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水之隔 云泥之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到过台湾的大陆人越来越多,许许多多的大陆人都在感叹:同是中国人,有着共同的祖先,说着同样的话语,只是分隔了六十年,可是这中间的差距真可谓云泥之别。我们且不谈物质生活上的差异,也不说政治生态上的优劣,单就双方对待一件共同事物的态度来作比较,这或许能让人们看到两岸差距的因由。

这里我们想做比较的两岸如何对待所共同拥有的事物就是法轮功

一、数千人组成的法轮图与“东走西走”的绑架理由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约六千名台湾法轮功学员齐聚台北总统府凯达格兰大道前,排出巨型法轮图形和“法正天地”的大字。虽说有风雨相伴,可是法轮功学员在风雨中排出令世人震撼的图形和文字。

当然,类似的排字和排图在台湾已非止一次。这其中说明一个问题,在台湾修炼法轮功是受到台湾政府和民众的理解与支持的。

可是在大陆呢?要是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炼功,用不了一分钟就会被抓捕。不要说在公众场合,就是在最普通的地方,从事着最普通的活动都可能被绑架。我们看一个例子。

台湾排出法轮图形的同一天,明慧网有一篇报道《“东走西走”竟成绑架借口 女工程师被劫入洗脑班》,说的是成都市前锋电子电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郭利蓉女士,住在位于一环路府青路立交桥附近本公司的宿舍中。十月三十日,府青路街道办编制的协警闯入郭利蓉家中将她绑架,并伙同府青路派出所警察将郭利蓉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家人到派出所询问,派出所无耻地说:关押郭女士的理由是她整天“东走西走”。

这样的绑架理由可谓荒唐透顶,可是它竟然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二、“身在公门好修行”与逐出公门判重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有这样的一篇报道《一名台湾警察修炼法轮功的故事》,介绍的是台湾基隆市警察局的警官吴世泽修炼法轮功的历程。文中借助“身在公门好修行”这句古语对他的修炼作一概括。这句话包含的意思是说:作为一名公务人员,每天要面对纷繁、棘手的事务。正是因为有许多的事务需要处理,而在处理这些事务的过程中,就能把公务人员的心性进行历练和提升。这个过程对于修炼人来讲,是一个很好的修行过程。当然这可不是简单地按章办事那么简单。

以取缔摊贩来说,修炼后他会想到他们那么辛苦,可能三餐都不继,所以会尽量用劝导的方式,能不开罚单就不开,如果不得已要开罚单,也会开最低的三百元的。在炼法轮功前,他会开最重的一千二百元,最好把他吓得以后不敢再来了!在对待基层警察方面,吴世泽也变得比较缓和,会用劝善的方式,不象以前用命令的口吻。

吴世泽说:“当警察有时会有诱惑,因为警察对民众来说是有一定权力的,一些不法行业过年过节都想给你一点好处,希望你以后睁一眼、闭一眼,不要再来找麻烦。修炼法轮功以后就完全杜绝这种事,人家说法轮功是一片净土,真的是一片净土。”

那么在大陆修炼法轮功的警察该是一种什么境况呢?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有篇报道《遭十年冤狱酷刑 善良川警突然死亡》,说的是四川攀枝花市优秀交警徐浪舟,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的悲惨故事。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徐浪舟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公正无私,不贪不占,处理事故又快又公正。有些单位逢年过节都给交警队送红包,一人一份,这钱徐浪舟全部寄给了希望工程。自一九九六年始,他年年被评为市先进工作者,电视台多次报道过他的事迹。

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徐浪舟凭着良知为法轮功上访,可是却被非法抓捕拘留,还被单位开除。被逐出公门的徐浪舟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到劳教和判刑。在新华劳教所徐浪舟被捆警绳时,几个警察上阵,踩着他的脸摁在砖碴上,鲜血直流,绳子勒进肉里五花大绑后丢在院子里曝晒。

