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兑现神圣誓约 走出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实修中遇到魔难,我尽量守住心性,坚信只要能做到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无名的挨丈夫的打骂,我不还手不还口,别人对我不好时尽量的做到找自己;单位两次给我办病退被我谢绝,丈夫单位分房子拿到了钥匙,我劝丈夫退还给了领导,让其分给了缺房户。我逐渐养成了遇事能溶于法中,用法对照的思维习惯,为后来在反迫害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打下坚实的基础。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走入大法修炼的,十六年的实修过程让我深深的体会到:我们的层层下走、世世轮回、今生的得法和修炼中的每一步都沐浴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师父的慈悲洪恩与度我们的艰辛、为众生的承受、我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身心受益,说不完,道不尽,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唯有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才能不负师父所盼。排除重重干扰写出自己在正法修炼过程中的一点心得与大家分享,意在证实大法,查找不足,鼓励自己。不当之处,恭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缘归大法 学法实修

我从小就隐隐约约的知道一些天机,大脑中存留着一些散乱的记忆,总觉的自己不是来当人的,是来找一个人,等一件事。为了这句话,我挨过父亲不少打。

为解此谜,四十二载我四处问道,苦苦寻觅,直到一九九六年六月患上了绝症,生命危在旦夕,人生心愿未了,不甘心就这样白来一趟人世,绝望之极我求朋友扶我到河边向苍天与青山绿水哭泣,当走过了一位朋友——法轮功学员的家门口十多米,师父法身定住了我的身体,我意会到是叫我倒转回去到那位朋友的家里去,马上身体就能动了,就这样师父带着我走進了大法的修炼。

在这位朋友家,我聆听到了师父在济南讲法的一段录音,“真、善、忍”三个字贯耳如雷让我浑身震动,“关于有求的问题”让我茅塞顿开,仿佛法中句句讲的都是我,仿佛师父就站在我的面前,这声音是那样的亲切、熟悉。我回忆起了,兴奋的跳了起来喊道:“我终于找到了!我等的就是他!”如同走失多年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亲生父母,四十二年呐!一股热流从我生命深处往外涌动,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此情此景无以言表。大法打开了我的心锁,唤醒了那遥远的记忆,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当众向师父立誓:一定要在这一门中坚修,得道跟师父回去!

我如饥似渴的静心拜读《转法轮》,大法法理不断的给我展现。每次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或听录音,盘着腿手结着印端坐于此身体都象被能量包裹着,无名的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身体轻飘却又动不了,仿佛周围人的声音被隔着离我很远。师父的法讲到哪就会把我的思维带到哪,如同身临其境,都能让我明白。这么好的功法拿过来就修,心性提高的非常快,在不知不觉中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却很快進入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走路生风。

四个月身体开始出功,六个月开始出了元婴,随着实修对法理解的深入,法中讲的许多神迹都不断的在我身上体现出来。我真正感受到了佛法修炼的殊胜与美妙,师父就在我身边。

刚得法时师父点化“精進实修只三年”我不明白啥意思,只知道时间对我很紧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我想肯定是有原因的,天机中透着一种责任。一天梦中忽见天门打开金光四射,很多手持兵器身穿金色盔甲的天兵护法把守着,天门中飞出一金身护法,右持兵器左扛金色麻袋向下飞来,袋中装的全是经书,放着金光,飞到我床的上空朝我高声喊道:“慈义!慈义!谁是慈义?”我不自觉的猛然应了一声:是我!喊出了声。随着我回应的瞬间,那护法神将麻袋扔了下来,直接進了我的小腹,这股力量砸的我从睡梦中被弹坐起来,惊醒了身边的家人。我没太多的去思考,只知道是师父开示给我学法的重要,要我加紧学法,头脑中多装法,认准了的路就要义无反顾的往前走,修出大慈悲。我把师父的点化和自己的领悟与炼功点的同修们切磋交流后达成了共识,成立了当地第一个学法小组,至今每天集体学法从没间断,从此大家整体提高,共同在法中升华。

实修中遇到魔难,我尽量守住心性,坚信只要能做到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无名的挨丈夫的打骂我不还手、不还口,别人对我不好时尽量的做到找自己;单位两次给我办病退被我谢绝,丈夫单位分房子拿到了钥匙,我劝丈夫退还给了领导,让其分给了缺房户。我逐渐养成了遇事能溶于法中,用法对照的思维习惯,为后来在反迫害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打下坚实的基础。

