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山万水 我为你而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慈悲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得法至今刚满三年,回首得法前的日子,似乎一切早已在师父的安排中,如同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亿万年的安排,现在是最后的时刻。历史走到了今天,不容易,风风雨雨。”在此跟大家分享我得法的经过及今年暑假发生的两则令我触动很深的故事。

一、多么幸运!一家人喜得大法

我从小就在受呵护的环境下长大,后来顺利于美国纽约大学理工学院取得博士学位,回台后至人人称羡的国立中山大学光电系任教,拥有一对可爱的儿女及顾家的先生,先生亦是纽约大学理工学院博士。总以为已经拥有了一切,人生至此,夫复何求。直到几年前电影上映了“2012”,全世界随之不断的天灾人祸频传,仿佛电影中的情节一幕幕再现,在台湾地震也一波波的来袭,女儿有一次独自在浴室突遇地震,从此惊恐不已,有时在半夜天摇地动,而我所能做的却只有一面安抚着儿女,一面无助的向上天祈求快快停止这一切,此时、才猛然地感受到原来人这么的渺小,人世间的东西纵使拥有再多,在大自然强大的力量之下都有可能一夕间变得一无所有。先生跟我虽都拥有理工博士学位,但面对天灾却只能束手无策,此时的我陷入了空前的沮丧。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先生交给我《转法轮》一书,我于很短的时间内读完,在看似浅白的描述中,竟解开困惑我多年的量子力学疑惑,我惊讶的发现,潜心研究了十多年的自然科学,在《转法轮》的相较下竟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原本就有固定阅读习惯的我,从此抛开所有的杂书,每天一遍又一遍的读着《转法轮》,一再的感受到书上在帮我解答着不同的人生课题,我的生命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喜悦。先生、我、儿女先后得法,每天总在固定的时间一起学法,这是全家最幸福、喜悦的时刻。从法理中,我们明了一切事情的发生皆非偶然,遇事向内找,遵循宇宙特性真、善、忍之法理行事,不经意之间发现原本胆子小的女儿竟也能不慌不忙,冷静地面对突来的状况及远离莫名的恐惧,拥有如此平和的心境,应是修炼以来最大的收获之一。

二、参加今年华盛顿DC法会之体悟

今年七月中旬,我们全家一起到华盛顿DC参加法会,报名后没多久就接到辅导站负责人通知,希望先生和我做这次法会的团长,后来得知包括旅馆、接送交通都必须自行上网选择预定,自己开始有了怕心,竟产生不好的一念:“早知道就不要报名参加。”此时、女儿在一旁不经意的说出:“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转法轮》),突然如五雷轰顶,我知道师父借女儿之口点悟我,如此神圣的事,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执著心——怕负责之心而放弃呢?这不正是要给我们提高的机会吗?看到先生已努力的找资料并规划联络一切事务,我找到了差距。就这样我们一团将近四十人,最小六岁,最大近八十岁,一起踏上参加法会及证实法之路。

到了华盛顿DC,晚上大家学法交流时,同修动了一念,希望本团所有同修隔天早上可一起到饭店侧门口炼功洪法,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常人来看到我们。隔天、先生跟我一早起来,看着熟睡的儿子跟女儿,正犹豫着是否叫他们一起下楼炼功时,突然火警警报声大响,广播器传出要全部人撤离,此时立刻摇醒儿女,跟大家一起沿着楼梯下楼,我们夹杂在人群中,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才走到一楼广场,看到同修早已气定神闲的炼着第五套功法,我找到自己的不足,因贪睡了几分钟而让自己象逃难般的陷在常人堆中。

我们赶紧加入了同修的阵容,不一会儿,我惊奇的发现旅馆的住宿客人全部都撤离到这个广场来,将我们团团围在中间,大家都在看着我们,有的好奇、有的带着赞赏的眼神、有的拿着手机不停地拍照,对照四周浮动的人群,同修呈现出来的是祥和与平静,我不禁感动得泪流满面,于是赶紧起身,拿出包包里的真相资料,飞快的跟四周的有缘人介绍大法真相。

这次的火警也让我悟到对孩子的情要放下,我自以为让孩子们睡饱就是为他们好,但一听到火警却一刻也不迟疑的唤醒他们,修炼是如此的严肃,也是唯一一条回家的路,我明知道,却任由人世间的假相让自己陷在迷中。感谢师父的点悟。

回程中,飞机因故障不能起飞,我们必须在纽约的过境旅馆多滞留一晚,而行李偏偏已被运送到其它城市,我没有因此事而忧心,反而感受到放下了大大的包袱,顿时轻松自在,当晚大家赤着脚就在房间前的走廊席地而坐,并将房门打开让空气流通,一起学法并交流这几天的点点滴滴,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与平静,这不就是我们所向往的返本归真及夜不闭户的生活吗?生活原来可以这么的简单。不论在旅馆大厅,抑或在机场,同修们还是持续把握机会跟有缘的众生讲清真相。隔天,很神奇的,在这一张机票难求的暑假旺季期间,我们近四十人竟全数候补到直飞日本的机位。感谢师父!

