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1月21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 山东德州法轮功学员付红霞遭迫害经历

  • 佳木斯主管会计师十几年屡遭迫害 家人凄苦

  • 重庆九龙坡区谢家塆街道及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 湖南退休老教师谭恒初自述遭迫害经历

  • 法轮功学员高静被绑架经过补充

  • 山东德州法轮功学员付红霞遭迫害经历

    付红霞,女,四十来岁,原在德州市保险公司工作。在没修炼法轮功之前,从小受苦,不知为什么活,活的很苦、很累。就想出家,找个清静的地方去修行。她曾接触过其它的气功,瑜伽什么的,但都不是她要找的。九七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她终于找到了高德大法。通过学法修炼,知道人生所有的不幸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因此不再怨恨他人,与人为善;不再因利益得失,与人争斗;并严格按照“真善忍”重德修心,做好人,亲身受益。得到亲朋好友的一致好评,单位领导非常佩服她的人品,承认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遭绑架、关押、勒索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铺天盖地诽谤法轮功。当天付红霞进京为大法鸣冤,被便衣警察抓到丰台体育场,遭暴晒,一整天没吃东西。被押回本地后,街道居委会、派出所不断骚扰她的正常生活。

    付红霞看到还有众多的世人,被邪党天安门自焚造假毒害,仇视法轮功,不明真相,心里很着急。在二零零三年七月份,她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110警车绑架到开发区新城派出所政保科朱建强及两名女警劫持到德州市看守所。一周后又被非法劫持到德州市凯悦宾馆洗脑班,逼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写所谓“三书”,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二千多元钱。回家后,单位迫于压力,开除了付红霞,致使付红霞无生活来源。当时是租房住,房东受邪党谎言欺骗,把丈夫和孩子赶出居住。

    遭吊铐迫害

    二零零四年一月份,付红霞从家中被开发区新城派出所姓闫的警察和一女警等四人绑架到新城派出所。抢走大法书等资料,当时孩子才三周,警察们不顾孩子的哭喊,强行把付拖上警车,非法关进德州市看守所。付红霞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指使犯人把她关进小黑屋里,双手吊铐长达五、六个小时,稍微一动弹,手铐是越铐越紧,手被铐得发肿,导致神智不清,不省人事。犯人看后,掐付红霞的人中,慢慢的缓醒过来,警察们才肯把付红霞放下来。

    期间,德城区公安分局刘大伟非法提审两次,逼问资料来源等。过新年都没让回家和丈夫孩子亲人团聚,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在正月十六,警察勒索家人三千元钱后放回家。


    佳木斯主管会计师十几年屡遭迫害 家人凄苦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学员周淑杰原是佳木斯市永红区直属单位的主管会计师,十几年来,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屡遭跟踪监控、绑架、勒索。多年的迫害使老父亲担惊受怕,丈夫被关押折磨,儿子不得不流浪苦熬,全家人生活凄苦。

    一、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周淑杰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被佳木斯驻京办绑架。永红区公安分局警察石秀文、郭维山问她为什么进京,周淑杰告诉他们,上访是公民的权利,大法没有错,她也没犯法。石维山说:“你扰乱社会治安。”周淑杰说:你拿出文件来。他们没有话说,把周淑杰强迫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

    在这期间,为了蒙蔽世人,佳木斯电视台播放了邪党伪造的录像,周淑杰年迈的老父在电视上看到女儿,着急上火,三天没吃没喝。周淑杰弟弟是孝子,为了父亲的身体违心的托了人,交了九百多元的伙食费,才将周淑杰领回家。

    二、“敏感日”街道办到家骚扰

    回家后,天天有人跟踪,街道办主任经常到家骚扰,新立派出所片警赵忠强经常打电话到家骚扰。每逢什么“敏感日”,郭维山、赵忠强等,没有任何手续,进门就搜查,周淑杰制止他们的犯罪行为,他们才拿出空白搜捕证,让其签字,周淑杰不签,便让其丈夫签,他也不签,就拿出逮捕证,说有证据,要带周淑杰走。周淑杰据理力争,恶警临走还是抢走了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

