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回归的路上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实际的修炼中,我们时时都面临着选择。而人的习惯性思维却经常在此时起作用,如果修炼的人一不谨慎选择了“人”念,那就是人,受人理的制约,麻烦也随之而来;如果我们选择了正念,那我们的路会越走越宽,因为万事万物必须为正法这件事让路。所以就看我们是否动正念,选择是否正确。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下面我将这一年来的修炼心得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同时与广大的同修分享,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平衡好家庭,证实法的路更顺畅

我家是三代同堂的五口之家,但是房子却很小。公婆是很爱唠叨的人,一点小事都要弄个究竟,经常是为了一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情叫嚷着吵的不可开交;在家里谈论任何事情都可着嗓门喊,好象要打架似的,楼上楼下的人都说“你们家没有秘密”。而且公公耳背,看电视时声音放的很大。而我呢,是一个非常喜欢静的人,同时觉得家人的大嗓门让我很没面子,所以从内心总感叹我和这个家格格不入。我和丈夫抱怨:“你们家都成了这儿的公害。”

在前几次的法会中我都谈到了我的家庭,我是如何过家庭关的,那时的我都是在和家人的矛盾出现了之后才向内找,修的很被动,好象是出了矛盾,为了化解矛盾才向内找。

在这一年的实修中,通过切实的学法,悟法,更加了然修炼人与常人之间的关系,包括和家庭的关系。我们从遥远的宇宙中来,人体是我们的载体,只有拥有人体才能修炼,而我们的家庭是我们在人间暂时的港湾,我们和家人只不过是在宇宙正法的大戏中,暂时扮演了一个“亲人”的角色,而我们真实的身份是“助师正法”的法徒。关键是我们要把自己置身于真正的修炼者的位置上,而不是“亲人”的角色,真正摆正修炼者与人的关系。

现在只要我在家里,时时事事向内找,主动的帮助婆婆料理家务,之后再学法,发正念,而不是原来的做法:我在做证实法的事,你必须配合我。现在婆婆已走入了大法中,我经常是和同修在一起协调一些事情,而婆婆承担了几乎是家里的所有家务。我经常是早上学法后,一走就是一天,甚至有时我中午在家吃饭都被家人认为是“不正常”的事了。

主动同化法,时时向内找,真正慈悲的对待家人,使我家里的环境成了配合证实法的环境,使得我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上更顺畅。

向内找,在与同修的配合中修炼

1,修去怨恨,化解矛盾

我和当地的甲同修经常和外地的乙同修合作一些项目,乙同修的娘家是我们市的人。一天,甲同修去车站送乙同修,回来告诉我:“乙让我告诉你,以后修口,作为一个协调人不修口到处乱说,她说她们家的事就是你说出去的。”我一听就急了,说;“她咋知道是我说的,她听到我说了?我去哪都是咱俩在一起,你听我说过东家长西家短吗?”甲说:“没有。”当时对于乙同修的断言真是愤愤不平。后来法理点悟我,有怨恨心,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不如愿的事情心里还是愤愤不平,不能做到修炼人的“不动”,没能达到遇到什么事情都乐呵呵的不在乎那种境界,不能真正做到修炼人的无怨无恨。

一天,乙同修回来找我的同学同修丁做一个项目。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和丁几乎是天天见面。第二天丁和我说:“乙说你有漏,和甲在搞垄断,不让别人参与项目,在抢威德,这种私心很危险。”她的口气好象是我和甲同修真的在“抢威德”,真的“很危险”了。这一次我比上次更加气愤,情绪低落到极点,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任何同修都不愿见。

那时,曾经对我说“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很踏实”的丁同修怕心重,乙的话无形中在我和丁同修之间造成了很大的间隔,她也认为我就是自私的。后来丁对我说:“那时我真的觉得你很危险了(会因私心而导致被迫害)。”因为乙的话,我和丁几次吵的面红耳赤了,还好,我俩都意识到了我们的空间有了不好的物质,因为那时我们正在协调揭露当地邪恶的各个项目,是邪恶的因素在起干扰的作用。我和丁各自都闷在自己的家里整整学了一天法,到正点发正念,同时切实向内找,自己到底有什么样的执着没放下。第二天我和丁的隔阂荡然无存。

而一想到乙说的话,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因为乙在外地,并不知道我们当地的具体情况。而她的话让我非常的消极,在证实法的事情上总是提不起精神,好象发正念都清除不了那种消极的物质,功能打不出去,有一种潜意识是:“我什么都不做了,我就修我自己的,爱咋地就咋地。”在想这些的时候也知道任何的事情其实都是在修自己,你并没有给任何人做任何事情,可就是提不起精神。后来一个在信箱里和我配合的同修来了,她说在我给她的信中感受到了我内心的彷徨和无助的信息。她说我“你一气之下什么都不做了,这是在违约!”她的到来带给我正念,我看到了内心中那个怨,同时还有恨,更有委屈,我入心学法,高密度发正念,在法中破解生命中带的这些不好的因素。

现在我和乙同修及其他同修配合的都很好,在证实法的路上都在走自己的路。同时我也切身的体会到,现在我们说出的话都是有能量的,真的不能说不好的话,否则可能会无意中伤害同修,造成不好的影响。

