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组建学法交流点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借中国大陆第九届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之际,我也把如何组建学法交流点及修炼中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一点体悟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组建学法交流点的体悟

(一)组建学法交流点 消除旧势力的间隔

我居住在一个小镇上,镇上就我与妻子同修,其他大法弟子都分布在各乡村及边远山区,人数虽不多,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大法弟子相互见面就很难。我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间隔,应该消除它,可是表现形式上大家相互见面都很难,怎么消除间隔呢?我与附近同修交流,让比较集中的同修成立学法小组、炼功点,组建整体学法交流点,恢复学法初期的状态,走师父安排的路。同修们都很认同,这样就把学法交流点定了在我家,因为我家是全镇集中点,我们定点、定时,每月交流两次。

我们的学法交流点是二零零八初开始的,每个月两次,下午一点发完正念后开始学法一个半小时,交流一个半小时,每个整点发正念。初期半年内,每次一个小时炼功,主要按师父教功录像纠正炼功动作。学法主要是系统学师父经文和各地讲法,因农村同修大多数师父经文和讲法不全,而且农活忙,很少有时间学,集体学法弥补了这个缺陷。交流中也结合着读几篇《明慧周刊》中同修的切磋文章。因为农村同修太稀散,没有那么多整套《明慧周刊》,而且还有一部份不识字的高龄婆婆。

通过组建学法点交流,同修们都看到了我们以前普遍性存在的一些问题,如炼功动作不准确,发正念手势有偏差,发正念时口诀念个不停,特别是修炼上法理不够明确,自我保护心强,圆容整体就更难理解。一段时间后,我们从表现形式上有了很大的改观。我们整体的归正触动了旧势力因素,它们妄图极力阻挡,表现形式是有的同修很忙,或忘记了这个日子,有的说在家也一样,在一起也没得到什么,也有的说某某讲的我不爱听,还有的带着怕心认为在一起不太安全等各种心态表现出来,从表现形式上出现了消极状态。

我看到这种情况后,首先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干扰并清理它们,然后开始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急于求成的心,想迫使同修快速认识上来,有独占主持的心,在说话时,有压抑与指责同修的心,而且说话过多,爱解释同修的话。找到这些心后,在不断归正自己的同时,与同修共同交流,从法上认识,参与集体学法交流可以破除旧势力给我们造成的间隔,同时圆容师父要的,大法弟子整体提高。大家认识上来了,也都各自向内找。看到了这个状态确实暴露了我们各自的私和人心,这个私恰恰是旧势力维护的,我们必须去掉这个私,才能圆容整体。

多年来,我地大法弟子都在各自归正自己的同时,圆容着整体。无论外面什么样的形势变化,我们从未动摇过,也没有停过一次,平稳的走到了今天。而且我们还组建了几个每天晚上坚持集体学法炼功的学法小组,我家也是其中一个,保持了多年的午夜十二点发正念。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我们还在二十多里外的邻乡组建了一个学法交流点,中间经过了许多艰难与曲折,我一直每次都参加他们的学法与交流,他们地区也基本形成了整体,都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个人认为,组建学法交流点从表现形式上协调人是起着关键作用的,无论什么事都挡不了协调人的按时到达。除了每次有针对性的发正念外,平时要保持正念,遇事处处向内找,在修正自身中圆容整体,在圆容整体中提高自己。我们只要走正了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的间隔就会自动解体。

(二)圆容整体 更有效救人

我们形成整体后,开展了各种形式救人。有在各种环境中讲真相的,有长年利用电话挨家挨户讲真相的,有经常到公、检、法讲真相,并要求释放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有专门喷字贴不干胶的,有当面散发真相资料和劝善信的。我们还经常组织集体散发真相资料,分几个组,还有喷字、贴不干胶、送真相信。除了本地区之外,周边地区、邻镇、邻县,很大范围我们都集体组织散发过多遍真相资料,对救人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这是整体圆容后的效果。

