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高校教师劝老同事退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高校教师,曾担任邪党书记多年,和老伴都修炼十多年了。我的同事王老师,今年七十多岁,老教授,邪党老党员,四十多年党龄,一贯忠于邪党,思想左倾;人很善良。

本文概述了我给这位老教授、老党员讲真相退党的过程。有些琐碎,但都是事实。其中有经验,也有不足和遗憾,都毫不保留的捧给同修,目地是与同修们交流,为给知识分子讲真相提供借鉴,共同把给知识分子讲真相这件事情做好。至于我们,在这件事上做的还差的很远很远,其他方面特别在向内找修心性方面还有很多的不足。

——本文作者

* * * * * * *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高校教师,曾担任邪党书记多年,和老伴都修炼十多年了。我的同事王老师,今年七十多岁,老教授,邪党老党员,四十多年党龄,一贯忠于邪党,思想左倾;人很善良,由于家庭的熏染,相信神灵;一生坎坷,婚姻不幸,独自一人把儿女们养大,都在外地成家立业;一生吃了很多苦,老来落下严重的腰椎病,长期一人独处,退休后也常来往于儿女家,人很坚强。

我同情她,但以往多是工作上的接触,私人交往不多。给她讲真相劝退党,她由开始的不相信、不退,渐渐的亲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信了;由对大法一大堆的疑问和不同意见,渐渐的开始看师父讲法录像,学功了;由对邪党十分忠诚,渐渐的开始动摇,认清了邪党的真面目。今年四月的一天,她非常爽快的退出了邪党,并把她的退党化名牢牢的记在心里。前后近四年,真相讲了都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记的第一次给她讲真相,是她来家看我。我给她讲了大法好,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宣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她说她信神,哪路神仙她都不敢得罪,当然也不敢认为大法师父不好,但她经常念“阿弥陀佛”。意思是她有阿弥陀佛看护,不用念“九字吉言”。

谈话進行了一个钟头,她起身告辞,活动活动腰身,自言自语说:奇怪!坐了这么长时间,腰怎么没疼?原来她腰椎病严重,只能坐高椅子,坐低了起不来;而且只能坐一小会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疼痛难忍。我告诉她:因为我们炼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正法修炼的能量场就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用佛家的话说,叫“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她将信将疑,但很高兴的走了。

第二次来我家,坐着说话,不知不觉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腰还没疼。第三次时间更长,腰还不疼。回到她家腰就疼,到我家就不疼。一来二去,她信了,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但同时也念“阿弥陀佛”。她看我罹患最要命的危险病症,不吃药不打针也不去医院,却出人意料的恢复的很快,她很佩服我的坚强与信念,就想探究缘由。我给她讲了从大法中认识到的关于疾病的理及修炼后祛病健身有奇效的事例,还讲了对人生意义的看法。我告诉她:人生生世世受苦受难都是为了今天得这个法,你一生吃了那么多苦,与大法擦肩而过太不划算了。她表示想深入了解大法,接过师父的《广州讲法》光碟,高高兴兴的回家听去了。

听完《广州讲法》后,她来了,说法很好,同时又提了一大堆问题,有些提的很高。我们都根据自己对法的理解耐心作了解答,和她一起探讨。她说师父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什么也不是”。我知道,她是被自己一生所掌握的知识束缚住了,还不能完全理解并接受高层次的法理,我没有解释争辩,也没有接她的话茬深入谈。就我的亲身体会,这是知识分子得法的一大障碍,一时半会儿是辨不清的,强辩还可能阻挡她進一步了解大法。但她明确表示:想学功。接下来两天,教了她五套功法,给了她师父的教功光碟,回家学炼去了。

五套功法刚炼熟不几天,邪恶的六一零搞手机群发短信,诬蔑大法,煽动民众检举揭发大法修炼者。她害怕了,不敢炼了,问我怎么回事儿,以为政府都不追究了,怎么又来事儿了?这次,我们给她系统的讲了邪党迫害大法的真相,她也接过一些真相传单看了,看的很认真。我们劝她退党,她表示她得彻底搞明白才行。

此间,她曾不解的问我:你是党书记,怎么会相信有神论?我真实的做了解答。她又问:你是书记呀,怎么竟怀疑党的先進性?我如实告诉她:以前我对党的话从不过脑子思考,一切正确,不用思考,照办就是了。而第一次讲党课备课,我想搞清楚无产阶级最先進的原因,翻遍所有资料,都只有一个理由:因为无产阶级最贫穷,最一无所有,所以最先進。最一无所有就最先進吗?那么大街上那些睡街头、蓬头垢面、在垃圾箱里找食物吃的人,他们都比党更先進了?!都应该是领导阶级了?!显然是无稽之谈!此后我再翻看党的理论,发现好多都站不住脚,相反,倒是党经常批判的许多观点,诸如有神论、唯心主义等等,深入探究竟都是正确的。从此我得出一个结论:不能只听党说的,得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去判断,不然,就被党骗了。她思索着,频频点头。

