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为患者交押金的大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的职业是一名医生,毕业后在一家市级医院工作。当时社会上各行各业都有所谓的灰色收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拿大家、大家拿,是中国人普遍的心态和做法。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提高心性,做好人,身心受益。得法后我告诉小哥们,以后不要找我坐车开药了;所得的灰色收入我都捐给了当时的“中华慈善总会”,署名是大法弟子。

因为我知道了有得有失、失德守德的法理,特别是李洪志大师在《转法轮》书中举的例子,“有个学员是山东某某市针织厂的,学法轮大法之后还教其他职工炼,结果把一个厂的精神面貌全带动起来了。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别人一看他这样做,谁也不拿了,有的职工还把自己以前拿的都送回厂,整个厂出现了这个情况。”每当想起这一段法,我就觉得法轮功学员得按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比一般的模范人物还要好的好人。

大法遭受迫害后,我一度失去了工作,可是由于我修炼大法后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良好的技术和人品,总是有科室愿意要我,现在我又辗转到了一个手术科室,由于走的地方多,技术更全面,各项工作得心应手,收入也十分可观,大家都说我有福。我心里明白,法轮功学员是这个社会中真正的好人,好人不应该遭受邪恶的迫害,大家的眼睛是亮的,邪恶的江泽民集团容不下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好人,可社会是需要这些踏实工作、不计较个人得失、业务精湛的好人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永远也无法“铲除”法轮功。

现在的中国,从假新闻到假食品,人们生活在信任危机中。手术病人为了讨好医生,送红包是家常便饭,我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有的病人不管你怎么讲他也非得把钱给你才放心。由于时间紧,我一时撕扒不过他们,就过后把钱作为病人的住院押金,再把押金票交给病人家属,病人和家属都很感动,说“象你这样的大夫太少了”。我就讲大法的美好,中共的造谣宣传都是栽赃陷害,人们就更看清了中共的骗人伎俩。

由于我经常去交押金,住院处的工作人员一看到我拿钱来了就笑,大家心里都明白,当今的中国,除了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有几个大夫能这么做呢?

有一次在休息时间用大半天做了一个手术,家属硬塞给我两千元钱,我过后托一个朋友给他送了回去,并送给他一套神韵晚会光碟,他十分感动,一再邀请我到他开的饭店做客。

还有一次,一个外地农民因主治医生乱收费,出院时带的钱紧张,面有难色,我把他叫到没人的地方,塞给他二百元钱当路费,叮嘱他不要声张,他看着我不知说啥好。那一刻我深深的感到中国的下层百姓看病有多难!所谓的农村合作医疗报销比例很低,还得遭受黑心医生的黑手,这个病人的手术仅仅因一个不必要用的设备就多花了八百多元钱。

其它的诸如过度治疗、过度检查、超量用药等等现象,也是司空见惯,很多医生都有针对不同报销比例、不同经济能力患者的治疗套餐,我戏称之为A计划、B计划、C计划。因为医院给定经济指标,完不成就发不出工资,中国纳税人的钱大部份都搞面子工程贪污腐败了,年年喊医改,医院还得市场化,病人自然就沦为了待宰的羔羊。其实不只是医疗界的情况,其它行业也是如此,中国现在想办一件什么事几乎都逃不过潜规则。我时常感叹,要是有更多的人学法轮大法该多好啊,我们中国人就不会活的这么累了,下一代的生存环境也有了保障。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