要发生的事以及所有这些事情的因缘关系,并且明确告诉她,此生活着的目地就是为了得这个大法。还告诉她,她周围的亲朋好友都是为了将来要得这个法才相聚在一起的。告诉她不但她自己要好好修炼,而且还要告诉周围的亲朋好友,让大家也都来修炼法轮大法。当亲戚终于如愿以偿走入大法的门以后,这位高人就离去了。我的这位亲戚经历过的很多很多神奇的事,让我终于明白了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知道了自己为什么活的这么苦,是因为有业力,而我只有消去这个业力,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才能走出迷雾。

从此我捧起了《转法轮》,走進了大法修炼。迷在人间曾苦苦挣扎却越陷越深的我,终于找到了此生我要寻找的大法,找到了活着的意义以及方向。

从此我和我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上大学之前,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一直是我仅剩不多的能够引以为豪的东西。但是来到大学以后,不但高手如云并且只是为了就业率高而选择的专业根本引不起我的兴趣。实在是要分析的数据太多,课业太庞杂,而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像别的同学那样住在宿舍专心学习,实在是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全班就我一个人是不住校、不参加晚自习的。修大法前我有两个科目竟然不及格,且因成绩差不得不接受补习以及重考,这给我的打击可想而知。修炼后,师父不但教会了我吃苦消业的道理,而且告诉我“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从此我努力把周围的一切用大法来衡量,告诉自己按照大法的标准来做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就这样摆正了心态以后,大法赋予的智慧就立即在我身上展现了出来。在同样的环境下,我在下一个学期不但把原来不及格的课程都赶了上来,并且还得了奖学金。其中有一门课要考期末考试时,我因为那时有证实大法的事需要熬夜赶紧做,所以没有时间复习,只利用早上的半个小时看了几个题目。然而考试题全部是我早上看的那几道题,那个科目被认为是最难的一个科目,因为全是英文。

以前的我看似坚强,却能随时破碎,是一个自尊心超强却同时极度自卑的人。别人无心的一句话或一个行动都能给我带来伤害,让我好几天耿耿于怀,甚至想要以同样的方式回击对方。修炼大法以后,发自内心的真诚的笑容终于在我的脸上展露了出来,那是重生的喜悦,那是一个生命从骨子里明白生命意义以后的觉醒。

大学毕业以后,我留在大学当起了讲师,而推荐我的正是曾经因我修炼法轮大法而威胁让我退学的那位教授。我自身的改变用事实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并且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切从来就不是常人说了算的。师父给了我最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环境。

我努力用师父的法理指导自己,在哪里都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留校担任讲师的这几年,我教的几个班是全年级成绩最高的,每次都有不少同学指定要上我的班或给他们的指导教授提出要求让我给他们上课。有的学生后来听说我讲的好,就从此一直来旁听或者直接找到我的办公室让我给他们补习。不管是不是我负责的学生,我都耐心的给他们浅而易懂的讲解题目,一遍听不明白讲两遍、三遍、四遍,直到他们明白为止。有不少因不及格而重修的学生跟我说,如果他们那时有像我这样的老师,那么他们就决不会不及格。

不久前,我因教授的推荐来到外国继续深造。教授是外国人,他说他来中国八年了,像我这样的中国人是第一次碰到。他说在我身上看到了最宝贵的一样东西——始终如一。不管面临多么困难或者意想不到的情况,不管遇到多么刁难的学生,不管有没有人看或者赞扬,始终默默的做好自己该做的,并且把周围的一切都帮忙处理好。

只身来到国外,我什么都没有想,既然来了那么就肯定有师父的安排,我什么都不承认,就走好师父安排的道路。不管是深造还是就业,我只想利用我自身的条件,做我自己应该做的。最后,我在这个国家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找到了适合我的职位,同时在公司能学到关于这个公司产品的很多专业知识。而我也就利用我所学的这些知识,帮助这里需要帮助的同修。这是这个公司头一次利用这种形式招聘外国人,时间又恰恰是我来到这里的那几天。而且直接就是正式职工,所有的待遇和奖金一应俱全。“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2〕

再说说我的弟弟。阴暗的幼年生活让弟弟的性格变得胆小怕事、唯唯诺诺以及不愿意接触人群。修炼以后他也是里里外外完全变了,学习成绩也是突飞猛進,考上大学时,得了一等奖学金,所有的学费全免。现在他毕业了,被当地非常好的外企录取,第一次面试就成功。

而神经兮兮的母亲,虽然主意识不清醒,但是接触大法以后,每天用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不但说话法理清晰、走路正常、干净整洁,并且家里的饭菜和洗衣之类都能负责做好。曾经有一位医生说,我妈这个病不继续恶化,就算好的,所有看到我妈妈前后变化的人们都直呼:这真是医学奇迹!

因为没有炼功,没有正式修炼,不能延长寿命,所以妈妈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但是临走时要求沐浴,把身体洗干净以后才离开人世的。我叔叔说自己给很多去世的人穿寿衣,第一次看到有人去世的时候这么干净,皮肤像婴儿皮肤一样,并且带着这么安详的面容去世的。我大姨在我妈去世的当天凌晨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觉得很奇怪,就去问了当地很有名的算卦师。听完大姨述说的梦境以后算卦师说:今天会有一个至亲去世,但是她会去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地方,所以不用担心。后来大姨给我讲了这事。

写这篇文章时,很多被遗忘的点点滴滴又重新想起,我是哭着写完这篇文章的。是师父挽救了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告诉我们什么才是此生生命的真正意义,让我们明白为什么活得那么艰难。曾经这个看似没有希望的家庭,最终有了如今最好的结局。经历了太多太多大法的超常以及神圣,因为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叙述,只能寥寥概括。希望我的这些经历,对看了此文的人能有一些借鉴。

谢谢师父!谢谢大法!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内心的感恩,只能跪拜师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无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