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吸毒者到做师尊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值此网上法会,写出自己两年多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

得法前的我是一个游手好闲不做正事的小混混。吸烟、喝酒、赌博、吸毒、帮人平事儿、打架等,都落不下。后来因帮朋友找人打架,把人打成重伤,我被判四年。

中国大陆的监狱,是一个善恶颠倒的魔窟,有的犯人在里面呆上几年,被熏陶的比原来还坏。在狱中,我有幸护理一位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他绝食很长时间,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迹与超常。我很佩服他的忍耐,他们绝食并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是为了制止迫害,为了让狱警少对大法犯罪,为了救度众生。

我看到了这是一块净土,修炼人之间那种真诚的关爱是纯纯净净的,他的同修以前从没有和他见过面,但给他拿来洗漱品、暖瓶、奶粉、糖,真是无私的奉献。从那开始,我也是真心对他好,一点一点喂他奶粉喝,背他上卫生间,我得法的机缘从这开始了。

后我被分到监区,我的身体不好,患前列腺炎、失眠、胆囊炎,没有出去做奴工,天天烦躁不安,打针,吃药也不好使。在度日如年的铁窗内,被病痛折磨着,心里又烦又苦。后来我想到了法轮功,在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我第一次看了一遍手抄本《转法轮》。从那以后,也不那么烦躁了。因为那时心还没有完全在法上,后来又看了一遍《转法轮》,明白了很多,终于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得法一年多,但没炼功,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二零一零年底,我回到家中,在同修的帮助下,请到了大法书籍和炼功用的MP3,我能正常修炼了。

二、做师尊的真修弟子

我从监狱回来,也没有什么技能,但我放下了爱面子的心,二零一一年七月份,找了一份在煤矿的工作,在井下推车也是很苦的,煤尘灰很大,鼻子、眼睛、耳朵都是灰,有时扛采煤用的顶子一百五六十斤,别人都休班,我却没有休过。

一位同事因我是一个新人,有些事做的不好,对我说话口气很重,很不友善,但我是个修炼人,没有和他一样,只是说这样对你不好,但没起作用,他依然如故。我在学法时领悟到,干工作时,就把工作做好,我就开始抢着干,把活干好,同事的态度真的改变了。

二零一一年九月份,有一次矿车掉道了,我们三人抬车,我站在中间,后面又下来了一排车,撞在我们抬的车上,当时情况很危险,我还站在中间,但我什么危险都没发生,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二零一一年十月份,有一次,两节矿车从坡上滑下来,撞到我的腿上,我被夹在两个矿车中间,腿被撞的又黑又肿,但没骨折,也不那么疼,我还是坚持上班,不知不觉中,什么事都没有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消业。

吸毒者很难戒毒,有的强制戒了几年,接触到吸毒者还会再吸,但我却在师尊加持下,戒掉了这种恶习。从狱中回来后,我去看两个朋友,他们正吃摇头丸,问我来点不,我不动心,摆摆手拒绝了。如果不修大法,我很难抵挡住这种诱惑的。

大法使我脱胎换骨,去掉了所有的恶习,大法教我做真诚、善良、坚忍的好人。在二零一一年三、四月份,一位朋友A给我打电话,我们见面后,提到了一个以前的朋友B。B在十多年前把我打成重伤,始终没敢回乡,现在托A给我拿一万元了结此事,当时药费就一万多元,我是修炼人,没多想,就同意了,要是在当常人时,给我三、五万元,我也不一定同意。后来,他把钱邮给了A。

在这期间,我学法,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到:“你的心性修上来了,比如说在常人之中,别人骂你一句,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声,一笑了之,过去了,这人心性就已经很高了。”我悟到,不要这一万元了。

我打电话给A,要了B的电话,给B打了电话,讲了真相,他没有入过党、团、队,但他知道大法好了。我说这钱我不要了,他没同意,后来我让A把钱给他拿回去,B没收。几天后,A把钱给我了,后来我想,可能是他应该偿还我的。由于人心,到了六月份,我才给A讲了真相。中午发正念时,双盘四十多分钟,腿也不疼,平时盘十多分钟就疼。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二零一二年六月,找我打仗的那个朋友C从监狱回来了,找到了我,说对不起我,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跟他讲了真相,讲了大法的美好,我没提自己的损失,什么也没提,没要。我那次赔了人家三万多,要是常人时,给我十万、八万也不够啊,何况我又在监狱吃了那么多年的苦,但我要做师尊的真修弟子,我要放下利益之心。