又一次,我给她准备了一份很长的系统揭露中共罪恶的材料。她看后说:这些还都是事实。可是谁没有过错呢?××党也干了不少好事呀?我们告诉她,邪党的罪恶不是一般的坏事、错事,而是反人类、反宇宙的大罪。它破坏传统道德,打压人类的普世价值“真、善、忍”,非法抓捕关押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把他们致残致死,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让世人都远离真善忍,跟着它去搞假恶斗。人类的道德沦丧了,人类的末日也就到了。如此看来,邪党不只在毁灭中华民族,也是在毁灭整个人类呀!人类是上天神灵缔造的,中共却要毁灭人类,逆天叛道,天理不容呀!所以神要灭它。然后又讲了藏字石、有关预言和其它一些中共将亡的奇异现象,劝她赶快退出中共保全性命,不然,中共灭亡时会受连累做陪葬的。

她还没同意退党,却又提出一个问题:“法轮功是修佛的,大法师父是大佛、主佛。佛慈悲呀,普度众生,怎么还会灭人呢?”亏得有平时学法的基础,不然,要回答她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还真不容易。我告诉她:成住坏灭、循环往复是宇宙的法则。任何事物包括人类,到了道德沦丧无存的坏灭时期,就得灭亡,这是无法抗拒的规律。在人类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宇宙的主佛带着救人的法轮大法来了。凡是相信“真善忍好”的人就能平安度过劫难,否则就会在劫难中灭亡。然而江××却仗着中共及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谎言蒙骗、毒害世人,把中国以及世界几十亿人推進毁灭的深渊。中共这不是罪大恶极吗?所以普天的神佛都要灭它。尽管如此,神佛慈悲,还是一次次的给邪党及江××机会,希望其能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免遭灭顶之灾。可江××仰仗邪党的势力非要一意孤行,与天理神佛对抗到底。于是,大法师父为了挽救广大党员与被邪党谎言蒙骗的民众,才告诉大法弟子赶快向广大党员和民众讲真相,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党,以免为邪党做陪葬。

她明白了,可还没同意三退。她说她一生为党奋斗了四十多年,一下子要退出,感情上还真有点接受不了。救人多难哪!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可是再难也得救啊!她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一个宇宙天体,就代表着无计无量的宇宙众生!不救真不忍心啊!可是怎么救?耐心、慈悲、真诚、善心,也许是时机还不到吧。

王老师年事已高,一人独处,生活中有诸多不便是肯定的。我时常惦记着她,除了给她神韵光碟和真相资料外,也常关注她的身体健康,经常问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虽然她很坚强,一切都是自己解决,然而她对我们发自内心的关爱,对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却是亲身体验到了。有事无事,她都喜欢和我们交谈。

一次她来我家,诉说她心中对前夫那总也不能释怀的怨恨。她不明白:她一生善待他人,为什么命运对她如此不公?看得出,这次她远路探亲归来,忧郁了许多,也苍老了许多。我真的很心疼她。“大法能解心中忧”(《洪吟三》〈清醒〉)。她被邪党毒害,人生的苦难何时是个头啊。

话犹未尽,她有事走了,第二天又要出远门。我不忍心她痛苦不能自拔。她不能坚持学法,那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吧。我相信法理能帮她从自己心底的苦难中解脱出来,于是就给她写了一封长信。

信中,我告诉她人生业力轮报的法理:说透了,人生的苦乐,全在人的一念。念正苦会变成乐,反之乐也会变成苦。然后讲了两个故事。一位佛教亲友因车祸高位截肢,却很释然,认为是在还前世业债。还有一位同修的故事,同修的父亲为人亲和,人缘极好,可就是对他特别苛刻。他一直竭尽心力多方照顾父亲,可父亲对他非打即骂,从不改变,也从不领情。他百思不解。一天夜里,他做了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前世,发现他自己衣着华贵,非常高傲。而他那可怜的、颤巍巍的伏在地上给自己当上马凳的老仆,竟是自己这一世的父亲。他立即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对自己特别苛刻。从此,他不再怨恨父亲的无理,更加尽心照顾父亲。

我相信她完全能领会故事中所蕴含的深意。我接着开导她:前世的冤孽,我们不知道,只知道今生的苦难。苦难太深重时,就想不通,就更痛苦。看透了,欠债还债,无债一身轻,不就把苦变成乐了吗?您是个善良的人,一生吃了很多的苦,应该有个无忧的晚年,不该把一生的苦都原封不动的装在心里。粮食酿久了还会变成酒呢,苦酿久了也能变成乐的。人生的乐,就在您的一念中。