(三)整体正念显神威

一次一个老年大法弟子,突然出现不省人事的假相。我们得到消息后,立即组织长时间集体接力发正念。因为这个老年同修在低层次上开了天目,根据同修的状态,我发正念时与老同修的元神对话,并说不要留恋某个层次,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并与旧势力说,我们大法弟子是整体,我们老年同修有没在法上的念头,我们在这里否定、不承认,我们在这里为她表态,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并解体旧势力的迫害。在同修的整体正念下,我们的同修第二天醒来了,这件事在她的家人及当地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

还有一次,我们有个同修在省城打工,他与我们另一同修晚上出去做救人的事,结果被恶警绑架。他的妻子得知后没有与当地同修联系,一个人去要人,后来不知去向,几天也没有回来。家里其他人知道此事后,及时到点上交流,认识到应该到绑架大法弟子的派出所去要人。

首先我们认识到,他妻子同修去要人是单个行动,离开了整体,离开了整体就没有整体的正念力量。这次我们去的同修要与家里同修保持联系,告诉家里同修他们的行踪,他们走進什么单位,我们正念就发到什么单位,同时我们坚信一定能找到失踪的同修,而且一定会立即出来。我们坚持长时间的发正念。我们用神通与同修的元神沟通,并请师父加持,用神通找到同修,用搬运功把同修搬出来,我们的正念一直是整体配合。

在一次长时间发正念中,我感觉同修出来了。那天她姐姐、姐夫到我家,笑着对我说,她妹妹出来了,是被恶警绑架了。当时我也把我当天的感觉讲给他们听了。过几天,同修的丈夫也正念闯出来了,真是感谢师父。

我体会到,我们圆容配合,只要走正了师父安排的路,师父就帮我们做了。

二、解体邪恶的“承诺卡”

一段时间,我地有地方出现了邪恶“承诺卡”。我们在比较大的范围交流了发正念,贴不干胶,讲真相,制止“承诺卡”对众生的毒害。

一次我从外面回来,妻子同修说:“你到处制止‘承诺卡’,现在你儿子在卡上都签了字。”我没有惊慌,向内找自己后,把这事变成好事。我跟妻子同修说:该我们去讲真相了。我立即与妻子同修找到了居委会负责签字的人,送给了他关于“承诺卡”是害人的真相信,还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他说他知道法轮功好,是上面要他干的。他立即把我儿子签的卡还给了我。我说我主要是让你明白法轮功真相,不要做害人害己的事。他当时就答应了。

我从他家出来后,沿街讲真相,挨家就问是否见过这个卡,他们都说还没见过。我告诉他们,这是××党颠倒黑白诽谤法轮功的,你们见到不要在这样的卡上签字,他们都答应了。以前没做过三退的,还给他们做了三退。过了两天,有人跟我说,我们这条街的人都没有签字。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当天晚上我与几个村的同修交流,邪恶利用“承诺卡”毒害世人,我们要加强发正念,并主动与本村村委会讲真相,制止用“承诺卡”欺骗世人,毒害众生。

第二天,我找到一位原当过村干部,现居住在集镇上的同修交流,邪恶利用“承诺卡”毒害世人,你是否回老家讲真相。她说没摩托车,问我是否可以用摩托带她去,我说可以。下午我们俩一路发正念到了该村,见到的第一位村干部是村长,说明来意后,问他见到过“承诺卡”没有,他说没有,问“承诺卡”是干什么的?我们说“承诺卡”是诽谤法轮功的。他说这个事该治保主任管。说话间,我看到他家柜子上有张真相资料,我说这资料看过吗?他说没时间。我说,你得到了就是缘,看看吧,明白得福。接着我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当时他与女儿都答应了三退。

我们从他家走时,问村书记在家吗?他说开会去了。我们就去找治保主任,结果没在家。我与同修说,我们就沿路讲真相吧,见到的都是有缘人,以“承诺卡”为话题,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

