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次破除旧势力迫害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二年四月份上旬,邪恶头子周永康流窜到本市,并疯狂的抓人。一天,与两名同修在外面面对面讲真相时,被便衣特务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很快的向内找,找到了自己被绑架的原因。

由于很长一段时间,面对面讲真相越做越顺手,越做越大(主要是面对面发神韵光盘及翻墙小光盘),竟忘了修自己。居然飘飘然了,瞧不起别人的心、高高在上的心、干事心、显示心、争斗心、虚荣心、怕心、怨恨心等等人心都上来了。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忙的简直很少学法,即使学也没有入心,发正念经常倒掌。

找到这些人心之后,真实体会到修炼是何等的严肃,心里很难过。但心里马上意识到:即使我修的有漏,你邪恶也不配迫害我,我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而且有我们伟大的师尊李洪志师父管我,任何生命都不配管,谁迫害谁是罪,谁立即遭报。想到这里,请师父给弟子加持,正神护法,然后给警察讲真相。当时感觉另外空间邪恶很多,操纵警察都不听真相,不但不听,态度都不好,其中一名警察被邪恶操纵,大声吼叫,要我报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我不配合。结果几拳头打在我大脑上,但我不觉得疼,知道是师父在替我承受,意识到赶紧请师尊加持,彻底解体我所在派出所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及共产邪灵。不断的加强正念。

在发正念的过程中,看见警察查看我手机及电话本,于是发一念,让他们什么都查不到,结果他们从上午十一点钟查到下午四点钟,什么都没查到。但邪恶最终不死心,以“无名氏”非法拘留我十五天。

到下午五、六点钟时,丈夫与一名同修来要人,同时丈夫把我守了一天的姓名给报了。当时我很泄气,人的心都出来了,怨丈夫不该把我的姓名告诉警察,正念也没了。丈夫与同修要人,甲警察说:“你们来迟了,她不报姓名,以‘无名氏’一样的判她拘留十五天。”无论同修与丈夫怎么样要人都没用,因为我那时都泄气了,已没有正念了。只听甲警察说:“你们放心,到拘留所十五天,就回家。”当时,我抱着侥幸的心理,消极的上了警车,心里想着,让拘留所不收。可是到了拘留所还是以“无名氏”把我收下了。这一下就更泄气了,警察叫签字就签字,叫换衣服就换衣服。然后上三楼指定房间。

到了房间,看见满屋的人都睡着了,那时估计是深夜十一点多钟。我也没用睡意,思前想后向内找,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到底在哪里被邪恶钻了空子。回想在派出所时的一思一念,为什么泄气,这样找下去,终于找到了我不报姓名的基点不对。因为家里半身不遂的婆婆要我照顾,如果报了姓名,会把我送拘留所或洗脑班,婆婆就没有人照顾。原来是这不正的基点被邪恶钻了空子。恨自己修的不扎实,没学好法,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痛定思痛之后,师尊的法打入大脑:“一个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因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那么人在修炼过程中就一定会犯错,就一定有过不好的关,当然也有犯大错的。关键是认识到了能不能有决心去掉它。有决心走出来这才是修炼,这就是修炼。”[1] 师尊的这段法点醒了我:不能再陷在泄气当中不能自拔,一定要振作起来,没做好从现在开始再做好。

望着眼前这么多熟睡的众生,心里酸酸的。一念打入大脑:我来这里是来救众生的,不是来受迫害的。平时还没机会到这里来,今天被请到这里来了,也是难得的机会,正好解体这里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众生的邪恶,救度这里有缘的众生。想到这里,先前那些泄气的情绪,一下全消掉了,而且正念很强,并请师尊加持弟子,正念正行,做好我在这里该做好的一切。

第二天早晨大约四点多钟,正准备起床看看动静,这时一名管姓普犯(警察安排二十四小时监视房间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走过来,小声问我:“你是法轮功吗?”我笑着回答:“是。”她说:“你炼功啊。”心里一阵惊喜:一定是师尊利用她鼓励我在这里做好三件事。于是赶紧洗漱,炼起了五套功法。天亮后,房间的每个人都惊奇:法轮功都炼到这里来了。看到大家都惊奇的看着我,于是跟大家讲了法轮功的真相,我为什么被抓,讲江魔头与中共恶党是怎样迫害法轮功,最后还跟大家劝三退。

