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我们师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法轮大法使我脱离苦海

我是我家兄弟姐妹中体格最差的一个,据我母亲说,我从小很软气,断奶又早,因为妹妹比我小一岁多,家里又穷,玉米粥为主食,所以到两周岁才学会走,头发又稀又黄。因此,常常生病,疾病缠身,如:腿疼、胃胀、胃炎、腰疼、神经衰弱、头痛、失眠、妇科病等等。常常吃药。病痛的折磨带来精神的痛苦,影响着生活,使我对人生失去信心。难道就这样无可奈何的,度过一生?这有什么意义?常常萌发轻生的念头。

直到一九九七年,我三十六岁,去邻居家串门,她看我面色不好,她说,你炼功吧,我说,我不炼,孩子还小,没时间。她说,你看看这本书吧。我一翻,书中讲的真好,我的双眼真的离不开了,一页一页目不转睛的、全身关注的看啊看。一直看到该睡了,还不想放。人家说你拿回家看吧。我如获至宝,三天把《转法轮》看了一遍。

我感到这就是我要找的。我立即表示我要学功,我要修炼,我要走返本归真之路。我随即请了《转法轮》,天天集体学法炼功。后来,不知不觉的想起我所有病不知啥时不治而愈了,而学法时间才三个月。真是神了,我们的师父真不是一般的人,真的伟大。用什么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激。我终于找到了希望,找到了生命的归宿,你想脱离苦海吗?你想幸福吗?法轮功帮我做到了。

大家庭中行善解冤怨

我的婚姻是失败和不幸的,我刚進家门,白手起家,所以老公公好象根本不把我当家人,又看我好欺负,一人住着五间大北房,而我们却住着两间东房。第二年就分家,什么都不管我们,在一个院住,难免产生矛盾,我强忍着,我从小没有学会吵架、骂人的本事。只是含泪而忍,而老公公一有事就到大儿子家诉说,大伯嫂也是是非之人,不会添好话的。

后来,由于我们辛勤劳动,生活得到了改善。老公公又和他大儿子家产生了矛盾,又在我们面前说他们的坏话,还说,人家受不得他管我们。多少年来,总是这样翻来覆去的,挑拨离间,你想全家能和睦吗?能安宁吗?互相之间能不妒嫉吗?我再痛苦,只是以泪洗面,晚上失眠的厉害。

我不愿给父母增添烦恼,不忍心让父母再为我担心受累,无论如何我要把孩子养大成人,我抱着这一念艰难的向前熬,我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孩子那天真可爱的笑脸。

在我忍无可忍时,我决定把老公公撵到他大儿子家去。而此时,我幸得宝书《转法轮》,大法的法理把我胸中燃起的怒火扑灭了,邪念打消了。我要以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人活着就是业力轮报,一切烦恼、不如意,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要想幸福必须还业积德行善,所以人生在世行善是根本。

师父要求我们遇事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与人为善,何况我们的亲人呢。所以我要以法为师,在这个不好的复杂环境中,在矛盾中向内找,守心性,摆正与家人的关系,从中树立大法弟子的形像。我不念旧恶,用正念与祥和的心态善待他们,正常的礼尚往来,不搬弄是非,不做亏心事,心胸坦荡,放淡名利情。两个侄子买房子,我们都资助,并对侄媳妇说,你们装修房子我们给装,不要钱,她开心的笑了。

一次,丈夫带老公公到医院去看病输液,花了二百块钱,丈夫心里不平衡,两个儿子,为啥光花我们的钱?我说:我们是炼功人,只能对别人好,孝敬老人,那是应尽的义务,他不说话了。

还有一次,大伯哥和丈夫说,老公公把村里发的面粉给了二姑姐,不管是真是假,我没放在心上,我很坦然的对丈夫说,要修大法,就要放下利益之心,不和别人计较得失,吃亏是福。其实,我们一点都没吃亏,你看我修大法,没有病,得省多少医药费,你看二姐,我叫她炼功,她不炼,缠手的类风湿,害得她不能用凉水、不能洗衣服,整日抱着药罐子,人家多苦啊,为一袋面,还和人家争啊?再说了,尽管你父亲偏向二姐,有病了还是拖累我们,二姐也总算是他的精神支柱吧。丈夫明白了,笑了,大法的位置在他的心目中提升了。

“我们师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师父!”

师父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是千真万确的真理。通过在大法中修炼,随着自己心性的升华,对名利情的看淡,再看淡,家庭环境大改变,老人生病了,兄弟两人齐心协力照管,妯娌之间相敬如宾,也听不到闲话了,老公公也不挑拨是非了,曾含着泪向我道歉说:唉,我心瞎,眼也瞎。

外甥子们都相信大法好,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给我说,都三退了。大外甥说:舅妈,你比俺娘脾气好,总是乐呵呵的,特精神开朗,这么多年不差样,越活越年轻。我说,我若不修大法,绝对听不到你对我这么高的评价,你娘要修大法,也会改变的。

我痛苦、委屈、强忍的泪水消失了,被对师父、对大法、对同修感激的泪水所代替。每当我想起师父,写修炼体会时,就会泪水涟涟,一边写一边擦眼泪,因为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唯有精進报师恩。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们师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