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解体邪恶 营救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的神圣伟大,我把自己修炼中的一点体悟口述,请同修代笔给我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迫害使我更坚定了对大法的正信

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得法的,丈夫比我早一个月得法。丈夫得法前,喜欢同女人开玩笑,夜间睡的晚,还有时整天下棋玩,这都是让我不高兴的事。得法后,丈夫瞬间把我不喜欢的那些习惯都改掉了。我觉的真是不可思议,问丈夫这是什么功法,怎么这么神奇,于是我跟丈夫提出我也要学这功法。他说这是佛法修炼,首先要从做好人做起,只要你愿意做好人,谁都可以炼。当时我虽不知道修炼是什么,但生命深处的我已认定了这条路。

迫害一开始,也就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派出所把我丈夫非法抓去了。从那以后,我丈夫在看守所几進几出,不知多少次了,家里被抄家也十多次,一时空气十分紧张。我心底里只知道大法好,但其它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形势的紧张,也使我慢慢悟道。一次邪恶又把我丈夫抓到派出所,我找他们要人,公安局来的人就询问我:你说真话,我们就放人。他们提出几个问题,使我非常难答,讲出来肯定对丈夫同修不利,这时我突然想起师父的法,不该讲的不讲,念一出,他们就转了话题。我想这法怎么这么神奇呢?原来是师父保护了弟子。

几个月后,同修们说到北京去证实法,我也不知道证实法是干什么,我也随同丈夫同修一同到了北京,在一个郊区点上住了下来。去北京时没有想到再回来,把家里的一点积蓄都带出来了,好象证实法就是为了一个真理,把自己的一切都付出去吧。当时不管我懂多少,但走出了放下一切的心,这一下真的使我在修炼这条路上迈出了一大步,特别通过外地同修的学法交流,使我对法真的产生了更坚定的正念。

二、在经历迫害中走向成熟

迫害开始后,丈夫同修整整六年被非法关在黑窝里,我也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期间,大儿子出了车祸,到医院不省人事,无人过问。后来听他自己说,当时他守住了一念:我爸妈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有事。就这样他慢慢苏醒过来了,几天后就出院了。但当时关于车祸的这些消息,公安有意传到我的耳朵里,对法理不太明白的我是多大的压抑啊。

我从看守所出来后,家里一贫如洗,三个小孩因此而失学。当时我没有心想更多,但法轮功好永远在我的心中。想起师父说:“坚修大法心不动”(《精進要旨二》〈见真性〉),这些现象不就是想阻挡我修炼吗?越是这样,我越要坚定。

我首先借了点钱,把小店开起来后,我就是明着学法炼功,越是艰难我越要走,我就要坚持真理。平时见到购物的人我就讲法轮功是好功法,是当权者在迫害法轮功。从不断学法中慢慢明白了修炼的理。我们不能默认迫害,我们还要反迫害,还要讲真相救人。

后来同修们交流,要到边远地区散发真相资料。我白天店铺忙,晚上我就与同修们出外散发真相资料,有时一整夜到天亮,白天还要保持正常状态开铺门,也不觉的累。时间长了,慢慢的把救人的事溶于日常生活中了。

开始做真相资料时由怕这怕那,慢慢去掉了怕心,正念越来越强了。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有一次晚上到一个村子送真相资料时,突然有个人抱住了我,我当时真的吓了一跳。他说抓到了,我说你抓到了什么,他说抓到贼了。我说我的包里只有法轮功真相资料,我是送法轮功真相来的,给你一份吧。他一听立即放开了我,说出一句:我抓错了,你走吧。

还有一次惊醒了一户人家,当时我与同修正往前走,那人拿着一根棍子冲上来了,好象要打人。我回头一看没有惊慌,我对那人说:“你这么晚拿着一杆秤到哪里去做生意?”他当时很失意的说:“不是做生意,不是做生意。”并随即说:是你们呀,这么晚还在忙。说话间笑着回去了。

那么多年中,我丈夫同修没在家,小孩不懂事,贪玩,不但帮不上忙,有时还给我添乱,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学法,炼功,做救人的事,我把讲真相溶于生活中,一直坚持,总觉苦中有乐。因为师父说:“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

在这些年经历迫害的过程中,我一步步在修炼中走向了成熟。

三、正念解体邪恶 营救同修

二零零三年底,邪恶又到我家绑走了我丈夫。正月初,我到公安大楼去要人,政保科的人对我不理不睬,还对我不讲理。我说你们为什么老抓好人,不就炼了法轮功吗?炼功做好人有什么错呢?他们不耐烦的赶我走,我不走,要他们说清楚。推拉中他们就动手打了我,我大声喊公安打人啦,公安打人啦,然后他们就强行把我拖下了楼。

