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洗脑班罪行累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西安市洗脑班,名曰陕西省法制基地,是陕西省“610办公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及肉体迫害的黑窝,除非法关押迫害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外,全陕西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到这里进行洗脑“转化”。

“610办公室”是一个凌驾于宪法之上的盖世太保式的组织,不属于司法机构,没有司法权。是一个非法成立的、对公民实施非法关押、拘禁的“黑机构”。而“洗脑班”是一个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刑讯逼供、强制放弃信仰的邪恶黑窝。

陕西省洗脑班于二零零一年成立于临潼,后迁入西安市长安区韦曲镇陕西省工人疗养院内,二零零八年迁入西安市北郊,石化大道北侧未央区汉城乡楼阁村,汉城遗址上的“宣平园农家乐”院内,故又被称“宣平园洗脑班”。门前有小桥流水,门口立着一对石狮子,黑漆大门上方挂着一对红灯笼,平时将门虚掩,牌子在二门上挂着,所以没进去过的人根本想不到,这个绿树环绕的庭院,竟然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精神控制和暴力迫害的犯罪场所。

陕西省洗脑班,由陕西省“610办公室”一手操控,由“610”人员担任主任,下设:班长、副班长、保卫科和帮教人员,这些人员,大多由街道办事处或厂矿推荐,培训后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邪恶之首李良,自洗脑班成立就参与迫害,其由原来的“610”普通人员,升迁成洗脑班副班长、班长、再升到主任,他经手办了洗脑班达三十期之多。

洗脑班没有司法权,却长期行关押、劳教、判刑之实

洗脑班采取全封闭式管理,每个房间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配备一、两名帮教人员,强行称为“老师”,这些所谓的“老师”只能称姓,不敢报出自己的真实名字。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是被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来的,有的是被半途劫持来的,有的是被哄骗劫持来的,他们被抓进来时,有人脚上无鞋,身无外衣,更有甚者是被蒙上头套抬进来的,活生生的演绎着中共的黑社会本质

二零一二年五月初,西安交大法轮功学员李琴绑架后,其侄子前来要人,法制基地主任李良,在无理辩驳时,凶相毕露,仗势动手打人,这个小伙子也不示弱,对打起来,这是恶首李良没料到的,就恶人先告状,叫来当地派出所警察,没想到警察说:都几年了?我们还不知道有这么个单位。连驻地派出所都不知道有“洗脑班”,充分证明洗脑班及其上级组织“610办公室”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黑社会组织。”

洗脑班没有司法权,却多次的、大批的、长期的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不经法律审判,就任意把人先关起来进行迫害、定罪。那些拒不“转化”的,就被判刑,如:七十多岁的李学清被判三年刑期,刘宛秋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迫害。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和秋玲,四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恶徒们没达到“转化”目的,将她劫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以其不“转化”为由非法延期两个月,到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刑期满后,又以不“转化”为由,再将她押回洗脑班“转化”,和秋玲就这样被反复迫害。

陕西省洗脑班就是一座黑监狱,在这里发生着骇人听闻的血腥罪恶。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来后,遭到百般凌辱。在洗脑班主任李良的指使下,由班长、副班长、保卫科长带领帮教人员,轮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围攻,采用各种最流氓、最恶毒的邪恶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

毒招之一:剥夺自由,非法拘禁

对绑架进来法轮功学员,由班长带领保卫人员、帮教等人以交待政策为名,对他们推拉踢打、威胁、恐吓,学习《公安六条》等。每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1~2名“帮教”昼夜不离的严格监管,不许出门,不许随意活动,更不许打坐、炼功,就连上厕所也要被限制时间,每天半个小时的“散步”,(放风)帮教要紧紧跟随,不得互相说话,还得背所谓《学员守则》,凡是稍有异议者,不仅喝斥怒吼,还被拳脚相加,甚至还被关入小号。小号里窗户堵死,号门紧闭,潮湿昏暗,虫子、蜘蛛乱爬。

毒招之二:精神摧残,强制洗脑

洗脑班采用多种方式,不择手段对被绑架者实行攻心战术。每天从早到晚逼着看诋毁大法的录像,或李良亲自诋毁大法的歪理邪说录像,逼着看诬蔑法轮功的书籍,被逼着写“心得”,“转化”材料。为了完成“转化”指标,指使帮教、打手软硬兼施,诱骗加暴力摧残法轮功学员,不许睡觉、不许说话、关禁闭、绑在刑具“铁椅子”上、长时间提审、强光照射、饭里下药。释放时,强逼法轮功学员负担洗脑班费用、对想营救的亲属,敲诈巨额金钱。

毒招之三:肉体折磨,打死算自杀

为了达到转化目标,洗脑班里豢养了一批打手,其中最歹毒的是李良的心腹五个打手,被称为“五大元帅”,饭厅是毒打折磨的刑房。李良除在背后策划外,有时也赤膊上阵,邪恶之极。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六日中午,一位新来的五十岁左右的法轮功女学员,就被李良一伙打的昏死过去。血压竟高达270(毫米汞柱),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西安市法轮功学员,七十岁的祁桂芹被多名恶警、恶人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后,邪恶之徒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打的老人嘴角流血,全身颤抖。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凌晨,五十多岁的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吴松钢, 原西安高压电器研究院工程师,就被这伙歹徒迫害死了,据说是用绸子勒死的。其心肠狠毒、手段残忍,可见一斑。洗脑班对外却谎称是上吊而亡。

还有的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遭受严酷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回家后即含冤去世。西安市法轮功学员马蕴静就是这样走的。

解体陕西省各洗脑班

陕西省洗脑班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它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陕西省政法委书记、陕西省委“610领导小组”组长宋洪武,还在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组织全省迫害法轮功报告团,以李良为首的全省各地的恶警、恶人,在全省巡回宣讲,交流犯罪经验,唆使榆林、延安、宝鸡、汉中等地再办洗脑班,更加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陕西省洗脑班在“610”的操纵下,自二零零一年成立以来,已行恶十二年,陕西省各地及西安市许多单位,都参与了这个犯罪团伙的犯罪活动。所有参与犯罪的人员,若再不悬崖勒马,停止作恶,在未来的历史大审判中,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并在历史的新纪元中落入极为可悲的下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