二、兑现誓约 走出证实法的路 在反迫害中救度世人

得法刚满三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我恍然大悟却不知道该如何做。当地没有同修能上网,得不到大法资讯显得无能无助。我是法轮功修炼的实践者,我最有发言权!我开始不断的给中央信访办、国务院、公安部、人大及省市各级政府写劝善信,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与对社会、家庭和个人带来的好处,现身说法讲我在大法修炼中的亲身体会与受益,愿意让他们派科技人员来对我修炼后的身体進行调查考证,希望他们对法轮功问题能从新认定。

众生被毒害着,迫害在升级,我该怎么办?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首《致同修》的诗让我猛醒,我悟到了在修炼过程中师父曾经的点化,认识到了自己肩负的责任。不能再消极承受了,义无反顾的踏上了進京上访、助师正法的证实法的修炼之路。

因为上访我便成了当地的所谓名人,被入了邪恶重点关注迫害的黑名单,遭到了邪党罚、抄、抓、拘、洗、判的严重迫害。过程中,在高压迫害中,我坚信着师父,“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1] 没有向邪恶低头、倒下,而是在反迫害中更加坚定、理性、清醒了。

层层部门领导、片警、居委会等人来找我谈话,我都把其当作向他们揭露迫害讲清真相的好机会,无论多少人、哪一级领导我都那样,最终每次的结果都令他们失望败兴而归,索性以后他们再也不来过问我了。大法赋予我的正念为我自己开创了一个较为宽松的修炼环境。

大法弟子在逆境中修,认识能跟上正法進程,学好法,理解好法,遇事才能掌握好法的衡量标准,魔难中才会不迷失方向。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智慧来源于正念──神念”[2]。每当我在法中认识了什么法理,那是修炼中自己必须走的路,只要有愿望师父都会给我铺好路,让我在这条路上去实践,直至走向成熟。我既是神在人中,身在哪里就不能忘记自己的责任,要正一切不正的。

看守所里不准我们炼功我就炼,那时不懂得什么叫“发正念”。一天打坐被所长看到气的瞪眼吼骂,叫犯人提着狼牙棍進来叫道:狠狠给我打!我没在乎,眼都没睁,对那小子说:你别打,打在我身上会疼在你身上。那人被震住了,退出去了。

一天中午十一点多,恶警要强制给同修甲戴脚镣手铐,刚蹲下,我用正念直视恶警对他说:你不能给她戴!戴在她脚上,会疼在你和你老婆孩子的腿上!恶警被震住,站起来了,没再给同修戴,便拿起了手铐问同修甲戴不戴?我说:不能戴!同修甲说:戴就戴!邪恶真的给她戴上了手铐。我佩服同修甲对法的坚定,却又急她认识不到该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好默默的去圆容,发出了强大的一念:三点之前必须给她取掉,否则叫你的手疼!二点五十分,恶警打开了监门给同修甲取下了手铐。同修也认识到了自己没在法上,我们就开始了天天背法。

看守所里吃的是变质、变色的死猪肉,扫仓的霉米饭,碗面上是一层黑霉,下面是一层沙子,很大一股农药味。我觉的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没有错,不应该在这里遭受这样的迫害,这里对我们的任何不公都是对大法的迫害,都是对大法在犯罪,我们必须变被动承受为主动出击,大家认同了这个认识,开始了绝食抗议。我们拍门向恶警高声喊话,讲大法真相,揭露恶行,提出必须要见市长、看守所长、公安局长,把我们抽出的米肉的样品拿到防疫站去化验好了才吃饭,谁来劝说我们都不改变。

第二天一早,看守所长叫我们两个法轮功学员到保管室亲自监督两个犯人把米全部筛了,从此那看守所再也没敢给吃霉米烂肉。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正念正行清除了邪恶,震慑了恶人,归正了邪恶环境中不正的因素。隔壁几个监舍的犯人因此经常高喊“法轮功万岁!”