2,修去不让人说的心

一天,我和甲同修到另一同修家去送真相币,正要走时,这个同修说:“你们看哪个地方需要钱……”下文还没说完,我就竖起耳朵听,因为正有一个项目需要资金。“需要的话你们就吱声。”这个同修的话刚说完,我就说:“哎呀,正好有地方需要钱呢,出多少?”男同修脸一红,就从我们刚给他的钱中往外抽了二千元,女同修却说:“你哪有那么多钱吗?”我看着女同修开玩笑的说:“难道你不愿掏钱吗?”回来的路上,甲同修阴沉着脸,几乎是“吼”道:“你知道他家多困难吗?你还收他的钱,女的被迫害的没了工资,还要供一个大学生,男同修还要管他的侄女上学,他的哥哥去世了。你的嘴太快了!”我也大声的辩解道:“那是他自己愿意出的。”说这话的同时我就知道自己其实是在辩解。甲同修说,那是那个同修能从别的同修那能协调资金,并不是他自己出钱,你硬要让他掏出二千元。我和甲同修在马路上为此事吵的很激烈,似乎出现了很大的隔阂。

本来是好事,怎么出现了这种结果呢?虽然我的心里很不舒服,很难受,甚至想起甲同修那刺激人的语言自己还委屈的掉泪,我还是努力审视自己的内心,看自己到底是哪种人心在作怪。我发现自己有不让人说的心,觉得被同修说了很没面子,听到不同的意见就不假思索的顶回去再找理由狡辩,同时还有虚荣心,也暴露出了嫉妒心,觉得甲同修比自己年龄小,在这件事情上他做的是百分百的正确;自己为了达到做成某件事的目地,语言上有夸大的成份,有人的狡猾和耍技巧,用语言刺激别人快点配合自己做完这件事,怕耽误时间,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有急躁心,想赶紧办完事情就轻松了。正好第二天有同修拿来了一笔资金,足够那个缺钱的项目用了。我就给同修送回了那二千元。

在修炼的路上,任何事情都有修炼的因素存在,仅仅是一件小事,就让我暴露出了如此多的执着。甲同修也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好,我们都静静的学法,高密度发正念,去除了人心,消除了隔阂,心境也随之非常的慈悲和祥和。

3,要正念,不要人心

在日常的生活中,我时常在心中叮嘱自己:要正念,不要人心。时时在人念与正念中做出正确的选择:要正念,不要人心。

比如,当地有母女同修被恶警绑架,还被定为当地的所谓“大案”。为了及时了解被迫害同修的情况和案情的進展情况,必须与被绑架的同修的家人及时沟通才行。有同修说:“你别去她家了,她家有蹲坑。”当时自己也考虑过这个因素,但是考虑到我们在正法中的责任和使命,“自己”好象没有了,完全是神的正念,我一路念着“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去了同修家。到了同修家,看到同修的家人因为家人的被迫害身心承受着极大的痛苦,正渴望其他同修来相会交流。我们及时掌握了邪恶之徒的恶行和同修被迫害情况,及时通知了当地的同修,并同时向明慧网发出有关报道,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在实际的修炼中,我们时时都面临着选择。而人的习惯性思维却经常在此时起作用,如果修炼的人一不谨慎选择了“人”念,那就是人,受人理的制约,麻烦也随之而来;如果我们选择了正念,那我们的路会越走越宽,因为万事万物必须为正法这件事让路。所以就看我们是否动正念,选择是否正确。

三、结语

在“人”的世界中,我们要真正的明白:我们真的是身在世中,念在方外的修炼者,我们从遥远的不同的大穹走来,我们真正的家园不在人间。现在,是我们启程回家的时刻了,现在,是我们同化宇宙大法,实现生命伟大回归的时刻了。

任何环境任何事情都是因为自己走在修炼的路上而出现的。我时时向内找,抓住这千载难逢的使自己的生命本质升华的绝佳机缘,修正自己的一切不正。这是特殊的历史时期,师尊亲传宇宙大法,重整宇宙新秩序。我深深的知道我是宇宙中的幸运儿,赶上了伟大的正法时期。在修炼的路上,我丢弃的只是不好的心对应的是不被新宇宙的法理所认可的败物,而同时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相应最好的;我付出的只是不同的人心对应着的不同的业力,而师尊却给了我伟大的殊荣与圣洁。说不清师尊的慈悲苦度,只有无条件的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以回报师恩。

最后以《师恩颂》与大家共勉:

回想起您传法的日日夜夜,
泪水啊 再一次洒满胸前。

有谁能知道您的心酸,
有谁能知道您的艰难。
看那金色的法轮,
出现在那美丽的彩云间。
慈悲的您
知道众生在期盼,
期盼着
大法降临人间。
回想着 您多年的正法路,
泪水啊 再一次洒满胸前。
有谁能知道您付出的心血,
有谁能知道您承受的一切。
看那金色的法船,
满载着众生驰向彼岸,
是您力挽狂澜
救度众生在坏灭的瞬间。

让我们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在回归的路上勇猛精進!合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