    三、新立派出所警察企图非法劳教未遂

    二零零一年七月,周淑杰因贴真相标语被人构陷,被佳木斯新立派出所值班警察马立绑架。第二天,所长赵玉利领赏心切,没通过永红分局,直接与市公安局李某(名字不详)预谋迫害,非法劳教三年,逼迫周淑杰签字。之后,两个警察骑摩托车去劳教所送文件,结果,到无人地方车坏了,去不了。周淑杰弟弟找了人才又从新“定案”,由于周淑杰不配合,由非法拘留十五天降到三天,周淑杰也不同意签字,最后新立派出所不得不在二十四小时内放人。这次,佳木斯市永红分局石秀文、郭维山共勒索周淑杰家三千元人民币。

    四、遭绑架未果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佳木斯市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陈万友带领市六一零伙同永红分局石秀文,郭维山,新立派出所赵忠强等十多人,晚上七点来周淑杰家砸门,僵持半个多小时后,他们才走,周淑杰得以脱身,从此有家不能回,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

    五、亲人在恐吓、株连、伤害

    由于找不到周淑杰 ,警察们就不断的骚扰周淑杰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和姐姐。又把她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绑架到向阳公安分局,戴手铐,坐铁椅子,非法关押十多个小时,导致心脏病复发,才放回家。周淑杰丈夫身上的钱被搜走,衣服被撕破。白天晚上,还有人跟踪,非法监视他的生活。

    最可怜的是年幼的孩子,过着流浪儿的生活,饥一顿,饱一顿,一天只吃一顿饭,亲戚朋友家都不敢收留。在惊恐、害怕中苦熬了几年,孩子在精神上,身体上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周淑杰的丈夫身体也越来越差,下岗后,不能干重活。在如此困顿的情况下,邪党的官员还以交出周淑杰相要挟,否则不予办理低保,独生子女费也不发放。周淑杰只好靠打工维持生计。

    六、六一零指使扣押工资

    二零一一年四月末,以周淑杰是“失控人员”为由,佳木斯永太社区、长安办事处、新立派出所、向阳区六一零办公室互相勾结,指使佳木斯劳动大厦社保局把周淑杰的工资给扣押。


    重庆九龙坡区谢家塆街道及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1999年7月20日以后,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塆街道、派出所,劳动村派出所积极追随江、罗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在薄熙来到重庆后,更是肆无忌惮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一、 将法轮功学员魏华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魏华曾于2002年9月19日因复印真相资料被石油路派出所非法劳教迫害三年。2005年秋,谢家塆街道书记余福有等5、6人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魏华家中,诱骗其爱人廖林莆签字,然后将魏华强行绑架到北碚洗脑班。由于魏抵制迫害,抵制洗脑转化,又被强行绑架到石坪桥一建职工医院进行精神迫害。

    几天后通知魏的家属去接人。魏的妹妹去接人时,魏已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可能被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回家后还发现魏华的后脑上有一个大血包。魏回家后一直卧床不起,不能说话,于2007年4 月30日含冤去世。

    二、将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

    2002年11月19日,谢家塆街道、劳动村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周学亮绑架到李家沱看守所一月,将法轮功学员郑德贞送江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2004年2月底和6月初谢家塆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周学亮和陈志全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2008年奥运前谢家塆街道、派出所非法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干扰。并于6月底将法轮功学员赵小琼直接从家中绑架到江北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7月中旬,将法轮功学员马义先直接从家中绑架到江北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将马义先的女婿林德才(法轮功学员)直接从单位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将马义先的女儿张全翠劳教一年监外执行(因其小孩4岁无人照管)

    三、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和绑架到洗脑班

    2011年6月以来,谢家塆街道,派出所居委会积极执行薄熙来、王立军的迫害政策,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和绑架到洗脑班;对杜万容、马义先一家三人、周学亮一家两人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干扰并妄图绑架,造成杜万容离家出走;林德才被单位逼迫开除出厂,流离失所。

    11月20日和25日,谢家塆街道及派出所,居委会人员开车到周学亮、马义先的老家去干扰。其中周学亮老家用欺骗手段找人代替周拍侧身像,并说些诽谤大法和不炼了的话以此谎言回去交差。

    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将廖习琼、陈志全、张全翠等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九龙坡白市驿白鹭大庄园洗脑班进行迫害。