看守所里所有的犯人都要强迫糊纸盒,法轮功学员也不例外。同舍房几个同修因怕心,以做好人别让同舍犯人受罚为由而屈从。我觉的决不能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决不含糊,时间都用在了背法、写申诉和真相信上。

一天,最邪恶的那个副所长在舍房的岗楼上窥视,见我没干活,正在给几个犯人讲真相,便怒吼:某某某,你胆子真够大,不干活,都在这里头来了还在说这些。我抬头对他说:你不配来管我,我没违法,你给我滚走!他气的瞪大眼睛吼:我就不走,就要站在这儿。随着他话音刚落,我右手一挥,手指着他正念十足的说:那你就站在那别动!站一天!我回头继续接着讲真相,他再没在上面发声了。过了好一阵,犯人互相在说:快看xxx怎么了?我不在意的回头望去,只见他张大嘴巴瞠目结舌伸着头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眼珠都转不了。我想:他一定是被定住了,就朝他说了句:你站在那不体面,滚走!就这样解了。吓的他灰溜溜的往楼下跑,边走边说:了不得,惹不起。从此再也没敢到我们舍房上边来查过哨,后来见了我就躲。

三、开创证实法的环境 救度更多的世人

怎么通过自己不同的方便环境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世人?学《转法轮》,读到“大马路中间挂着,一抬头就看见。”这句话,我悟到了师父讲的关于“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炼”[3]的又一层理,既然三界是为正法所造,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人类社会的一切都为大法而存在,我们为什么不能利用来弘扬大法,证实大法,震慑邪恶,把真相告诉给更多的世人,救度更多的众生呢!我决定去探索,一定要开创出一条能堂堂正正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路来。

我和同修协调买来油笔开始了用纸条做真相小粘贴,买黄布用红油漆制作成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善恶有报是天理!全球公审江泽民!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的真相短句条幅,扎上木棍,在棍中央系一根细绳,拴上沙包或用布包一个小石子,带上各种真相资料、光盘到乡下去发。出发前请师父加持:让所有真相资料为利器,所到之处佛光普照,邪恶尽除,坏人看不见,好人看到动善念。边走边发着正念,一步一句正法口诀,行走在城乡公路街道,往大桥、路旁的大树和醒目的地方电杆上去挂、去贴,到路口、住家户挨家挨户的去发。常遇到恶警在后边追,巡逻的警车从身边不停的穿梭,往往都是有惊无险,在师父的看护下,每次我们都能平安的回来。

一根根黄色的条幅在树上迎风飘荡,形成了一道道金灿灿耀眼的风景线,展示着大法的威严,销毁着邪恶,震慑着恶人,唤醒着世人的良知,有的条幅半年了还挂在树上。就这样,一些不敢走出来的同修开始走出来了。大家通过学法认识到要让更多世人觉醒,必须大面积的销毀当地另外空间的邪恶。整体协调配合,在一天夜里两个小时内,在全市大小街道的电杆、公安局派出所附近、单位、学校、宾馆大门旁喷上了大幅真相标语。

第二天一早,震惊的世人目瞪口呆,一时成了城里人的热门话题,吓的邪党下令全市各单位街道做清洁全部洗刷电杆粉刷墙面。市长公然在工作大会上对政府官员讲:如果你们都能象法轮功一样有那种精神,我们市的经济就搞上去了。

全市大法弟子整体协调起来了,大家做粘贴,真相资料天天发,做的很辛苦,不分白天黑夜,走遍了城镇乡村小区及相邻县的部份乡镇,在反迫害中证实着大法,唤醒着世人。怎样才能把人真正的救出来?学法中我悟到:证实法的形势在随着师父正法的進程而改变,在那种铺天盖地的迫害中,我们没有地方说话,只能采取那样的形式来证实法,抑制邪恶,呼唤世人良知。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最后世人得救而铺路,扫除障碍,现在环境相对宽松了,必须开创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环境,把人真正救出来。

我先试着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跟着到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路人、居委会、商铺、迫害我们的警察,走到哪,讲到哪,正念发到哪,交谈中找到人的心结和不同的切入点,大多几句话人就明白了,三退了,我为他们能正确的选择而欣慰。碰到不退的就给他留个善念:将来你一定会明白的,希望你还有机会。

大法开启着我的智慧,我沐浴着师父的佛恩浩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加持下,用正念走出了自己与整体证实法的路,兑现着神圣的誓约,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宽。

谢谢大法与师父的慈悲救度与呵护。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