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乳山冯夕兰自述遭宋向军等恶警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叫冯夕兰,一九六三年生,原山东威海市木材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失业,回到乳山市冯家镇观上冯家村老家,后来到乳山县城打工。

冯夕兰
冯夕兰

二零零六年,我被中共非法判刑九年,受尽折磨,海外明慧网也有过简单报道。由于多次的被迫害,我不得不隐姓埋名的过着几近隐居的生活。我现在讲述的是自二零零九年以来,乳山国保恶警宋向军等人以我修炼法轮功为由,经常监视、跟踪、绑架我,给我造成身心上的巨大压力,给我的生活带来诸多的困难。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经一家政服务公司介绍,到乳山夕阳红老年大学做清洁工 ,我工作认真努力,待人和平善良,不管是大学的管理人员,还是来娱乐的人,对我印象都一直很好。二零零九年冬的一天下午下班,我看到老年大学门口的对面站着一个人,身穿羽绒服戴着头盔,我一眼认出他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宋向军,我为了不被迫害,骑摩托车前行拐进一家属院内,等宋向军过去后,我往别的方向走,恶人们利用十字路口的监控器,看到了我走的方向,当我走到向阳市场东头时,看到宋向军又在后面跟着,我就转过头来迎着宋向军走去,这时,宋向军骑向市场的另一边,我赶上问宋向军,为什么跟踪我。宋向军耍赖说,我怎么不认识你。我说你别装了,宋向军又说,啊,是你呀,老冯。你这是去干什么?我说:干什么我不告诉你。这时宋向军又说:你把车上的东西给我,你就走。我说:我车上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他又说:不给我你就不能走。这时,他打电话给当时任国保队长王刚,后来商业街派出所去了一辆车,国保队的于彦也去了,他们把我拖上车,拉到商业街派出所的一个审讯室。

接着,王刚和宋向军把我包里的钥匙和八百多元现金抢走,拿着钥匙到我存放东西的地方,抢走三千张空白光盘,一箱光盘袋(一万个),六箱复印纸,宋向军又把我的摩托车钥匙抢去,扣押了我的摩托车。

晚上九点多,他们有目的的放了我。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我的住处,就暗中跟踪我。我几经周折,摆脱了警察的监控。

于是警察到我打工的单位,告诉副所长耿仁祥:如果有人来给冯夕兰领工资不准给,必须她本人来领,并要立即通知他们。

宋向军又找到给我找工作的家政公司,威胁家政公司的人,逼着说出通过谁给我找的工作。如果我再去找他们给找工作,就赶快打电话给他,要是谁以后再给我找工作,就封他的门。

二零一一年初春,下班后我去一朋友家办事,出来后,看到朋友家西边一排的楼前停一辆可疑的黑色桑塔纳轿车,挂着鲁B的青岛牌子,车上坐着两个人。我没有直走,而是顺前面的两排楼从东面绕到他们停车楼前的道路,这时我看到他们的另一辆白色桑塔纳车停在朋友楼前的两排楼中间,车牌是烟台的鲁F13196。当我走入主道路时,宋向军的车,那辆挂青岛牌的桑塔纳,正好驶到我前面四、五米远的距离,宋向军没想到我会在那个地方出现,回头看我,正好与我四目相视。因为前面五、六米远就是一条三岔路口,又是一个下坡地带,路面较窄,所以一下坡我就转头骑向另一方向,不远处是一个村子,我在村子里七拐八拐才摆脱了宋向军的追踪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上午,我去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家,刚进门坐一会,宋向军、宋修彬、孙志三恶人就开车把这位朋友在派出所上班的儿子要挟回家,让儿子抄他妈的家,并阴险得意的说:我们不动手。儿子明知道母亲因修大法而受益,根本就不忍心伤害母亲,但被逼得没办法,只好顺从恶人们到处翻。母亲急得直哭,对儿子说:“我一身的病是怎么好的,咱这一家为什么能这么和睦,你不知道是为什么吗?”儿子不作声,内心十分痛苦,但在邪恶的淫威之下没办法。

恶人们抢走朋友的很多东西,把我也绑架到商业街派出所,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抓我,但一直押着我不放。到下午三点左右时,恶人们把一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商业街派出所的监控室,逼着他指认他家的东西是我给的,我不抬头看监控,宋向军到审讯室揪着我的头发让我把脸扬起来。晚上五点多,恶警以我的摩托车没有正式发票为由,扣押了我的摩托车,并扣押了我车上的530多元钱。宋向军等人又有阴谋的放了我。

后来我开了正式发票,去找宋向军要回我的摩托车,第一次打电话没打通,第二次他说在济南开会,要几天才回来,我找其他人,其他人都说钥匙在宋向军手里。二十多天后,我去要我的摩托车并要我的530元钱,于彦要给我钱时,宋向军恶狠狠的说:钱不给她。于彦说是刘队让给的,宋向军听后即生气又无可奈何。