三、面对面讲真相

在学法过程中,我明白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其实包括救度众生,我就开始发放真相资料,现在能面对面发放《九评共产党》、光碟等,很顺利。

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有高兴的时候,有不高兴的时候。在单位给同事讲真相,先正念清除他们空间场内的不好生命和不好的因素,讲退了很多人。有一个人,我给他真相光盘,他很高兴,说谢谢我,还说昨天做梦说今天有好事,今天真来了。有的人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主动找我办“三退”,要看《九评》,我知道这样的都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到我跟前来得救的。

我讲真相也遇到过危险,但慈悲的师尊保护了我。有一次,我在路上看到一个人,追上他,先发正念,到跟前一看,是我以前认识的警察,当时心想讲还是不讲,当想要救他时,正念上来了,讲。后来他听明白了真相,化名退出了邪党组织(在这里我感谢师尊的加持)。

一天,碰到一个中年男子,我和他讲真相,开始他还说是团员同意退了,后来他变脸了,打了我肚子一拳,我也没觉得疼,他打电话要举报,我挣脱跑掉。过程中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让他少对大法造业。

还有一次,碰到一个晨练的中年男子,和他讲真相,他非但不听,还把我手机拿去,这才知道碰到了警察了,我就继续给他讲真相。他问我叫啥,我没回答他,后来又来了一个警察,认识我,那个警察把手机还给我,他们就让我走了(在这里我感谢师父的保护)。

那时,我和同修接触的少,没参加学法小组。我去找一位认识的同修,在那里,又遇到了一位同修,我们一起交流,一起发正念。我倒班,时间不固定,认识的同修和我成立了两人学法小组。后来,我又参加大组学法。

前几天,高密度发正念营救同修,我也参加了。有个同修上午发正念,下午学法、发正念,双盘十一个小时。晚上九点多我离开后,这位同修坚持发正念到深夜十一点多才离开。

我的手受过伤,单手立掌时,手发抖,发正念盘不了那么长时间,我就伸开腿活动活动,但发正念一直不停。这次高密度发正念,也给我提供了一次比学比修的好机会。

几天后,一位同修正念闯出来说,他感应到外面同修在发正念,我们发正念那天夜晚,看守所停电两个多小时,另一位被非法关押在本地的外地同修出现病业假相,邪党迫害部门通知了家人,遗憾的是我们第二天没有协调同修接着高密度发正念,还有同修没有营救出来。

有一次,看到一位老年同修的电子书,屏幕很脏,我帮助清理了一下,把多余书签删掉了。师父看到了我敬师敬法,晚上使我炼功入静了,真的是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

四、向内修 找出不足 再精進

我的妻子由于有怕心和利益之心,不支持我学法,她和我总是有摩擦。有一次,我在家里小屋学法,她过来不让我点灯,干扰我。我很生气,就打自己几下发泄,后来学法,师尊点悟我,“人的魔性是恶,表现为杀生、偷抢、自私、邪念、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妒嫉、恶毒、发狂、懒惰、乱伦等等。”[1] 我悟到我这是发狂,是魔性,我要修去它。

得法前,我打妻子,现在修炼了,我不打人了,妻子用烟头烫我,我没有碰她一手指头,但动心了,我把妻子的烟折断,扔了。。

前一段时间,妻子要与我离婚,我学法学到《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师父说:“比如说对家庭啊、夫妻之情啊,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是不是用法衡量过?你们真的是象慈悲众生那样对待他了吗?真这样也许不会是现在这种状态。如果你们在家里表现的完全是一个常人,也许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不简单,如果真能够放下自己的执著呀,执著牵动不了你,矛盾也就烟消云散了。”[2]

我开始向内找,找到很多执着心,如:争斗心、妒嫉心、安逸心、显示心,很多不好的心,还有走极端的心,有时只顾自己学法,对妻子关心的不够。我要努力修去各种人心,不把自己当成常人,虽没有完全做好,但我会珍惜师尊洪传大法的万古机缘,做师尊的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多学法、多救人。

感谢伟大的师尊慈悲救度!
给师尊合十!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