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修出无私无我的境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我悟到,在这个修炼过程中始终贯穿着向内修,向内找,去除为私为我的根子,因为一切执著心的根源都来源于一个私字。写这篇交流文章对我来说也是个去私圆容整体的过程。

一、向内修 修正自己

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我的修炼过程中没有经历什么大的事情,迫害初期的一关关、一轮轮谈话、被送转化,当时的剜心透骨,现在回头一看真的没有什么,所以总是感到没有什么可写的,但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每一天、每一念、每一件小事中不都溶入了修炼的因素吗?回想一下自己之所以走的比较平稳源于多学法,在法中提高,从得法到如今一直不间断的背法,每遇到事时,师父的一段法就出现在脑海中,提醒我、指导我、扶正我,一路平稳的走在正法洪流中。

无论是个人修炼还是正法修炼阶段,向内找都是提高心性的关键。师父把这个法宝捧出来了,重要的是在实修中如何运用它。师父曾启示过:“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2] 那么出现了魔难必然有它出现的原因,我们向内找,提高上来,正念正悟正行,就能找到我们的执著心,就能破除邪恶的安排,就能升华上来,关键是神念还是人念。

在多次的修炼提高中,我的感受是,第一:正念对待事情;第二:最短时间内找到执著和观念,去掉它;第三:凡事以法为第一,找同修切磋,不给邪恶时间和空间。

第一次向内找的过程是在一次和同修的交流中。记的一次去看望甲同修,她当时说同修乙如何如何,我有些不愿意听,就说:“不是你说的那样。”结果她立刻说:“你和她一样,都不让人说。”我当时就感到头昏脑胀,怎么冲我来了?就和她争辩起来,结果她火冒三丈,什么我们不关心她了,只想着自己等等都来了。她这一火,我忽然冷静了,心想:不能争论了。

我回到家把这个过程象演电影一样从新回放,心里委屈呀,觉的她说的字字剜心,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问题。后来我就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钻我空子让我不能静心找执著的因素,我跳出人的认识,以第三者的角度看这件事,我到底有没有她说的这种情况。有,我该怎么办;没有,我该如何去对待。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强烈的维护自我的这颗心:我的认识,我的观点,我的表现,我的善心;我不能受冤枉,我不能受委屈,我不能受指责等等。

我明白了,不在于这件事本身的谁对谁错,关键是让这么一件看似偶然的事来刺激到自己的心灵,让我找到了多少年来的根本执著:执著于自我。在这一瞬间,我的头脑中立即浮现出一个画面:一条拴着无数条缆绳的船,它的缆绳齐刷刷的割断了,船要启航了。我的内心无比轻松,竟怎么也找不到就在这之前的难受、委屈、闹心了。我的眼睛湿润了。

我第二天去真心的谢谢这位同修,在我麻木时触动我,叫醒我,甩掉包袱。结果她也很难受,说自己的心也出来了,没能及时找到,头疼了一天。我说:“赶快去掉放不下的东西,我们共同提高上来。”

还有一个关一直伴着我的修炼过程,就是家庭关,丈夫时不时的酒后找茬制造麻烦。说来惭愧,可能是我在外人面前能约束自己,而在家里就不注意实修的原因,也有生生世世的因缘,再者就是丈夫一直帮我提高心性,让我去掉最难去的心:不让人说的心。

我平时各个方面注意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家里外面都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尊重,渐渐的滋养了自己爱面子心、虚荣心、自尊心。一次,丈夫表面上毫无来由的酒后说脏话、骂我,简直让我无法忍受。我一开始还忍着,忍了一半就忍不住了(几次都是这样)和他吵起来。第二天,我的思想业力反应的特别强烈,想出许多常人负面的制人的办法和语言。在没有去掉情和私的情况下,居然在思想业的带动下,领着孩子躲到同修家住了好几天,没想到这一放松自己的举动竟酿成后来的一次魔难。

由于对待家庭关认识不清,再加上情、欲、色的东西都在见缝插针的滋生着,在一次当地较大的抓捕中牵扯到了我,表面看是我和丈夫生气时住在同修家,同修的孩子说出了我,邪恶要来找我。当时我姐姐有脑出血住院,丈夫又恶语相加伤害我,正是“百苦一齐降”[3] 的感觉,感到我的空间场都是让人窒息的气氛。

但我守住了一念:“坚修大法心不动”[4],多和同修交流,多发正念,更多的是向内找,找到了最大的问题是色欲心和争斗心,以及对家庭充满着常人式的求“美好结果”与向往的心,往深挖下去还是没跳出自我的私心,以个人的喜好、善恶评价别人。

