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志不移 精進走好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零七年冬,一位外村的同修大姐遭受病业迫害,已两个多月没吃东西,肚子疼的特别厉害,她实在承受不住了才通知我们去她家。第二天我们就把同修接到了我家。到家后我村的同修们一看,有的担心的说,人怕是不行了;也有同修说要有危险,和她家人怎么交待?这不是找大麻烦吗?我和老伴都没动心,我们就是坚信师父、坚信法:同修一定会好!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岁了,这是我第一次向法会投稿,我要珍惜这个难得的证实法的机会,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自己的修炼过程,也和同修们做一个交流。

一、切切实实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我和老伴是一九九九年正月十五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大法前,我俩都是病秧子。我有冠心病和风湿,老伴有气管炎和胃病,然而通过学法和炼功我们的病都好了,真是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们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

“七·二零”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因我们得法不久,没有人知道我们炼功,所以我们一直得不到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在那些日子里,我和老伴互相鼓励说:我们一定要信师信法坚定不移。我俩从未动摇过修炼的心。

就这样到了二零零三年,我们终于盼来了师父的讲法:《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借到了手抄本,认认真真的抄写下来。第二年,我们又联系上了一位外地同修,又得到了师父更多的讲法,这时我们知道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责任。但不知道该怎么做。后来我们和本地的同修取得了联系,通过交流,知道怎样去讲真相、发资料救众生,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从那以后,我和老伴就经常骑自行车到周围的村子里发资料。在这个过程中,神奇的事真是一桩桩一件件。

那事发生在二零零五年《九评共产党》刚问世不久。一个大白天老伴用自行车驮着我,到离我村十里外的地方发《九评共产党》。到那后,他在路西发,我在路东发,走着走着碰见三个人在那站着,我也没看他们就走过去了。第二天,我们有个朋友到我女儿(同修)家聊天,无意中说到昨天从镇上来了三辆警车到他们村,因为有人报告村里出现了《九评共产党》。那些警察就来调查是什么人来发的。村里有人说:是看见了,是一个姑子(本地对尼姑称“姑子”)发的,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听到这话我就想到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师父将弟子在世人面前演化出一个尼姑的形像,使弟子化险为夷。我的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

有一年的大年二十九的夜晚,我们当地同修整体配合外出写真相标语。我和另一位七十岁的老年同修一组。这位同修骑一辆摩托,带上我就出发了。走出十多里过外环路的时候,我们看见前面有个大深坑,由于天太黑了,根本看不清路,我们决定从那里开始往回写。写着写着,老同修的摩托车突然坏了,发动不起来了,我必须在后面推,车才能动。这样我就推一段歇一段。我们两个都是七十来岁的人了,但一点不觉得累,推着这摩托车走,还象年轻人一样走的飞快。快到家时,车子就停下来了,一看车里没油了。我们就高高兴兴很快把车推回了家。第二天同修给摩托车加油,三个人都推不动,最后用大力气才勉强推起来。我知道前一天夜里是师父帮助了我俩,要不然,我一个老太太怎么就轻松的推起摩托车呢?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没有师父的呵护,我们半夜也回不了家呀!这可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弟子身边,师父的慈悲弟子只能用心去体会,却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

二、牢记师父教诲,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

零六年八月十六日那天近中午,我正在女儿家,看见门外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他穿的破破烂烂,身上连泥带水。这位老人家直奔女儿家的水缸想喝水。外面这个缸里的水不是喝的,我们母女俩赶忙从房内给他取水送了出去,他“咕咚咕咚”的一口气把水都喝了。我就问他话,看看他会不会是精神病人?通过对话我们知道他完全是一个正常人:他都八十四岁了,八月十五早上出门溜达时迷了路,已经走了一天一夜加半天,早已又渴又饿。一路经过那么多村子,他去跟人要水喝,可没有一个人给他水喝,更没人给饭吃了,都把他轰出去。我和女儿一听就让他進屋,做了米饭和炒菜请留下来吃饭。女儿还给老人买来熟食,我们一起吃了午饭。知道他家离这有六、七十里路,这时我老伴说找个公交车让老人坐回家吧,结果公交车都不敢拉。这时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我和老伴去送老人回家。叫老伴先上车,在车上拽住老人,我和女儿在地上往上托他,把老人弄上了车。