二零零四年他又被绑架,遭严刑逼供,被枉判八年。后被投入广元监狱,在那儿呆了近六年。六年间,监狱不准他与家人联系。直到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做手术时才通知他的母亲。徐浪舟被迫害致死的遗体上显示:腹部中间有一刀痕,腰腹两侧各一个洞眼,前胸两大片血瘀。他的真正死因不明。

身在公门好修行这句话很有道理。迫害法轮功以前,徐浪舟在工作中的表现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可是中共容忍不了法轮功带给中国诚实、善良、守信、宽容的世风,悍然发动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并且大面积地将在政府单位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开除,随后许多人又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三、妨害言论自由被判刑与“法轮功就是没自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的报道《妨害法轮功言论表达 同心会会长被判刑》,说的是在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下午五点多,在台北一零一大楼前,台湾爱国同心会会长周庆峻领着七男一女走到一法轮功学员跟前,一人抢他的横幅,还有一人把他推倒。这位法轮功学员没有反抗,站起身保护横幅,当下他们两个人又将他推倒一次。台北地方法院对周庆峻以共同强暴妨害人行使权利的罪行,判处他有期徒刑二个月,并且还处以罚金。

台湾本来是言论自由的,可是被中共收买的一些组织和个人,却替中共做着伤害台湾同胞的勾当。对此,台湾法院作出了相对公正的判决。

可是在大陆,谁都知道,中共的各级政府都是明目张胆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有篇报道《广西防城港610叫嚣“法轮功就是没自由”》。说的是广西防城港市法轮功学员陈桂莲,十月十九日晚上,和两个姐姐乘火车从南京返回广西老家,三人在柳州火车站下车不久,便被柳州火车站派出所警察拦劫绑架。几个小时后,钦州市和防城港市610一行多人,驾驶几辆车赶到,将三人劫持回防城港市。随后又将陈桂莲投入洗脑班进行迫害。亲戚打电话质问防城港市港口区610主任兰红,兰红竟大叫:“我是代表政府,代表中国共产党”,“法轮功就是没有自由,陈桂莲就是归我管”。

在大陆,“610”本身就是一个凌驾于各级党政部门之上特务组织,它主管着公检法司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个610主任的狂妄已经说明了一切。

四.逾千医生斥活摘与国际会议辩暴行

《大纪元时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报道《18大结束前 逾千台医师连署反中共活摘器官》。其中说,中共18大结束前,美国华府成立的“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与台湾医界成立的“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推动医界连署关切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截至十四日止,台湾医界已有超过千位医师连署反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死刑犯及良心犯的器官恶行。

目前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已广为外界所知。在海外,几乎所有国家的医生听到这一罪行无不予以斥责。在台湾,台湾医师用签名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可是大陆的医生们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有篇评论《活摘器官者的冷血》,其中引述了这样的一个事情,今年六月二日至六日,在美国波士顿举行的第七届美国器官移植大会上,一名来自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副主任医师,在听闻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的事实后说:“你们作为医生,都知道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在前几年还是不上数的,在全世界排七、八十名以外。现在一跃成为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器官移植大国。在这中间,牺牲一些人那也都是必然的、正常的,不算什么事。”

呜呼!这就是大陆医学界中被中共利用的人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态度!当外界强烈谴责时,他们要么装作无知,要么为自己狡辩。为了所谓“器官移植大国”的名号,杀害佛法修炼者也成了“正常的”,他们在参与着“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却还自以为有理。

当然,大陆与台湾在对待法轮功上还有许许多多迥异之处,笔者只是对半个月来海外网站上的报道作一总结对比而已。这些对比说明了什么?同一件事物为何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与作法?为什么对一件事物的是非的认定与处理如此之大?大陆与台湾为何越走越远?究竟哪一方的行为与态度是灭绝人性的?

这一切是谁造成的?谁是这一切罪恶的幕后黑手?这不是非常明显地被暴露出来了吗?

当然,如果推而广之进行类比和论证的话,人们自然会发现,造成大陆如此落后,如此违背良知去作恶的,全都是一个罪恶的极权政党造成的。这个十恶不赦的政党就是中共邪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