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出差机会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是二零零零年得法的弟子,目前任职中钢公司的课长,今天我想分享利用出差机会讲真相、劝三退及推广神韵与大纪元的心得。

大陆出差时 随时随地讲真相、劝三退

得法修炼后,我有三年多的时间支援到扩建部门处理部份产线设备之规范准备及广询国际专业厂家進行询价请购事宜。一次,一件总金额约八百亿台币的大型扩建案,我负责的部份约占台币二十多亿元。原本我仅对美国、日本及欧洲等知名厂家探询意愿,但在工程進行中,大陆某一级大厂透过关系来表达参与此扩建案之投标意愿,原本我完全不考虑接受大陆厂家的投标资格,但在对方努力不舍及主管考虑降低建厂成本的考量下,同意将此大陆厂家列入询价对象。开标后由这家大陆厂家得标,因此有几次因公务到大陆出差的机会。从法理中我们了解到修炼后所有遇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与修炼有关,我悟到这样的安排也是让我把握机会来讲真相的。

第一次前往这家大陆厂家开会,我想着要如何進行讲真相?后来决定以引起人们好奇心主动提问的方式来進行,所以在整个行程中我都刻意在胸前佩戴着法轮章,但并没有人注意到而问起。用餐时,我方与大陆厂家各出席六位,以一个插一个的方式排列,以利于主方劝酒。当主方逐一敬酒轮到我时,我想机会来了,当他们向我敬酒时,我说:“我是炼功人,我不喝酒。”他们问:“林工程师是炼什么功啊不喝酒?”我说:“就是你们政府在迫害的法轮功。”他们有一个人说:“台湾的法轮功肯定和中国的法轮功不一样。”我说:“都一样,都是学同一部法,都是修炼真、善、忍,而且师父也是李洪志老师。只是你们政府为了非法迫害而欺骗民众。”我对他们讲当时法轮功已在海外洪传八十多个国家与地区及得到世界各地许多褒奖的真实情况,在场所有的人都清清楚楚听了我的说明,后来一位领导开口说:“我们吃饭、我们吃饭、不谈这些。”我想或许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面对面的跟他们讲真相,至少让他们有这样一个讯息留在脑子里。

隔天该公司一位业务人员与我聊天时提到,该公司以前也有一些同事炼法轮功,其中一位一级主管因为觉的法轮功太好了,几乎花费了一整年的收入购买大法书籍送给全公司的同仁;并且说那位一级主管曾对人说他能透视厚厚的钢壁看到钢桶内之钢液分子运动状态。

再一次前往山西太原出差时,有一次晚餐是该集团的书记兼董事长宴请本公司同仁的隆重场面,我正想着要找到怎样的切入点来讲真相,就在这时我的主管走过来跟我说,餐厅里有位很漂亮的王姑娘是从长春来的,是第一天来上班。我听到是长春来的,心里真心感谢师尊做这样的安排。于是我走过去与这位姑娘打招呼。我说:“王姑娘您好,我姓林,是从台湾来这里出差的;听说您是从长春市来的?”王姑娘笑眯眯的回答说:“对”。我说:“我真的替您感到高兴,因为长春市出了一位名人。”王姑娘笑容可掬的问说:“喔,是哪一位啊?”我说:“是李洪志先生。”这时原来笑容可掬的王姑娘马上变脸,不说一语,我说:“我知道您心里想到什么,但那完全是你们政府为了非法迫害法轮功而欺骗民众的谎言。”王姑娘冷冷的说:“那为什么要自焚?”我心想自焚的谎言真是害人不浅。于是我把关于自焚的真相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所证实的真相完整的说了一遍,也提及法轮功在海外洪传的盛况及获得世界各地褒奖的真实情况。我说:我从台湾来,今天有缘遇到您,告诉您法轮功真相,可能从此以后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面,我没有任何理由骗您,因为那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但了解真相对您却很重要,我回台湾后会把真相资料与光碟寄过来给您,请您相信我好吗?这时王姑娘脸上露出先前轻微的笑容并点头同意。我心里为她能了解真相而替她高兴。

还有一次去南京出差停留三天。一天公务行程完毕后,想前往长江大桥看看浩瀚的长江,于是和同事从饭店搭计程车前往长江大桥。搭上计程车,我刻意选在司机旁的座位以方便和他聊天,我以平淡的语调向司机问候一句:“日子过得好吗?”没想到司机开始破口大骂,骂的对像不是我而是共产恶党,几乎所有的话都用上了,我表面平静、心里却为他即将得救而替他高兴。司机骂了好一阵子后,我接口再补充一些共产恶党的劣行,顺便告诉他三退大潮及三退不但可与共产恶党划清界限使自己得救,更是救国的大善行为。司机听了以后面露憨厚的笑容,我告诉他:我从台湾来,今天能搭上他的车必然有缘,因此才能告诉他三退大潮的事,请他务必把握机缘退出共产恶党所有的组织。司机笑笑的点头同意。当车到达长江大桥我下车后再确定一次,我对司机说:必须您真心想退出才有效,所以我再确认一次:“是否同意退出共产恶党所有邪恶组织,如果同意,我回台湾后马上为您上网作三退声明。”司机肯定的点头表达同意退了。