三、跨越千山万水,我为你而来

在不断的学法中深深的体会到神韵救人的迫切性。今年六月份起,我与几位同修,已经开始启动二零一三年的神韵推广,在同修的正念之下,约妥了高雄市近三十区的公家单位,于是在暑假期间,我们将神韵的美好带到高雄各个角落,其中亦包含偏远的山区,如桃源、六龟、茂林、及那马夏等。记得在八月中旬,原已约好在当周周五去拜访邻近小林村的那马夏区区长,但在出发的前几天,发布了启德台风将来袭的讯息,并预测周四会笼罩整个高雄,就在台风要来袭的前一天,同修一早打电话来交流,他悟到我们应立即出发至那马夏,因为救人是刻不容缓的事,当下我找到了与同修的差距。

于是我们一行五人踏上往那马夏之途,边走边联络,得知区长整天需在高雄市区开一连串的会议,不在区公所内;也被告知往那马夏的路有部份在修复中,必须绕很远的一段路才能到达,但大家不为所动,不管外在环境多么险恶,阻挡不了我们救人的心。在交流过程中,脑中浮现了之前同修的一段经历--在八八水灾发生的前几天,几位同修曾经已到达小林村的山脚下,但因太晚而心想改天再来吧!就这么一念,小林村的一些众生就再也没机会了,同修说这是他们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一路上我们唱着〈得度〉,有惊无险的闯过随时须一百八十度急转弯的崎岖山路。因台风及大雨的连续来袭,原有的道路都成断崖残壁,因此车子的导航系统完全失效,当我们正处在两条路前做抉择时,前方突然出现一辆车,仿佛专程在那等着我们,待我们靠近问路之后,他便带领着我们翻山越岭。事后他告诉我们,当天他原本要赶着入山,但却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要他指引我们上山,我与同修相望会心的一笑,慈悲的师父随时都在我们身旁啊!克服了一关又一关,眼看只剩十分钟的车程就到达目地地的路竟然断了,旁边紧急开了一条临时便道,又陡又滑,我们的车非四轮传动,试了好几种方法还是上不去,但大家完全没有放弃的念头,同修好不容易在路旁拦了一辆中华电信工程车,由我和他俩人先行上山。

抵达区公所之后,由主秘接待我们,谈了一会儿,他突然接了一通电话,一脸疑惑的告诉我们,区长已回到他办公室,并请我们上去。充满惊喜的我们来到区长办公室,发现除了区长,不可思议的连刚留在山下的同修、先生、及女儿也一并出现,还跟区长有说有笑,仿佛认识已久的好友,女儿愉悦的告诉我,连我们的车也开上来罗!

原来后续的发展是这样的:先生继续努力的发动车子,突然来了一部车,车内司机载着一男一女,那位先生见状下车询问了状况后说这车型他之前开过,于是他请另一位同修及女儿坐上他们的车,他自己坐上我们车的驾驶座,请先生坐在副驾驶座,凭着他宝贵的经验,将车子打一档并要求前座两人身体需同时前倾,终于奋力将车开上坡道,因路况实在太险峻,一路还是开的战战兢兢的,等车子开上了较平坦的路后,他终于开口问了:“在这种天气下你们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来那马夏阿!”先生说明了来意并告诉他本要找区长但区长不在等等,那位先生说:“我就是那马夏区长。”这下换先生又惊又喜的问他:“你不是要在高雄市区开一连串的会吗?”他说: “是阿!我一早是去准备开会,但不知为何,所有的会临时宣布全部取消,因此我赶回那马夏,所以也才遇到你们。”我们所有人都感动万分!我终于体悟《洪吟二》〈师徒恩〉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威力。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就是为了要救它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大法弟子走的路才这么难,我们遇到的这些魔难,都是为了能使那些众生得救。”我们愉快的交流神韵的美好,并讲到大法的真相,还一起吃了那马夏市区唯一一家餐馆的牛肉面,区长满心欢喜的听到了大法美好的真相。

回程亦是充满了艰辛,也曾一度完完全全找不到路,似乎都被冲毁了,我们依然保持正念,突然又出现一辆小货车来带领我们,我永远记得那位司机后来站在路旁,挥着手目送我们离去的神情。辗转回到高雄已快晚上八点了,原本只需五小时的行程,这一趟却足足花了十二个小时,但大家仍然精神奕奕,回家看了新闻,发现台风竟以极神奇的轨迹远离了台湾。

这让我联想到去年八月底,我们全家一起到纽约参加法会,那段时间有强大飓风Irene来袭警报,气象台预测纽约曼哈顿可能会遭受大水淹没,因此开始進行了美国历史上大规模的疏散行动。正当其他人纷纷撤离曼哈顿之时,我们一群人心不为所动,依然按原定行程前往曼哈顿中央公园集体炼功、学法、发正念,后来、电视台开始报导飓风离奇减弱并离去的消息。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浮上我心头的是--只有得大法才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了,当放下了名、利、情,一切再也不足为惧。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什么是大法弟子?谁配当大法弟子啊?就包括新走進来的,你要没有这个缘份哪,真的是走不進来。”我更感觉到在这尾声中得法不易,我体悟到更应该利用自己所拥有的条件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会再更加精進,让自己配当师父心目中合格的大法弟子。

感谢师尊,感谢同修。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二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