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找回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是一只“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乡里乡亲都这么说。

离开那个穷乡僻壤四十多年了,富足安定的城市生活一直没能阻隔我对二百六十里外的家乡的牵挂:早年是为家里的父母弟妹的衣食住行而奔波;得法后回乡洪法,方圆五、六十里有百余人得法;大法遭受迫害,无数次的返乡送真相;现在为找回昔日同修,我又数次往返奔波。

在学法修炼中,师父的几段讲法一直触动着我: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建议〉中说:“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来的人就会在这场魔难过后被淘汰掉。其中很多是缘份很大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师父一等再等的原因。”

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明确指出:“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因为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场迫害。”

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师父是不承认这场迫害,但是已经到了今天这个成度,迫害毕竟它发生了,而且有那么多大法弟子做的很好、走过来了,而那些个走向了反面的、向邪恶写了什么什么东西的,那这个污点怎么办哪?那些当初在大法中受益而在迫害中却不证实法的怎么办?不得给他个机会吗?”

找回昔日同修是师父的意愿。我每次回乡送真相资料,都登门拜访昔日的同修,告诉他们,师父在等他们回来。

《二十年讲法》中,师父又特别强调:“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修炼嘛,不是儿戏的;特别是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的历史使命,这使命中牵扯到无量无计生命的存亡,你说这件事情不大吗?非常的大。”

我深深认识到,目前我们要立即行动起来,加快速度,抢分分秒秒的时间,快快找回我们的昔日同修,这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现阶段的又一个使命。

想想我家乡那一大片土地上,上百的昔日同修,由于邪党的迫害,大多都放弃了修炼,更有在迫害中邪悟,并帮邪恶“转化”其他学员的;还有迫害初期很坚定的,進京上访后被劳教,回来后放弃修炼大法,并领一大帮人改学其它法门的;好一点的,还在修的,怕心很重,多数只看《转法轮》,不看新经文,《明慧周刊》也不看,什么真相也不接、不看,也不证实法。

这百十号人,怎么办?每个人都对应着一个庞大的天体,一个昔日同修回来了,他对应的天体的众生就得救了;一个生命迷失了,他对应的天体众生就将覆灭,这是多大的事呀?。找回他们,立即找回他们!别说酷暑炎夏,路途遥远,什么也挡不住我助师正法的心:“七·二零”前,我来回跑,叫他们都得大法;大法遭迫害,他们走了弯路,师父又叫我逐个把他们找回来,写声明,从新修炼;因怕心,他们改修其它法门,我也曾多次去叫醒他们,那时没有把他们拖拽回来,我一直非常惦念我家乡的昔日同修,他们已在危险的边缘上。可这些年,就是叫不醒,为这我不知哭过多少次。向内找,我有责任,因我修炼有漏,曾经十几次被绑架,这对他们来说都是巨大的压力啊。现在我信心很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定能把他们的心结打开。

同修帮我准备了充足的真相资料,还有师父的《二十年讲法》,还带了几个可收看新唐人电视台节目的大锅,我们就上路了。这次安排了三项任务:第一是安锅,让昔日同修和众生能看到新唐人电视,了解真相得救;第二是到集市上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第三是唤醒昔日同修。

我去了一位当年的辅导员家,语重心长的说:“大哥、大嫂,你们当年進京护法,师父一直没有丢弃你们,多次写经文唤你们回来……”我和他们一起学了师父的新经文《二十年讲法》,他夫妇俩说:这话是师父说的,给我们留下。他们留了三份《二十年讲法》。因为他们已改学其它法门,临走时我问:过去的学员被你们带走的有多少人?答:一百多人。我流泪了:这造了多大的业呀!这么多生命怎么办!

因安锅的同修要赶时间,我们就回去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三项任务都完成的很顺利,虽然昔日同修还没有回来,但已经做了铺垫。

邪恶害怕世人知道真相,就安装新唐人电视卫星接收锅一事,疯狂迫害。我所在地区因此被绑架的就有近百名大法弟子,锅也被无理拆除。家乡那边的锅也被那里的公安拆除,并追查锅的来源。一时间环境很紧张。那么多的昔日同修等着我去唤醒,这边同修不让我走,让我先避避风头,家乡那边也不让回去,说邪恶正到处找我,别自己送上门。怎么办?那么多的昔日同修不管了?等环境宽松了再做?十三年了,邪恶一天都没有停止过迫害,我们不是一直在顶着压力走自己的路吗?看着那些掉队的学员,师父多着急呀!师父一等再等的,我怎么能在家坐得住?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是宇宙间最正的事,任何生命没有理由迫害我。调整好心态,我毅然决定要回乡一趟,越早越好。

同修见我去意已定,知道劝说无用,就为我准备了许多真相资料、光盘;还印了不少份同修写的文章《定中经历:那些背叛大法的生命现状》,以期能惊醒昔日同修;还有师父的《二十年讲法》。正好又赶上《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发表,我也带了多份,我知道法的威力是最大的。