我们下了公交车,又打了辆出租车。到他家门口一看,这可不得了,家里门里门外口聚集了很多乡亲,正在焦急的想办法寻找老人,见老人到家了喜出望外。听了老人讲述了这段经历,他的儿子当场对着我老伴扑通跪在了地上,连声说:“真是谢谢恩人贵人!”他的儿子是个大老板,非要给我老伴钱,还说给什么都行。我老伴一想,这不正是证实法的好机会吗?他就和他们说:“我什么都不要,我是学法轮大法的,师父教给我们‘真、善、忍’,让我们以此为标准做人。这是师父让我这个弟子这样做的,你们要谢就谢谢我师父吧!”一旁开出租车的都感动了,周围的人们都在赞叹:“这年头,要不是学法轮功的好人,谁还敢做这件事?老人那么大年纪,谁都怕‘沾包’,还管别人死活呀?”第二天,他们全家人带着我村的老大队书记开着汽车来到了我家,买了很多贵重礼品,我们不要,他们坚持留下,这时我和老伴就给众人讲大法真相,给他们做“三退”,他们一家人包括女儿女婿都“三退”了。他们走后,我和老伴一商量,大法弟子听师父话处处考虑他人,从未想过回报,第二天我们两人就把他们拿过来的礼品都送了回去,并告诉他们:修炼人不图回报,只要是师父的弟子,都会这样做的。然后顺便给他们前一天没来的亲戚朋友讲真相做“三退”。人们都被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无私感动了。

这件事就这样被人们传扬了出去。有趣的是,后来我老伴有一次到外村买砖,卖砖的人就和我老伴打听:“听说你们村有个炼大法的好人?”然后他就把这件事讲了一遍,还说这件事传的很广。为了证实法、救众生,我老伴就承认了是他做的这件事,这位卖砖的人当时就非要少算钱,我老伴请他正常算,并给他讲了很多大法真相,请他记住“法轮大法好”。

为了多救人,逢年过节、红白喜事等机会也不错过,只要能沾上边,人家不请我们的我们也去上礼,见到人就讲。有一次,我哥做六十五大寿,来的人特别多,门口还有吹喇叭的。我就把人一个一个叫到一边劝“三退”,那一次就劝退了三十多人,其中很多是党员。

三、慈悲帮助遭病业迫害的同修

零七年冬,一位外村的同修大姐遭受病业迫害,已两个多月没吃东西,也不解大便,肚子疼的特别厉害,她实在承受不住了才通知我们去她家。我们到她家后,就告诉那里的同修们发正念,然后大家交流了一会。交流中有的说,她自己的业力就得自己承受,别人发正念不管用;有的说她得向内找,靠别人不管事,等等。这时这位同修大姐真的没正念了,说起了常人话,说自己是病了。面对这种假相干扰,我和老伴一商量,师父不是讲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这个法吗?咱们把同修接到咱家去吧。第二天我们就把同修接到了我家。到家后我村的同修们一看,有的担心的说,人怕是不行了;也有同修说要有危险,和她家人怎么交待?这不是找大麻烦吗?我和老伴都没动心,这时的我,心里只想师父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3〕我们就是坚信师父、坚信法:同修一定会好!

我家是个学法小组,我们每天和这位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同时增强她的正念,有时城里的同修来了,我们就整宿给同修发正念,并且在生活上我也尽量照顾她,有时晚上我还给她做一碗鸡蛋羹。在信师信法的强大威力下,到第四天头上,同修大姐肚子里就有了声音,以前不吃东西胃里不蠕动没声音,到当天下午同修就解下了大便了。从那后同修慢慢恢复了正常,肚子也不怎么疼了。又住了半个月,同修完全好了。当这位同修大姐不修炼的老伴到我家来看她时,一看原以为没有希望了的老伴既没有吃药也没打针就恢复了健康,他的眼里含着激动的泪水,一下就跪在我面前。我赶快扶他起来,连声说:“这都是大法的恩泽,师父的慈悲,让我们一起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这一切都在见证师父讲过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每当同修有魔难或病业迫害,我都会想到我们是一个整体,慈悲相助。正念帮助同修解体一切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有时同修突然出现了状况,半夜打电话来的情况也是有的,我们接到电话立即赶到同修家,从来都是不辞辛苦,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这里面不但有让我们修炼提高的因素,也是让我们和同修形成整体,共同证实法、解体邪恶,帮助同修的同时救度众生。