    正告谢家塆街道、派出所及所属居委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再干助纣为约的事了。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选择美好的未来。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人员:
    九龙坡区政法委 电话023——68789519
    九龙坡区公安分局 舒银、陈刚、秦波。 电话023——68158110
    谢家塆街道 余福有、何胜、何宇新。 电话023——68481686
    谢家塆派出所 张×× 周×× 电话023——68480825
    劳动村派出所 张霖等
    劳动三村居委会 罗君、肖方琳、罗琳。 电话023——68823731
    鹅公岩居委会 孙× 陈× 电话023——68713009


    湖南退休老教师谭恒初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是湖南省嘉禾县一中教师,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多钟,我正在准备晚餐,学校邪党书记张日忠闯入我家中,跟着进入的是六个面目凶狠的彪形大汉,翻箱倒柜。大汉中一人气势汹汹的冲着我说:“我就是王社清,你写了信给我!”啊: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来搜查是因为接到了劝善信。我脱口而出:“我写了信给你,你就砍我的脑壳!”我心里想到的就是我有师父保护,你砍得了吗?

    折腾了几个小时,他们抢走了大法书籍两本,资料一叠,把我绑架到公安局。他们吃了晚饭以后,接着追问资料来源,企图顺藤摸瓜,当然他们是徒劳的。当时在场的人是三个;其一是公安局政保股股长王社清,另两人后来才知道叫邓水平、唐香屏。他们都坐在靠背椅上,舒舒服服,而要我站着。王社清还逼着我的双脚尽量左右跨开,直到深夜,他们都疲倦了。当时春寒料峭,他们在室内还用电热炉取暖,而将我放置在室外走廊上,王社清把我的左手高高地铐在窗子的防盗钢条上,直到第二天早上。

    我当时已是六十五岁了的老人,若不是大法给了我强健的身体,很难承受多个恶人对我的残酷折磨。

    第二天上午,他们继续逼我跨腿站立,折磨了一上午。中午十二点以后,王社清把我绑架到拘留所,把我的左手拴到厨房内的水管上,王走后,我用右手扶着左手,在闭目养神。忽然听见有人说:“到这里来了还要炼功!”我睁眼一看,是一形容枯槁的老头,竟然对炼功那么仇视。后来才知道他是“六一零”的黄志强。

    傍晚,教育局局长张某来了,逼我承认写了信给他们,我回答说我不知道信中的内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何地邮的,我怎么承认?张哑口无言了。

    晚上,王社清将我带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才知道,我妻子也被绑架了。因为他们为了寻找证据,叫学区主任欧盛欺骗我妻子,说是学区决定带她去见我。我妻子跟到他到了公安局后,被王社清扣留下来,逼问她我在那段时间的情况,又逼她写认识,其实是企图对证字迹,寻找依据。他们把我妻子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三天,仍无所获。王社清曾对我妻子说:那信是你丈夫改变了笔迹写的。

    王社清称我是“头头”,指使张日忠在学校老师中搜集我的材料,但是仍然是竹篮打水。

    他们对我违法超期关押。“六一零”人员黄志强在七月底、八月初亲自出马到看守所活动几次,坚持要延期关押我。我妻子为我送到看守所的食物,黄志强也不准我吃。我绝食反迫害,他们才于八月十日释放我回家。

    释放我之前,“六一零”恶徒还勒索我家属二千元、保证金四千元,看守所勒索所谓伙食费七百八十元,其实看守所里的饭猪狗食不如,难以下咽,如另买食品,价格是外面市场零售价格的两倍。

    当时参与迫害我的恶人有:黄志强、雷井杏、李向国、李建民、王社清、邓水平、唐香屏、雷三吉等。


    法轮功学员高静被绑架经过补充

    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高静家房门突然从外面被人用钥匙打开,闯进十多个警察非法搜查,电脑、打印机、卫星接收器及一些金银首饰和给其母亲看病的四千五百钱都被警察抢走。高静说:你们拿我家钱干啥?那是给我妈看病的钱。一警察恶狠狠的说:翻到金子都得拿走。警察绑架高静,非法关进看守所,不让其与家人见面,一个月后,将高静与其姐高书斌一同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高静母亲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悲愤离世,被抢走的物品至今未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