临行前,我对师父说:“师父,请您加持我,给我下上罩。清除一切邪恶阻碍,神做事人看不见!请有缘人、昔日同修都到我身边,我一定完成这次救人、唤醒昔日同修的使命。”

同修帮我把几大包的资料送上车。二百多里路,汽车竟然走了几个小时,还要再换小公汽。到了目地地,我一家一家的拜访,出了这家,去那家。农村每两、三里有一个村屯,昔日同修分散在五、六十里路上,一路上,乘车、换车、打车,记不清换了多少次了。每次乘车,我都不错过身边的有缘人,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劝“三退”,送真相资料,世人都高兴的谢着接过。一个面包车上,我在前面站着讲,送资料,后边的人听明白了,站起来伸手要真相,就这样,真相资料经过一个又一个人的手,一份一份的向后传着,那场面祥和、感人。

我到昔日同修家,首先跟他们讲真相,然后我们一起学习师父的《二十年讲法》,告诉他们师父一直在等他们回到大法中来,他们都很感动。一位昔日同修从柜里取出包装整齐的大法书籍,说: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收藏着,我知道他的珍贵。他答应今后打开尘封,学法炼功。

一位不识字的老妇人说,过去是大家读法,她听,现在没有学法小组了,也就不能学了。于是我从表妹处请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老姐姐高兴的说:这下我可有救了。

中午,我赶去了一位昔日同修家,家里没人,门虚掩着,我只好顶着酷暑烈日在院子里等着。看着冷清的院落,我好不伤感,这里曾经人来人往的,川流不息,晚上学法时,里外两屋坐的满满的。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断送了多少生命的前程啊!

还有一对昔日的夫妇同修,他们常年不在家住,这次回来修牙,只有四天,晚上就准备走了,我下午赶到了他家。他们很感动,师父一直在牵挂他们,让我们凑巧相见。他们留下了师父的讲法及真相资料,答应一定认真拜读。

从一村到另一村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位同修老弟,真是有缘呀,要不是遇上,我是不会找到他的。他先认出我的:“大姐来了,还那么年轻。到家里坐坐?”我应着去了他家,讲了真相,给他做了“三退”,他全家人也都“三退”了。老弟又把我带到他村当年的同修家,我们一起做了交流,学习了师父的讲法,他们答应从新走回修炼,并带好村里人。多险呀,要不是师父的巧妙安排,这一个村子就被我漏掉了。谢谢师父!

一位过去只看《转法轮》的,新经文给她都不要的昔日同修,现在已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了,学法、炼功、发正念,看《明慧周刊》,讲真相,样样不落,还常常主动索要真相资料,向世人传播真相。

我又到了当年那对辅导员家,他说:已经把师父的《二十年讲法》,给身边的人看了,告诉他们大姐来过,师父在等咱们回去。我很高兴他做了这些。我们又一起学习了师父《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读了几篇真相文章,特别是《定中经历:那些背叛大法的生命现状》,及《定中经历:那些背叛大法的生命现状(二)》,对他们震动很大,他们夫妻双双都哭了,失声的痛哭,那是来自心灵深处的痛悔。我让他们叫回身边的昔日同修,他们答应着:“好,好!是,是!”他们留下了许多资料,要传给那些被他们领上了自毁之路的人们。

四天的时间里,我起早贪黑,走村串户,行了五、六十里的乡路,过大河,穿小溪。白天还好说,乡下的黑天,真是伸手不见五指,穿过黑压压的苞米地,又一条河流拦住了去路,今年的雨水又特别多,这条河真是不知深浅,怎么办?可河那边有许多昔日的同修呀!请师父加持,我一定要过去。我提着鞋,背着两包资料,在水中深一脚、浅一脚的,晕晕乎乎的过了河。不敢想象,年轻时都不敢走夜路的我,而今七十岁了,竟能夜晚独行过河,穿行没人的黑压压的苞米地,大法真是无所不能呀!

四天里,我走东家,奔西家,披星戴月的赶时间,四天没吃上一天的饭,个中辛苦不一一细说了。有一天我忙到晚上十点,赶到老妈家,想看看她老人家,谁知老母亲见到我吓一大跳:“你怎么回来了?快走!快走!”老人家多次目睹我被绑架受到很大的刺激和惊吓,这次为安锅一事,乡里吵的沸沸扬扬,母亲、弟弟、弟妹竟不敢留我在家住一宿,半夜三更就把我撵出家门。

四天后,我安全的回到自己的家。在师父的法像前,我叩谢师父:谢谢师父的一路加持,我终于顺利的找回了那么多的昔日同修。这条路,我还要走下去,找回更多的昔日同修,携手助师正法,完成史前大愿。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