车要回后,有两个月我没骑,等我要骑车时,摩托车的电瓶一点电也没有,我推到修车的那一试,说电瓶没电了,充也充不上,就换了一块电瓶。新电瓶只用四、五天就没电了,我去找修车的,修车的以为电瓶质量不好,就给我又换了一块,四、五天后又没电了,换了四块。修车的说你这个车不对,怎么就象哪儿漏电。我说我把车放这,你好好给修一修。等我再去骑车时,我问修车的好了吗?修车的告诉好了。我问是怎么回事,修车人说:“我顺着线路找到大灯的地方,那里有个GPS的东西接到线路上,我把线掐断,你骑着试一试,应该是它的问题。这样车子再也没问题了。”这个GPS是警察偷偷安在我车上企图监控我。

这是安装在车上的监控器“GPS自由路”
这是安装在车上的监控器“GPS自由路”

在我骑车搬家时,我在新租住的房子大门口不远处,看到宋向军开着“鲁K62000”的黑色桑塔纳轿车,那个路段很少有车,路面较窄,小车可以同时对开,两辆大一点的车还不能对开。当我和宋向军相遇时,宋向军急忙低头看他的车里面,怕暴露他在跟踪我。

八月二日,我到一服装厂上班,我刚去上班,宋向军等人就跟踪去了,老板有些担心。八月七日,我听说乳山利群商场招收导购员,我早上七点半就到了利群商场门口,商场八点开门,不一会儿我就看见宋向军的车停在利群商场对面的悦亨化妆品店门前。开门后,我就到商场询问一部门经理用不用人,经理告诉说,他们部门暂不用人。这位经理又帮我问一下其它部门用不用人。我从利群商场出来,看见宋向军在悦亨化妆品店里面的西南角探着头,偷偷的看我。我前脚走,宋向军就到利群的监控室调取监控录像,通过监控录像,宋向军找到那位经理,要那位经理说出怎么认识我的,并要那位经理提供我的电话号码。当时那位经理很害怕。本来人家是想做件好事,恶人就是不让你做好人。

停在悦亨化妆洗涤精品店门口的,右边那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就是宋向军开的。
停在悦亨化妆洗涤精品店门口的,右边那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就是宋向军开的。

后来宋向军等人经常出现在利群商场附近。在我的车放在那维修时,有一次我坐公共车上班,宋向军又贼头贼脑的开着车跟踪。摩托车的监控拆掉后,他们又监控我的电话,十月十七日下午两点多,我将手机的电池取下后,他们监控不着我,就到利群商场门口看我什么时候去上班。

十月上旬,我因上班路远,想换个住地方,当我打电话告诉房东后,十月六日下午两点半下班回家,一看里面的门有人动过,外面的门是老式的,从中间往上是花格,正好也没纱网,手可以伸进去,里面的门锁坏了。七日晚上近十点我回家发现外面的门有人开过,因为我每次出门都是推上门后,再用钥匙锁两道,这次回去一下就开了,第二天早上,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门锁有一个地方铜的颜色有点发亮,八号下午两点半,下班回家门又出现七日晚上那个情况,电脑有人动过,其它东西没发现异样。

因为上述的情况,我生活在惶恐之中没有一点安全感,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时刻处在一种被监控之下。我所承受的巨大心理压力可想而知,从四月到现在,特别是后来这几个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苍老了近十岁。

当我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周围的朋友、邻居、同事时,他们都不相信,后来我把监控器的照片给他们看时,他们都很气愤地说:去告他。

综上所述,是谁在扰乱社会秩序,是谁在破坏社会稳定,是谁在践踏法律,我想稍有头脑的人都能分辨的了。是谁在破坏国家法律实施,这个罪还得懂法律的人才明白。

当我们被迫害后,我们把我们被迫害的情况曝光在海外网站时,当然我们更想发到国内的网站上,可是那根本就不可能。国内网站都被中共控制着,根本不可能为老百姓说话,更不可能为他们所打压的群体说话。他们就以我们上非法网站的罪名抓捕,关押,判刑等迫害。

善良的朋友,请您张开您善良智慧的双眼,明辨是非、善恶,选择正义与光明,顺天意而行,您才会拥有未来与幸福。如果人连起码的正邪、善恶都分不清,选择与邪恶为伍,这样的人还不可怕吗?人就危险了,老天真的会淘汰这样的人。其实神只要你在善与恶,正与邪中做出选择,就这样简单。

乳山公安局:
刁波 党委书记、局长 15588336666
王广跃 副书记、政委 15588336999
张书松 副书记、副局长 15588336777
高京波 委员、副局长 15588336333
王炜 副局长、交警大队 15588336888
刘建国 副局长 15588336222
宋吉宝 副局长 6669388 15588352777 13906309317
姜言强 副局 6660958 15588336555 13506301193
黄平 副政委 66660111 15588336789 13906319782
刘明禄 纪委书记 6663899 15588352666 13506309666
王欣林 刑侦副大队长 15588352999 13963190222
迟炳才 政工室主任 6659481 15588336111 13606310441
杨刚强 治安大队长 6659589 18663162177 13806310844

乳山国保队副队长迫害冯夕兰的恶人宋向军
乳山国保队副队长迫害冯夕兰的恶人宋向军 手机13869080989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