四、勇担重任不畏难

我家从开始建学法组至今,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学法从来未间断。有时外地的同修来了,大家也一起学法。不但这样,我还配合老伴做整体协调。

在救度众生上,十几年来讲真相救人从不停歇,方圆几十里发遍了真相资料,把大法的福音、众生得救的希望送到千家万户,我们采取各种形式:面对面讲、发资料、用真相币、贴粘贴 、写标语、发光盘、挂横幅,既有分工又有合作,大家分好组,不能出去的就在家发正念配合,有时我们白天做,有时夜晚做,就看救人的需要,理智、智慧的去做。我们都是事先定好方向走,各村子分开有序的做。有时为了让偏远的地方也看到大法真相资料,同修就开着车大家连夜把真相资料发出去。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劝退了当地镇政法委书记、村长、大队书记等直接参与迫害的众生。在二零零八年奥运时,大队书记就把“上面”来我地迫害的邪党官员直接挡了回去。

我们协调周围各村的同修都来参与配合,整体升华,整体提高。同修们精進上来后,通过学法有的担负起了资料工作,有的担负起协调配合,使我地同修开创出“比学比修”的环境。有了良好的环境,同修们也都很容易的形成整体协调配合的局面。

在这期间,老伴经常就是骑着一辆自行车,乐呵呵的给周围村的同修们送师父的讲法、送资料,需要整体配合时送口信,严寒酷暑中,不论是雪天雪地还是大雨倾盆,老伴从来什么都不想,一有事说走就走,也没想过自己多大年纪了能不能行。他自己说:“师父讲过‘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5〕,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他也有很多神奇的经历。

一次他骑车给外村同修送东西,返回时下起了雨。他想:要快点到家。谁知就这一想,突然他发觉自己已到了村头,回到家身上竟连一滴雨也没淋到。他说他仿佛走了另外空间一样。我们都不由感叹大法的神奇超常。

二零零三、二零零四年,由于我地有些学员经不起邪恶的恐吓邪悟了,在邪恶的指使下,他们还到处找同修往下拉同修。我们就赶快给能认识的同修送信,告诉同修千万不要听信乱法邪悟者的宣传。而后我们地区几乎就再也没有人邪悟。一次,我和女儿去找一位昔日的学员,当时她的老伴正在院里干活,一听我们的来意,当时就炸了,赶我们走,大声嚷:赶紧走!不走就给你们报“六一零”。我当时心不动,也大声和他讲真相。周围聚集了很多人,他又拿锹比划要打我,我一点也不怕,又和他讲了半个小时。他听着听着,突然脸上笑开了一朵花:原来是这样啊!雨过天晴,他把我们让到屋里,又给我们端水和水果。我知道他背后的魔解体了,人完全变了。后来听同修说才知道,以前有同修去过他家,他魔性大发,把同修的车推到沟里去了,又用石头追着打同修,所以从那以后,再也没人去了。看来只要自己不带观念,那魔什么也不是。

整体协调的好,在营救同修上就会体现出强大威力。

二零零九年,我地多名同修被邪恶同时非法关押。有一名未被抓的协调人,邪恶总想要抓他,警车天天在他家门口等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既要保护这名协调人,又要营救被迫害的同修,空气十分紧张。这时我们就進行整体协调:一,每小时整体发正念,下地干活也不例外;二,把资料发放到“六一零”、国保大队等相关人员的家门口;把粘贴贴到恶警家住的楼里,有力的曝光了邪恶;三,给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送去师父的讲法让他们增强正念。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整体配合之下,不久多名同修就全部被营救出来。看似邪恶的迫害来势凶猛(当时从这些同修处拉走两大车东西),但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下邪恶对大法弟子无能为力。

多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和老伴平平稳稳走到今天。我个人最大的体会就是:念一定要正,不承认任何邪恶和旧势力的迫害,根本就没有“怕”的观念;不能忘记修炼人一切“以法为大”。回头看走过的这段路,弟子只想从心底里说一声:师父,您辛苦了!在您慈悲的呵护之下,弟子走到了今天,在今后的时间里,弟子唯有更精進,让师父能少一分操心,多一份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得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