正好当时需要照顾大姐,我请了假回家照顾她,这期间我加大了学法的力度,集中看《明慧周刊》,同修的一篇篇“去情”的文章帮助我将被揪着的心放下了,我被强大的正念包围着,向内找到症结后,顿时有劫后重生的感觉,一周后回到家一切都正常了。

这个跟头摔得我警醒了,我认真的审视自己,之后的日子里我无条件的向内找,发现了自己许多不纯净的心:自以为是,不关心别人、自私、怕麻烦、不让人说的心。我集中念力清除这些心后,平静的和丈夫沟通:我有做的不好的你给我指出来,我改。你不要采取酒后发火骂人的方式。说完自己内心还是隐隐的有一些委屈:明明自己受了委屈,却要承认不足。我知道执著心还没去彻底:夫妻之间的好面子心。这时,丈夫特别感动,说第一次你这么坦诚的承认自己有错误,我以后一定改正自己的缺点。过了一会,我那种不平衡的心理平静了,我知道败物灭了。从此,丈夫不再制造魔难了,我去掉了不让人说的执著,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师父讲的“修内而安外”[5]的又一层内涵。

在与丈夫的相处中,我改变了指责、抱怨、发泄的习惯,实实在在的去掉了许多的争斗心、自尊心、攀比心、不平衡的心、厌恶心,增加了包容、善良和慈悲。同时,在修炼的方方面面不忘师父给我们的“向内找”的法宝,在讲真相受挫时我找到了有目地做事的心,在一次电子书不好使时我挖到了自己的利益之心,在听到不公平的议论时,我找到了求名心,在学法小组交流找到了自己愿意强加别人的心,还有表现自己的心、自以为是的心,看不上别人的心等等,当我发现自己因为什么事心里不舒服的时候,我都会习惯式的向内找,修自己,最短时间找到问题解决掉,当形成这个机制后,我觉得提高的很快。

二、向内找 圆容整体

(一)放下自我 在整体中提高

圆容整体是我们每一个同修的责任,并不只是协调人的事,当你带着抱怨的情绪说:整体有漏、协调人怎么不好时,你已经站在整体之外了。所以在修炼中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才对。

我们小组成员,有分工、有合作,有独立完成的项目,也有相互配合的环节。我觉的努力做好自己配合的这一环节,就是圆容整体的第一步了,认真做好每件事,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资料点独立运作,有问题先要自己努力解决;努力的维护好集体学法的环境,不缺席、不迟到早退,努力的修去安逸心、怕心、顾虑心,扎扎实实讲真相,努力配合整体发正念,营救同修;把你所知道的迫害信息发到网上;去主动帮助在“难”中的同修,抓紧一切时间学法、背法、同化法;带好小同修;把自己的心得和全世界的同修分享,当自己正忙而别的同修需要帮助时,首先应该帮助同修,当同修需要而自己有困难时,要克服一切困难把方便留给同修,自己有建议应主动提出来等等,当你用心做这些事的时候,你就会体悟到自己在法中、在集体中、在同修间了。

去年,小组内的同修受到干扰,当我接到通知后,第一时间通知周围的同修发正念,又不间断的多次和这位同修切磋。得知邪恶在同修家骚扰,我就近距离的去发正念,并在邪恶的附近把同修的孩子接到了我家,并鼓励孩子支持妈妈,从孩子处了解情况及时和其他同修沟通,以保证整体的配合。当时虽然也有压力,但我想一定放下自我,尽最大的力量帮助同修。再危险,再难也要去做,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在这个过程中,我又一次找到了自己的私心:觉得是自己组的同修,就产生了分别心,全力以赴,我马上调整了自己的正念,不因为她是我身边的人才努力,要用正念为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灭掉邪恶。这才是自己的责任。

之后,不管认不认识的同修有需要,或被骚扰,我都能够象对待身边的同修一样。记得每次近距离发正念,我都开车带着同修一起,同修常常说拿油钱,我根本没有这个念头,我觉的自己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都是大法给的,回用于整体才是正用,奔走在圆容整体,营救同修的路上,心里坦坦荡荡。

(二)、整体提高才能整体升华

作为一个修炼人,自己的一颗心达不到这个层次的标准,你就误在这个层次中上不来,作为修炼整体也是这样,有一个同修出问题,同样影响整体的力量(当然每个人层次和境界不同是另外一回事),受到干扰和破坏,影响正法的有序進行。如果把整体中每一个同修的问题都看作自己组成部份的问题,就如同自己身体的一只手或一条腿出现问题,你是什么心态,同样去对待的话,就会减少那些无端的矛盾,因为你不会去生“手”和“腿”的气,你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它们变好,你把他们当作你整体的一部份,是你自己,所以你认真负责了。当为同修生气时,恰恰把自己或同修排除在整体之外了,有分别心、维护自我的心、自私的心暴露出来了。