那几天,邪恶疯狂的抓人,不管什么人都抓,吸毒、卖淫、赌博、打牌、小偷等等。每天全市各地区几乎要送几十人,有时甚至上百人到此拘留所,每个房间都爆满,晚上床上睡不下,在地上打地铺。我的房间是严管,一般人到不了这个房间。看到这么多众生,心里动了一念:请师尊加持,把有缘人都调到这个房间,得救的人就赶紧调走。后来每天有调進来的,得救的人也调走了。这给我加强了救人的信心,每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三、四个小时外,其余的时间就是高密度发正念、背法、讲真相。在这过程中,伟大的师尊慈悲众生,让众生真实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天中午,患有糖尿病的六十五岁的戴婆婆居然发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看见躺在床上呻吟的婆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怎么办呢?有人建议:管姓普犯赶紧报告,赶紧,不然出了人命要负责任。于是管姓普犯按铃报告警察,说明情况。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不见警察来,于是大家又都急了,又让管犯按铃报告,一连按了几次,也没人回应。

婆婆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大,大家见警察没来,又催管姓普犯按铃,这一按不要紧,警察破口大骂:“你们这一屋人都帮着瞎哄什么(因为有监控)?什么病人我们没见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大家见警察这一阵吼骂,谁都不敢再说话了。这时,我大脑冒出一个念头:证实法的时候到了。于是小声对婆婆说:“婆婆,您还是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干部’都不管你了,您就赶紧念吧。”婆婆痛苦的呻吟着,没有回答我。就这样婆婆痛苦的折腾了一下午。

晚饭时间到了(正好晚上六点),大家都抢着去打饭。我坐在床上双盘开始发六点的正念(我的床与婆婆的床紧挨着),正好对着她发正念,半小时过去了,发完后,婆婆的呻吟声也停了。我轻声问:“婆婆,您好点了吗?我去帮你打点饭来。”她说:“好”。

一会儿饭打来了,婆婆也起来了,大家都惊奇:“婆婆,你好了吗?”婆婆这时边吃饭,边望着我问:“刚才是不是你帮我发功了,感觉有一阵凉悠悠的东西在我身体上悠来悠去,很舒服,现在我完全好了。”我笑着对她说:“刚才我是在发正念,是我们师父慈悲你,你受益啦。”婆婆还说:“你叫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断的念。”这时房间里一下炸开了锅,有的人说:“法轮功真神奇。”有的说:“我腰痛,你也来帮我发发功。”那个说:“我这里痛,你也帮帮我。”也有的人说:“婆婆是老实人,不会骗人,这肯定是真的……”有的人还不知是哪几个字,要我告诉她,一时不知道回答谁好。

我看着大家见证大法的神奇,都盼着得救,我让大家都静下来,说:“我们法轮功修炼人不治病,我也治不了病,只要你们真心相信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劝你们退出邪党组织,就会受益,就会得福报,那才是你们生命的永远保障……”于是大家拿来笔和纸,要求我把这几个字写在纸上,一人一份,并齐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此时此刻,那镜头,那哪是在拘留所,无法用言语形容众生的喜悦,那一刻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感激伟大的师尊对众生的慈悲救度。那一刻众生都忘了是在拘留所,无所顾忌,也没有人来干扰,尽情分享快乐,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而后,我又给大家讲了许多真相,直到晚上九点多钟,大家才慢慢各自休息了。

在这十五天里,我本着大法弟子的风范,处处为别人着想,刚進来,很多人心情不好,我用大法的法理劝导,使其明白做人的道理;有人病重不能自理,我主动帮她洗漱;有人上了重刑,脚手全都铐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喝,我主动帮她洗漱、喂饭、喂水,甚至端大小便。我的一举一动感动了那里的人,都发自内心的说:法轮功真好!除了一个理智不清的人之外,只要与我有缘的都做了三退。

十五天过去了,出来的前一天,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心里有点不稳,向内找,潜意识中有怕又被邪恶送洗脑班的想法,但是马上否定,不承认。可是第二天,心里还是不稳,就在我下楼看到甲警察和另一名司机警察后,我什么都明白了,反而心里很稳了,邪恶又要把我送洗脑班。

甲警察看见我后说:“来,坐一会儿。”我没有坐,反问他:“怎么又是你们俩来了,说好了十五天后,我丈夫来接我的,你们说话专骗人,我今天决不上你们的车。”甲警察笑着说:“抓你、判你又不是我说了算,我们只是执行工作,送你再去‘学习班’(洗脑班)”。这时我心里决心已定:今天都豁出去了,一切都交给师父,坚决不配合,决不上邪恶的车。

两名警察过来就拉我上车。这时我一下坐在地上,双盘打坐,决不配合。他们折腾了半天,费了好大劲,才我把抬到车上去了。于是,警车开出了拘留所的大门。看见好多同修都在外面,但我坐在车里,同修看不见,我于是拍车窗户,丈夫的弟弟看见我,于是拦在警车前,这时丈夫也赶过来了,兄弟俩拦在警车前,但还是没有拦住,警车还是开走了。