我要抓住这一时机当场揭露邪恶的迫害,曝光恶人的行为,我坐在大楼的中央,高声大喊,公安迫害好人,还非法打人啦。我喊个不停,声音一声比一声大,震动了整个大楼,整个大楼的值班人员都围过来看。我借机说,每年当家家团聚过年的时候,他们就把我丈夫非法抓起来,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呢?我来问个情况,他们还打人,真是太不讲理了,法律何在呢?听到的人当时就指责这种行为不对,还有的人暗中打了电话给县政府,一时邪恶之徒很难下台,起到了很大的震慑邪恶的作用。

我从公安局出来,与一同修直接到县政府反映了此情况,并说要把这事曝光,邪恶非常害怕。当时县政府就打电话指责了他们,并要他们立即放人。邪恶还想找借口,原来打算要一万元放人,现在就五千放人吧。我说一分也没有,应无条件放人。因为一点也没有配合邪恶要求,邪恶解体了,当时丈夫同修正念也很强,几天后出来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早上,镇治安人员到我店铺门前说,要我租车去接丈夫(丈夫同修遭迫害三年),当时我没有在意,因我妹夫离那里比较近,他主动去接我丈夫了。不一会儿,治安人员又来了,说:你快租车去接你丈夫,要不回不来了。我一听不对劲,立即解体他的话,并发正念清除妄图继续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

一路发正念到县城,找到一位老年同修,一起来到六一零办公室,问要租车是什么意思?他说我们确实没有什么意思,是劳教所来电话要我们接。我说我妹夫一早就到了劳教所,如果你们没什么意思,就打电话给他们,叫我妹夫接吧。他说那好吧,就说我们车子坏在路上,今天到不了,就让你妹夫接去吧。由于及时揭露了邪恶,正念解体了邪恶,在师父的呵护下,丈夫同修安全回到了家中。后来听丈夫同修说,他当时没有任何怕心,很坦然,还动了一念,要彻底解体洗脑班。

在邪恶疯狂迫害时期,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如果能及时圆容配合,揭露邪恶,曝光邪恶行为,反迫害,一定能够起到很好的解体邪恶、制止迫害的作用。

四、大法神奇 好坏出自一念

一次年底,家里商品很多,早上正忙着摆货,不知咋的突然把我摔了一跤,这下真的摔的够狠的,趴在地下不能动。这时邻居过来说,起不来了?我来帮你。我说我没有事,我能起来,结果真的我从地上爬起来了,继续摆好了所有的商品,忙了一上午,一切正常。

下午两点,两位经常在我家听法的老婆婆来了,听法间我说了一句,我店铺生意有点忙,明天你们就不要来了吧。本来她们也准备回老家过年,这下她们还没有开口,我就主动赶人家了。真是“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刚才摔一跤,说没事一切正常,这下赶散同修集体学法,一下子我的脚肿起来了,慢慢出现了疼痛,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念不正。到了傍晚,脚都走不动了,我弟弟同修路过看见后,把我扶上楼,并同我交流,我才意识到,赶同修走的那一念不但自私,完全违背了师父让我们集体学法、整体提高的法理。认识到后,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后一切如常。

还有一次深夜,睡意中突然感到身体难受,我从床上爬起来,摔了一跤,也没有叫醒丈夫,就踉跄的走到了厕所,刚到厕所一蹲下,好象一种强大的压力,使我不能动弹,好象要夺我的命似的。我这时心里还很明白,这一定是旧势力搞的鬼,立即出了一念,旧势力不配钻我的空子,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一切由我的师父管,请师父救弟子。这一念一出,真的太神奇了,我慢慢起来后,到床上正常睡觉,第二天好象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我丈夫一点也不知道。

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修炼人要时刻用法要求,保持正念,及时向内找,其实什么危险都不会存在。因为只要弟子在法上,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我深感师父救度之恩。

最后以师尊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话与同修共勉:“修炼中已经从最困难中走过来了,走好最后的路,要珍惜自己走过的路呀!不容易,你们走过来,这是在历史上前所未有过的这种魔难当中走过来。你们一定要珍惜。未来的辉煌,是你们在证实法中建立的威德,等待你们的一切是最好的。”

结语

我本没想投稿,丈夫同修说:怎么长期考试不交卷呢?而且这么大的法会,多大的能量场啊!为什么把自己站在外面,不把自己溶到里面去呢?什么没做好啊!师父能度成我们,难道我们还不相信吗?我们今天能走在神的路上,这一切不应该证实法吗?看到的不足,不正是我们要归正的吗?赶快借这个法会之机,好好全面看看自己吧!

丈夫同修的这番话真的触动了我,不知咋的,这么多年来我根本听不進丈夫同修的任何交流,这次我真的静心思考向内找了,我那个不能说,一说就炸的东西是我修炼路上多大的障碍啊。这次一定要把它分清出来,去掉它,圆容整体,快速跟上正法進程。

感谢师父救度之恩!谢谢明慧安排的这次网上法会。一点体悟,如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