我接触这位同修时,发现她讲真相很少,也没有怎么走出来,可是那天她讲真相,讲的特别好,当时我赞扬了她几句。后来到一个打牌的场上讲真相时,阻力很大,还有人说恐吓的话,我也没有动心,我说是为了你们好,听不听是你们的自由。说完,我就与同修到场外继续跟几个人讲了真相。

正准备走,这时有一老头怒气冲冲出来说:“你们好大胆,大白天到我们这来讲法轮功”。我们还是没动心,我们边走,边向内找,发现我们有了欢喜心,同时我也有夸同修的心。找到执著心后,我们共同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我们只做大法弟子该做的。

出村口时,我们还是打了电话给村治保主任和邻村的一个村干部,讲了法轮功真相与“承诺卡”的事,他们都说这个事他们不干,而且都答应了三退。正准备走时,村书记开会回来,也给他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他也说“承诺卡”的事不干。

这次我俩互相配合,抵制邪恶“承诺卡”,一路讲真相,劝三退二十多人。

三、家庭环境中修炼点滴

一次,我三岁多的小孙女突然发高烧,儿子儿媳都吓住了。周围人说快到医院去吧。刚好我见到了说,给她念“大法好”,他们说念了。我说让她自己念,他们说她不念。妻子同修说让她爷爷抱去吧。我把小孙女抱到炼功房间,她说:“我不去,我不去”。我说你念大法好,她说我不念。我知道这种假相是旧势力在捣乱,我边发正念清除,她扳着我的手叫个不停。到了师父法像前,我说咱们给师父敬香,因她平时最爱给师父敬香。她当时脱口而出“给师父敬香”。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顺口就念出来了,接着背了《洪吟》〈苦其心志〉。敬完香前后几分钟,我把她抱到她父母跟前,烧也退了,当时就下地玩去了,在场的人见后感到太神奇了,证实了大法。

还有一次我从外面办事回来,还没等我下摩托车,妻子同修说,家里出了事,小儿子儿媳在外地吵翻了,闹离婚,儿媳不知去向,手机也关了,你说该怎么办吧。我没有动心,我说到了六点发正念时间,发正念吧。我开始向内找,这事触动我的什么心呢?我儿子平时他们很和睦,我经常夸他们,还执著他们的经济,从情中担心他们在外面的安全。找到执著心后,去掉它,同时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发完六点正念后,妻子说怎么办呢?我说你现在叫大儿子打电话,现在已开机了,刚好电话打过去,真的开机了。我给她讲了几句,再与儿子联系,去把她接回住处,当时小俩口就和好了。

我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与我们修炼有关,只要把自己当成修炼人,修正自己,什么假相都会消失的。

前不久一次,我大儿子用自行车从幼儿园接回小孙女时,不小心把小孙女的脚伸到车轮里了,脚跟刮走了一大块皮,痛的哇哇直叫。儿媳见到后,心痛的板着脸,怨这怨那,正在气头上我進去了,看到小孙女痛苦的样子我没有作声,妻子同修说让她爷爷抱抱吧。我没有动,我说我们都平静一下吧,我也不是治病的。儿媳听后平静下来,说:我听了很多法轮功真相,虽然未学、未炼,但我也在修心,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要向内找。妈妈你是修炼人,我们一起找找自己的心态吧。她当时那个话好象是师父在借她的嘴点化我们。说话间,小孙女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好象事情没有发生一样。幼儿园老师来了说,刮的这么厉害,让她休息十来天吧。我说没有事,明天会好的,结果真的第二天就下地玩了,第三天就正常到了幼儿园。

其实这样不顺心的小事情,在我们的生活中都会遇到,只是我们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去对待。我们时刻保持修炼人的状态,就能起着证实法的作用,在家人受益的同时,也能使我们家里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好。

四、发挥真相对联救人的作用

我们中国有个爱贴对联的传统习惯,除了过年外,嫁娶、乔迁、祝寿等都贴对联,特别过年的对联,大多数都能保持一年。如果我们把法轮功真相编進对联,是不是也能起到很好的救人效果呢?对于这个方面我也有一定的心得体会谈出来与同修们交流,望有条件的同修发挥这方面的救人作用。