未做好的遗憾与痛心

有一次到太原市出差,趁开会空档到厂区巡查,发现有一种零组件没在工厂里面制作,于是询问为何没看到该项零组件在厂内制作,对方回答说发包给一百多公里外的石家庄里一家厂商制作。听到石家庄,那不就是迫害大法弟子极严重的黑窝所在地吗?我马上要求厂方人员安排前往,我想着即使去那里只能近距离发正念也好,也要做到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但到下午对方回复仍是没有多余的车子可以派往石家庄。事后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没有做好,当天上午虽然要求厂方安排车子,随后只顾忙着开会,并未针对此事加强发正念,这事一直让我觉的是没做好的一个遗憾。

还有一次出差到大连,其中一天必须从大连市到沈阳市来回。由于当天行程较赶,下午从沈阳往大连回程时,在高速公路上的我已有些疲累,因此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在某一路段醒过来,一睁开眼睛从高速行驶的车窗看出去映入眼帘的路标竟然是“苏家屯”三个字。想到许多同修在这里遭受活摘器官与焚尸的魔难,心里真是痛心与难过。

出差推广大纪元与神韵

因工作关系,我出差都会接触到中小企业的企业主,他们都有决策权力,所以我就推广《大纪元时报》和神韵晚会。出差时,我会顺手带着当天的大纪元报给当日拜访的企业主。企业主分为有在大陆投资的和没在大陆投资的。对于有投资大陆的企业主,推报时我通常会问有没有看过《大纪元时报》,不管回答有没有,我会强调大纪元时报对于真实的中国有很深入的报导,是其它媒体所看不到的,而这些讯息对于企业的经营风险影响是巨大的,同时会再举台商朋友受迫害的例子,让企业主了解看大纪元时报对于他投资大陆的风险控管很有帮助。而对没去大陆投资的企业主,我同样强调大纪元报导真实的、深入的中国真相,虽没去大陆投资,对于真正中国存在的风险也应了解,如果我们将这些中国的事实真相与风险转告其他亲友,让亲友减少了在中国投资的损失,这是在做好事、积功德。我所有拜访过的企业主都因此而订大纪元时报。

有一位住台中的企业主订阅了大纪元时报后觉得这份报纸太好了,还介绍其他企业界的朋友订阅。几年前我家对面搬来一户新邻居,我马上送他一份《大纪元时报》,第二天这位新邻居见到我就竖起大拇指称赞说:“报纸里说的都是真的。”这位新邻居开始讲他就是看了国内一般媒体对大陆前景的称颂才与朋友合伙带一亿元前往投资,过不了多久就一毛不剩的回来。他说如果他能早点看到《大纪元时报》,他就不会去中国投资了。一位桃园的企业主因为长期订阅大纪元,所以对中国投资也很警觉,就在中国新劳动合同法实施前不久他就撤资了,后来他告诉我,撤资时还赚了八成的投资,如果没有撤资就会很惨了。

国内出差时除了对企业主推广报纸外,我也会推荐神韵晚会。有一些例子在此与同修分享:

一位家住台北的企业主第一次看完神韵后走出国父纪念馆立即拨手机给我,赞赏说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精彩的演出,他的太太还称赞他怎么变的这么有水准。今年初联络他时,我说:“本来是要通知你神韵来了的消息,听到你弟弟受重伤还在加护病房,那今年是不是就不看了?”这位老板说:“怎么可以不看,神韵一定要看,我弟弟也会好起来看神韵,你帮我买台北场五千元的四张,高雄场两张。”我想他们真是有福气的人,真是为他们感到高兴。

前年一次机会认识高雄的一位女老板,第一次向她推广神韵时她买三张三千二百元的票;第二年再向她提醒神韵来了,她随口说同样帮她买三张,我说你有没有考虑奖励公司员工来看神韵?她说:“林先生,我正好有这个想法耶,那好,请帮我买十张三千二百元的票。”

还有一位今年刚认识的企业年轻老板,当我对他推广神韵时,他说请我帮他买两张三千二百元的票,我问说大老板不来看吗?他回答:“我爸爸很忙,排不出时间。”当时我没讲话。但请年轻老板过来拿票时,我说:“以我过去的经验,等你欣赏完神韵精彩的演出后,你最大的愿望一定是希望你的亲人也能马上来观赏神韵的演出,不要再等一年,但是以过往的经验,届时你再也买不到当年的票了。”后来年轻老板告诉我,他爸爸也去买了四张票让家人都来欣赏神韵的演出。

这里想要分享的是,当我们成功推广了神韵,有时只要再补上一句适当的话,就能让对方多买几张票,而且这个过程是很愉快的。我认识的这些企业家每年都固定买票招待员工。有一家代理商更特别,第一年买票招待自己员工,第二年起每年十张票招待不同的朋友或政府官员,那位代理商老板是常人,却用他自己的方式在推广神韵了。

以上交流,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一二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