师父说:“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6]

我悟到:关注同修就是关注整体,从几人的学法小组的小整体,到全市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同修的大整体,把自己的心溶到整体中,共同提高,共同升华。

外地同修回来后,通过交流我觉的很有提高,而且正好和本地一个同修的情况相似,我就联系好同修進行切磋,结果非常好,当地的同修马上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症结,并积极的投入到寻找往日同修、组织集体学法的事情中(原来此同修修的就很扎实),对整体提高有了很大的推進。

我一直很执著亲人同修的修炼,总是看到她不精進的一面,挑剔、指责的心很强,因为自己的心在,所以再好的用意也没有好的结果,弄的自己身心疲惫的。当我想到同修谈到的“不指责、不埋怨、不挑剔”的交流时,我开始检查自己的心,确实掺進了许多杂质,情的东西占据了善和慈悲的位置。于是我正念铲除这些思想,不有意做什么,就是修自己,铲邪念,压抑着自己的不纯,帮着亲人同修上网,鼓励她走出去,支持亲人同修集体多学法等等,在集体学法中曝光自己的思想,不知不觉中,我的看不上人的心无影无踪了,现在亲人同修溶到整体中,状态越来越好。

(三)、突破自己 圆容整体

我曾做过一个清晰而完整的梦:梦中我们在進行篮球比赛。在比赛中,表面上我们认为对方很强,我的队友有些不自信,我和他進行了鼓励式的交流,然后在关键的时候,他的自信心上来了,决定突破自己,突破了对方的阻挡,向前冲,这时我竭尽全力的“掩护”,压住了对方的阻拦,拖住对方,给我的队友以宽松的环境和充足的时间去進攻,去投篮,清晰的记得是三分篮,居然还一个一个的投(打破常规)。结果我们以一百零一比一百的比分赢了这场比赛。我的梦嘎然而止,正好午夜十二点。发完正念,我的脑子就反映出了这么几个词:突破、配合、整体。

是啊,在修炼中,需要我们不断的突破自我的观念,不断的战胜自己固有的认识,不断的精進。在这其中,更需要同修间的鼓励式的交流、与放下自我的、全力而又无私的配合,那么就会加大整体的力量,战胜邪恶,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我一直很羡慕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觉的他们很伟大,自己一直突破不了心里的障碍。学了师父的新经文,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是无所不能的,为什么不试试呢?于是和同修约好一起走上街头溶入讲真相的洪流中,终于实践了和陌生人搭话,讲话,救度他们的心愿,现在无论走到哪,遇到什么人,第一念都是这样救度他们,从中感受到无比的快乐,也更加明确了自己的责任。

昨天集体学法后,和同修進行了深入的交流:她讲了在尝试讲真相中的不自信的心理和没有成功的“三退”的结果。我毫不保留也毫无显示的把“三退”名单的每一个人的过程一一和她交流,同时及时的共同找她讲真相过程中的障碍因素,并真诚的鼓励她:能张口讲就是成功的开始,一定要突破障碍、突破自己,只要救人的愿望不动,师父就一定帮你的。越是遇到挫折,越是自己要突破的关键时刻了,要坚持。我们谈了很多,达成了很多的共识:一定要珍惜集体学法的环境,每次学完法,最好在法上多交流,曝光自己空间场中存在的邪恶因素,这个过程就是一次配合除恶的过程,一定要无私的互相配合好,走好修炼的路。我们的心性都有很大的提高,坚定救人的愿望更强了。

修炼中,就是一个努力的突破自我的过程:突破安逸的状态、突破张不开口的现状、突破一学法就有干扰的阶段表现、突破得过且过、保全已修炼的成果、安于现状的自我满足状态、突破“病业”的干扰、突破“忙”的干扰、突破“困”的干扰、突破“人情世故”的干扰、突破从“认识”到“实修”之间的停留,要勇于飞跃等等。作为修炼的人应该突破否认的东西很多,其实这个突破的过程就是一次次的实修过程,而只停留在嘴上的认识,却不能真正的提高。因为师父讲过:“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7]。我悟到:必须要做到,才能完成实修的过程。

生在大法洪传时,有幸遇到伟大而慈悲的师父,我们真的无比的荣幸,紧紧握住师父给的向内找的法宝,不断提高自己,洗净自己,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不让师父操心,不让世人失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见真性〉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曼哈顿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