我有六个年头是在邪恶黑窝度过的,从二零零七年过年开始,我就开始在自家门口做真相对联。我家的店铺在集市中心。听妻子同修说,往年同修送来的对联,她每年都贴了,可是到正月十五后都被派出所撕了。我说真相对联是救人的,谁也不能撕,后来我们贴的真相对联真的谁也没有来撕过了。

其实我没有写对联与编对联的基础,但有对做这件事的愿望,我想用对联这个形式证实法,救度众生,我只要有这个心,我相信,我一定能做好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带着一颗救人的心,从二零零八年开始就给我们小范围的同修写对联。对联内容不够时,自己就学会编,有不对格的地方,我找一位有文化基础的同修帮我修改,她说只是极少数平仄有点问题,还过的去,我就有了信心,每年写,每年编,同修们都觉的很好。慢慢要的人多了,连常人也要,那个数量就是每年几百副了,因为大法弟子有各种行业,同时还要顺着常人的各种心态,内容就比较广泛了。

我有要编好对联的心,也经常在给师父敬香时说:“请师父帮助弟子,开智开慧。”修炼人与常人不一样,心里想着救人,要编起对联来也就不那么难了,有时在炼静功时,有些对联就从脑子中浮现出来,甚至不需要特意怎么去想。我把编好的对联发到正见网,第一次发表了十七副,第二次七副,还有大部分是有局限性和针对性的,只能在局部地区和小范围用,特别是那些给人家乔迁、祝寿、嫁娶用的,我就没有发给网上。

我认为只要传播法轮功真相,洪扬大法的内容编到对联里,在任何环境,在任何条件张贴出来,就能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

一次县城有几位同修乔迁,他们家的亲朋中有县各机关部门的,还有六一零的,要我写对联,不要突出了内容,我说你只要动念这对联是救人的就行了,我知道怎么写,后来同修们集体配合发正念,还在墙上贴了真相条幅,过程中客人们都赞扬说,这对联写的真好,起到了很好的证实法的作用。

一副对联,除了要好的内容外,字的外表也非常重要。我想用隶书写对联要好一些,我虽没写过,但我爱好隶书。我地同修中有个业余画家,画的一手好画,也写的一手好字。我请他来教我写字,可是他教我时老是写行书字,我反复说,你写隶书字给我看吧,他好象没听到似的。我在想,这是去我的什么心呢?后来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他写了两副隶书对联。我一看,与我心里要的不相符,这好象不是我要的,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的过急心理。但如果按照常人的学习心态与方式,要在短时间内写出一手好字来也是很难做到的。我悟到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首先应放下一切人心,用正念才能做出超常的事来,我要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来。在现实中,我没有练字的时间,我只有在证实法中走向成熟。我就开始按照大法书上的隶书字为样板,直接写在对联上。我的认识上来了,可能在我所在的层次符合了法对我的要求,法给了我的智慧与能量,真的第一次写出来就有了那个隶书的概念了。

我每天一边写一边向内找,时刻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在归正自身的同时,字一天一天在写好,修炼的人就是与常人不一样。真的不长时间,那字就写的非常好了。我在这里不是证实自我,这真的是修大法而出现的奇迹,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一切。写出来这一切只是证实法。实修中,只要时刻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奇迹天天会感受的到;如不在法上真修,大法的神奇与威力怎么能展现出来呢。

结语

此稿谈到了从表面形式上圆容整体的问题,写此稿时,从身体和其它方面都出现很大的干扰。这样中途使我有些退缩,可是我突然悟到,旧势力为什么干扰我呢?因为旧势力只注重个人修炼,害怕我们形成整体,所以才极力阻碍。从现实中,我与邻边地区的同修多年交流中,看到我们农村同修难以形成整体的这一问题。由此,干扰更使我坚定了正念,我一定要把稿件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解体邪恶,圆容整体,证实大法。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