她看信后立即回信。说她读之再三,非常感动,且受益匪浅。她非常感谢我费时费力为她解开思想疙瘩。说她听懂了,理解了,明白了自己今生今世的苦与乐与前生前世的因果轮回关系,只有修炼自己、磨砺自己,才能自赎、才能解脱。还表示她会朝着这方面努力的。从此以后,她真的不再怨恨,不再抱怨命运的不公,变的快乐起来了。后来她告诉我:好友都说她是“阳光女孩”。她作诗回谢说,对她来说,秋霜刺骨也是歌。大法解除了她心中的忧怨,使她由一个忧郁的老人变成了一个“阳光女孩”。她感谢师父。我为她高兴。

她越来越喜欢与我们交流。无论什么事,心中的忧虑,家里的麻烦,身体上的病痛,儿女的困难,孙子的教育,社交圈内的困惑等等,都喜欢找我们询问探讨。说她很高兴有我们这样的可以无话不谈的挚友。

今年四月的一天,她从外地回来,接手处理一宗被骗走资金的案子,其中也有她自己的损失。与律师交涉,律师讲了许多公检法的黑幕,她闻所未闻。这时她才亲身体会到了邪党自上而下的邪恶及其对百姓的残害,彻底认清了邪党的真面目,不再留恋邪党。用她的话说:以前总以为××党对百姓还不错。这回算真正明白了,党的大小官员们分蛋糕,把大块小块的蛋糕块都拿走了,给咱的只是剩下的一个小蛋糕渣,咱还一直感恩戴德呢。我劝她退党,她很干脆的回答:退!我说:就用化名“天佑”退吧,你一生行善,敬天信佛,就请上天保佑你全家平安吧。她很高兴。临走,还回头对我说:“我叫天佑,啊?”我明白,她是叮嘱我记着给她办退党。看得出来,这一次,她走的格外高兴,格外轻松。因为她的那一面明白,捆绑住她四十多年的枷锁卸掉了,压在头上四十多年的大山彻底推翻了,她终于得救了。我也终于放下了这一颗心。

前不久北京暴雨成灾,我电话询问平安,祝她和儿女全家“吉人天佑”。她致谢后径直回答我:“我就是天佑”。这不就是她的退党大名吗。她竟时时在心里记着呢。她的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我感到这既是师父对弟子救人的鼓励,也是世人对退党自救的期盼啊。我忽然想起师父的话,“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什么是大法弟子》),我们能不加大救人的步伐吗。

她最近一次回来,只有一周时间。要处理官司的事,要看望老同学,要应学生的邀请,要与老朋友聚会,要拜访亲友等等。她一到家就打电话约见,第二天就来我家。说她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念“阿弥陀佛”了,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临走的前一天上,她在我家观看二零一二年神韵晚会,边看边听我们介绍,很受感动。尤其对歌词,我们告诉她神韵歌词都是师父写的。她当时就要把歌词抄录下来,我把早先打印好的歌词给了她一份,她很珍惜的装好,说带回去要好好看。这一次,她没坐高椅子,说腰已经好多了,坐沙发没事儿。在沙发上一直坐了三个多小时,腰真的一点没疼。虽然她还没有恢复学法炼功,但大法在她的心里已经深深的扎下根。

经过近四年的讲真相与真诚交往,王老师终于认清了中共邪党的真面目,完全接受了大法。不但自己三退了,还给她的同学介绍大法,送大法资料和神韵光盘。还把我们介绍给她的亲友和她社交圈内的人(当然是很注意安全的),还给儿女讲真相劝退。最近,她女儿三十九岁高龄分娩,医生告知风险很大,她就叫女儿、女婿每天都和她一起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顺利分娩,母子平安。她高兴的在第一时间给我们打电话,感谢师父和大法的保佑!

给知识分子讲真相很难,她要问一个又一个的为什么,思想稍微有一点点不通都绝不盲从。反过来说,她一旦思想通了,又很坚定,谁再用反面的观点去动摇她,她照样不会盲从,不会轻易改变。所以,这种难,也并不是坏事。

给知识分子讲真相,是很难,但是难中有乐,也很有意思。因为常常涉及一些深层次的法理。法学不好理就讲不透,理讲不透就不能服人。比如人生的意义呀,对生死的看法呀,好人为什么还遭难呀,坏人为啥还那么得意呀,佛教、道教为什么现在度不了人呀,人类的劫难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等等。所有这些问题,都得在法中搜索答案,运用大法赋予的超常的智慧,随问随答。不然,真的无法自如应对。对答中,她受益了,无忧了,她高兴;我们也高兴,也受益了,升华了,進一步体悟到了大法的威力,坚定了修炼的信念,体会到师父救我们的艰辛,也体验到了弟子救人的愉悦。

以上象流水帐似的概述了给老教授、老党员讲真相退党的过程,有些琐碎,但都是事实。其中有经验,也有不足和遗憾,都毫不保留的捧给同修,目地是与同修们交流,为给知识分子讲真相提供借鉴,共同把给知识分子讲真相这件事情做好。至于我们,在这件事上做的还差的很远很远,其他方面特别在向内找修心性方面还有很多的不足。我们会在以后不多的修炼时日中不断归正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以实际行动感谢师尊的大恩大德!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