看到这一切,我并没有泄气,心想有师在,有法在。继续跟两名警察讲真相,我问甲警察是否是党员,他说是,我说:“你赶紧从心里退出来保平安,现在有一亿多人都退了,包括你们这些公检法司部门,好多警察也都退了,都在给自己留后路……”

我还没说完,甲警察打断我的话说:“你看你这个人到这时还要跟我讲这些,劳教你不为多。”我说:“是啊!你说我到底为什么,你们把我送拘留所关了十五天,还不甘心,还要把我往洗脑班送,你说我到底为什么?到现在我并不恨你,而是还要给你讲真相,劝你们退出邪党组织,从而得救,不都是为你们的生命着想吗?而你们俩今天还在助纣为虐。”

甲警察说:“抓你、判你又不是我,我只执行公务,这是我的工作。”我说:“你知道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害死了多少人,到后来,给死者平反,杀一批警察了事。那么你今天虽然没抓我、判我,但你现在不在其中吗?你能说你没有参与吗?你们今天如果让我回家,你们也是将功补过,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这时,甲警察说:“好了不说了,我都知道,只是今天不能放你,但我也可以做件好事,等会儿,我把手机给你与你丈夫联系。”“好,”我说:“说话要算数”。这时,甲警察突然问我:“你是不是有高血压,看你脸通红。”听了这话,我一惊,当时并没有不适的感觉,这话不是他说的,一定是慈悲的师尊借他的口点醒我,我没有回答他,默默的发着正念,否定这一切,否定邪恶强加给我的迫害,请师尊给弟子加持:让我血压高,洗脑班不收。

警车一路往洗脑班的方向开着,不一会到了洗脑班门口,这时甲警察拿出手机给我,很快拨通丈夫的手机,告诉他警察已把我送到洗脑班了。说话的同时,我的身体突然不舒服,全身无力,脸通红,而且上气不接下气,同时警车已進入洗脑班院内。车停了,甲警察说:“下车了。”这时,我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我不能下车,全身不能动。”甲警察说:“怎么高血压发了,来,慢慢的下。”我靠着一动不动,不想回答,但我心里决心已定,决不配合,决不下车。

这时,洗脑班有几个女人走近车旁,一女人上车问我:“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我没有回答她,心里发出一念:谁都不配问。过一会儿,那女人不吱声的走了。我很清楚自己此时的状态时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演化出来的假相。当想到自己没做好,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是师尊在帮我闯关,今天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一定从这里走出去。

想到这里,眼泪不自觉的哗哗的流,并失声痛哭,在哭的过程中,正念越来越强,并不断的请师尊加持,请正神护法,全盘否定邪恶强加给我的迫害,即使我修的有漏,谁也不配迫害我,我有伟大的师尊管我,谁迫害谁是罪,谁立即遭报。

一会儿,甲警察过来了,看见我脸通红,不知脸上是泪水还是汗水,见我难受的样子,看得出他有点难过,这时我要求他把手机给我与丈夫联系,他什么也没说,把手机给我。电话打通后,知道丈夫和弟弟已到洗脑班门外,我告诉丈夫,现在我身体非常不舒服,赶紧向甲警察要人,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他们负责。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有撞洗脑班铁门的声音,丈夫和弟弟在外面大声吼叫,要甲警察立即放人,出了人命一定要他们负责。这时甲警察也慌了,赶紧回答:“你们不要闹,等一会,现在,我就给六一零打电话联系,反映情况。”这时,我不断的请师尊加持,彻底解体本地区六一零背后操纵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及共产邪灵。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甲警察拿着手机给我,叫我跟丈夫联系,叫丈夫到派出所接我。我一听这话,知道是邪恶又想耍花招,心里想哪都不去,今天就从这里走出去。

接过电话,并没有按照甲警察的话讲,而是告诉丈夫:加大力度要人,不能松懈。把甲警察急的什么都不说。这时,听见丈夫和弟弟比先前的声音更大、更有理有据告诉甲警察:“我们家人是好生生的人,被你们抓来的,今天要出了人命,就找你甲警察,谁都不找,就找你……”

甲警察没办法,只好又打电话给六一零:“你们赶快做决定,这个法轮功不行了,这里的医生都不敢看她的病(指洗脑班),如果她死在这里,我们决不负责任。”

大约过了几分钟,甲警察和司机走近警车旁,对我说:“下来吧,可以回家了。”我说:“你们过来扶我出去。”其实,先前身体不舒服的假相早都没了,心里明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珍惜弟子,不愿让弟子多承受一点痛苦。

就这样,经历了将近一小时的一场正邪大战,在另外空间肯定是惊天动地。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加持下,在众正神的帮助下,在弟子强大的正念作用下,在外面的同修正念的加持下,在丈夫与弟弟的积极配合下,我才得以顺利闯出洗脑班,也见证了整体配合的力量。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走出死关》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